紫色战旗

第745章 天空战记一百二十六

第七百四十五章 天空战记一百二十六

现在是他们旅程中的最后一夜,列车正在朝着西面驶去,苏联情报部门的两个押送人员把手提箱放在膝盖上打开,从装满食品的手提箱里取出酒瓶和罐头,随手把自动枪搁在一边,就贪婪地吃喝起来。

年科夫少校和他的同行战友——我们的攻击机飞行员,都装作熟睡的样子,攻击机飞行员始终抓住年科夫少校的上衣衣襟,以便到时候两个人一起猛扑过去。极度紧张使他们觉得透不过气来。

吃饱喝足的苏联押送人员,不知为了什么事争论起来,过了一会儿,这两个押送人员又都弯着腰,一边往手提箱里放东西,一边数着数。

下手的时机终于到了,年科夫少校猛然掀翻敌人的手提箱,箱子里边的东西全都朝着两个押送人员砸去,包厢里的人喊叫起来。这两位飞行员乘机跳出车厢,此时的列车正在全速疾驰,他们都跌倒在地上,翻了好几个跟头,敌人开枪了。

闪光,子弹呼啸,列车疾驰远去。

这两位飞行员来到一个村子,把身上的衣服和随身带着的一切东西,全都拿出来跟当地人换了普通衣服,然后,就朝着东方走去。

走了很久,他们的脸上慢慢地长起了胡子,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好不容易才碰上当地的乌拉尔联邦控制的由流放的爱沙尼亚人组成的游击队,于是,他们一起参加游击队,当上战士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军才派人用飞机把他们从前线的那一边接回来,被俘而又能轻易地逃出来,这是值得怀疑的,部队当然要审查他们,可是,如果我军不能很快解放巴斯,尤其敌人严刑拷问过拉夫里年科夫的那个小村庄,那么这种审查就可能拖延很长时间。

在那个小村子的普通民房里栖身的几位老人,就住在隔壁的房间里,与审讯室只有一墙之隔。审讯室里的一切,他们都听得一清二楚。这几位老人都非常敬佩这位巍然挺立在敌人面前始终一声不吭的浓眉毛的年经飞行员的气节。

年科夫少校所在的那个游击从,也在向我军部队的方向移动,后来游击队提供的材料证实了这几位老人的证言,于是年科夫少校的名字,连同他与敌人面对面斗争的英勇事迹,一起在整个前线乃至全国传颂开来。

我一边听着故事,望着这位沉默寡言的少校,一边在想着其他飞行员,包括我们飞行大队的飞行员,在前线那一边的命运。他们的表现如何呢?为了尽快战胜敌人,为了返回祖国的怀抱,他们正在做些什么呢?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但是,我们相信,在我军前进的路上,一定能够找到不止一处这样的民房,这样的林间空地、大路、苏联人设置的集中营,这些地方一定都能向我们证明,那些佩带着天蓝色领章的人都是忠于崇高的军人誓言的,都是忠于祖国的。

新年前夕,我们飞行大队到关于转场到切尔尼戈夫卡村去休息一段时间和配齐武器准备的命令。

切尔尼戈夫卡……这个顺着山沟伸展开去的村子,我还记得,这些山沟曾经帮助我们逃出敌人的重围,接到命令以后,我就想到玛雅丽。到了这个地方,我们该能相会了吧?要是永远不分离,那该有多好啊。

全大队即将启程转场,恰在已经下令转场而且一个飞行中队已经升空的时候,集群司令部来电话,叫我尽快去见空军总司令,命令如此紧急,又不知道叫我去干什么,弄得我心神不宁。

“也许因为没有掩护好渡口,叫我去挨训斥的吧?”遇事我总是愿意往最坏处想。

前几天,苏联轰炸机炸毁我们一处渡口,这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我们的雷达及时捕获到正在向我方接近的敌机机群。我决定派两个中队出动,从新阿斯卡尼亚出动一个中队,另一个中队从锡瓦什湖边的德鲁热柳博夫卡出动。

但是,刚从医院里出来的科拉夫大队长取消了我的计划,他说:“天晚了,飞机着陆可能出问题。”

我虽然依旧坚持我的意见,但是,无力说服他,致使一处渡口终于被敌机炸毁,集群司令显然对此不满……

空军总司令伍思想将军亲切地接见了我,这才使我放下心来。他找我来是想要跟我谈一谈游猎问题的。

“为什么别的飞行大队的飞行员出动都一无所获?这是什么原团呢?”

“因为他们总是不敢远离战线,应当在战线边上找一块地方驻扎,以便使飞机能够飞得更远些,很明显,苏联人已经把这条航线移到远处去了。”

“你说的有道理,”伍思想上将表示赞同,“现在你就到第二飞行集群去,帮助他们安排一下截击活动。”

“将军,我想请求您把这项任务交给我们飞行大队的一个飞行中队来承担,我和他们一起在战线边上找一块地方驻扎下来,好……”

“那不行,那不行,雷金!你们飞行大队包括第三集群应当休息一段时间了。”伍思想将军打断了我的话。

“要不,就请您允许我带上卢别中尉一起到第二飞行集群去吧,也许需要做几次狩猎飞行示范呢。”

“啊——,你还是拐弯抹角地坚持你的老主意。”我的意图被赫留金将军察觉了,“我早就禁止你出战,你别再跟我耍心眼儿了。你现在就驾上教练机,只准你一个人到第二飞行集群去!”

伍思想将军猜透我这一步不怎么高明的棋,我的确打算趁着我们飞行大队休息的机会,到战线北方的上空去游猎一通的。遗憾的是,我算计得不周,我的小算盘被总司令察觉了。

我鼓足勇气,向伍思想将军提出一项与战斗无关的请求:“请允许我到巴甫洛去一趟。我想趁着部队休息的机会,把妻子接来,她在那里的场务大队里当护士”

“妻子?”伍思想将军两眼盯着我,迷惑不解地问道。

“是未来的妻子,将军。”

“噢,那好吧,你就驾上我的飞机去吧,路程可不近呢,等你飞到那里,你的爱情也许早就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