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80章 天空战记一百六十一

第七百八十章 天空战记一百六十一

我一直同装甲部队的先头部队保持着联系,装甲部队占领了奥伦堡境内的凯尔采镇以后告诉我说,沿途他们遇见一个机场,我立即向中路司令部报告这个情况,等待着给我下达转场命令。

可是,我白等了,中路司令部准备让轰炸机部队进驻,这就是说,我必须自己设法去寻找飞行场地,哪怕是在野地里找到一块平地也好。

我军坦克部队和步兵部队又解放了许多小城市,其中有拉多姆斯科、普热德布日、彼得库夫、琴斯托霍瓦……肃清了那里的苏军抵抗力量,华夏各地的大城市鸣礼炮祝贺我军取得的胜利,向步兵、炮兵、坦克兵和我们飞行员致敬。

我们派出去寻找新机场的分队已经向琴斯托霍瓦方向出动,这个分队不得不用探雷器一步一步地在飞行场地上探寻敌人埋下的地雷,填平弹坑,为空勤人员和地勤人员修建临时住房,这种任务,你可不能说它不是战斗任务,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带着子弹和手榴弹上路的呀。

琴斯托霍瓦大概是一个不错的小城市吧,我从老远就能看见它,城里有高楼、笔直的街道、尖得象箭似的东正教教堂。

可是,在我们来到的城郊,却是青一色的板棚、铁丝网、壕沟、坟场,原来,这里也是集中营!烟焦气味儿和别的难闻气味儿,从死亡板棚里飘逸出来。

各飞行大队的飞机刚刚落地就接到了新任务,我军坦克部队正在朝着西方疾进,命令我们从空中掩护我军坦克部队。

飞行员们都抢着要去执行任务,谁都想要亲眼看一看伏尔加河,谁都想要亲自去强击那些企图伏尔加河的奥得河往老巢逃跑的苏军大队人马,如今,那些双手沾满了无辜民众鲜血的人,即使逃回老巢去,也逃脱不了应得的惩罚。

我也不能在琴斯托霍瓦停步了,我乘车穿过城里积雪未消的街道,不断地观察着各处房舍的窗口,窗口犹如人的眼睛,从窗口,你是能够了解到不少事情的,我也留心观查人们的表情,每一个十字街口都站满了人,欢迎乘车穿城而过继续前进的我军战士。

在苏联的俄罗斯联邦管辖的的叶卡捷琳堡附近有一个标志性建筑——欧亚大陆分界线纪念碑,这就是欧亚分界线了,在欧亚分界的界标上明晃晃地写着两个俄文单词--欧洲最东段,亚洲最西端。

谁也没有去触动它,让每一个西进的战士都看它一眼记住它吧,让每一个西进的战士都在这里回忆一下自己的艰苦历程和身上的伤疤吧,让即将到来的最后胜利的喜悦给他们增添力量吧。

站在这里,不由得使我想起王梅总统的就职演讲。

今天我们庆祝的不是政党的胜利,而是自由的胜利,这象征着一个结束,也象征着一个开端,表示了一种更新,也表示了一种变革。

因为我已在你们面前,宣读了我们拟定的庄严誓言。

现在的世界已大不相同了,人类的巨手掌握着既能消灭人间的各种贫困,又能毁灭人间的各种生活的力量。

但我们的先辈为之奋斗的那些革命信念,在世界各地仍然有着争论。这个信念就是:人的权利井非来自国家的慷慨,而是来自人民恩赐。

今天,我们不敢忘记我们是第一次革命的继承者。

让我们的朋友和敌人同样听见我此时此地的讲话--火炬已经传给新一代中国人。

这一代人在本世纪诞生,在战争中受过锻炼,在艰难困苦的和平时期受过陶冶,他们为我国悠久的传统感到自豪——他们不愿目睹或听任我国一向保证的、今天仍在国内外作出保证的**渐趋毁灭。

让每个国家都知道——不论它希望我们繁荣还是希望我们衰落——为确保自由的存在和自由的胜利,我们将付出任何代价,承受任何负担,应付任何艰难,支持任何朋友,反抗任何敌人。

这些就是我们的保证——而且还有更多的保证。

对那些和我们有着共同文化和精神渊源的老盟友,我们保证待以诚实朋友那样的忠诚。

我们如果团结一致,就能在许多合作事业中无在而下胜;我们如果分歧对立,就会一事无成——因为我们不敢在争吵下休、四分五裂时迎接强大的挑战。

对那些我们欢迎其加入到自由行列中来的新地区,我们格守我们的誓言:决不让一种更为残酷的暴政来取代一种消失的殖民统治。

我们并不总是指望所有人会支持我们的观点,但我们始终希望看到他们坚强地维护自己的自由——而且要记住,在历史上,凡愚蠢地骑在虎背上谋求权力的人,都是以葬身虎口而告终。

对世界各地身居茅舍和乡村,为摆脱普遍贪困而斗争的人们,我们保证尽量大努力帮助他们自立,不管需要花多长时间。

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政党可能正在这样做,也不是因为我们需要他们的选票,而是因为这样做是正确的,自由社会如果不能帮助众多的穷人,也就无法保全少数富人。

对我国南面的姐妹共和国--琉球,南太平洋国家联盟,我们提出一项特殊的保证——在争取进步的新同盟中,把我们善意的话变为善意的行动,帮助自由的人们和自由的政府摆脱贫困的枷锁。

但是,这种充满希望的和平革命决不可以成为敌对国家的牺牲品,我们要让所有邻国都知道,我们将和他们在一起,反对在亚洲任何地区进行侵略和颠覆活动。

让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都知道,亚洲的人仍然想做自己家园的主人。

联合国是主权国家的世界性议事机构,是我们在战争手段大大超过和平手段的时代里最后的、最美好的希望所在。

因此,我们重申予以支持;防止它仅仅成为谩骂的场所,加强它对新生国家和弱小国家的保护,扩大它的行使法令的管束范围。

最后,对那些想与我们作时的国家,我们提出一个要求而不是一项保证:在科学释放出可怕的破坏力量,把全人类卷人到预谋的或意外的自我毁灭的深渊之前,让我们双方重新开始寻求和平。

我们不敢以怯弱来引诱他们,因为只有当我们毫无疑问地拥有足够的军备,我们才能毫无疑问地确信永远下会使用这些军备。

但是,发展现代武器所需的费用使双方负担过重,致命的原子武器的不断扩散理所当然使所有人忧心忡忡,但是,所有国家却在争着改变那制止人类发动最后战争的不移定的恐怖均势。

因此,让我们所有人重新开始——都要牢记,礼貌并不意味着怯弱,诚意永远有侍于验证。

让我们决不要由于畏惧而谈判,但我们决不能畏惧谈判。

让所有人都来探讨使我们团结起来的问题,而不要操劳那些使我们分裂的问题。

所有国家要将为军备检查和军备控制制订认真而又明确的提案,把毁灭他国的绝对力量置于所有国家的绝对控制之下。

让我们寻求利用科学的奇迹,而不是乞灵于科学造成的恐怖。

让我们一起探索星球,征服沙漠,根除疾患,开发深梅,并鼓励艺术和商业的发展。

让双方团结起来,在全世界各个角落倾听——解下脖上的绳索,使被欺压的得自由。

如果合作的滩头阵地的逼退猜忌的丛林,那么就让双方共同作一次新的努力:不是建立一种新的均势,而是创造一个新的法治世界,在这个世界中,强者公正,弱者安全,和平将得到维护。

所有这一切下可能在第一个一百天内完成,也不可能在第一个一千天或者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完成,甚至也许不可能在我们居住在这个星球上的有生之年内完成。

但是,让我们开始吧。

公民们,我们方针的最终成败与其说掌握在我手中,不如说掌握在你们手中。

自从这个新的国家体制建立以来,所有公民受到召唤去证明他们对这个国家的忠诚,哪怕响应召唤而献身青年的坟墓遍及全球。

现在,号角已再次吹响——不是召唤我们拿起武器,虽然我们需要武器,不是召唤我们去作战,虽然我们严阵以待。

它召唤我们为迎接黎明而肩负起漫长斗争的重任,年复一年,从希望中得到欢乐,在苦难中保持坚韧,去反对人类共同的敌人——zhuanzhi、贫困、疾病和战争本身。

为反对这些敌人,确保人类更为丰裕的生活,我们能够组成一个包括东西南北各方的全球大联盟吗?

你们愿意参加这一历史性的努力吗?

在漫长的世界历史中,只有少数几代人在自由处于最危急的时刻被赋予保卫自由的责任。

我不会推卸这一责任,我欢迎这一责任,我不相信我们中间有人想同其他人或其他时代的人交换位置。

我们为这一努力所奉献的精力、信念和忠诚,将照亮我们的国家和所有为国效劳的人,而这火焰发出的光芒定能照亮全世界。

因此,华夏所有的同胞们,不要问国家能力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国家做些什么。

全世界的华夏公民们,不要问祖国将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我们共同能为人类的自由做些什么。

最后我要说的是,不论你们是华夏联邦的公民还是其他国家的公民,你们应该要求我们献出我们同样要求于你们的高度力量和牺牲。

问心无愧是我们唯一可靠的奖赏,历史是我们行动的最终裁判,让我们走向前去,引导我们所珍爱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