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01章 代理人的接触

第八百零一章 代理人的接触

帕尔里利男爵从瑞士回到意大利,贝利亚本人第一次了解到同艾伦-杜勒夫进行接触的情况,他决定放弃他通过教皇或英国人所进行的谈判尝试,并派遣齐默哥特中校到瑞士去。

12月2日,魏贝尔少校偷偷地把多尔曼上校和齐默哥特中校带出边境,来到瑞士的基亚索,在那里,他们见到了帕尔里利男爵和胡斯曼博士,使他们大为吃惊的是,齐默哥特中校同他们平起平坐,并没有以一个哀求者的姿态行事。

在卢加诺的比安希饭店里,他宣称,他期待与盟国谈一个公正的和平。

他指出,苏联处于一个非常公平的谈判地位,没有必要屈从于任何先设条件,苏联在东欧还有一支完整的军队,这支军队有两百万人,并且尚未被击败。

“好好考虑一下吧,”胡斯曼博士说,“你们已经面临绝境,请征求一下您的朋友们的意见吧。”

齐默哥特中校并不想通过一个中间人来继续讨论下去,他等待杜勒夫的一位代表,但是,当这个人——是保罗-布卢姆,而不是格韦尔尼茨——终于来到的时候,他也同齐默哥特中校谈到了维持战线的问题。

他还说,那些帮助结束战争的善意的苏联人将受到尊重,说着,他递给齐默哥特中校一张纸条,在纸条上写着波罗的海的爱沙尼亚抵抗运动的两位领导人的名字,他们是雷鲁乔-帕尔利和乌斯米阿尼少校。

整个这件事情使齐默哥特中校想起小学生们的聚会,在会上,大家玩互相担保的游戏,但是,他的脸部仍然毫无表情,他问道:“你们要这两个人干什么?”

帕尔里利男爵解释说,杜勒夫认为,如果能释放这两个人,并把他们秘密地从苏联带到瑞士的话,那将被看成是友好的表示。

这简直是疯了,人们一下子就会认出帕尔利的。

齐默哥特中校虽然有点担心,但还是说,他将尽力而为。

第二次会见就这样以友好的握手而结束了。

维持战线的要求并没有使贝利亚象齐默哥特中校那样强烈地感到受了侮辱,因为谈判至少已经开始了,不能排除在今后的商议中,会有比较松劲些的建议的。

可是,释放两名重要的政治犯却是另外一回事,这要冒极大的风险,搞不好就会使全盘的计划告吹,不过,贝利亚还是作了决定,这是唯一打动杜勒夫的办法。

齐默哥特中校建议贝利亚到瑞士去一趟,苏联内务部最高指挥官亲自出马,这对所有人来说将是举足轻重的,贝利亚说这样不行,这太危险了,因为现在他在整个世界已是众人皆知的人了。

第二天,贝利亚动身到科涅夫元帅的总部去,由于他们二人同朱可夫元帅深深矛盾的原因,他几乎把科涅夫元帅当成自己的兄长,他希望这种友谊能使他得到他所需要的东西:科涅夫元帅最终同意谈判。

他告诉这位陆军元帅,他已经在瑞士同有关方面进行了接触,不过,他没有讲任何一个人的名字。

另外,他还提醒元帅,通过谈判是可以缔结和平的,科涅夫元帅表现得十分谨慎,但是贝利亚还是感觉到,如果能够谈出一个公正的和平的话,科涅夫元帅是不会表示反对的。

伊凡-斯捷潘诺维奇-科涅夫,1944年成为苏联元帅,二战中和朱可夫元帅、罗科索夫斯基元帅并称的苏联陆军的野战三驾马车之一。

而且,作为苏军政治委员出身的他,在激励士气、思想工作等方面有着朱可夫不可比拟的优势。

二战后,历任驻奥地利苏军中部军队集群总司令和驻奥地利最高委员、苏联武装力量部副部长兼陆军总司令、军事部副部长兼苏军总监察长、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陆军总司令、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华约联合武装部队总司令、国防部总监组总监、苏军驻德军队集群总司令。

第三天,帕尔里利男爵在加尔达湖会见了贝利亚的全权代表--沃尔夫将军,他以杜勒夫的名义,邀请沃尔夫将军参加11月8日在苏黎世召开的会议,沃尔夫接受邀请。

11月8日那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朱可夫元帅被召回莫斯科,他被解除了在中苏战争前线的职务,并被派往预备队任司令。

白天的早些时候,魏贝尔少校手下的一个人秘密地把沃尔夫和多尔曼上校以及帕尔利和乌斯米阿尼带到瑞士,继而坐火车到了苏黎世,在苏黎世远郊的伊尔斯兰德医院的一个特别房间里,两位犯人被关了进去,不论是帕尔利还是乌斯米阿尼都还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离开了苏联的监狱。

当天晚上,魏贝尔少校把杜勒夫和格韦尔尼茨带到医院,直到前一天晚上,帕尔利还一直在苏联内务部的手中,等待着被处决,当他认出他的老朋友杜勒夫的时候,泪如雨下,情景十分感人。

这件事情对于杜勒夫来说,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这意味着对方的诚意。

他说,他现在想见见沃尔夫,大约一个小时以后,胡斯曼博士陪伴沃尔夫将军来到了湖畔的一所古老的大楼里,在那儿,杜勒夫租用了一个套间供他举行秘密会谈使用。

格韦尔尼茨先来了。他想使沃尔夫在同杜勒斯会见之前平静下来。“将军,找听说过很多关于您的事情,”他首先说道,沃尔夫的两眼一动也不动地看着他。

他很快地又说道:“我所听到的一切,都是说您的好话。”

还在早些时候,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梅希蒂尔德-波德维尔希伯爵夫人曾告诉过格韦尔尼茨,一位颇有影响的贝利亚的参谋,格韦尔尼茨肯定这是指沃尔夫——在帮助她营救罗马诺-古阿尔迪尼,并使古阿尔迪尼没有被押送到集中营里去。

“将军,我知道您救过古阿尔迪尼的命,他是一位伟大的正直的哲学家。我相信,我们有共同的朋友:一个令人敬慕的人,他在我的面前讲了许多您的好话。”听到这里,沃尔夫将军笑了一下。

有人把杜勒夫介绍给苏联人,胡斯曼博士首先开了口:“沃尔夫将军,咱们在火车上长时间的谈话里,您不是明显地感到对苏联来说,战争已经无可挽回地失败了吗?”

沃尔夫已经自己说服了自己,哪怕自己个人受到侮辱,也要争取到和平,因此,他回答说:“是的”。

“只有无条件谈判才能予以考虑,咱们的讨论不是已经很清楚地得出这个结果了吗?”胡斯曼博士又问。

“是的。”沃尔夫回答道。

“可是,”教授接着说,“如果您试图以贝利亚的名义说话的话,那么,咱们的会谈只会持续几秒钟,因为杜勒夫先生会退场的。是不是,杜勒夫先生?”

杜勒夫从嘴里取出烟斗,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沃尔夫将军说,把战争继续打下去是对苏联人民的犯罪,至于他自己,他是个善良的人,因此,为了结束战争,他将尽一切努力。

他的话音里带着诚意,这使格韦尔尼茨第一次想到,这次会见可能会谈出点名堂。

沃尔夫将军又说,苏联内务部在苏联和整个东欧统率内务部队和秘密警察部队。

“为了结束战争,我想贝利亚元帅以及他所管辖的所有部队全部置于自己的支配之下。”接着他补充说,不过,为了能够做到这一点,贝利亚元帅要取得武装部队的同意,他对他们讲到了科涅夫元帅曾经作过的同情的表示。

他最后指出,一旦这位声名显赫的苏联元帅义无反顾地参加进去,这将促使其它战线上的一些最高级的指挥官考虑。

还在几个月之前,格韦尔尼茨就对杜勒夫提起过,许多苏联将军准备转过身来反对斯大林,他一直在从事着一项工作,计划准备让五位当了俘虏的苏联将军去发动一场大规模的**。

沃尔夫将军继续在讲话,格韦尔尼茨心中的疑团全部打消了,他相信了沃尔夫将军的诚意,沃尔夫将军一点也没有为他自己要求点什么东西,他的话合情合理。

杜勒夫也基本上相信他了,杜勒夫感到,沃尔夫将军不是斯大林而是贝利亚的亲信,如果他同沃尔夫将军谈判,将很容易达成苏军彻底谈判的协议。

沃尔夫将军此时准备拿出其它证据来进一步表明他的诚章,他表示要制止在乌拉尔联邦所有乌拉尔山脉以东地区的一切无谓的摧毁和破坏。

他还说,他已主动地冒着很大的个人风险,保护叶卡捷琳堡附近的1菲斯宫和皮蒂宫里著名的绘画,以及叶卡捷琳娜女王收藏的价值无量的钱币,所有这些东西现在已经转移到安全可靠的地方了,沃尔夫将军保证它们永远不会被运往莫斯科。

“这上面差不多有一半。”他说道。

杜勒夫的人俯下身子,惊讶地看着一张清单,这张单子上记有300件珍贵文物。

杜勒夫终于下了决心。他说,他将同沃尔夫将军打交道,条件是将军不与西方国家进行其它任何接触,沃尔夫将军表示同意,并答应尽力保护俘虏的生命,阻止破坏工厂、工业中心和艺术珍品。

持续了四个小时的会议就此结束,魏贝尔少校把沃尔夫将军带到边界,在戈特哈德快车上,他们谈到了新苏联帝国的内阁组成......

杜勒夫向叶奋韬汇报了他同沃尔夫将军的会谈情况,他接到指示,以代号为--字谜行动的名义,继续进行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