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11章 开始的着眼点不同

第八百一十一章 开始的着眼点不同

中华军总参谋部意识到苏军有可能发起反击,但他们相信自己有能力将其击退。

情报显示,苏军如果不调集驻东欧的部队,那么,在乌拉尔山脉地区很难再纠集起一支足够强大的力量,发起一次大规模进攻。

如此一来,从表面上看,中乌盟军似乎已经牢牢地掌握了战场主动权,可以随时发起进攻,但是,任何对苏军的低估都是十分危险的,因为他们现在的武器装备与中乌盟军相差无几,在某些方面甚至还要强于中乌盟军,此外,他们还有一大杀手锏——突袭。

苏军选择将奥伦堡到乌拉尔城之间的地区作为攻击突破口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此可以实现战役突然性,因为中乌盟军不会料到苏军会从这里发起进攻。

从另一方面讲,苏军这里的力量有限,只有采用声东击西的战术才能有效打击中乌盟军,因此,苏军能否取得这场战役的胜利,就取决于能否成功地实施欺骗,促使中乌盟军对这一地区疏于防守。

此外,苏军还寄希望于中乌盟军情报部门出现失误,如果中乌盟军的情报部门不能够从众多情报素材中准确判断出德军正在乌拉尔城地区进行集结,将对战局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令人遗憾的是,虽然中乌盟军的情报官员几乎已经准确掌握了苏军的作战企图,但却没有能够与决策层进行及时、必要的沟通。

军事情报这一术语经常被愤世嫉俗者认为是一种矛盾修饰法,这是对军事情报的错误理解,可能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

如果一方对自身的行动安全具有强烈的防范意识,另一方的情报人员将很难查明对方的实际部署和真实计划。

在二战期间,设在布莱切利公园的英军密码中心破译了大量的德军密码电报,为盟军情报工作做出重大贡献,就在布莱切利公园将破译的德军情报源源不断地提供给盟军决策层的同时,德军仍在坚信自己的爱尼格玛加密机是无懈可击的,同时仍然热衷于使用已被英国情报部门破译的加密方式发送绝密信息。

然而,德军对爱尼格玛加密机使用的失败并不能否定其在信号安全方面的总体成就,也不能否定德军对欺骗战术重要性的认识。

也就是说,现在的苏军并非轻易就会出现爱尼格玛加密机之类的失误。

1951年10月初,中华军的总参谋部开始考虑如何在明年年底之前结束战争,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们对自己的方案信心十足,并将方案呈交给了中华军的市级领导着叶奋韬。

在审阅了计划后,叶奋韬通知陆军总司令王胜强上将,总参谋部已经制定了对苏军发起一次重大进攻行动的计划,王胜强上将对计划给予了积极的响应,对总参谋部的方案基本表示赞同,但他的两个妻子--联合勤务指挥官盛英娟中将和苏紫中将对进攻计划的可行性提出了一些疑问。

她们认为,由于对战略要地——叶尼塞河的防御上一直存在困难,中乌盟军的后勤工作需要加强,她们的质疑使得叶奋韬认识到,向苏军发起一场全面进攻还为时过早。

同时,他认为中乌盟军应当停止向前推进,在此情况下,总参谋部传达给王胜强上将的进攻计划就没有实施。

开战之初,中华军总参谋部是实施战略评估的惟一机构,但在战区,一场最终彻底击溃苏军的行动正在酝酿之中,中华军陆军总司令王胜强上将始终认为打击苏军心脏的最佳方案是将乌拉尔山脉的中南部进攻,即中部从苏联的工业重地车里雅宾斯克和叶卡捷琳堡以西**,南部将把巴库油田作为目标,随后,中华军的陆军司令部并且已经将这一方案纳入他的整体作战计划。

从战争开始,这一整体作战计划正逐步付诸实施,虽然计划的第一阶段此时已经完成,但在中乌盟军采取何种方式向前推进的问题上仍然存在不同意见。

中乌盟军下一阶段的作战计划是,在大部队渡过叶尼塞河之前消灭西岸附近的所有苏联守军,在此之前,盟军将实施一个阶段计划,设法将苏军彻底拖垮。

正是在这一问题上,中乌盟军最高司令部内部开始产生分歧,以伍思想上将为代表的一部分空军的高级将领对王胜强上将的作战方案提出了不同意见。

实质上,王胜强上将的作战方案就是:单刀直入,对苏军形成掏心剜肺之势,然后再南北两路同时发起进攻,同时,将重心放在孙志武上将指挥的北部军团。

但是,伍思想上将不赞同这种方案,他认为,中乌盟军所有力量都应当集中在南部方向占领里海东岸所有地区,由于秋明油田已经在乌拉尔联邦控制之下,如果再瘫痪巴库产油区方可确保战果。

伍思想上将的方案也不乏支持者,黑字新任总裁王梅和中华军副总参谋长海大江上将也不同意王胜强上将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