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18章 情报侦察排

第八百一十八章 情报侦察排

营长诺曼-穆尔少校并不认为苏军已经停止了当天的进攻,派出一位传令兵前往3连附近,命令3连连长韦斯利-西蒙上尉前来增援。

同时,穆尔少校下令来自2连的迫击炮排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提供火力支援,就在穆尔少校采取这些举措的时候,一支苏军小分队闯入了3连的防区,在短时间的激烈交火后,很快就被击退了,他们认为德军将很快再次发起进攻,于是开始挖掘防御工事。

14时50分左右,守军侦察到一支苏军正在向3连阵地前进,不久又发现了一支苏军侦察队,立即向其开火,守军火力进攻时断时续,苏军在对守军火力点侦察完毕后,也迅速撤退。

10分钟后,苏军再次向守军发起进攻,首先用迫击炮对布赫霍尔茨车站进行轰击,随后又派遣两个连向3连发起攻击,双方再次交火,打得难分难解。

苏军向附近农场的一座圆顶房屋逼近,守军军士长萨维诺-特拉瓦利尼当时正在对面,他发现苏军在屋子外面架起了机枪。

苏军使用重机枪朝他们疯狂扫射,特拉瓦利尼军士长很快意识到重机枪的严重威胁:如果苏军重机枪火力压制住了与正面这个排并肩战斗的第3排,就会对3连的侧翼构成巨大压力,甚至可能将整个营包围。

在考虑到这些情况后,特拉瓦利尼军士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迅速将所有手榴弹都集中起来,装进了一个袋子,背着袋子向前匍匐前进,在前进过程中,他不停地用手中的冲锋枪向苏军射击。

当断定自己已经到了距离苏军机枪阵地适度的位置时,他突然跳起,准确地将手榴弹投向了苏军阵地,然后迅速就地隐蔽,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声,苏军机枪手顿时灰飞烟灭,在硝烟之中,特拉瓦利尼军士长返回己方阵地。

虽然苏军的重机枪手被守军消灭,但他们在圆顶屋中的班用机枪火力依然非常猛烈,特拉瓦利尼军士长示意一个士兵拿给他一具火箭筒和两枚火箭弹,装好之后瞄准了圆顶屋,而后扣动扳机。

火箭弹击中房屋中部,屋子顿时浓烟四起,两名被炸得晕头转向的苏军摇摇晃晃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特拉瓦利尼军士长端起了冲锋枪,连发数枪,双双命中,一名苏军被击中心脏后当场毙命,一名苏军受伤后落荒而逃。

在激战中,西蒙上尉一直搞不清己方的人员伤亡情况,苏军撤退后,他惊讶地发现只有十几个人伤亡,为此感到非常欣慰,考虑到战斗如此激烈,他原以为伤亡人数会远远超过这一数字。

苏军对第394团侧翼的进攻虽然被击退了,但第108师却与第393团3营失去接触,其南部侧翼也已暴露在苏军面前。

上午11时30分,第108师司令部得到消息:第393团3营已经撤出兰泽拉斯小镇,这样一来,在战场西北方向仅仅剩下了一支小部队——莱尔-鲍克中尉指挥的情报侦察排,他们正在那里的一处高地修筑工事。

莱尔-鲍克中尉虽然只有20来岁,在情报侦察排中的年龄倒数第二,但有着非常丰富的作战经验,他的父亲曾在乌拉尔联邦第108师服役,担任上校副参谋长。

早在1946年,他就说服儿子参加了在满洲里举行的少年军事夏令营,同时还利用自己的关系在打通关节,放松条件,让当时未满15周岁的莱尔-鲍克报名参加了这个夏令营。

作为年龄最小的成员,莱尔-鲍克被分配到了第105师第138团的仓库工作,这时他才17周岁,由于鲍克在仓库的工作非常出色,很快被提升为中士。

在鲍克差10天才满18岁的时候,鲍克报名参加了军官候补学校,在1948年8月以少尉的身份毕业。

由于在校期间表现出色,在毕业后被留校任教,担任了半年的讲师,随后被送入军官高级课程班学习,毕业后,他被派往得乌拉尔联邦的阿钦斯克德堡一个训练中心担任教官。

然而,鲍克少尉并不愿意在训练中心工作,于是申请到了第108师工作,后来被任命为第394团军械排排长,随后又被调往3营,担任参谋军官。

鲍克少尉担任这一职务的时间并不很长,在第394团的一次演习中,由于情报侦察排表现拙劣,导致排长和394团团长双双被免职,新任团长进行了人事调整,任命罗伯特-克里兹少校担任该团情报主管。

克里兹少校上任后对情报侦察排人员进行了调整,仅保留了原先4名成员,就在克里兹少校苦于没有合适人选担任侦察情报排排长的时候,在一次偶然机会中,他发现了当时正在组织机枪射击训练的鲍克少尉,鲍克少尉的出色表现给克里兹少校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立即决定由鲍克少校担任情报侦察排排长并晋升中尉。

此后,鲍克中尉与克里兹少校共同挑选了32人重新组建了情报侦察排,在鲍克中尉担任排长后,情报侦察排的面貌焕然一新,战斗力明显提升。

但是,就在苏军1953年12月16日发起进攻的前夕,该排由于不间断的战斗,人数已经下降到了24人,由于有6人在外面执行任务,在抗击苏军的进攻中,全排只有18人参加了战斗。

显然,鲍克中尉丝毫没有察觉到苏军的进攻计划,12月16日凌晨5时30分,在听到苏军的炮声时,他迅速命令部队进入掩体,和战友们亲眼目睹了苏军炮火染红了整个天空。

苏军的炮击整整持续了90分钟,情报侦察排一直隐蔽在掩体当中,苏军第一轮的猛烈轰炸让情报侦察排士兵们感觉到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鲍克中尉在拨通团部的电话后获悉,第108师的所有部队都遭到了炮击,在炮击结束后,情报侦察排离开掩体开始检查人员伤亡情况,幸运的是没有出现伤亡。

然后,鲍克中尉举起望远镜向南面眺望,做出了一个非常正确的判断:如果没有后续部队的话,德军不可能发起如此猛烈的炮击。

上午8时30分,他们已经听到了从西北方向传来的重型车辆发出的声音,鲍克中尉迅速顺着声音向北面观察,希望能够发现一些新情况,他发现,4辆拖着牵引火炮的牵引车辆正在驶离小镇,这些105mm火炮来自第108师野战炮兵团1营2连。

鲍克中尉对此非常惊讶,虽然情报侦察排与炮兵部队并不属于同一单位,但他已经与该部队的炮手们建立了联系,在这一紧要关头,这支部队没有任何解释就仓促撤退,显然不可思议。

情报侦察排的比尔-斯莱普中士认为,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惟一的可能就是出现了紧急情况,鲍克中尉跳进散兵坑,从无线电话务员、二等兵詹姆斯-坎尼卡斯手中拿过步话机,直接呼叫团部,向情报主管克里兹少校汇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