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24章 苏军先锋

第八百二十四章 苏军先锋

苏联第6装甲集团军群遭到中乌盟军的顽强抵抗,推进速度逐渐放慢,尽管坦克和步兵浴血奋战,试图杀开一条血路,但糟糕的运气、过于乐观的估计和中乌盟军的顽强阻击使得斯大林过于冒险的作战计划几乎从一开始就已处于失败的边缘。

莱尔-鲍克中尉坐在兰泽拉斯镇的一个咖啡馆里,困惑地看着四周,这里都是苏联伞兵,在下午的恶仗之后,他们都在咖啡馆里休息,他忍不住思考:他们显然可以非常容易地继续前进,为什么要在这个小镇停下?

咖啡馆外的一阵喧嚣声打断了他的沉思,一个全身穿着黑衣服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问谁是这里的指挥官,霍夫曼塔斯中校站起来告诉来者,他就是小镇附近的军队和坐在咖啡馆里的士兵们的指挥官。

很明显,刚进门的这个人被激怒了,理由非常清楚,他是苏联帝国缔造的英勇无畏、凶残无情的士兵中的一员,他认为兰泽拉斯镇不应该发生这种事情。

他径直走向霍夫曼塔斯中校,在离对方不到一尺开外停了下来,宣布自己就是近卫中校约阿希尔-佩派,那一天他过得并不顺利,和霍夫曼塔斯中校的一番争论也没使他的心情有任何好转,尽管佩派中校的军衔不比霍夫曼中校高,但是很明显,他并不在意这一点:他就要取代对方的职位了。

佩派中校质问霍夫曼塔斯中校为什么停止前进,霍夫曼中校底气不足地解释说敌人抵抗得太顽强了,认为前方至少有一个营的敌军,担心路上布满了地雷。

他拿出地图向佩派中校解释他的看法,但没打动对方,在微弱的灯光下,佩派中校看不清地图,示意把地图钉在咖啡馆的墙上。

他接着质问霍夫曼塔斯中校有没有派人去侦察敌军阵地,霍夫曼中校承认他并没有这样做,因为天色已经太晚了。

佩派中校在仔细研究过地图以后,再一次被激怒了,霍夫曼塔斯中校试图辩解,但佩派中校冲他吼道,伞兵部队前面根本不会有敌人。

他要求霍夫曼塔斯中校立即给他一个伞兵营,并且马上进行战斗准备,于明晨4时发起进攻,说完这些话以后,他转身走了出去。

莱尔-鲍克中尉目睹了这一奇怪的场面,但并没有多想,午夜的钟声提醒了他,现在是1953年12月17日,他已经21岁了,他并没有预料到自己生日的最初几小时是在一个小咖啡馆里作为苏军俘虏度过的。

不过他20岁的最后一天意义重大,不仅对于他个人,对于整个情报侦察排也是如此,虽然情报侦察排的战友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们和第394步兵团的战友们在打乱苏联整体进攻计划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佩派中校对霍夫曼塔斯中校大发雷霆,是因为他的军队应该在前进中发挥特殊的作用,在向乌拉尔河推进的途中应当充当先头部队,并与专门成立的第150装甲突击队的部队协同作战。

苏军造成的时间上的延误严重影响了佩派中校的前进,使第150装甲突击队漏洞百出的计划尚未开始实施就面临着破产的命运。

佩派中校1936年加入苏军,他以一名参谋军官的身份开始了他的二战之旅,二战后被调到红场警卫部队。

他在罗马尼亚的战役中表现非常英勇,获得了许多荣誉勋章,后来又以在捷克战场上的显赫战绩被授予红星勋章,在这次战役开始前,他已经被晋升为近卫上校,只是还没有正式宣布。

他在进攻过程中的肆意屠杀使他在战后因战争罪罪名遭到指控,并被判处死刑,但在1955被减刑为终身监禁,后于1957年1月获释在法国隐居下来,但是,当地一家报纸泄漏了他的住址,死亡的威胁随之而来。

于是,他把家人送回了苏联,但就在1976年7月14日那天,当他还没来得及返回苏联和家人团聚时,他的住处就遭到了炸弹袭击,人们在废墟中发现了他的尸体,旁边还放着一支步枪和一支手枪:很显然,他在临死前曾经进行过反抗。

当1953年12月6日秋雾行动计划递交给第6装甲集团军群的先锋部队--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的时候,该坦克集团军具体的作战任务尚在讨论之中。

如前所述,因为苏军认为步兵能够完成首次进攻的任务,所以决定不再使用装甲部队,但是,苏军要想尽快到达默兹河渡口,就需要一定程度的装甲进攻力量的保障。

为了做到这一点,苏军决定从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第1近卫坦克军中抽出部分力量,组建两支特混大队进行部署,第6装甲集团军对于分给自己的进攻地段并不满意,因为那里的地形不适合坦克行进:到处是树林,路况很差。他们要求向任务区的南部发起进攻,那里的路况可能会好一些,但遭到拒绝。

这些情况促成了部署特混大队决定的形成,在这两支特混大队之中,一支由近卫中校赫尔伯特-库尔曼指挥,其他部队则由约阿希姆-佩派近卫中校指挥。

佩派中校出身于一个著名的军人世家,29岁时就升至中校级别的特别参谋,他的赫赫战绩使其成为一名特混大队指挥官。

指挥官辛巴耶夫中将非常了解他,当佩派中校指挥一个坦克营在叶卡捷琳堡作战时,他的英勇表现就给辛巴诺夫中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时,在日益激烈的战斗中,辛巴诺夫中将奉命向试图从中华军猛烈进攻中撤退的第302步兵师提供支援,他挑了一个坦克营,具体由佩派中校指挥前去救援步兵师。

在前往第302步兵师的途中,佩派中校不但抵挡住了中华军的猛烈进攻,还渡过涅茨河,与饱受压力的第302步兵师会合,一同撤往涅茨河附近。

最终,第302步兵师成功渡过了封冻的河面,佩派中校却遇到了麻烦:冰层太薄,无法承受坦克的重量,但佩派中校并没有惊慌失措,他掉头返回,在追击自己的中华军中间杀开一条道路,干净利落地冲到了一座桥边。

该坦克营过桥之后,掉头与苏军主力部队会合,佩派中校因此获得了苏军颁发给最勇敢军人的奖章——金星勋章,他的部队也因此在战场上赫赫有名。

但是,他的部队也在自己的默许下做出了一些臭名昭著的事,动辄就纵火焚烧这一带村庄,到1952年,这种荣誉使得本来就很自负的佩派中校的自信心日益膨胀,只要他认为对方的观点错误,就敢于进行指责,甚至敢于顶撞那些将军级别的军官。

由于崔可夫元帅的袒护,被顶撞的将军们只能忍气吞声,不敢使用军事条令对其进行约束,当然,这就意味着毫无作战经验的高级军官总是被迫接受这位下级的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