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31章 险象环生

第八百三十一章 险象环生

与其他守军阵地相比,第116师的阵地遭受的轰炸并不是很严重,但却非常奏效,苏军炮火使得第116师的通讯线路、弹药仓库和供给基地受到严重破坏。

在几分钟内,第423步兵团就和师部失去了联系,不得不依靠无线电进行通信联络,更为糟糕的是,由于能见度太低,他们根本看不清快要到达己方阵地的苏军部队,因而几乎没有反应时间。

苏军第一**击针对第424步兵团位于黑克胡希德村北翼的阵地。这些阵地由一营的2连和3连防守,其中,2连驻守在三岔路口和斜坡上的几排房屋里,3连沿着黑克胡希德至房屋一线进行防御。

苏军迅速占领了这些房屋,并将其作为射击点,朝着山脊线上的阵地发起进攻,在苏军的进攻下,2连被迫撤退,对部队进行重组以后又向苏军发起了反攻,后来夺回了阵地并俘虏了100名苏军。

虽然3连遭到德军猛烈的火炮和迫击炮的攻击,但最终还是击退了苏军的数次进攻,缴获了第一份有关此次行动的文件,正是由于这份文件的传播,在中乌盟军情报官员之中产生了严重的恐慌情绪。

在艾格尔希德村,守军与苏军第620师发生遭遇,第620师计划先派一个营骑着自行车潜入守军阵地,随后迅速前进,攻占维特镇并控制城内的油料站,事实上,维特镇内并没有大量油料站。

破晓以后,他们开始了进攻,很显然,这支苏军部队缺乏作战经验:他们挤在一起向前冲锋,这很容易使他们成为打击目,在没有瞄准目标以前,漫无目的地向守军阵地开枪射击,当时,约瑟夫-弗里斯兰德中校指挥的加农炮营甚至能够听见苏军指挥官发出的冲锋命令,但这些命令几乎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弗里斯兰德中校命令部队猛烈开火,给敌军造成巨大伤亡,但是,苏军并没有退缩,每当炮火停止时,他们就会重新组织,继续向前努力推进,结果遭到了更加猛烈的炮击。

同时,为了增强防御力量,加农炮营已经从预备营借来了一些机枪,在守军更加密集的火力袭击之下,苏军又开始撤退。这种上了退、退了上的过程重复了很多次,虽然阵地目前还在守军手中,但弗里斯兰德中校发现,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形势对自己将越来越不利。

于是,他乘坐吉普车来到团部,要求预备营前去支援,但是,预备营直接隶属于师部,没有艾斯将军的许可,团司令部无权派遣。

当弗里斯兰德中校回到自己的部队时,发现局势已经恶化,师属侦察部队已被消灭,苏军获得从另一个方向发起进攻的机会,在4辆突击炮的掩护下,苏军再次向阵地扑来。

弗里斯兰德中校再次返回团部申请支援,他这一次的运气不错,因为艾斯少将的副手赫伯特-佩林准将当时就站在团长亚历山大-里德上校身边,在听完了弗里斯兰德中校的报告之后,他没向艾斯少将汇报就命令担任预备队的一个连立即前往支援。

当这一个连前往艾格尔希德村时,佩林准将与艾斯少将取得了联系,希望能让其余预备队一同前往支援,艾斯少将对此表示同意。

但是,就在增援部队到达以前,苏军几乎快要占领这个村庄了,弗里斯兰德中校被迫下令部队立即撤退,加农炮营的幸存人员和刚刚赶到的增援部队马上调转方向,前往温特斯派尔特镇,加入第1营的防御。

天黑后不久,苏军部队继续进攻,对温特斯派尔特镇实施突袭,对于守军而言,危险已是清晰可见:如果第424团再退一步,驻守艾费高原的2个团就将面临被苏军包围的危险。

此时的苏联士兵正小心其其地穿过一片丛林,他们知道守军可能正埋伏在树林中的某个地方,丛林使他们的前进不容易被敌人发现,相对降低了危险租度,但这是一个双方都可以利用的优势。

第423步兵团驻守在第424团的北部,在12月16日结束以前,该团阵地面临的形势稍好一些,但也只是相对而言。在对陆上交通线首先进行轰炸之后,苏军向第423团发起了全线进攻。

由于布莱阿尔夫镇是一个战略要冲,连接着通往艾费高原南翼的重要通道,因此,在凌晨6时许,苏军首先对驻扎在此的反坦克连发起了小规模进攻,随后,第293团的先头部队开始向布莱阿尔夫镇缓慢进发。

与此同时,另一支苏军作战大队沿着守军反坦克炮兵阵地和第1独立旅3团1营2连之间的地带向前穿插,并在前行途中消灭了位于反坦克连右翼的守军排。

第423团团长查尔斯-卡文德上校致电艾斯将军,要求将作为师主力预备队的第2营从目前的战斗任务中召回,艾斯将军非常同情卡文德上校目前的处境,但由于预备部队少得可怜,他只能拒绝这一要求。

无奈之下,卡文德上校只好把团勤务连、第81战斗工兵营2连和其他暂时没有作战任务的人员集中起来,临时组建一支特遣部队。

另外,来自加农炮营的一些人员也加入进来,充实了这支人数不多的部队,随后,卡文德上校立即将这支部队派往布莱阿尔夫镇。经过激烈的巷战,苏军几乎被完全赶出了这座稍大一点的镇子。

第422步兵团是第116师剩下的最后一个步兵团,它设法顶住了苏军第294团对其侧翼和后部的进攻。

在这场战斗中,由于第81战斗工兵营1连驻守在拥有重要交通网络的奥村,他们和2连一样也被牵扯进来,工兵部队遇到了苏军先头部队,随即发生交火,但在苏军突击炮的压制下,他们被迫撤退。

撤退的确是一件令人绝望的事情:第1排最后一个离开阵地,当时苏军距离他们只有几米之遥,为了掩护其他人员撤退,爱德华-威斯下士留在后方阻断敌人,当时他仅有一把冲锋枪,尽管这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威斯下士还是尽量为战友们赢得了足够的撤退时间,并在敌人的强大攻势之上奇迹般地存活下来,后来被苏军俘虏。

他在战后被授予乌拉尔联邦杰出贡献勋章。

由于守备部队占据地利优势,苏军在艾费高原的进攻受挂,但是,守军防线其实已经非常脆弱,其长度是条令规定的3倍。

中午时分,为了确保进攻乌尔河河谷时不受守军的炮轰,苏军开始从奥村的新阵地出发,进攻横跨布莱阿尔夫公路的守军炮兵阵地,守军炮手使用长度1-2秒的短引信炮弹向来袭敌军进行了水平轰炸,将苏军第一轮进攻击退。

接下来,守军试图夺回奥村阵地。

下午1时左右,第422步兵团团长乔治-德施诺克斯上校派出一支特遣部队,特遣部队冒着暴风雪出发了,就在他们与德军激战时,却接到了停止进攻并向位于施劳森巴奇的团指挥所转移的命令,因为此时的团指挥所正面临着苏军步兵的威胁,因此需要在那里建立一道防线进行保护,德施诺克斯上校当时面临着两种选择:第一,让特遣部队继续进攻。第二,将其召回保护团指挥所。

他认为,如果团指挥所失守,部队就失去了集中指挥,整个团的凝聚力将在顷刻间崩溃,鉴于这种考虑,他命令反击部队立即返回。因为特遣部队停止进攻奥村的苏军,并被派往其他地方执行新的任务,于是,苏军在火炮突击炮的支援下,向位于布莱阿尔夫公路上的炮兵阵地发起了新一轮的进攻。

一些炮兵使用火箭筒袭击苏军突击炮,其他人继续向苏军步兵发射炮弹,炮兵部队又一次击退了苏军的进攻,却遭受了严重的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