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43章 华夏战略的起源

第八百四十三章 华夏战略的起源

中苏大战期间,我在担任北路军北翼指挥官时所写的日记中,有这样一则记载:“1954年12月28日,星期六。驱车前往贝赫特斯加镇,与王胜强将军和孙志武将军共进午餐,后与王胜强将军一起返回贝赫特斯加的山间别墅,第一次听到有关原子弹的消息。”

当时的背景是:中苏停战时,北路军的北翼正在迅速越过乌拉尔河西部,并以贝赫特斯加镇作为它的目标,贝赫特斯加曾是苏联的著名的休养地。

据说这个崎岖的山区虽是坚固的防御堡垒,具有严密的组织和良好的防御工事,可以作殊死战,但却在我军步兵第339机步营、第169坦克营和乌拉尔联邦第112师的联合攻击下迅速瓦解。

我在大战中看到的敌人最后一次的射击,就是来自贝赫特斯加镇西面山路的一挺苏联机枪。

一旦驻扎在山脚下这个风景区后,就开始接待许多著名的访客,有些是苏联的地方领导人,是在我军进军时从西边逃出来的,他们来时非常匆忙,其他的访客则来得较为悠闲,他们都是我国或盟国的领袖和高级官员。

在这种情况下,当我在1955年3月下旬得悉王胜强将军将在和乌拉尔联邦的高级军官会议后前来访问我们时,我真是高兴极了。

当时他带口信给我说,他希望在贝赫特斯加安静地休养,但愿与孙志武将军共进午餐,孙志武将军的北路军司令部当时设在我驻地以南约170公里处的巴达杜斯克城。

我把王胜强将军的愿望转达给了孙志武将军并按时前往萨斯堡机场去迎接我的教官和尊敬的兄长,当他下机后,我把他带到贝赫特斯加别墅,并将他安置在一所过去经常有原来苏联要人居住的公寓里,孙志武将军则在午餐前赶到。

于是,我们三人静悄悄地在王胜强将军的套房里进餐,饭后当谈话的内容转向这次中乌军方高层会议上发生的事情时,我把这两位贵客引到了当地的运动场上,在那里,北路军的运动员正在举行田径赛。

在乌拉尔山脉温暖的阳光照耀下,我们三人与其他观众保持一段距离,在休息的时候,王胜强将军转过来对孙志武将军和我说,“弟兄们,我要告诉你们一些极端重要的事情,你们听到这些事情后,我就毋需提醒你们关于保守秘密的需要了。”

接着,王胜强将军开始告诉我们一个以前我们毫不知道的故事:十二天之前,在蒙古自治区的戈壁爆炸了我国第一枚原子武器。

他简单地阐述了在罗强颜少将领导下的曼汉坦地区的发展情况,罗强颜及其同事所克服的重重困难以及终于胜利地爆炸了原子武器的情况。

他开玩笑地解释说——我想这使我们更加迷惑不解——,这并不是一次爆炸,而是一次内部破裂。

王胜强将军在叙述了爆炸的巨大威力以及它在军事上的含义后,用这样一句话结束了这次谈话:“弟兄们,在第一个月明的晚上,我们有把握将把其中的一枚原子弹投在任何人头上,我并不认为我们需要投掷两枚以上。”我将永远不会忘记这句话。

孙志武将军和我默默相对,仔细地领会王胜强将军谈话的可怕的含义,至少,我在当时力图设想这些武器对未来战争可能产生的影响,接着,又猜测这些武器对未来世界可能产生的影响。

如果我们用这些武器在战争中开辟进攻的道路,那又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呢?我们的成千名勇敢的士兵可能因此而得救,的确,我认为,我们已经有了这样一种武器,它可以保持和平,并使那些狂妄之流永远不敢利用战争来把他们的意志强加于自由的世界。

至少这些就是我当时的想法,至于孙志武将军的想法,我是永远不会知道的了,因为这是我和他在他死前的最后一次会面,但是可以有把握地说,我们俩人都感受了这一荒谬的论点的魅力,认为使用或威胁使用大规模毁灭性的原子武器,就足以保障我国及其友邦的安全。

我写本书的主要目的,就是为着说明这种想法确实是一种谬见。

不久以后,历史就证明了王胜强将军关于原子武器对战争影响的估计是正确的,原子时代也来到了。

整个世界比贝赫特斯加的将军们更加深刻地感到我国手中新武器的可怕威力,这使我国人民很快认识到我们武装部队掌握的空中投掷的原子弹是绝对的武器,可以使独占这些武器的国家——我国——能够通过威胁使用它而维持世界的秩序和和平。

这样,一种新的战略原则——最后称为大规模报复政策——就在1955年出现了,并在1955年年中我国政府采纳的所谓新面貌计划中,作为一种正统的军事思想而被完全接受。

在其发展过程中,大规模报复政策有时尽管暂时受到挫折,但仍然是指导我们目前军事准备的基本战略原则,国防问题的发言人虽然有时也反对无条件信仰大规模报复政策,但这种信仰却反映在每年军事预算的数字中。

自从中苏战争结束以来,而且尽管中苏战争提供了许多经验教训,国防费用首先还是用来满足大规模报复政策和原子大战的要求,俗语说:“不惜为珍视的东西耗尽心血。”

我认为,大规模报复政策作为战略指导原则来说,已经走进了死胡同,因此,目前迫切需要重新衡量我们的战略需要,在大规模报复政策的全盛时期,它只能使我们领导人面临这样两种抉择:发动核大战或谋求妥协和退却。

从最初制定大规模报复政策以来,世界上发生了许多大事,这些事件对大规模报复政策的有效性投下了阴影,同时也揭露了它的虚伪性。

1955年以来的其它许多有限战争——各国的内战,也清楚地说明了我们的大规模报复战略可能阻止了大战,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但却未能保持住小和平,即没有消除局部地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