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862章 决策权在文职领导人

第八百六十二章 决策权在文职领导人

我知道,作为特殊作战部队总司令的孙二虎上将和联勤部队总司令的苏紫上将正在全力打造一个神秘计划,号称睡莲计划,所谓睡莲,就是我军要在需要的地方建立很多小型基地,这些小型基地人员和设备都较少,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些小基地就像匍匐在海洋上的睡莲,随意随时跳向猎物。

按照他们的部署,在广阔的领土上,从中西伯利亚到交趾自治区的热带丛林,从中亚的沙漠到南亚的山脉,我国正在努力寻找更多的睡莲,上万公里的海岸,将可能成为下一个睡莲带。

这样,特殊作战部队的空降兵和突击队就通过睡莲在广阔的领域像落棋子一样,布局了很多点,而点与点之间通过我军强大的通信和兵力投送能力,形成网络。

总参谋部的专家表示,这样,我国就可以非常方便地随时对敌对国家温柔一刀,防不胜防。

据苏紫上将透露,20年以来,他们已经打造了150多个睡莲或小型军事基地,通过打造睡莲计划,对自己海外友好国家的军事基地进行改造,即打造更多非常灵活的小型基地,或者将它们改头换面,不叫军事基地,叫安全合作点。

这些安全点的建设,使我国免受当地人民的指责,同时,又可以绕过复杂的法律条文,且这些睡莲成本小,甚至有些根本不需要有我国士兵驻扎,但通过这里囤积的武器装备,一旦战时需要,我军可以非常方便地得到给养补充。

上面是在会议辩论中显示出来的关于各军种立场的相当精确的陈述,这些不同的立场说明了尚待文职当局作出决定的问题的范围和性质,同时也说明了预算对各军种意见分歧的影响。

事实是,如果大家不知道国防预算的限额,那末,军种之间的许多冲突是可以通过协调来解决的,但是,国防预算的最高限额约达4000亿人民币的事实提醒了每位军种总司令:各种军事计划虽然性质不同,但事实上却是在数量已经确定的预算之间进行竞争。

这种考虑影响了各军种总司令对兄弟军种的计划的态度,因而也就更难作出一个大公无私的判断。

反之,如果不考虑财政因素,就可能作出公正的判断,国防预算有一定的数量,加强了各军种间对经费的争夺,因而也成了各军种发生冲突的主要根源,这种冲突损害了全国对军事计划的信心。

我一开始就指出,在三年半的时间内,会议只是在23个文件上存在着分歧,考虑一下这些分歧是如何处理的以及谁的意见最后取得了胜利,可能是有趣的。

每当会议在一个问题上不能取得一致意见,并且不可能进一步统一意见时,他们就指示总参谋部主任起草一份报告,将分歧的意见呈送国防部长加以处理,为了便于国防部长比较,这个文件陈述了各种分歧意见。

总参谋长在这些问题上的地位与军种长官的地位多少有些不同,在1958年国防部改组之前,总参谋长在会议讨论的过程中有否决权,但这并不是真正的情况,因为军种总司令们并不参加正式的投票,而当他们的意见不一致时,就把不同的意见提交总参谋长。

总参谋长通常同样有资格可以用口头方式或以个人备忘录(附在意见分歧书后)的形式,向最高文职领导人陈述自己的看法,兰黎明总参谋长使用了提交个人备忘录的方式。

这种方式在1958年的国防部改组法中作了明文规定,这样,就给其他军种总司令以同等的投票权,对此,议会和公众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加强了平等的军种的地位。

实际上,并没有作出什么重要的改变,因为,即使没有正式的投票权,按照传统,总参谋长也已经取得了凌驾于任何一个军种总司令或军种参谋长们之上的地位。

下列的记录清楚地显示了总参谋长的首要地位,同时,也表明了国防部长就上述的23个意见分歧的文件所作出的决定,后面两项数字是指1957-60年期间国防部长在23次意见分歧中同意和否决各军种和主席的意见的次数。

支持 否决

陆军 3 20

海军 13 10

海军陆战队(只参加11次) 4 7

空军 17 6

总参谋长(只参加过21次) 18 3

为了了解上表中诸因素的彼此关系,还应该指出某些事实,陆军通常处于少数的地位,在23次意见分歧中仅得到总参谋长一次支持,空军4次支持,海军10次支持。

海军陆战队在11次意见分歧中支持陆军6次。

记录表明,在所研究的时期中,总参谋长通常支持他原来隶属的军种,海大江海军上将在13次意见分歧中支持海军10次。

而首任总参谋长兰黎明上将在8次意见分歧中,8次支持空军。

记录同时也说明,海军陆战队参加会议,就等于给海军投两票的权利,在11次意见分歧中,海军陆战队有9次支持海军。

经常有人说,即使是为了减轻国防部长在作出军事决定时所遇到的困难,总参谋长也有责任取得一致的意见,但我不同意这种说法。

从记录中可以看出,在这一段时期中,国防部长曾经4次否决军种军事长官会议的一致意见,因此,显而易见,即使军中军事长官会议取得一致的意见,也不能解决一切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