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曾经的最佳搭档

曾经的最佳搭档

德罗今天晚上的目的似乎本来就只是弗朗西斯科而已。因此,当他完成了和弗朗西斯科的谈话后,他自然而然的就带着他在过来的路上拐到的临时司机一起撤退了。然后很不幸的,就是这一路上,德罗居然一边撤退一边还喝了很多酒。等他回到车上的时候,已经是有些醉醺醺的了,这让岳一煌很是无奈,并在同时觉得自己压力巨大。

他从自家教练的手中接过钥匙,而后先把对方好好的安放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自己再去到驾驶座上发动起汽车。或许,他该庆幸,德罗在醉酒之前已经把他家的位置告诉了自己。如果,身边这位醉酒的教练能够更安静一些的话,或许岳一煌会更庆幸的。

“觉得怎么样?”

“酒会很好。”

当德罗醉醺醺的问出这一句很难让旁人明白他指的究竟是什么时,岳一煌也敷衍似的答非所问。怎知道,已经成了精的德罗却是在这个时候突然笑了起来。

“你明明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这句话让岳一煌沉默了片刻。当他将德罗的车从酒店的停车场开出,并十分利落的将车开到马路上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再一次的开了口。

“你是想听真话吗?”

“当然。你知道,我可不喜欢你们的那套含蓄。”

这让岳一煌不可抑制的露出了微笑,而后十分肯定的回答道:“以弗朗西斯科如今在英超的地位,想让他同意转会来都灵,那会很难。也许他会对西甲的皇马更感兴趣。”

哪知道岳一煌的这句大实话居然让德罗大笑起来,甚至十分没有教练形象的差点笑叉了气。

“我当然知道这很难。重建都灵神之队也当然会比说动弗朗西斯科更难。可如果不是很难的事,就不会有意义了。我是真的很想看看,在我的带领下,都灵队究竟能够走到哪一步。如果……我成功了,世界足坛都会记住我的名字,永远。”

说完了这句,德罗仿佛就睡着了,更发出了极轻的鼾声。尽管现在是意大利足球联赛的冬歇期,可德罗似乎一点也没让自己好好休息。那么,岳一煌又何尝不是呢?岳一煌看了看坐在自己身旁的德罗,呼出一口气的将车开到德罗的家。

他从德罗的西装口袋里找出了房门钥匙,更把醉酒的教练拖行到他的卧室,给他倒了一杯热水,就放在床头。做完这些之后,他拿出了之前寄放在酒店前台的运动服,换下那套高级西装后想了想,最终还是留下纸条,告诉德罗衣服他先带走了,拿去干洗店洗好了再还给他。

做完这些后,岳一煌看了看时间,虽然已经不早了,但这里离他在都灵新租下的出租房并不远,他决定继续自己之前没跑完的那些路程,从这里一路跑回家去。

都灵位于意大利北部,冬天时会下大雪,整座城市都仿佛被那篇银白色所覆盖,变得更具童话意味。然而在这样的天气里,岳一煌身着并不多的衣服在街道上练习着冲刺,以及在跑动中快速反应却不觉得冷。他虽然并不是从小就生活在那么寒冷的地方,然而独自来到意大利的这几年却似乎已经让他习惯了意大利北部的这一切。

有关冬天扬起大雪的寒冷,有关在异国只有足球陪伴着他的孤独。

在超额完成了这天的训练量后,精疲力竭的岳一煌终于回到了自己在都灵租的公寓房里。那是一间并不大的屋子,陈设也十分简单。虽然以岳一煌签入都灵队之后所拿的税后三十万欧元年薪,他完全可以给自己一间更好的住所,然而他却觉得这样已经够了。若是再大些的房子,仅有一个人的“家”会被更为浓重的孤独所充斥。

他在淋浴间里冲了一个热水澡,连身体都没擦干,就只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水滴沿着发丝低落在他的身体上,更沿着那诱人的肌肉线条不断的滴落,令他的肩背,甚至是胸膛上都是一片晶莹的水渍,然而他却毫不在意。

房间的暖气让他觉不到屋外的寒冷。岳一煌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拉开拉环就倚着冰箱喝了起来。可有一口没一口的将那罐啤酒喝了大半,他就觉得这间只有他喝下啤酒时喉咙口所发出声音的房间实在是太安静了。

于是岳一煌走进卧室,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了电视机的遥控板。然而当电视被打开后,出现的却是一幕男人和女人的**。画面里的那个男人像一只野兽般的在那个女人的身上驰骋着,而那个女人则发出着愉悦的呻吟声,演得十分投入。岳一煌看了一会儿,不置可否的哼笑一声关上了电视,更让遥控板待回它原来在的地方。

随后他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目光最终在那面贴满了照片的墙面上停下。他一步步的走近那些照片,更用一种带着深刻怀念的目光看向那些。那样的目光和他平日里看所有人的都不同。在那样的目光之中,有着一种无法言说,却能够轻易打动任何人的柔情。

是的,他在看照片上少年时代的自己,以及……自己的最佳搭档,伊格勒斯,那个如今已在西甲大放异彩的世界顶级前锋。

他们曾是那样亲密的搭档。几乎不需要语言,也不需要用眼睛的余光确认,他们就能打出最精彩的配合。然而现在,现在他已经失去了和曾经的最佳搭档站在同一片球场上的资格了。

现在,他们两个人一个是西班牙超级豪门的第一前锋。而另一个……仅仅只是意大利乙级联赛球队里的前卫。即使是作为一名对手,他们也再没可能在球场上相遇。

岳一煌关上了灯,一头倒在**,也不管自己的头发根本就还没干。然而在一片黑暗中,他却是摸到了自己正在充电的手机,几乎是闭着眼睛调出了那段一直被他保存着的语音短信。

“一煌!你是说你转去都灵队了?这真是个好消息!我太替你高兴了!德罗先生是位好教练,我相信在他的带领下,都灵队在新赛季一定能取得一个好成绩的。对了,都灵的冬天很冷,我记得你很怕冷,一定要注意身体,球员是不允许生病的。”

听着那个熟悉得让人几乎要眼眶发热的声音,听着那明显带着阿根廷口音的西班牙语,岳一煌竟是在一片黑暗中无声的笑了起来。

会喊他一煌的人,似乎就只有他在巴萨青训营里的,曾经的队友了吧。因为那个时候伊格勒斯总是会那样喊他,并告诉每一个和他们年龄相当的学员,“岳”并不是一煌的名字,而是他的姓,更十分认真的告诉每一个人“一煌”这个名字应该是怎样念的,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

而在那个大家庭里,大家虽然都是竞争关系,却又像是出生于同一个大家庭里的兄弟一样,彼此间有着格外真挚的感情。

可是伊格勒斯啊,你明明还记得我很怕冷,又为什么会不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要一起站在世界的顶峰呢?

是的,在两人进入巴萨青训营之前,总是在街头与脏兮兮的足球和泥巴混战在一起的伊格勒斯几乎每天都要在岳一煌的耳旁像宣誓一样的大声说一遍:“一煌!以后我们一定能去世界上最好的俱乐部踢球!也一定能站在世界足坛的顶峰!到时候,你一定只做我一个人的影子前锋好不好?好不好!”

每当那个时候,岳一煌只能好脾气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告诉伊格勒斯他一定会的,一定会只做他一个人的影子前锋,世界上最优秀的影子前锋。因为只有这样,总是对自己认准的事执着异常的伊格勒斯才会放过他,傻里傻气的笑出声来,而后继续踢起球来。

这个时候,岳一煌无论有多累,也都只能从地上爬起来,继续追着伊格勒斯脚下的那个球,往街道的前方继续跑去……

可是然后呢?

在岳一煌十一岁那年,伊格勒斯被巴萨青训营的球探看中,进入了巴萨青训营。几乎是在一个月之后,岳一煌因为伊格勒斯的推荐而获得了去巴萨青训营面试的机会,并由此开始了他在巴萨青训营的生活。

最开始的时光,是令人愉悦的。每天早早的起来训练,精疲力竭之后回去食堂一起吃饭,稍稍休息一会儿又一起学习。在这里,来自世界各个地方的学员们都会一起学习西班牙语,甚至是意大利语以及英语,为他们以后的职业生涯做准备。

有亲切的老师会在图书馆监督他们学习,直到下午六点……他们又再度出发去训练。

电脑室的墙上挂着巴萨不同时代接触球员的照片,而在不太远的地方,就是巴萨的主场,诺坎普球场。周末的时候,巴萨青训营里甚至能够听到从诺坎普球场里传来的,球迷们呐喊的声音。

“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

“巴塞罗那!”

他们总是能在周末的时候听到那**不已的高歌声。那个时候……他们总是会觉得,自己离梦想又近了一步。

不,应该说,在巴萨青训营的每一天里,岳一煌和伊格勒斯都觉得他们距离自己的梦想又更近了一步。

渐渐的,伊格勒斯越来越适应巴萨的战术理念了。而岳一煌,他则是保持着两人在进入巴萨青训营之前的那份默契,并且将那份球场上的默契维系得更为紧密了。

或许,岳一煌不是最适合巴萨战术理念的前锋,可他却是最适合伊格勒斯的影子前锋。

昔日那个满身棱角的男孩逐渐成长为巴萨俱乐部所需要的球队进攻核心,坚毅而又令人信任。而岳一煌也依旧努力着,每天都比别的学院要更早到训练场,也更晚离开训练场,可他在适应着巴萨的足球理念之余,也依旧坚持着自己的那一套踢法。那样的日子虽然辛苦,却是充实而快乐,本来已觉得自己是孑然一身的岳一煌更是依赖着那里,把巴萨青训营当做自己的家。

在日复一日的努力下,他和伊格勒斯渐渐的成长为那一期巴萨青训营里的核心成员。也逐渐成长为巴萨青训营主教练最喜爱的学院。

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安蒂斯。

那是一个西班牙与英国的混血儿,长得十分俊秀。他有着极高的天赋,是个真正的天才。虽然巴萨青训营从不缺天才,然而那却也无法否认安蒂斯是有多么的耀眼。

和伊格勒斯一样,他成名很早。几乎是在U14的世界少年足球锦标赛里就已经大放异彩。

而他的风格……似乎是与岳一煌十分相近。然而他却没有岳一煌那样的固执,他在迅速融入巴萨大家庭的同时也比岳一煌更为适应巴萨的战术理念。

然而,那却也不能阻止青训营的主教练对岳一煌的喜爱。然而,那份幸运却没有一直跟随岳一煌进入他的职业生涯。

是的,巴萨的新主帅迪亚戈并不想青训营的教练卡斯蒂亚那样喜欢岳一煌。并且那两人的关系也没有卡斯蒂亚和巴萨前任主教练那样的密切。对于卡斯蒂亚的极力推荐,迪亚戈甚至不屑一顾。他瞧不上这名身材单薄的亚裔球员。

在他看来,巴萨现在的前锋很出色,并且伊格勒斯十分出彩。与岳一煌类型相近的安蒂斯则是他十分看好的天才球员,成名于U14世界青少年足球锦标赛,又继续在U17里大放异彩,可以说他已经是一名少年成名的小将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迪亚戈根本就不需要再将目光继续放到那个默默无闻的中国男孩身上了。他也不相信那个从没在世界舞台上踢过硬仗的中国男孩能比安蒂斯更为优秀。将他们两个放在一起比较首先就已经是个笑话了。

就这样,岳一煌在巴萨连一个冷板凳的位置也无法保留了。他和伊格勒斯的组合……也就此被拆开。

就好像很多巴萨青训营出身,却最终没能入选巴萨的学员一样,他被其它球队买走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昔日那个巴萨青训营里有着那样抢眼表现的男孩竟会去到一个乙级联赛的球队。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近乎自暴自弃的自我放逐。

似乎,岳一煌和伊格勒斯的渐行渐远,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