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赛后记者会

赛后记者会

在比赛结束的四十五分钟后,是一个在科穆纳莱球场内部的一个房间里举行的记者招待会。这给了刚刚踢完一整场比赛的球员们一个洗澡换衣服的时间。虽然因为还要接受记者采访的缘故,他们再次换上的衣服还是他们的球衣。可这当然要比穿着汗湿的衣服接受采访要好太多了。

正是因为这样,当都灵队的球员们再度出现在摄像镜头前的时候,他们已经神清气爽了。虽然还有些疲惫,可德比大战胜利的喜悦却也足以冲散那些。

开场当然是德罗的那番看似谦虚实则狂妄的比赛总结。但在这一刻,不会再有人与他计较所谓的狂妄不狂妄,因为都灵队的确是在今天创造出了一个几乎可以算是奇迹的胜利。

在本场比赛中有着出色发挥的卡塞尔,尼尔瓦和阿比达都受到了媒体的关注。

然而……最惹眼的当然还要属从来就受到媒体瞩目的弗朗西斯科。

早些时候,很多媒体都猜测弗朗西斯科这次主要是把都灵队当做是让他向国家队主教练表示忠诚的一块跳板。

要知道欧锦赛的预选赛很快就要开始了,想要再一次的在国家级别的赛事上证明自己实力的弗朗西斯科很可能是为了国家队而从英国转会回意大利,更可能为了国家队的训练而不太去顾及到俱乐部的赛事。

然而在本场都灵对阵尤文图斯的比赛中,弗朗西斯科却是以实际行动来证明了自己对于俱乐部的价值。向他索发出的提问一波又一波的几乎从未停止,而这名在商业上也拥有很高价值的球员自然也是在闪光灯和摄像机镜头前自如的回答,甚至偶尔说出一些幽默的调侃,引得全场大笑。

然而当媒体将关注的重点又转移到在本场比赛上和他打出了多次出色配合的那名中国籍球员时,一名记者有关岳一煌的数个提问却几乎是让弗朗西斯科怔愣了。

“你好,岳,据说你从布雷西亚转会到都灵的转会费只有100万欧元?你会不会觉得这对于你而言实在是太低了一些?”

旁边的体育记者刚刚要十分贴心的找人为岳一煌做英语翻译,就被岳一煌打断。那名亚裔球员让人感到一阵清风拂过的声音就这样第一次通过媒体的采访被人所听到。

“不,不用翻译,我会说意大利语,并且我的意大利语还比我的英语要好些。”

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许多媒体记者都笑了,似乎是为此而感到高兴,并且这也说明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对这名能说意大利语的外援提出问题了。

“关于刚刚的那个问题,因为我转会的时候正好还是在和布雷西亚的合约期内。所以,卖不卖不在我,而在俱乐部。可能他们觉得我就值这个价吧。”

语调平淡的回答,并没有显露出他在布雷西亚时所受到的任何不公平的待遇,以及与其他队员之间的那些不愉快。他似乎只是十平静的陈述出了一段事实。然而,那名刚才向岳一煌提问的那名记者却没能做到像岳一煌那样的平静,他几乎是急急的说出了都灵队内部除了德罗之外谁也不知道的,有关岳一煌的过去。

“可你出身于巴萨青训营啊!今年的时候,利物浦从巴萨青训营挖走了一个还没和巴萨签订职业合同的学员就付出了150万欧元的代价。”

这句话一经说出,都灵队的球员阵营就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而现场的许多媒体也发出了惊讶的声音。现在正在这间屋子里的,不会有一个人不知道巴萨青训营这个名字对于足坛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意义。

或许,可以以这样一句话来表明它究竟意味着什么:仅仅只是从巴萨青训营毕业的巴萨队员,那就已经能够组成一支足以对战皇马的球队阵营。

巴萨青训营出身,对于欧洲足坛,或者说对于世界足坛而言,都是一块亮得不能再亮的金字招牌。

尽管,不是每一名巴萨青训营出身的球员都能成为世界一流球员,然而……每名巴萨青训营出身的球员都会深受各国顶级俱乐部的欢迎却是不争的事实。并且,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的身上都会打上“巴萨出产”的标记。

可很显然,在岳一煌的身上却从没有过这项标记,甚至……连他的队友也对这些毫不知情。

这或许,就很值得人去深思了。

岳一煌显然是没有想到会被人挖出自己出身巴萨青训营的这段过去,然而只是片刻的时间过后,他就向那名对他提问的媒体记者展露了一个笑容。

然而在那抹笑容之前,出现在他脸上的那抹一闪即逝的自嘲却还是被就坐在他身旁的弗朗西斯科抓住了。

“你说的是塔萨雷吧?他和我可不一样,他是巴萨青训营少年队的队长,教练对他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所以我们两个人其实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然而岳一煌才带着淡然的笑意把这些话说完,一旁的主教练德罗就大声笑了出来。

“其实岳在巴萨青训营的时候也很让青训营的教练喜欢。只不过巴萨的主帅显然没有足够的眼光,只关注着和他同级的安蒂斯和伊格勒斯,就这样把这么一块宝贝给往外扔了。说起来,我还真得好好的感谢他。”

如果说岳一煌巴萨青训营出身的身份还只是在平静的湖水里弄出了点涟漪,那么……当安蒂斯和伊格勒斯两个人的名字被德罗以这样一种方式提起的时候,全场的气氛就几乎是被卷入了另一端的漩涡。

伊格勒斯和安蒂斯……

应该说这两人是在当今足坛跃升极为迅速的球员,在球迷中拥有极大的影响力。其中,伊格勒斯更是成为了继巴西籍球员德里卡洛之后又一名有着近乎恐怖得分能力的巴萨球员。

可这些……又能说明什么呢?

看到全场人惊讶不已的样子,岳一煌不经在心中暗自嘲弄道。随后他皱起了眉,再不发一言,似乎是不愿再透露半分。

又或许,在他的心中,是不愿有人提起这些的。

岳一煌的这份情绪让他再没注意到外界的情况,更没能看到……弗朗西斯科望向他的眼神,是怎样的深沉。

记者招待会结束后,岳一煌并没有给他的队友拦住他说些什么的机会,而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俱乐部。在那之后,其他球员也陆续离开,打算回家换身好衣服,再有女伴的带上女伴,准备到了时间一起去到那个高级会所出席他们的庆功宴。

然而,德罗却是在记者招待会后不久接到了岳一煌打来的电话。

岳一煌:“教练,明后两天都放假是吗?”

德罗:“哦,是的。我想,赢了这场比赛后,你们也许需要一些放松。”

岳一煌:“谢谢。那么……今天晚上的庆功宴我也请假可以吗?希望,您能够允许。”

德罗:“嘿,男孩,你该不会是因为今天的记者招待会上我揭了你的底就和我生闷气了吧?”

岳一煌:“事实上,我的确是不希望让人知道那些。不过我想缺席庆功宴却和这个无关。我只是……很想去做一些事。”

德罗:“好吧,你从来就不是个让我省心的。不过看在你今天表现不错的份上,我同意了。希望你以后不会为了错过了今天晚上看不到我们都灵队的老板而感到后悔。”

当德罗说到这里的时候,岳一煌不住的笑出声来,而后用有些疲惫的声音告诉德罗他不会的,就这样挂断了电话。

挂断了电话的岳一煌再一次的抬起头来,看向卧室的墙上贴着的那些代表着他少年时代珍贵回忆的照片,脸上一抹带着些许落寞的微笑。

良久,他取下了墙上的一张照片,那正是在巴萨少年队时对阵同城德比,西班牙人俱乐部的少年队,并获得胜利后两人的一张合照。

看向那张照片的时候,岳一煌的表情柔和不已。他的眼睛里有着一丝怀念,以及一丝参合了许多种情绪的向往。

而后,他从自己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已经有些年岁,却被他保存得十分完好的书籍。那是当年十分流行的西班牙儿童读本。岳一煌把那张照片夹到了书里,而后动作轻缓的将那本书放到了他的背包里,更背上背包脚步极快的走出他在这座城市里所租住的那间公寓房。

而就在那个社区的不远处街道上,则正停着岳一煌在十分钟前打电话约的出租车。

“去普洛塔诺瓦火车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我查了一下,都灵的火车站一共有两个,其中Porta nuova是比较主要的,也有去巴塞罗那的火车~!可是我百度和谷歌了之后都没发现这个火车站的中文翻译版本,觉得莫名其妙内插英文字母太奇怪了,就自己按照读音给翻了个。嗷…不对我好像剧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