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五人制球赛

五人制球赛

岳一煌:“暂停!暂停!先暂停!”

卡塞尔:“得了吧,一煌,喊暂停也没用!你们再喊十次暂停也别想着反超!我们这队可是有弗朗西斯科,还有德里卡洛!”

阿比达:“喂喂,兄弟你这是在瞧不起我吗?”

四月里的一天,阳光晴好,都灵队的队员们在训练基地里打起了五人制足球比赛。德罗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锻炼球队在进攻与防守之间来回转换的节奏感,以及更为细腻的技术。

由于这种训练需要两队实力相近,因此……锋线上的得分搭档,岳一煌与弗朗西斯科被拆散。按照德罗的说法,弗朗西斯科和岳一煌这对锋线搭档虽然是迷死人的得分机器,可他总不能指望两人永远不会缺席都灵队的每一场比赛。

这一次可能是因为国家队的召唤,下一次……也有可能是他们其中一人的伤病。要是遇上和联赛时间重叠的欧锦赛或者是世界杯预选赛,那就更是让所有豪门俱乐部的主教练都咬牙切齿的了。

不管怎样,球队永远都需要不止一种的进攻阵型。

这是一条不需说出口的真理。

所以,德罗把球员拆开,更让他们开始进行五人制球赛的两两对抗。

这一次,前锋弗朗西斯科,边锋卡塞尔,组织型中场德里卡洛,边后卫德雷萨,以及后卫科瑞尔组成了黑队。影前岳一煌,新来的前锋加雷,进攻型中场阿比达,后卫尼尔瓦以及都灵队的新后腰蒂亚尔组成了白队。

这样的黑队以及白队平分了都灵队的核心成员,说是拥有了近乎平均的实力。只是黑队的构成更偏向于进攻,而白队更偏向于防守。

在对抗比赛开始之前,德罗给了他们二十分钟,让他们自己研究战术,研究打法。

在这样由主教练德罗改良的五人制对抗赛中,两队都不设立守门员,一旦攻方球员甩开另一方的防守球员,在球门前形成单刀,便会直接得分。

正是在这种攻防迅速转换,以及不设守门员的情况下,对抗赛才开战没多久,双方球员的进球数夹在一起就已经突破了十个,并且由弗朗西斯科为首的黑队领先岳一煌所在的白队四球。感受到己方队员的状态因为太过快速的攻防战以及疾速落后的比分而变得有些不对劲,岳一煌很快提出了暂停。哪里知道这次和弗朗西斯科还有德里卡洛这两名都灵队里最具重量级的球员分在一起的卡塞尔竟然一点情面都不留,甚至直接挑衅起来。

听到卡塞尔挑衅的话语,老好人的阿比达居然也跳了出来,让岳一煌更觉得头疼。

或许足球就是这样,总能轻易把人的血性激发起来。俱乐部德比大战的时候,两名同国籍的球员相遇,也往往会毫不留情,甚至拼斗得更为激烈。

吵了许久,都没分出个结果,结果德罗以时间没到不许暂停为由,拒绝了岳一煌提出的暂停申请,就这么高高兴兴的看着两队的比分差距被进一步的拉开。

白队越打越急躁,连黑队都已经十分清楚的察觉到了一点,然而身为影前的岳一煌却是没法凭借一己之力调整整个队伍的攻防节奏。

终于,又是十分钟过去,两队的对抗得到了一个中场休息的时间。岳一煌也走到了与他同为白队锋线成员的加雷身旁,企图令他稳定下情绪。

“介意说几句话吗?”

当岳一煌走到加雷身旁的时候,对方正拿着运动饮料,大口大口的喝着。而都灵队的新后腰此时也就在他的身旁,十分随意的坐在草皮上。

加雷和蒂亚尔都是意大利人,又都是在这年的冬歇期后加入都灵队的。因此两人在平日里的关系还算是不错的。至于岳一煌,他则算是西班牙语帮的成员,虽然和身为意大利人的弗朗西斯科在私底下的关系很好,可和加雷还有蒂亚尔的关系到底还是远了一些。

听到岳一煌的声音时,加雷显得有些惊讶,可随后,他很快就对岳一煌露出了笑容。而坐在草皮上的蒂亚尔也向岳一煌笑着点了点头。

加雷今年二十岁,和岳一煌同年,可是比起岳一煌来,这名意大利球员却显然要开朗了许多。他的笑容十分阳光,连带着……整个人身上都有着一种能让人深受感染的阳光意味。

别看加雷看起来十分友善,在锋线上却有着怪物一样恐怖的突破能力。必要的时候,他完全可以在撞翻对方后卫之后再射门得分。他年轻,体力惊人,有力量,也有技术,可他却有着一个让许多俱乐部都纷纷避之不及的问题。

那就是……加雷的心理素质不佳。他极易被球场上瞬时变换的风向影响了自己的状态。并且,当他被急躁而又恐慌的情绪侵袭时,他的糟糕状态几乎是无法逆转的。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都灵队以一个十分便宜的价格就买到了一位拥有着出色个人能力的前锋。

当然,买下加雷的钱可得比一年前他们买下岳一煌的价格要贵多了。

而现在么?卖了德罗他们都不会卖了岳一煌。

当然,这只是一个并不怎么恰当的比喻,事情的真相应该是……都灵队不会卖岳一煌也不会卖德罗的。

“很抱歉,可能这样有些失礼。可我觉得……你在之前的对抗赛上,踢得有些急躁了。”

“哦,这没什么的。事实上我也觉得了。可就是控制不住。其实我好像……一直就是这样。我正在和蒂亚尔说这件事。他的建议是……让我放慢呼吸节奏。”

说着这句话的加雷显得有些歉意,说完之后他又看了看坐在草皮上的蒂亚尔,后者也给了他一个笑容。

“是的,我是这么想的。以前我在的球队比分落后的时候加快呼吸节奏会让我更急躁,放慢呼吸节奏就能让我更平静。”

留着一头飘逸长发,与人交流时异常直接的蒂亚尔这么和岳一煌说道。他这样拿出自身的经验和两人一分析,倒是让岳一煌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想了很久之后才十分诚实的说道:

“我一般都不会想到比分的问题。在打比赛的时候,我的脑袋里只有一个概念,球队领先了或是落后了。如果领先了,我会踢得更轻松一些。如果落后了,我的神经就会紧绷着,抓住一切可能得分的机会。当然,小心别越位了。”

岳一煌与蒂亚尔这两名在落后情况下也不慌不忙的球员说出了自己的经验之谈,这让比赛时状态极为不稳定的加雷陷入了沉思。岳一煌倒也不急了,这样的状况不会有这么容易改过来的。不然的话,都灵队也不会捡了一个大便宜了。

要知道,加雷在超水平发挥的时候,完全就是个前场爆破机,兼顾速度与力量让他不会被任何人阻碍了前进的脚步。

岳一煌最终拍了拍加雷的肩膀,“比分的事,别去想太多了。比赛结果没有那么多的几比几,有的只是输了或者赢了。身为前锋,我们就该在任何情况下都只想着进攻。要知道,我们失手了大不了就是得分失败。后卫要是失败了,造成的结果可是会更严重,他们的心理压力会比我们大更多。”

“好吧,我承认,后卫的心理压力会很大。可总也不能破门成功也真的是让人心烦。要知道,每个前锋都会恐惧球荒不是吗?”

说着,三人大声笑了起来,连带着与他们同队的尼尔瓦和阿比达也走了过来,五人围成个圈,就这么在草皮上随意的坐下来,说着有关战术调整,说个几句就往黑队所在的地方看过去一眼。

仿若实质的视线让不远处的黑队感觉芒刺在背。刚刚和人挑衅得十分欢快的卡塞尔这次完全背对着白队所在的位置,心下忐忑不已。

“德里卡洛,他们是不是在看我……”

卡塞尔的意大利语很是差劲,所以在这种时候他就只能直接用西班牙语向己方五人队里的德里卡洛求助。直到这一刻,性格活泼的卡塞尔才反应过来,都灵队里的西班牙语三人帮竟是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并且三人帮里的另外两名成员都在刚刚被他一并给挑衅了。

“恩,尼尔瓦好像从刚刚起就一直在看我们这里。我觉得他可能是在看你。”

德里卡洛十分诚实的回答,这次他甚至没用上葡萄牙语,却是让卡塞尔的心情更加低落了,他甚至……差一点点就要整个人都趴到草皮上去了。一旁的弗朗西斯科倒是破天荒的在看懂两人在说什么后开口安慰起这名都灵队里吉祥物一样存在的年轻边锋。

“别这样想,我还觉得……一煌在瞪我呢。下半程也许我们得小心一些了。”

弗朗西斯科的话让与他同一队的另外四人全都好奇的看向他,边后卫德雷萨以及后卫科瑞尔是因为他所说的这句话而疑惑,而德里卡洛和卡塞尔则直接是因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而不明情况了。

“我会那么说是因为,只要一煌想,光凭他一个人就能盯防住我,并且切断我和德里卡洛还有卡塞尔之间的联系。我和一煌之间的配合,从来就是我只负责进攻,他来负责配合的。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球场上的我会怎样行动了。”

说着这几句话的弗朗西斯科语速极慢,并且还用上了肢体语言,企图让德里卡洛还有卡塞尔能明白。然而德里卡洛和卡塞尔看起来依旧是半懂半不懂的样子,这让弗朗西斯科叹息了,他只好用英语把话再说了一遍。这一次,德里卡洛终于表示他明白了,他明白了且用西班牙语向英语十分糟糕的卡塞尔继续解释。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弗朗西斯科不禁呢喃道:“上帝啊……把那个既懂意大利语又懂西班牙语的人调回我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