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失控

失控

虽然弗朗西斯科把那里称之为浴室,然而那个地方看起来却绝对不止是普通的浴室那么简单。在浴室的内侧还有一道帘布,隔断了通往另一件房间的通道。而穿过那道帘布,则会进到一个弗朗西斯科改造来做按摩的地方。

那里的墙面上有着经过特殊防潮处理的壁画,极显中世纪的情调。而在按摩床所在的位置旁边,则还摆放着一面十分巨大的,有着金属雕花边框的镜子,能将整张按摩床都照进去。并且,房间里还有着冰柜和仅供两人用的小圆桌还有高脚凳子,以及环绕立体声音响。

弗朗西斯科在走进去房间按摩间的时候就打开了音响,整间房间里霎时就被一首极富情调的法国情歌所充斥着。那份过于暧昧的气氛让岳一煌觉得浑身不对劲,特别……是当他趴到那张按摩床后不经意的瞥到那面巨大的镜子时。

全身赤.**,不被任何东西覆盖在身体的每一寸皮肤上,就这样趴在皮质的按摩**,看起来完全就像是在等待着什么。想到这里,岳一煌直觉得自己想太多了,不禁转过头去,把脸朝向另一边,企图将注意力都放到那些精美的壁画上去。

对,就好像上次那样。

感觉到岳一煌不自在的动作,弗朗西斯科的眼底滑过笑意,将一些能够帮助肌肉放松,并给肌肉和让关节能有舒适灼热感的精油涂抹在手上,而后挫起手来,直至把双手全都挫得有些微微的发烫才将手放到了岳一煌的后颈。

当手掌接触到对方皮肤的时候,弗朗西斯科的呼吸明显粗重起来。幸亏……那首极有情调的法国情歌盖过了他气息的变化,也盖过了岳一煌的呼吸一滞。

该死的他现在根本不敢去看那面镜子,也就根本不知道就在他身后的弗朗西斯科究竟在做着什么,只能通过触感去感受……感受着对方的每一个动作。

他能感受到那双火热的手在他的背部肌肉上力道恰到好处的按捏着。从后颈到肩膀,手臂,到背部……

弗朗西斯科的手法十分好,在给他带去些许肌肉酸痒感觉的同时也同时将那份僵硬和紧绷带走。如果……不是自己的性向和普通人有些许的不同,岳一煌一定会十分感谢弗朗西斯科为他所做的按摩。而现在……他却是十分尴尬的觉得,随着弗朗西斯科的手不断的下移,他的身体似乎不由自主的起了一些此刻他所不乐意看到的……某种变化。

他将脸埋到了枕头里,怕此刻自己的表情会出卖自己,想要仅凭借着意志让那种感觉冷却下来,然而当弗朗西斯科的手下滑到他的大腿,更不小心的擦碰到某个尴尬位置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脑袋“轰”得一下晕了。

“停下吧,停下吧弗朗西斯科……”

他并不把闷在枕头里的脸抬起,却是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加暗哑了。然而那双火热的,抹上了精油的双手却是没有就此停下,那在此刻的岳一煌看来是那样惹火的动作让他几乎要弹起来,他直接翻身做起来,对上了身后的那个人。

由于那个过大的动作,岳一煌当然暴.露了他此刻显得有些尴尬的情况。然而当视线再度对上的那一刻,岳一煌才发现弗朗西斯科此刻的呼吸粗重到不正常,吞了一口口水的将视线往下移,才发现被弗朗西斯科围在腰间的那条浴巾早就紧绷着,搭起了帐篷。并且那样的尺寸……即使是被浴巾裹了起来,还是会让人觉得十分夸张。

面对岳一煌的尴尬愣神,这名迷倒了无视少女的都灵王子却是显得十分坦然。他用手将自己还湿漉漉的头发向后拨弄去,无奈的解释道:“你该知道,男人都是十分敏感的动物。尤其是这种年龄的时候,经不起一点刺激的。”

看到弗朗西斯科现在让人始料未及的状态,岳一煌竟是差点忘记了刚刚自己是怎样的尴尬,又是怎样的在担心该如何跟现任搭档解释自己现在的情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岳一煌半天没缓过神的样子,弗朗西斯科在犹豫了片刻后还是破罐子破摔的坦白道:“好吧,或许你可能不知道?我喜欢女人也能对男人有感觉。如果你以前关注过英超的花边新闻就该知道,我以前的绯闻对象……有女人也有男人。”

“我不看那些的……”

听到那些之后岳一煌沉默了半天才干巴巴的说了这么一句。并且又不死心的加上了一句:“而且……你到了都灵之后就好像没有……没有……啊,抱歉,我忘了你其实可以去一夜.情。”

虽然岳一煌所说的事弗朗西斯科以前的确是干过,并且还干过不止一次。但当他从岳一煌那里听到这些的时候,却显得有些心慌意乱。心慌意乱着,却又不知道自己该向对方解释些什么,又是以什么立场来向他解释。

然而正当他焦急着想要告诉对方,自从来到意甲之后他就再没找过情人时,他的那个总是能给予他甜蜜折磨的搭档却是动作很快的转过身去。

“或许你可以去浴室里?我觉得我可能还是需要……”

听到那样的话,明白意思的弗朗西斯科又怎么还可能迈得开脚步?即使理智在提醒他这样下去会十分危险,可他却还是无赖到底得直接坐上了按摩床,和岳一煌背靠着背,解开围在他腰际的浴巾,更毫不掩饰的用手握住那个正涨到发疼的地方,动作极快的上下起伏着。呼吸声在此刻变得更为粗重起来,就连胸膛也不住的一起一伏,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此刻所做的事变得更为露.骨起来。

光裸的后背与对方紧贴着,岳一煌几乎能够感受到那粗重的喘息声就在他的耳边,而那对方那极大的动作幅度也借由着和他紧贴在一起的那片背部肌肉让他不容忽视起来。

尽管不想去承认,可他的下半.身所起的反应也的确是因为这一切的一切而显得更为强烈起来。

这时候起身离开反而会显得更为尴尬,和弗朗西斯科比起来向来就更为保守的岳一煌干脆也豁出去了,动作迟缓的将手掌覆上了那里,缓缓的动作起来。

察觉到了岳一煌的动作,弗朗西斯科不经带着粗重的喘息声,微微的转过头在岳一煌的耳边以一种十分轻松的语气说道:“在你已经有感觉的时候,经常这样憋着不让它出来,那方面的能力可是会急剧退化的……”

事关重大,岳一煌当然是被弗朗西斯科气得一口血堵在胸口怎么都纾解不了。手上的动作也加大不少。直到他听到弗朗西斯科那低沉的,仿佛能让人抑制不住的心悸,更让他内脏发痒的笑声时,岳一煌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当即愤恨的转过身去,却是忘记了他现在的状况。

因为刚刚洗完澡,又在开了壁暖的按摩室里被人按摩了很久,他的皮肤变得比平时白了些许,并且还隐隐透出一种诱人的红。并且,他还因为此刻男人的本能作祟,连眼睛里的沉静都完全不见了踪影,只剩一份无声而又无知无觉的诱惑……

在认识对方以前根本就不知道禁.欲是什么意思的弗朗西斯科哪里经受得住这种尺度的刺激,正在动作起伏极大的抚慰自己的他……眼睛在那一刻变得更为深邃,并且仿佛有着一种无声的风暴正席卷着。

他在岳一煌反应过来之前站起身来,不加遮掩的走到岳一煌的面前,身体不受控制的仅仅揽住岳一煌的腰际,更一手抓住了彼此身上最为脆弱的地方,将掌心的温度也同样传递给此刻被他仅仅的揽住,更动弹不得的那个人。

仿佛野兽一般的低吼声从弗朗西斯科的喉咙里发出,带着一种野性的欲.望。

那是他从感受过的,超乎寻常的强烈刺激,他的身体在不断的叫嚣着,不够、不够……这些还远远不够,然而理智却在不断的提醒着他的已然越界。而岳一煌……他则是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这份突如其来的快.感远远超过了他对自己仿佛敷衍一般的慰藉,强烈得他几乎要抑制不住的发出失控的声音。

而后他感受到那个人不容拒绝的拉着他的手,让他也将手放在两人的身体上,更不由自主的去做和他一样的行为,从开始时的想要挣脱以及被动一直到本能驱使下几近疯狂的主动。

在那一刻,两人仿佛都听到了什么东西在悄然改变的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本来今天想着不更新的了……结果收到一条好燃的长评!一激动我就又更新了……ORZ?其实我也就这点出息了么……于是接下去任重而道远啊!通宵挑灯写新章!

可是……嘤!细纲里本来不是这样的……不晓得为毛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之后窝要肿么办!我要如何面对我那哭得一脸血的细纲……嘤!!!大家!大家的留言里啥都不要说!琅邪神马都木有写!木有写……其实我真的不清楚这样的算不上超标……ORZ……虽然的确是神马都木有发生……【大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