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艾伦·乌萨亚雷

艾伦·乌萨亚雷

几天后,在都灵,岳一煌所租住的公寓房内。

“在刚刚结束的意甲联赛第32轮比赛中,AC米兰2:1绝杀尤文图斯,由此以总积分72分跃升至意甲联赛总积分榜的第一名!而2023~2024赛季意甲联赛的所有比赛也就此结束。本赛季排名第二的是尤文图斯,第三名佛罗伦萨,第四名罗马……”

作为意甲联赛球队中的一支,都灵队早一天结束了本赛季所有比赛。有许多他们的队友在结束比赛的当天就乘坐飞机离开了都灵,或是去看看许久未见的家人,或是早早开始这一年的假期。当然,也有少数几名队友收到国家队的征召,即将转身投入二十多天后就将拉开帷幕的欧锦赛战场。这样之后,仅仅是在第二天,都灵这座城市竟是让岳一煌有了一种说不清的……空荡荡的感觉。

或许,他该去到巴塞罗那,去看看他的母亲?

又或者,图雷会为他安排好满满当当的工作?

就是在这么想着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又一次来到了他家蹭饭。甚至还带上了西沃克提前准备好的蛋糕还有鲜花。倒是给岳一煌那显得有些冷清的家里带去了一丝温馨的味道。

晚饭的时候,岳一煌还格外的实验了他在网上看到说会对经常有运动损伤的人有好处的烤菠萝。然而当两名在同一支球队里的足球运动员在一起时,他们见的主要话题依旧还会是足球。因此,在晚饭的时候岳一煌打开了电视机,两人一起看起了足球新闻。

今天结束的这场比赛是角逐联赛冠军之战,因此打得异常激烈。甚至连尤文图斯最为标志性的老妇人打法都淡化了不少,变得更有血性了。

两人一起看着新闻,甚至连食物都要被忘在脑后了。

打破这一氛围的,是岳一煌的喷嚏声。

不知是怎么回事,岳一煌在五月下旬的天里竟是打起了连续的喷嚏。这让弗朗西斯科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从电视上转移开。

“昨天比赛完了之后也是这样,你是着凉了吗?”

“不可能吧,这都快要六月了。”

看到岳一煌无所谓的样子,弗朗西斯科不赞同的皱起了眉。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靠近身旁的那个人,摸一摸他的额头,借此来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没事。然而他却是硬生生的止住了这种冲动。想说晚上带岳一煌去队医那儿看看,队医是都灵人,这时候应该还在家里,而不是像都灵队里的大部分球员那样,在最后一场比赛结束的时候就早早地离开了这座城市。

至于结果?当然是被岳一煌狠狠的嘲笑了。

“我不信在十一月的时候在雨里淋一晚上都病不了的身体会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感冒了。”

岳一煌本是想用这样的一个事实来堵住弗朗西斯科所有不必要的担心,却是又因此而惹来了新一轮的问题。

“什么时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在弗朗西斯科打算深究的时候,岳一煌的手机短消息提示音响起,让被弗朗西斯科紧紧盯着的岳一煌如临大赦。他很快拿起手机,在看到发件人和短信内容的时候显得有些惊讶,而后便笑着回复了短信。

岳一煌的这一反应让弗朗西斯科感到有些讶异,看到他表情的岳一煌也并不瞒着他什么,和自己的搭档说起了就在刚才给自己发了短信的这个人。

“是艾伦发来的短信。他告诉我他已经回英国了,并且问我是不是也已经顺利回家了。”

“艾伦?”

当弗朗西斯科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不禁皱起了眉毛。显然,他听说过这个名字,并且这还是一个能让他想到很多的名字。但显然,无论如何他知道的那个艾伦都应该与岳一煌无关。

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不一样,他的交友圈子十分小。除了在巴塞罗那踢球的那一群少年时代朋友之外,他所有认识的人弗朗西斯科基本都能知道。所以弗朗西斯科才会这个名字的突然出现感到惊讶。

“是的。他是我在圆形竞技场的时候认识的朋友。”

说着,岳一煌直接就把那天他和艾伦一起拍的合照调了出来。岳一煌的手机像素很高,拍摄效果也很不错。画面是以罗马圆形竞技场为背景的。

两名气质迥异的黑发男孩站得十分靠近。其中一个有着会让人感觉到温暖的笑容,他看起来并不能用强壮或者是健壮这种词汇去形容,然而在他的身体线条中却蕴含着让人不可忽视的力量。另外一个……则完全是让人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被吸引了注意力,仿佛当他看向你的时候,你就会被他沉沉的吸进了他的眼睛里一样,气质古典而又特别得让人惊叹。

在这一刻,弗朗西斯科怔了怔。而后……他再也平静不下来了。然而他却还要将自己的情绪收进眼底,不让岳一煌察觉到他的反常。

“你吃好了吗?吃好了的话,我就先把餐具收进去洗一洗,然后我们可以慢慢的吃你带来的甜品。对了!我这里还有几瓶朋友送的葡萄酒,尝起来很不错,今天开一瓶把。”

“嗯……好。”

埋头思考着什么的弗朗西斯科并没有抓住岳一煌话语中的重点,他仅是点了点头,而后目光继续停留在岳一煌手机里的那张照片上。

岳一煌的手机被放在了桌子上,然而弗朗西斯科几乎只需远远的一瞥就能够确认对方的身份。

艾伦·乌萨亚雷。

一个在英国电影圈发展的捷克人。

弗朗西斯科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上面有照片上的这个人在前一天发他的短信。

【西斯科,恭喜你们拿到联赛第六。明天会有一个我录的节目在天空电视台播出,时间是晚上九点半点。也许你会喜欢的。】

沉沉的看了这条简讯一眼,而后又看了一眼此刻还在厨房里的岳一煌。

现在时间是九点四十五分分,弗朗西斯科迟疑了一会儿后拿起电视机遥控板,先是把音量调到最低,再把频道一个个的调过去。

终于在他翻到第三十六个频道的时候,他看到了英国天空电视台。而那张在柔和的灯光下显得异常唯美的侧脸则不期而遇的出现在那档谈话类电视节目里。

“听说你前几天去意大利度假了?感觉怎么样?”

“嗯,我想说……感觉很不错。虽然在罗马的时候因为天气的缘故错过了很多很著名的景点。可是我在那里偶遇了一位我现在很喜欢的球星。”

“哦,现在?我记得你公开表示过你很欣赏弗朗西斯科。并且还有不止一次的去现场看他当时所在的切尔西俱乐部的比赛。据我所知,这位英国少女和少妇心目中的大众情人现在正好就去了意大利踢球。”

“我想我需要承认一点,弗朗西斯科的确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无论是在球场内,还是在球场外。不过我现在说到的这一位的确不是他。”

“啊哈,那名球员还真是幸运。不过对哪位球星能获得你的亲睐更感兴趣一些,请问我有这个荣幸吗?”

“当然。他是一个在意甲踢球的中国人,名字叫岳。是一个……很让人想要和他亲近的男孩。”

似乎是刻意的不想让岳一煌知道一般,弗朗西斯科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得很低,让坐在客厅里的他才能听清。尽管,他明白岳一煌的英语并不好,就算是调出正常音量他也未必在这样的情况下听明白这档节目究竟是在说什么。

当听清艾伦现在正在和主持人说些什么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而后目光凝重的看向这则英国的娱乐节目。

在这则娱乐节目中,经常会有一个主要的主持人,还有一个在旁观察并是不是插话的第二主持人,在一种十分轻松的气氛中对时下最受欢迎的电影演员进行采访。而今天这档娱乐节目的主角……正是这两年因为一部与吸血鬼有关的魔幻爱情电影而走红的演员艾伦。

没错,那就是在圆形竞技场和岳一煌一起合影的那个艾伦。

显然影片中艾伦从中世纪开始,爱上并守护了女主角三次轮回转世并在女主角的三次转世都死去之后选择了永远沉睡的深刻演绎打动了时下的大部分青少年。

几近妖冶的俊美与忧郁,古典与优雅这几重特性在他的身上被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让人只要看一眼就再不会忘记他的样子。

而就是这样的一名时下在英国走红,几乎要成为全部青少年偶像的年轻电影演员,他此时竟是在电视里大谈岳一煌,大谈他在罗马与对方的偶遇。

“在遇到他之后我又看了那场都灵对阵罗马的意大利杯赛决赛。我看过他不止一场球赛,我可以说,这场球赛是他在转会到都灵之后踢得最有血性的一场比赛了。那真是让我吓了一大跳,我也是真的想象不到在比赛时的表现几乎可以用凶悍来形容,有着这样顽强意志力和韧性的球员在现实生活中是这么平和的一个人。

他看起来并不知道我是谁。也以为我没能认出他是谁。所以我就和他开始了一个……暧昧的小游戏。就好像我们两个都只是在那天去到了罗马的普通游客。我就想,那我一定得问他一些普通的游客才会问他的问题吧?所以我就问他‘请问你知道罗马pass在哪里能买到吗?’。”

说着,艾伦以一种更为夸张的方式模仿起了他当时和岳一煌说话时的语气和语调。让弗朗西斯科即使不听他的声音而只是光靠用眼睛看也能够通过他的表情,眼神以及嘴型明白当时的情形。

两位现场主持都哈哈大笑起来,就连艾伦自己也在说完那句话后笑了起来。可是弗朗西斯科却是完全轻松不起来。

那档节目还在继续着,现场的主持人都抢着问艾伦,接下去岳一煌回答了什么。艾伦在这一刻陷入了回忆,一个仿佛能让他的心情变得更好的回忆。

“他说他并不知道哪里有卖,不过他可以帮我看看。然后他就看了看他的地图,给我指出了一条对的路,还在离开的时候把他手里的地图都给了我。”

“哦,他还真是个善良的小伙儿。”

“对,事实的确就是这样。其实,我今天还带来了那天我和他一起合影的照片。我希望这不会冒犯到他。”

节目进行到了这里,现场更在屏幕上放出了跟岳一煌手机里的那张照片几乎如出一辙却是角度有了些许变化的双人合影。虽然这只是在双方都没有进行过化妆也没有在任何灯光修饰下拍摄的照片,然而它确实丝毫无损于两人出色的外表。

“其实我这次在回伦敦的时候,有在机场里看到一则有岳拍摄的……有趣的广告。我觉得,就算从一个演员的角度出发,我也能说他的表演很棒。如果有机会让我和他一起进行一些商业性质的合作,我愿意适当地降低一些我的身价,这不会有问题。”

节目的主持人一脸挖到新闻了的幽默样子,然而弗朗西斯科却是一脸的沉思……

这天晚上的弗朗西斯科显然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又或者说……那是心绪不宁。心绪不宁到了他竟然没有发现岳一煌在今天晚上开出的这瓶红酒是拉菲庄园每年只出产一百支,并且在市面上绝不流通的典藏葡萄酒……

那天晚上,他早早的离开了。

然而他却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的家里。

弗朗西斯科将车开到了自己并不熟悉的马路上,在靠近波河的时候,他停下了车,从放在车里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走到了车外,看着夜色中的波河,为自己点起了烟。

当那支烟燃尽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拨通了艾伦的号码。

艾伦:“西斯科?你真的是好久好久都没有和我联系了。”

弗朗西斯科:“是的,因为我觉得按照我们两个的性格,分开后不适合再做朋友了。”

当弗朗西斯科说出这一句后,电话的那头传来了轻轻的笑声,带着一种自嘲的意味。

艾伦:“让你觉得不适合再做朋友,只是因为我一个人的性格吧?其实我到现在都没能明白,你当初提出要和我分开的真正原因。你那时候说的那个理由骗不了我。我能够分得清一个人是在说谎话还是真话。”

弗朗西斯科:“一名合格的绅士需要在合适的时候说出一些善意的谎言。”

艾伦:“可是我想知道。”

对方语气中的那份执着甚至是偏执让弗朗西斯科不禁叹了一口气。在沉默许久后,他终于说出了那个让对方等了很久……却觉不想得到的答案。

弗朗西斯科:“你很好,我也只是……不爱了。我和你之间的这份爱情的保质期过了,仅此而已。”

艾伦:“那么,你又为什么能用那种目光看着岳一煌那么长的时间?一年,你从没有用这样的目光看任何人那么长的时间。”

弗朗西斯科:“如果我知道这是为什么的话,我也就不会这么烦恼了。”

艾伦:“他看向你的眼睛里没有爱情,只有依赖和信任。”

弗朗西斯科:“是的,我知道,也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一点。”

艾伦:“那么,我可以诚实的说一句,祝你不好运吗?”

艾伦的这句话语让弗朗西斯科不住的笑出声来,而后他最终还是说出了一句:“如果你想要这样做的话。”

这句话显然是成功的逗笑了艾伦,然而在艾伦的笑声还没停止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弗朗西斯科以一个绝对认真的口吻说出的话:“艾伦,不要对他出手,也不要对他做任何事。”

“你放心,你的魅力还没有那么大。到现在为止,我对他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也许我该说你这次的眼光还不错?我只不过是……有点好奇。像你这样的人,能喜欢一个人多久。”

另一边,在弗朗西斯科走后再一次打开电视的岳一煌看到了那段以艾伦为主角的采访节目的最后一段,这让他突然发现那个在圆形竞技场偶遇的同龄人其实是一位红透了半边天的电影演员,惊奇之下发了一条简讯给弗朗西斯科,也发了一条简讯给卡尔。

然而卡尔回复他的短信却是耐人寻味的。

【不要和艾伦·乌萨亚雷走得太近。他很危险。】

看到这条短信的岳一煌疑惑的皱起了眉,而后他又再度抬起头,看向电视屏幕。这档谈话类节目已经播放到了末尾,在节目的最后,节目组播出了艾伦在那部吸血鬼题材电影中的精彩片段。

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黑发吸血鬼在镜头下俊美得仿佛不像是人类,他身披黑色斗篷,将胸口的大片皮肤袒露。苍白却与单薄毫不相干。仅仅是垂着眼睫的样子就能透露出一种说不清的忧郁与伤感。而后,他缓缓的睁开了猩红色的双眼,露出了一个几乎可以称得上明媚的笑容,尖锐的獠牙就在此刻显现。

画面中的艾伦用一种深情得令人沉醉的语调说着:“我的爱人莉比丝,如果有一天我连你的转世都无法再追寻了,我将会选择与你一同沉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