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你所看不到的

影子前锋55你所看不到的

“别再跟我说你已经出球场了,我知道你今天坐在观众席上距离出口很远的位置,现在不可能已经出球场。”

听到那样的一句话,岳一煌睁大了眼睛,那双黑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敢置信。他的掉队让第一个发现的香奈儿转过身来,喊着他的名字让他快点跟上。

“我……我现在在球场大厅里218通道的附近。”

才说完这句话,岳一煌就已经听到了沉重的拖杆箱被拉动的声音。电话那头的人似乎在拉着拖杆箱的同时……奔跑着冲向了这里。并且,那阵声响可能还带着些许的……杀气。

这样的反应让岳一煌直接愣住了。并且在二十秒之内,走在岳一煌前面的……罗马队众队友以及香奈儿也愣住了。因为他们分明看到了近几年在西甲联赛大出风头的前锋伊格勒斯单手拉着两个拖杆箱正急速朝他们冲过来。

这……这算是什么……?

职业球员之间的微妙磁场……?

可是罗马队家的所有人就看着伊格勒斯完全没注意到他们,直接就气势十足的朝着他们后面的……岳一煌冲过去,所有人都不能理解了。

“我说我会来伊斯坦布尔看欧锦赛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也来!”

伊格勒斯拖着两个大型拖杆箱,在赛场的人群中敏捷躲避并且狂奔近二十秒,到达后脸不红气也不喘,劈头盖脸的问出这个问题,正直而又直接得让岳一煌在罗马队及都灵队的人面前捂住了自己的脸。

“我……”

在岳一煌抓破了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在大庭广众下的给伊格勒斯一个能够混得过去的答案时,尼尔瓦和加雷他们都已经向着这里走了过来。

“一煌,这是……巴萨的伊格勒斯?”

由于此前都没有在赛场上遇见过伊格勒斯的缘故,加雷显得并不是十分的肯定。然而和伊格勒斯同为阿根廷人的尼尔瓦却已经得出了肯定的答案。并且尼尔瓦还能大致的猜出伊格勒斯为什么在这里的原因。

作为和岳一煌差不多时期来到都灵队的球员,他很清楚岳一煌巴萨青训营的出身。如果是这样,也就很能够解释为什么这名和弗朗西斯科同级别的西甲球员会和他们队的影锋一派相熟的样子了。

可是尼尔瓦清楚,在场的其他人对于岳一煌和伊格勒斯的这层关系可是一点都不清楚。

因此,岳一煌马上反应过来,十分生硬的转移起话题,向大家介绍起伊格勒斯。

“嗯,没错,他的确是那个伊格勒斯。我们……从小就认识。”

“是的,而且我和岳一煌从小就认识,在进巴萨青训营之前我们总是一起在巴塞罗那的小巷子里踢球。”

直到这一刻,伊格勒斯才意识到刚刚被他直接略过的那群人正好就是在直播镜头里和岳一煌一起出现的那些球员。虽然伊格勒斯不是很懂意大利语,可他好歹还是能就加雷那句话里的两个关键人名以及疑问语气猜出了这名岳一煌的俱乐部队友究竟是在问什么。因此,他几乎是与岳一煌同时给出了这个回答,一个用意大利语,一个用西班牙语。

显然,乌拉圭人卡斯特听明白了伊格勒斯所说的这句话,并把那句西班牙语的意思说给现场所有说意大利语的大家听。这让大家都惊讶了。一样是说从小认识,可是伊格勒斯所说的话却是让这个“从小就认识”向更久远的过去推进了一大步。包括尼尔瓦在内的……现场和岳一煌认识的所有人都惊讶了,他们不禁用意大利语就此真相进行了小声交谈。

伊格勒斯倒也不在意。在确定了岳一煌的朋友们能明白他刚刚说的这句自我介绍是什么意思后,伊格勒斯朝以罗马狼托蒂为首的罗马队成员以及都灵队的另两名球员十分礼貌的笑了笑,而后就低声和岳一煌就他为什么没告诉自己会来看欧锦赛进行更深层次的讨论。

那样的语气以及直接得不加掩饰以及思考的语调竟是让两人之间的相处仿佛回到了在巴塞罗那的过往。

伊格勒斯正直的样子让岳一煌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完全没有了任何可以用来解释的语言,只好咬着牙对他说抱歉,然而伊格勒斯却又十分认真的表示他不需要道歉也不是在责怪,他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那种久违了的不依不饶让岳一煌连哭的心都有了。再一看到罗马阵营和都灵阵营中都有以西班牙语为母语的人,岳一煌直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他尝试起再一次的转移话题,坚定不移的。

“你是从机场直接来的?”

岳一煌的这句话似乎直接戳中了这个阿根廷人不愿去想的某个事实,于是这次换伊格勒斯讷讷的低下头去。这种不禁暴.露了许多事实的真诚表现不禁让岳一煌笑起来。

“你住哪家酒店?”

听到岳一煌的疑问,伊格勒斯想都没想的直接从自己拖杆箱的外侧口袋里拿出一张酒店预订单,就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加雷一眼就看到了预订单上的酒店名——SwissotelTheBosphorus

这个熟悉的酒店名让加雷惊讶了,他不禁看向岳一煌问道:“一煌,这不就是我们住的那间酒店吗?”

加雷的出声让伊格勒斯直直的看向岳一煌,那份真挚的疑惑终于还是让岳一煌给出了这样的回答:“伊格勒斯,我想……你住的这家酒店和我住的应该是同一家。”

说着,岳一煌转身看向托蒂,十分陈恳而又抱歉的说道:“很抱歉,托蒂先生,可能我需要先送我的朋友去一次酒店。”

托蒂盯着这名都灵队的年轻影锋看了一会儿,而后几乎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从刚才起就站在托蒂身侧靠后一些位置的香奈儿则是在维持了一会儿她的淑女表象之后就走到伊格勒斯的身前,好奇的绕着他走了一圈,又看了看这个阿根廷男人拖着的两个大箱子,自顾自的点点头,而后对岳一煌说道:“那你就先带着他回酒店吧,不过一定要记得一起吃晚餐啊!放好东西就来塔克西姆吧!”

显然,从小就在罗马队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香奈儿十分体谅这份看起来好像是朋友间的互帮互助,却完全没想起来这种时候她应该对那个在她看来完全不可能的人提起那么一点点的戒心。她甚至因为岳一煌的缘故还连带着在走之前对伊格勒斯也礼貌的笑了笑,罗马队小公主那份青春美少女的气息简直让人不可直视。

看着这些人的先一步离开,伊格勒斯显然陷入了疑惑的愣神。他远远的望向香奈儿的背影,后知后觉的问道:“那是……你的……?”

“不,她当然不是我的女朋友。事实上我们在欧锦赛小组赛开始的前一天才认识。她是罗马狼托蒂的女儿。我和她的哥哥克里斯蒂安是朋友。”

说着,岳一煌抓住伊格勒斯两个行李箱其中一只的拖杆把手,向着球场大厅的出口处走去。

“走吧。”

然而,岳一煌那再自然不过的动作却是让伊格勒斯感觉到了一种近乎恍惚的错乱感。那是一种记忆中的昨日重现眼前。仿佛在很久以前,他的眼前也出现过与现在相近的画面,只是那个时候……此刻正走在他前面的那个人比现在要矮上很多……很多。

伊格勒斯愣了愣后跟上岳一煌,却是没能弄清那种会让他感到说不出的……高兴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你又忘记把从南美到这里来的时差算上了吗?”

“我……”

还没等伊格勒斯给出肯定的回答,岳一煌就又继续笑着说:“你总是这样。以前我就告诉过你,不要别人给你订的机票就注意起飞时间时间。航空公司给出的出发和到达时间都是当地时间,会把时差都算进去。这样的事不要没人提醒你就忘记啊。”

岳一煌拖着伊格勒斯的行李箱,缓缓的走出球场大厅的大门,而后拎着行李箱走下那一格格的台阶。只有当背对着伊格勒斯的时候,他才敢不去阻止那份笑容里的苦涩。

“这下,你错过安蒂斯的比赛了吧。”

走在岳一煌身后位置的伊格勒斯没能看到这位和自己一起长大的玩伴现在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然而……一个人的声音却是已经足够让别人感受到很多。就好像一个人在打电话的时候如果是带着微笑,那么……电话那头的人就一定能够听出来。

所以,在这一刻,伊格勒斯感受到了岳一煌的声音中那份与难过有关的情绪。他疑惑,又苦闷于弄不清这究竟是为什么。于是他只能拎着行李箱,快步的走到岳一煌的前面,而后转过头去看向他曾经的最佳搭档。

然而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岳一煌就已经把所有可疑的表情都收起来了。

“你还没回答我最开始问你的问题。”

“因为你会为安蒂斯加油,而我肯定会为意大利队,也为我现在的队友鼓劲。”

“这不是你这样做的原因。你以前……只要我问你,你就不会对我说谎话的。”

伊格勒斯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不加掩饰的显示出自己的苦恼。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那种感觉。然而即便是四年过去了,即便是现在他们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伊格勒斯的直觉还是能够在岳一煌说话的时候就让他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

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让这个十分阿根廷人感到一种他无法去形容的……难受的感觉。

他的好朋友似乎变了,然而他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似乎……一切的改变都是从四年前的那场不告而别开始的。

当伊格勒斯从那份无法排解的内疚中渐渐缓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该怎样去挽回那份改变了。又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自己最重要的童年玩伴。

以前的他会和对方分享每一个进球的喜悦,可在那之后,他却越是关注对方的现状就越是顾忌这个顾忌那个。

其实伊格勒斯一直都没能够告诉对方,没能在他离开巴萨的时候送他去火车站,一直都是自己少年时代为数不多的几个遗憾之一。而且那个遗憾一直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淡,却因此而变得再难说出口来。

伊格勒斯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不喜欢那种蔓延在两人周围的,惆怅的气氛。

所以伊格勒斯说起了他在俱乐部时的有趣事,也和岳一煌说了说那些当年一起在巴萨的青训营长大的同伴们现在都怎么样了。有关当年那个从十三岁到十六岁都几乎相貌不变只长个子的娃娃脸现在蓄起了络腮胡子,又比如某个后卫本赛季为俱乐部踢进了四粒进球。

和岳一煌说得兴致勃勃的伊格勒斯似乎并没有发现,他所说的那些,都是岳一煌本就知道的。而有关岳一煌……仅仅是他从转播节目上看到的,就是他所不知道的。

四年的时间,伊格勒斯的身上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从一位在西班牙默默无闻的踢球少年变成了整个西甲联赛中最为炙手可热的前锋。他变得与普通越来越远。然而这些变化……都是曾在巴萨青训营的少数极优秀毕业学员身上发生过的。甚至连那份变化的轨迹都是那样的熟悉,与他们从小看仰望着的那些偶像不尽相似。

可岳一煌却是去到了一个对于大部分的巴萨青训营毕业生而言十分陌生的地方,渐渐的开阔出了另一片少年时的他所从未想过的天地。

“伊格勒斯,你有想过吗,如果我们有一天在赛场上遇上了,会怎么样。”

“我会庆幸巴萨现在的后卫和你以前关系不错。并且我希望他们能够防住你,在不伤到你的情况下。尽管,这会很难。”

伊格勒斯的回答显然与赞扬无异。并且这样无心的赞扬显然比意大利媒体在现阶段所能够给予岳一煌的期待更为让人心潮澎湃。

然而,岳一煌却没有因此而暗自窃喜。事实上他在问出这个问题后就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想象那时候的画面。而后他睁开眼睛,看向伊格勒斯露出了微笑。而那个微笑,分明就是当年那个和伊格勒斯一起在巴萨时的他才会有的肆意和自信。

【伊格,你相信吗?身为一名影锋,我在锋线上所能为我的队友做的,远比安蒂斯能为巴萨,为你做的更多。我坚信这一点。

会有那么一天的。到那时,我会向所有人展现我所坚信的。】

以前的岳一煌只是执拗的想要让伊格勒斯看到这一点,也让那名选择了安蒂斯而放弃了他的主教练明白他当时的决定是有多么的愚蠢。到了现在,他依旧还在为了他所坚信的努力着,然而……想要这么做的原因却和最开始时的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