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回航

回航

“我是一条蟒蛇……我是一条蟒蛇……”

此时正是在由伊斯坦布尔飞往上海的航班上。经过九个多小时的飞行,这次空中旅行进行到了尾声。而在岳一煌的旁边弄出这么大动静的……则是那天在马尔马拉海的海边认识的那个中国女孩,安欣。

安欣的英语和岳一煌基本是处在同一水平线上的。但她却懂得三种十分冷僻的语种。那分别是阿拉伯语,波斯语,以及土耳其语。

尽管据安欣自己说,阿拉伯语根本不是她的大学专业,仅仅是穷疯了又傻疯了的时候为了涨工资才在业余时间学习的,也只能在公司说外派埃及时能有好多的奖金时才坑蒙人说她能和埃及的兄弟姐们无障碍的交流,也能很好的完成任务。而她的土耳其语和波斯语……则基本都是因为她在土耳其踢球的恋人才会去学的,依旧半吊子。

然而这个女孩却能够带着岳一煌和他的朋友们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畅通无阻,游玩美食一个不漏。对着土耳其人认真严肃的说着土耳其语,让卡塞尔和恩佐等人大呼一煌你的中国友人真神奇。

直到欧锦赛结束的时候,岳一煌要回中国完成图雷给他安排的……几乎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的工作。而这些工作的地点……则正是在中国。

在岳一煌帮助都灵队夺得一座意大利杯赛的奖杯之后看,图雷终于认为该是时候为岳一煌接下大量来自于时差七小时之外的……中国的工作了。而这些工作的第一站则被放在了商业氛围更为浓重的上海,为之后在北京鸟巢所举行的意大利超级杯做预热。

巧合的是,那个带着他们玩转伊斯坦布尔的中国女孩也要回国一次,回到将她外派到伊斯坦布尔的总公司完成一些工作。就这样,两人选择了在同一天乘坐同一班航班飞去上海。

由于和东方航空的合作关系,岳一煌拿到了一些特权。比如……为这位在伊斯坦布尔的时候帮了他们不少的中国女孩将经济舱免费升级为豪华舱。

于是……就发生了刚才的那一幕。

虽然长这么大头一回乘坐国际航班上的豪华舱,可安欣还是没有丢下她的充气式U型枕。豪华舱里提供了舒适的枕头,可她依旧可以抱着充气式U型枕睡上十几个小时。然而,在旅途即将结束,机上人员为全体乘客送上早餐的时候,她还是应该把那个U型抱枕收起来了。

可安欣愣就是忘记了给U型充气枕排气时需要用力捏住那个塑料吹气孔,就这么把U型枕抱在怀里,使出吃奶的劲道挤压……再挤压……企图就此化身为能把猎物给缠窒息的蟒蛇……

只见不远处的乘务人员已经在一个一个的偷笑起来,岳一煌顿时觉得伊佳因在他们临行前的嘱托是正确的。安欣她……其实还很需要人照顾。

“把它给我……”

看到安欣一个人和那么一个充气枕奋斗了很久都没能把那个枕头里的空气放出,反而还越战越勇,岳一煌不禁无力的说道。

“啊……啊?”

显然,安欣一个人进行着有关于蟒蛇的自我扮演,并且扮演得十分投入且感情饱满,显然根本没想让岳一煌给她帮忙。可岳一煌终于还是看不过去了,顾不上什么绅士风度的从安欣的手上抢走了充气抱枕,只是轻轻的捏住吹起口,空气被放出的声音就出现了……

安欣:“啊……好神奇!”

岳一煌:“……”

一旁的空中小姐已经忍不住的笑出来,并强忍住再明显不过的笑意为乘坐豪华舱的两人送上早餐。该说……豪华舱就算是早餐也比经济舱的要豪华不止一个等级。就不用说那华丽到几乎要闪瞎了安欣眼睛的烤T骨牛排和红酒的晚餐了。

给其它乘客的早餐就只是一个三明治以及一些热茶和咖啡,然而岳一煌和安欣却是能有煎鸡蛋,烤番茄,经过烤箱烘烤过的羊角面包,各种黄油奶酪果酱,还有烤培根吃。就连咖啡的品种……都好像和后面的经济舱里分发的很不一样。

“岳先生,这是给您的,如果不够,我们还可以给您加餐。”

“好的,谢谢。”

和空中小姐说完话后,岳一煌就拆起了早餐盒的包装,可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眼睛的余光他提醒他……坐在他身旁的那个女孩正用闪着精光的眼睛看着他。

“咳咳,你是……想要加餐吗?”

“不是!”安欣很快的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开玩笑……在过去的那九个小时里,她已经吃了两顿豪华大餐,又喝了各种好喝的饮料了,再消灭一份豪华早餐就已经很足够了。可她实在是心中有一个疑惑想要在下飞机之前问清对方。

“岳……一煌先生。我想问一下……是你们在意大利踢球的球员都能有这种优待吗?花经济舱的钱买到豪华舱的机票?”

安欣那迟来的问题让正在喝着热茶的岳一煌差点被呛到。他实在是不想让又一个认识他的人看到那“创意无限”的广告……因此他只好选择了以一个十分含糊的方式去回答。

“其实,只是因为我这里和东航……有一些商业合作的关系。”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岳一煌无论如何都不想发生的事……它发生了。安欣似乎是以眼睛的余光看到了坐在他们前一排的乘客正在看的时事娱乐新闻。而在岳一煌……则正好出现在了镜头里。于是安欣在瞪大眼睛的同时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指向对方正在看的娱乐新闻,更示意岳一煌也去看。

对此,岳一煌除了僵硬的微笑,还是僵硬的微笑。

“你好!我想看那个,请问你能帮我调到那个吗?”

想要看热闹更顺便寻求真相的安欣把岳一煌盖在身上的毛毯拉高,更把他的整张脸都遮起来,等这样掩耳盗铃之后,她又小声的叫来了这趟航班的空中小姐,对方十分亲切的走过来,并帮她把座位前面由一个小架子撑起的那个小屏幕调到了她想要看的,有关岳一煌的娱乐新闻。

安欣拔掉了飞机上的耳麦,换上了自己平时用的耳机,更隔着毛毯拍了怕岳一煌,而后把一边的耳机交给他,示意他起来跟自己一起看。那份热情让岳一煌吞了口口水。然而他到底也还是架不住诱惑。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段新闻里他又怎么样了……

“近来,让所有意大利人都关心着的,罗马狼托蒂的女儿,罗马队家的小公主香奈儿身边出现了一位绯闻男友。而她的绯闻对象则并不是先前我们所猜测的罗马队队长萨马雷,守门员卡斯特,也不是偶像歌手林茨。事实上,她的这位绯闻对象是一名先前都没有让人注意到的都灵队影锋,一位在意甲踢球的中国籍球员。

据说,香奈儿相识于欧锦赛的看台上。那名都灵队的影锋在与罗马队争夺杯赛冠军的时候认识了狼王托蒂家的公子,克里斯蒂安,彼此不打不相识,在赛后成为了好朋友。而香奈儿会认识那位都灵队的影锋,也得益于克里斯蒂安的介绍。只是克里斯蒂安·托蒂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赞成香奈儿和那名都灵队影锋的恋情。”

这似乎是意大利某家电视台的娱乐新闻。主持人以一种十分抑扬顿挫的语调说着这段话语,让岳一煌觉得似乎对方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却又仿佛哪儿都不对了……

紧接着,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克里斯蒂安的脸。显然他是在球场外被人堵住的。这只罗马队凶悍的小狼换上了一身极为休闲的衣服,看起来竟是更显得青涩。然而他对待媒体时候的样子却是没有哪怕一点点的紧张,倒是有一点……恼羞成怒。

“我说过我的妹妹永远!永远只能嫁给罗马人!岳要是真的想要和我妹妹在一起,那他就先转会到罗马再说吧!”

说完了这句,克里斯蒂安很快上了车,并就在大批记者的面前扬长而去。镜头再次回到那位演播室,也让那名看起来似乎很严肃,说起话来却是带着能让人有一种微妙感的抑扬顿挫,笑起来时让当事人想要踩他两脚的主持人再次出现在了画面中。

“看来,我们的罗马小狼对于罗马队的忠诚度已经让他无法接受除了罗马队之外的任何一家俱乐部的球员和自己的妹妹谈恋爱了。说到这里,我就不得不插上一句,当香奈儿小公主还一直穿着橙红色的罗马队球衣乱跑的时候,我们还设想过她以后也许,可能会嫁给内斯塔的儿子托马索。但遗憾的是,当年的拉齐奥十三号,守护神后卫内斯塔在从AC米兰退役之后就被人请去德甲执教了。”

说着,主持人以一种十分怀念的语气说起了罗马与他的同城死敌,拉齐奥队的一段往事。这段娱乐新闻看似是和岳一煌没有关系了,可就在安欣对着那一堆她完全弄不明白的外国人名搞不清状况的时候,岳一煌又再度出现在了画面中!

被连续回放了三遍的……正是欧锦赛上意大利与英格兰的那场比赛上,看台上的香奈儿给予岳一煌的热情拥抱。

“哦,我可怜的托马索·内斯塔,我觉得你可能就要没机会了……不过,只要他们还没结婚,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毕竟我们不该寄希望于青少年之间虚无缥缈的青涩恋情。”

听到那句的时候,安欣虽然一点也不懂意大利语,却还是看着底下的字幕猛地笑出声来。她看着身旁那名今年才满二十岁的岳一煌,强忍着笑意用手指在字幕上“青少年”这三个字上不同的划来划去,以求强调,球共鸣。

恼羞成怒的岳一煌决定了,他干脆还是幼稚一回吧,就这样把眼前正播放着的这档娱乐节目按掉,可那档节目却又似乎说到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似乎是受到这段轰动意大利的,罗马小公主青涩恋情的影响,香奈儿公司已经决定启用托蒂的女儿和那名都灵的影锋作为她们新一季少女用香水的广告片主角。并且就香奈儿公司在官网上发出的通告,它似乎已经和两人的经纪人谈拢,更签下了合同。

也就是说,最多再过两个月,我们就能看到这个由香奈儿·托蒂小姐主演的香奈儿香水广告了。听起来还真是合适。可我只想说,如果这则广告的男主角如果不是那名都灵队的影锋,我会更高兴的。我说,香奈儿公司能看到我们的节目吧?我能不能自荐我去当那则广告的男主角?”

显然,这个由罗马一家电视台所播出的娱乐新闻从头到尾都以“都灵队的影锋”代称岳一煌名字,显然带上了极强倾向性。这也许也和意大利的南方穷苦人民瞧不上北方有钱贵族球队有许多关系。总之……罗马小公主是绝对不可以被其它球队的人给抢走的。

可岳一煌却始终不明白……在民风十分开放的意大利……为什么只是一个拥抱就能被人曲解成这样的意思。

然而那样的曲解却是东航喜而乐见的,他们的代言人上了意大利的娱乐新闻了!还是因为和罗马狼托蒂的女儿产生了恋情才上的娱乐新闻,他们高兴地不得了,所以就直接在娱乐新闻里内插广告,直接把岳一煌为东航拍摄的广告接了上去。

这个极大的冲击让岳一煌感觉血液不断的上冲到他的大脑,也让安欣睁大了眼睛,先岳一煌一步行动的扯下了岳一煌正戴着的耳机,更以她那雄壮的身躯盖住屏幕,一边死死的抱住,一边又给自己留下一个极小的空间,从而得以看到屏幕上所显示的一切……

当安欣看完了整个广告后,她用一种近乎仰望的眼神看向岳一煌:“原来你这么红!你都给东航拍广告了!接下去还要给香奈儿拍广告!不过我们家伊佳因也有被中国的公司骗去拍广告的,就是那个金嗓子喉宝,不过广告费拖欠着一直没给……我在想怎么才能通过司法渠道让金嗓子喉宝把广告费给他……”

安欣!你难道没注意到你在说到岳一煌拍广告,伊佳因也拍广告的时候用上了“骗”这个字么!可是这种微妙的认同感又是怎么回事……

或许这家罗马电视台所播出的娱乐新闻已经让岳一煌十分头疼,然而他却一点都想不到,都灵的本土电视台会在两天内对这家罗马的电视台进行反击,尽其可能的维护自家的都灵队幻影之子。把这段“恋情”解读成托蒂小姐对这名俊秀影锋的芳心暗许。

并且……这些还只是开始。

当岳一煌重新回到中国土地上时,他会发现有关他的信息以及新闻……专题片已经铺天盖地,让他不管在哪儿都能看到了……

说来也不奇怪,连意大利电视台都已经播出了有关岳一煌的娱乐新闻了,中国的电视台又怎会就此放过……

咳,卡卡与金嗓子喉宝……话说,这两天离开那个比较悠闲的地方去到一个会走一整天又一整天的地方去了,所以找一个喝茶的地方写一下午文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这几天基本是十点半左右回旅店以后再写文……QAQ……如果偶尔断更大家请理解啊。

话说我最近猛掉一半的订阅QAQ……这究竟是肿么回事……琅邪知道自己是赔钱货,可级数用不用这样……OT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