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群起攻之

群起攻之

在冬歇期开始之前,卡尔为俱乐部聘请来了他的私人朋友,德国籍统计学家克拉夫特。

或许有很多人会讶异为什么一支足球俱乐部除了需要体能教练,队医,心理医师,营养师之类的人之外还会需要看似和足球竞技一点关系都没有的统计学家。

但2006年世界杯在柏林进行了四分之一决赛上,德国国家队却让世界都看到了统计学对于足球的重要性。德国人所拥有的点球数据库帮助统计学家计算出了阿根廷队主要球员的点球习惯。

在比赛的前一天晚上,有人将一个写有多名阿根廷队球员点球倾向性的小纸条交给了德国队的守门员延斯·莱曼。

在点球大战时,守门员从自己的球袜里拿出了那张决定了德国队能否晋级的小纸条,开启了阿根廷人的噩梦。

里克尔梅?左

克雷斯波长距离跑动/右,短距离跑动/左

海因策左下

阿亚拉?等待较长时间,长距离跑动,右

梅西左

艾马尔等待较长时间,左

罗德里格斯左

这就是当时那张小纸条上所写出的所有内容。也正是这短短的几行字,让德国队最终在点球大战上毫无悬念的获胜,也让众望所谓的阿根廷队早早的回家。

德国人用他们的严谨打败了连灵魂都向往着足球的阿根廷人。

德国电影导演容克·沃特曼甚至拍摄了一部与此有关的现场记录片。

自从那之后,许多国家都重视起了完善有关点球倾向性的资料库,甚至是聘请统计学家。主罚点球的球员也更控制着自己,不要总是把点球踢往他们踢得最舒服的方向。可是统计学家们总是能够通过对于数据的拷问来获得许多至关重要的蛛丝马迹。

然而会与统计学家有所关联的俱乐部却是少之又少。

人们所能找到的,与之相关的资料,似乎也仅限于08年的欧冠杯上一位名叫伊格纳西奥的经济学家为切尔西所提供的神秘武器。

是的,在那一年的欧冠杯决赛上,切尔西的守门员也收到了来自于经济学家的小纸条。这位经济学家告诉了切尔西俱乐部有关曼联球员主罚点球时的倾向性。

比如被范德萨扑出的点球绝大多数都是高度在1米至1.5米之间。

又比如C罗会在跑向球的过程中停住。如果他停住,那么他就有85%的可能性会朝守门员的右侧踢点球。并且他还能够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踢向与原计划相反的一侧。因此在面对这个葡萄牙人时,守门员不能过早移动。

这项统计技能在业界被人称为魔术。

而这一次,都灵队也聘请了以为对于这方面有着很深研究的统计学家。尽管当现代足球发展至今,主罚点球让人无法找寻到任何的规律已经成为了对于球队常用主罚手的要求之一,然而统计学依旧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到一支甲级联赛的球队。

比如,他可以为球队纪录每一位前锋的场均组织进攻次数,破门得分次数,助攻次数。也为球队记录每一位后卫的场均拦截次数以及有效卡位,以及一系列的相关数据,并且对这些数据进行严格的分析,为给俱乐部提交一份高效的球员奖金机制。

不可否认,每周都重新结算一次周薪的奖金实在是一个能够很好激励球员踢好每一场比赛的机制。

而都灵队为了聘请如此高效率的一个团队也显然是花了不小的代价。

就在那个统计团队为都灵俱乐部提交的第一份报告上,拿着相对低的薪水却在有效进攻以及球队进攻贡献那一栏紧紧咬在弗朗西斯科和德里卡洛之后的岳一煌理应得到等值的奖励。

仅仅是奖金的话,这份奖励或许不至于让球员那样的惊讶。考虑到岳一煌在晋升甲级联赛球队的主要进攻核心一个赛季却还是住着租金极为低廉的简单公寓房,俱乐部经理决定把一套别墅作为奖励送给岳一煌。

直到这里,卡尔对岳一煌所说的都是不参有任何隐瞒以及谎话的真相。

只不过……

就算俱乐部真的财大气粗,他们又真的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为他们的幻影之子准备那么一套无论从任何一方面来说都能算是尽善尽美的房子么?

岳一煌:“所以,在接下来的欧联比赛上,我们都能收到一张写着对手方球队队员的点球倾向性的小纸条?”

卡尔:“是的。并且你们每个人都会在上场前充分的了解到对方球队守门员的扑球习惯。但那也仅仅是倾向性和扑球习惯,不是一个绝对的提示。”

虽然卡尔向岳一煌强调了那仅仅是一个可能性的提示而已,可他还是会觉得这实在是一件太过奇妙的事了。他开始抑制不住的庆幸,庆幸都灵队是被眼前的这个男人买下的。

尽管作为一支球队的所属者,卡尔还十分年轻,抑或说太过年轻。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却能够让岳一煌感受到,如果是这个人掌控着球队,那么他们就不会有任何值得去害怕的事。尽可能的在球场上表现出自己最佳的状态,这就已经足够了。

或许岳一煌该坦诚,当他和队友们一起看到卡尔作为都灵队的所属人出席那场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他是真的不知道两人间的这份友谊十分可以继续。然而对方却已经为两人找出了最好的相处模式。

依旧可以一起去看一场歌剧,或是听一场音乐会。

也依旧可以在夜晚的时候拿着一瓶葡萄酒和两个高脚杯坐在四下无人的科穆纳莱球场里。

只是这一次,他们再不会只是一起回忆都灵队的过去。

他们更会说起都灵队的现在,以及未来。

岳一煌:“如果我们明年就能参加欧冠,那该多好?”

卡尔:“为什么不能?”

这个男人总是这样,只是一句话,就可以讲你所有“我无法做到”的想法击垮。他沉稳,在他的身上有着超越了他年龄的沉稳以及冷静。可在他的身上,又同样有着近乎荒诞的**,一份隐藏在他温柔外表下的,是对于梦想近乎荒诞的**。

听到这句话,岳一煌笑了:“第16轮比赛的时候我们输给卡塔尼亚。这个赛季大家的积分又咬得很紧,我们的积分榜排名一下就跌倒了第七名。”

“我从你的话里至少找出两个重点。你愿意听吗?”

酒杯轻晃,葡萄酒的颜色在透明的玻璃被上环过一圈,而最终的归于平静则让人把注意力放到了拿着酒杯的手上。

卡尔轻轻抿了一口葡萄酒,而后以一种十分轻松的语气说道:“第一,这个赛季直到现在,在积分榜上处于上游的球队互相间咬得很近。这就意味着,我们很容易被别人超越,别人也会很容易被我们超越。第二,只是一轮比赛一分未得,我们就从第五名跌到第七名,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多赢两场比赛也许就可以爬到第三名去了?”

“如果多六分的话,好像应该是……升到第四名,正好差第三名一分。”

顺着卡尔的思路,岳一煌回忆起了冬歇期结束前的意甲积分榜,说出了这么一句,而后就得到了卡尔的碰杯。

随着玻璃与玻璃碰撞的清脆一声,岳一煌竟是觉得他连做梦都想要达成的事,原来离他们是这么的近。

岳一煌曾对卡尔说,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实现我所有梦想的机会。

卡尔则回答他,不,我只是告诉你,你的梦可以实现。而真正在实现着它的,是你自己。

想到这里,被跌至积分榜上第七名的位置紧迫着的压力似乎散了。岳一煌嘴角上扬,将杯底的葡萄酒液一口喝尽……

冬季转会期虽然在扑朔迷离的程度上远远及不上改革之后近乎长达三个月的夏季转会市场。但它同样也可以每天都可以上演不止一次的惊吓。大牌球星脱离老东家,让多家豪门俱乐部争相竞抢。然而在那几家俱乐部纷纷向大牌球员发出邀请之后,又神奇的传来了老东家开出优厚待遇挽留那名大牌球星的消息。

同样,还有一些往日里并没有让人们所熟知的二线球员也在转会市场上被炒得热火朝天。

巴西籍天才少年,塞维利亚小王子,马竞新锐,这些年轻而又有着无限未来的球员们在转会市场上一跃跳入人们的视线。

然而之前盛传都灵有意购得的法甲右边锋以及皇马青训营出身的莱万特全能中场乌斯特则在身价被爆炒之后又无人真正把他们定下了。

并且在冬季转会窗口关闭的三天前,都灵队神速出手,敲定了来自于阿根廷甲级联赛的阿根廷籍右边锋帕雷尔以及会在冬歇期结束后效力新东家的巴西变为桑切。

在都灵俱乐部在他们的球队官网上公布这一消息的当天,围绕着法甲右边锋以及西甲全能中场爆炒身价近乎整个冬歇期的几家俱乐部纷纷收手。他们似乎意识到这两名球员仅仅只是都灵向外放出的一个烟雾弹,求购这两名球员的态度迅速从势在必得转为了模棱两可。

这直接导致了两名球员的身价大跌。一些顶级俱乐部的迅速收手让这两名已经宣布了会在冬歇期之后加盟新球队的球员一时间处在了找不到下家的窘迫情境。

可就是在转会窗口关闭前的最后两小时,莱万特俱乐部和都灵俱乐部的官网上纷纷公布了全能中场乌斯特的最后去向——转会都灵。转会金额,三千两百万欧元。

这一来一去无疑将太多太多的人都耍得昏天黑地晕头转向。

在很多人的跳脚大骂下,转会窗口彻底关闭,而那几名在冬歇期后即刻转会至新的俱乐部,将早已打包好的行李发往各自的新球队所在城市。

冬歇期结束后的第一天队内训练,阿根廷籍的河床妖将帕雷尔,巴西籍边卫桑切,以及皇马青训营出身的全能中场乌斯特都悉数到达。而这三名来自不同国家,并踢着不同位置的球员在来到都灵的第一天……就看到了都灵队幻影之子被队友围攻的一幕。

卡塞尔:“让你关机!让你离家出走!让你找不到人!你说你这两天去哪里了!!”

蒂亚尔:“卡塞尔你别这么说,他只有自己一个人住,出去两天不算离家出走。”

尼尔瓦:“其实你上次说太快了我还是没搞清楚你和老板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阿比达:“过来说说,和大家都说说,你那个偶尔认识究竟是怎么个偶然法?”

加雷:“一煌,老板有没有跟你说我下个赛季会不会被卖掉……”

事实证明,一味的逃避是没有用的……而手机关机了两天并且人也躲没了之后直接去训练基地就更不好了……

一群血性男儿看到事主来了,就这么一拥而上,开始还在好好的说,结果这群人用三种语言说了起来,让岳一煌彻底觉得自己语言障碍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于是得不到答案的人们热血爆发了,对他推拉扯拖抱起来,最后甚至还多人一起把岳一煌抬起来,用各自国家的语言问道:

“你说不说!说不说!不说摔了啊!”

就这样,都灵队的球员们毫无自觉的在三名新队友抵达都灵训练基地的第一天就在他们的面前上演了“血腥”一幕。

于是两名来自剽悍南美,一名来自热情国度的球员目瞪口呆了。不明真相的新队友开始为自己在都灵队的生活担忧起来。就在这时候,满面笑容的德罗悄无声息的走到他们三人的中间,以一种近乎陶醉的语调唱出咏叹调:

“看啊,我们都灵队是多么的团结而又和谐。队友亲如兄弟,他们快乐的奔跑在球场。哦都灵哦都灵,啦啦雷伊哟~!”

帕雷尔:“……”

乌斯特:“……”

桑切:“……”

嗷嗷嗷……弗朗同学表示他之前为了找一煌直接非理性的无视了接下去的工作,于是被冷面经纪人图雷直接拎着丢去米兰城。这天的训练他会迟到一会儿再霸气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