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赛前焦虑症

赛前焦虑症

整个三月,足坛都陷入了浓厚的欧洲赛事氛围之中。其中最受球迷们关注的,当然是欧洲冠军联赛。他们在二月的中下旬举行了8/1决赛的第一回合比赛,又在三月的中上旬举行了第二回合的比赛。

三月的第二个星期三过后,本届欧冠的八强名单火热出炉。

其中西班牙两大巨头巴萨皇马分别突围。并且阿森纳,AC米兰,切尔西,拜仁,尤文图斯以及曼联也都在本届欧冠的八强上占到一个席位。有关本届欧冠八强队伍的报道几乎铺天盖地,在欧洲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

然而,在欧冠吸引了大部分欧洲球迷注意力的同时,也有许多媒体把注意力分了一些给欧联杯。

在周四的时候,欧联十六强就会进行他们本轮决赛的第二回合比赛,也就此决定有哪八支球队会离开,哪八支球队会继续他们的欧联赛事。

《罗马体育报》:罗马队长萨马雷表示他们状态良好,并且有信心在主场上演对阵热刺的双杀。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热刺强力中场奇迹伤愈,客场追赢罗马已不再会是难事。

西班牙《先锋报》:马德里竞技本菲卡,欧联两大霸主8/1决赛相遇,去留悬念本周四揭晓。

西班牙《马卡报》:西甲三剑客各自突围,十六强战后是否依旧能再造欧联前四独占三席的光辉?

英国《太阳报》:雅典AEK接连淘汰两支意甲顶级球队后能否再创神话?探寻奥利匹斯圣光背后的秘密。

对于一些胜负尚且不明朗的小组,大部分媒体都持保留态度。然而对于客场被阿贾克斯以3:1大比分先行拿下一局的都灵,却是除了都灵体育报以外的大部分媒体都表示了他们的不看好。甚至还有少部分媒体表示,如果对手是阿贾克斯,才升上甲级联赛一年的都灵就算败了甚至被人主客场双杀也都不算太过丢脸。

每当都灵队的球员们看到类似的报道,他们都会十分沉默。他们似乎在透过这些报道看到一些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在他们的人生中发生的事……

“叮咚”“叮咚”

一套都灵位于市郊的别墅里响起门铃声。屋子的主人听到声音很快从二楼的房间里出来,在楼梯口的监控器那儿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于是很快按了开门键,而后很快冲下去。

当他冲到一楼客厅门口的时候,对方正好将大门关好。

“下午好,岳先生。”

“下午好,西约克。”

来人正是弗朗西斯科家的全能管家西约克。当然,还有弗朗西斯科。于是岳一煌在和西约克问好之后又朝弗朗西斯科笑了笑。

弗朗西斯科:“西约克说你上次拜托他找的女佣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所以今天就把人都带来了。”

岳一煌:“是吗?那真是太感谢了!”

如果还是以前的那套小型公寓房,所有的清洁工作以及整理屋子的事都由岳一煌一个人完成了也不会太耗费精力。可现在他搬到了这间有着三层楼的别墅,一个人显然无法对这套房子进行日常的维护工作,况且他也不可能会有那么多的精力。

所以雇佣两名可靠的女佣已经成为了迫在眉睫的事了。

可显然,岳一煌在这方面并没有任何天赋,他找的女佣在来的第一天就把屋子里的一套陶瓷茶具给摔得稀巴烂,还把岳一煌的东西收拾起来了却完全不记得东西放在了哪里。

于是头疼的岳一煌又想起了弗朗西斯科家能干的管家以及女佣,问弗朗西斯科能不能拜托西约克给他找两名可靠能干的女佣。

没想到这才过去两天,对方就已经为他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这位是娜塔莎,非常能干,她的女儿才只有六岁,她正好需要一份在工作日下午三点前就能结束的工作,这样她就能够去学校接她的女儿。作为回报,她可以每天在你起床后就到这里,并为你准备早餐。还有这位,这位是伊莲,她有许多弟弟妹妹,从小就很擅长打扫屋子和维护房子的工作。并且她还可以为你打理花圃,我想你会满意的。”

西约克为岳一煌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两名他找来的女佣,而后就带她们去熟悉房子,并交代一些工作上需要注意的地方。

于是客厅里又只留下了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两个人。

弗朗西斯科问岳一煌,他刚才正在做些什么。而后者则给出了一个完全在对方预料之中的回答:“我刚刚正在看球赛。”

说完这句,岳一煌转身走上楼去,不需要言语的,弗朗西斯科跟在岳一煌的身后一起走上和书房合在了一起的小型放映厅。只要把墙壁上的可移式书橱推开,就能看到嵌在墙壁上的大屏幕电视。而这个电视又具有蓝牙的功能,可以做到在配码后直接显示电脑上的画面。

而现在这个大型液晶屏幕上正在播放着的,则正是都灵对阵阿贾克斯高清比赛视频。

“这是你看这场比赛的第几遍了?第四遍?”

“不,也许是第六遍。”

随口一问,却是得到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答案。弗朗西斯科不得不好好的看看自己的搭档,看看他究竟是打算在赛前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又或者,这只是一个借口,他仅仅只是想看着对方而已。仿佛上了瘾一样的一刻都不想移开视线。

都灵队的11号影锋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搭档此时心里所想的究竟是什么,他从柜子里拿出同一套茶具的另一个杯子,为弗朗西斯科倒上一杯自己刚刚泡的藤茶。而后他用就放在手边的超远程无线鼠标再次点开视频的播放键,捧起用金色绘制出花纹的白瓷杯全神贯注的看起了比赛。

“这场比赛我已经完完整整的看完了五遍。我想我很明白在哪些地方我没踢好,又应该怎么去做,怎么处理才能获得更好的效果。可一直到现在,我都想不到……明天的比赛上会是什么情况。我们又该怎样从阿贾克斯的手上比他们多拿到两个球。老实说,我现在……感到很烦乱。”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赤着脚,膝盖抵在胸口的捧着茶杯深陷在舒适沙发里的岳一煌闭上了眼睛。不需要他去提醒自己的大脑,深刻的记忆就已经告诉了他接下去比赛的视频上又会出现什么样的画面。他甚至能够把这个版本的电视转播上解说员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背下来。

在岳一煌的职业生涯中,他几乎很少有过这样的压力。

在他十九岁以前,他根本不能感受到什么叫做为了球队的晋级而不顾一切。

他是都灵从乙级晋级到甲级联赛的功臣之一。然而即使是在都灵徘徊于乙级的最后一年,岳一煌都没能感受到这样重担。

联赛与欧联杯的双线作战在这一周里都已经进行到了最为关键的一步。

如果不能在明天的主场作战上战胜阿贾克斯,并且大比分的战胜阿贾克斯,那么明天的这场比赛就将是他们在本届欧联杯上踢的最后一场比赛,而后他们就要滚地回家。

如果不能在本周六的比赛上继续输给AC米兰,那么他们在意甲积分榜上的排名就将再不能挽回,很可能连明年的欧联也排不上了。

如果……如果是这样,一定会有更多的人嘲笑都灵果然还是一个刚刚从乙级联赛上晋升的球队,根本无法接受大一点的考验。

“你们以前欧冠联赛双线作战的时候,也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吗?当时你是怎样做的。”

“或许我该说,强队是不允许失败的。胜利才会是常态。因为一旦失败,面对和一样强势的球队,他就再没机会把积分补回来了。”

说着这句话的弗朗西斯科把岳一煌捧着的瓷杯拿走,放到了桌子上。闭着眼睛捧着装有茶水的杯子,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鼓励的事。

弗朗西斯科笑得有些无奈,他坐到了离岳一煌更近的地方,而后十分自然的伸出胳膊,把自己的搭档揽到胸口。

“你就不能不要总是盯着积分榜看吗?”

在岳一煌出声之前,弗朗西斯科说出了这句,让对方就这样直接愣愣的沉默了。于是弗朗西斯科又继续好笑的说道:“明天就要和阿贾克斯比赛了,你现在却还在想着AC米兰,这或许意味着阿贾克斯在你的潜意识里根本不值得惧怕?”

接连的两句话,直接把岳一煌给堵死,让他愣了很久以后才说道:

“那好吧,我先只想阿贾克斯。我们明天得一定要比阿贾克斯多进两个球。我觉得明天阿贾克斯会继续用433阵型。所以我们用4231和他们对冲,在开场三十分钟内我们不能丢球。不……我的意思是最好到上半场结束前我们都不能丢球。然后我们得保持三十分钟进一个球……”

当岳一煌说到这些的时候,已经在他的脑袋里旋转了无数遍的画面又再次出现。那种力量就好像洗脑歌那样的强劲,一遍一遍的在岳一煌的脑袋里出现,并且越想赶走就越是清晰,越是强烈。直到现在他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大脑了。

岳一煌还在继续数着,数着进球和进球时间,旁边的弗朗西斯科已经失笑。他一掌拍过去,抓住岳一煌的两只手,直接把他拽起来。

“走吧,我让西沃克带来了会让人神经放松的香薰。他现在已经把那些点在你的房子里了。除了……这间房间。”

所以,现在跟我一起下楼去吧,或者去屋子外面晒晒夕阳。

平日里并不多话的岳一煌因为赛前的神经紧张而开始话多起来:“好吧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不过我承认,我可能有些神经紧张。我没法控制住自己的大脑。哦,球来了球来了,我不能直接传给你,我得先给帕雷尔,可能阿贾克斯的后卫这时候已经来断球了。所以我和他换一个位置。然后他再传回给我,然后我把球轻轻的一个挑转……天,为什么我脑袋里的画面会转得这么快……你说德罗说去订做紧身衣是真的吗……”

听着这些,弗朗西斯科只是笑,却并没有说话。他抓着岳一煌的手没有松开。

一种荒诞的想法在他的脑中出现。

如果这就是永远……那该多好。

在屋子的一楼,两位效率极佳的女士已经把屋子打扫了一遍,更将荒废的屋外小花园打造成了一个露天烧烤台。鲜花摆放在小木桌上,当然还有漂浮在水杯里的蜡烛。在餐桌上,每套餐具的下面压着一大一小两块摆放成菱形的方巾。大的方巾是深蓝色的,小的方巾是白色的。这显得浪漫而又温馨。

烧烤台上已经摆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海鲜。但那些似乎还不是全部,西沃克还从他带来的小型冰箱里继续拿出了诸如扇贝,青口贝,带子,海蟹,明虾,鱿鱼这样的海鲜。当然还有可以直接吃的生蚝,或许滴几滴柠檬汁会是不错的选择。

看到两人的下楼,站在别墅玻璃墙面外的西约克朝他们挥了挥手,那两位女士看起来也心情不错的朝自己的新东家笑了笑。

“也许你需要吃一顿好吃的,然后去洗个热水澡,在七点前就睡觉。你电脑里阿贾克斯的比赛我会在离开前备份好,然后给你删除。听着,今天你什么都不用做,也什么都不用想。这就是德罗布置给我们的赛前任务。”

走到大门前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松开岳一煌,并且十分绅士的走上前为他打开门,站在夕阳的余晖下看向自己的搭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