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实解奥林匹斯圣光

实解奥林匹斯圣光

三月中旬的天里,寒风已经消退殆尽,春天将色彩赋予都灵这座意大利的工业重镇。而在都灵市郊的一座别墅内,一个长着东方脸孔的年轻人正坐在躺椅上,他的腿上放着超薄型十四寸笔记本电脑,而在长椅的旁边则放着水果以及一些中国茶。

他刚刚看完了都灵队与AC米兰的联赛比赛。

是的,看。

在欧联杯8/1决赛上意外受伤的都灵队幻影之子没能获准出战这场比赛。虽然他受的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伤。但是为了不让他在以后演变成习惯性扭伤,队医特别嘱咐他最好能多休息一阵子。也许这个一阵子是两周,但最好是三周。

于是岳一煌当然错过了都灵与AC米兰的比赛。不仅如此,他他还会错过接下去的一场联赛。

这样的结果虽然是岳一煌不愿接受的,可他也无可奈何。于是只得好好的在家养伤,并且在四天之后才能重新归队训练。但即使他归队了,他也只能进行一些常规的训练,至于分组训练什么的,那更是碰都不能碰。

然而幸运的是AC米兰这两周的状态也称不上好,或者说很糟,双线作战也同样是意甲北方三强的AC米兰所需要面对的。并且在刚结束不久的欧冠8/1决赛上,他们也锋线受挫,并且由于他们的许多队员年龄偏大的关系,整队的体能状态都不佳。

就这样,都灵居然在联赛中凭借顽强的意志力以及斗志奇迹般的战胜了AC米兰。

都灵从AC米兰的身上拿到了三分联赛积分,直接回到了第六的位置,并且与第五名只差两分。

被勒令在家休息三天之内不许出门的岳一煌就在自己家的木质廊台上用笔记本电脑看了这场比赛的直播。

一周之内接连在两场至关重要的比赛中获得胜利,岳一煌觉得他们就这样走出了低谷,并正在逐渐回到他们理想中的轨迹。

和煦的风以及温暖的阳光为他带来一丝倦意,岳一煌就这样把笔记本电脑放到了木质廊台上,闭上眼睛享受起难得的惬意。就在他睡得意识模糊的时候,一辆私家轿车停到了他的别墅前。

“先生?先生,弗朗西斯科先生他……”

负责维护这栋房子的伊莲看到来人,想要叫醒岳一煌,却是看到对方做出的“嘘”的动作,于是向对方行了一个淑女礼,而后继续打理起别墅前的小花园。

弗朗西斯科才踢完比赛,匆匆的洗了个澡,换好了衣服就直接开着车从科穆纳莱球场来到了岳一煌的新家。当他看到那个躺在长椅上,蜷缩着在廊台上晒太阳,更陷入熟睡的人时,他竟是觉得一切的疲倦都消失了。

脱了鞋,穿着运动袜走在木质廊台上,仅仅是为了不让皮鞋踏在廊台上的声音吵醒对方。

缓缓的走近,看着对方被过长的额发遮挡的眉眼,以及近看时会觉得十分精致的五官。仿佛仅仅只是看着就能够不自觉的露出笑意。

摸了摸心脏所在的位置,弗朗西斯科觉得自己中的毒似乎越来越深了。

“一煌。”

在长椅旁单膝跪地,并在幻影之子的耳畔轻轻的叫着他的名字。然而那个人却是已然陷入了熟睡,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于是,弗朗西斯科俯下.身,近一些,更近一些的的看着对方,而后着魔一般的无法抑制住想要亲吻对方的意愿。

他又一次在对方睡着的时候偷偷的吻住那个人的唇。

只是这一次,他又更大胆了一些,用嘴唇不住的摩挲着那个人的唇畔,而后慢慢的撬开,舌尖轻舔对方的舌。仅仅是轻轻的一下,就让他有一种浑身都战栗了的喜悦感。

你一定是恶魔派来引诱我的。

不……恶魔的使者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纯净的气质。

弗朗西斯科看向岳一煌的目光十分复杂。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他一直都在告诉自己,这只是又一次的一见钟情,自己很快就会对眼前这个人失去兴趣。然而他对自己所说的那些却最终成为了自欺欺人。

因为两年的时间过去了,那份迷恋没有丝毫的消褪,反而……越来越深沉。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告诫自己决不能对眼前这个人出手的话语中再没了两人在一起后再分开,同在一支球队中会让他们彼此间都十分尴尬的句子。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担心如果让对方知道那份心意,那个对于感情十分死脑筋的家伙会不会逃得远远的。

“怎么办,这些根本不够,我想吻你。深深地,深深地……吻你。”

弗朗西斯科张开自己的手臂,将陷入睡意中的年轻影锋紧紧的抱住。而他的这番动静终究还是吵醒了岳一煌。这个有着东方面孔的年轻人动了动身体,意识到对方已经醒过来,弗朗西斯科并没有惊慌,而是用紧抱住对方的手拉起盖在他身上的薄毯。

“你盖在身上的毯子掉到地上了。”

“是、是这样?我是说……谢谢。”

刚刚睡醒的状态总是昏昏沉沉的,他先是向对方道谢,可在说完谢谢后才突然意识到来人是刚刚在科穆纳莱球场上带领都灵队战胜了AC米兰的弗朗西斯科。岳一煌高兴得一下坐起身来。

“都灵赢了!赢了米兰!”

“我想是的,我们赢了。并且我们在积分榜上距离第四名就差三分了。所以你可以不用总是做梦都去想着那该死的积分榜恶梦了。”

当听到对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岳一煌笑得有些尴尬。他想要邀请眼前这位都灵队的队长坐下一起喝些茶,却是发现周围只有他所坐的这张躺椅是可以坐人的。于是他很快站起身来,并把躺椅上的垫子拿下来,铺在了廊台的边缘处,并示意对方和他一起坐在这里。

弗朗西斯科当然不会拒绝。

虽然是长椅上的垫子,可这也不意味着它能有多长。两个体格强壮的成年男人要一起坐在那张垫子上就势必需要坐得十分靠近。

那个意大利男人的视线在两人一起坐下之后就一直放在了岳一煌那缠绕了绷带的左脚上。在沉默之中,弗朗西斯科弯下腰去捧住了岳一煌的左脚,更让岳一煌因此而转过身来面对着他。

掌心的温度印在因为绑了绷带而没有穿袜子,有些微凉的脚上,舒适的温热感让人几乎一个震颤。就是在这个时候,弗朗西斯科脸上的笑意不见了。他不禁向对方问道……为什么。

弗朗西斯科:“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替我挡住什科茨的放铲。”

岳一煌:“因为……我觉得他那个时候不是冲着球去的。他像是……想要把你铲伤。”

弗朗西斯科:“你忘了禁区内铲人犯规是要被罚黄牌,而且我们说不定还能拿到一个点球的吗?”

岳一煌:“啊……?我当时……忘了。”

弗朗西斯科:“那你难道连自己根本就不强壮也忘了吗?脚伤对于一名足球运动员来说是致命的。你在乙级联赛的时候都一直很注意而且很少受伤,怎么现在就忘了?”

岳一煌:“别把我想成玻璃人啊。我平时经常会锻炼跟腱的。”

弗朗西斯科:“所以你认为你在周四的比赛上做的是正确的?”

岳一煌:“我认为……那是正确的。”

几句对话之后,岳一煌依旧坚持他在那场加时赛上由身体的本能所做的那一连串动作是正确的。于是弗朗西斯科叹息了。

“我该对你说谢谢的。可我却一点也不觉得高兴。知道吗?那一脚铲倒的人如果是我,我不一定会受伤。甚至我可以说我有八成的把握我不会受伤。但现在,你却是真的受伤了。我无法忍受……没有你的赛场。”

轻轻的摩挲着对方那有些微凉的左脚,弗朗西斯科的表情甚至有些虔诚。

那样的表情让岳一煌怔怔的发愣。而后弗朗西斯科抬起头来,在两人的视线相碰的那一刻,岳一煌躲开了。

他有些不自在的要收回脚,故作镇定的说道:“乌斯特的发挥很不错,有他替我,我感到很放心。可是都灵不能没有你。”

“他只能暂时顶替你的位置,可没有人能代替你。我坚信。”

看着弗朗西斯科那显得有些落寞的侧脸,岳一煌鬼使神差的向对方说了一句对不起。当他说出这一句后,弗朗西斯科揽住了他的肩,让两人并排靠近着,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夕阳。

虽然岳一煌从小就在极具西班牙风格的巴萨青训营接受训练,队员之间也经常会有身体上的接触。甚至热情的西班牙人会很喜欢亲吻自己的队友,脸颊或者是脑袋,更有很长时间不见的好朋友会互相行贴面礼。可是岳一煌却觉得,弗朗西斯科对他所做的,会让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但他又无法说清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在岳一煌想明白那种亲密的特殊性之前,弗朗西斯科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德罗让我带话给你。你的归队时间延迟了,下周四之前,不许你回来训练,也不许你自己乱训练,在家好好静养。”

“什么?可这是为什么?这只是一点小伤而已,我今天已经感觉好得差不多了,完全可以明天就回去训练。”

“不要问我,也许你该去问队医。不过我认为这个决定是十分正确的。为了防止你变成习惯性扭伤,你一定要好彻底了。反复的旧伤发作才是最糟糕的。”

听到这句话,岳一煌皱着眉想了片刻才表示自己明白逞强是不好的,伤还是要好完全了,这样对长久的职业生涯才是更有利的。两人说到这里,岳一煌突然想起了两天前打来电话的恩佐,想起恩佐在把他大骂一顿之后对他所说的。

“对了!我有一个朋友在西班牙人俱乐部里。他说愿意来都灵和大家说说我们下一场的欧联杯对手,雅典AEK。说说……雅典AEK和眷顾他们的奥林匹斯圣光。你明天去训练的时候帮我向大家带到这句话吧。看看有谁有兴趣一起听的。”

有关都灵队欧联杯下一场比赛的对手雅典AEK,与之围绕的有很多传说。

它的队徽是在金黄色背景下的两只黑色的,手持宝剑头戴皇冠的鹰。它曾获得十多次希腊超级联赛的冠军,也经常出没于欧联杯,更曾在欧洲冠军联赛中出现过。并且,它也可以算是尤文图斯的“前辈”。因为,在尤文图斯欧联杯小组六连平之前,雅典AEK就已经在2002~2003赛季首创堪称奇迹的“欧联小组赛六连平”。然而那些只是为它的传奇更添色彩,却不是让这支俱乐部在今年如此出名的最根本原因。

《压平国际米兰,脚踩佛罗伦萨,本赛季最大意甲杀手新鲜出炉!》

《奥林匹斯圣光重现大地,欧联霸主西班牙人惨遭淘汰》

《战败俱乐部的声音:当我踏上尼克斯·古马斯球场,我感到我的力量就被无形的黑洞吸走了》

在这个赛季,欧洲足坛有关雅典AEK的报道大多是以这种标题出现的。

而继西班牙人也被这架希腊战车无情碾过之后,都灵队即将成为第三支与雅典AEK对上的意甲球队。

究竟是粉碎雅典AEK意甲杀手的外号,还是再次以事实论证雅典AEK这个让所有意甲球迷听到后都不怎么愉快的名号?刚刚经历了两场大战的都灵队不得不慎重对待。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恩佐他站了出来,他勇敢的站了出来。

在击败AC米兰的第二天,弗朗西斯科就在更衣室里替岳一煌传达了那名西班牙人俱乐部主力后腰的意愿,得到了都灵队队员们的积极响应。大家纷纷表示,如果恩佐愿意过来都灵,并好好和他们讲一讲那一战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来回机票加上食宿他们包了,另外还附赠都灵一日游!

就这样,在大家的期待下,恩佐很快排出时间,并乘坐飞机从西班牙巴塞罗那来到了意大利都灵。

负责接机的是这些天不需要参加训练的岳一煌。

面对这位已经很久不见的朋友,岳一煌都已经打算在见面时给恩佐一个热情的贴面礼了。哪里知道这个家伙居然看到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一拳头捶他脑袋上。

恩佐:“不好意思在和你们说那些之前不揍你一拳我的内心得不到平静!”

岳一煌:“……”

…………

“要躲避奥林匹斯圣光,我们可以从这几个细小的方面着手。第一,你们在出发去尼克斯·古马斯球场之前,你们需要弄清楚全程接应你们的大巴是什么型号的车子,并自备大巴轮胎,以及能够更换大巴轮胎的专业人员。因为奥林匹斯圣光可以让你们的大巴轮胎在三十分钟内接连爆胎。”

“第二,必要时可以提前一晚到。因为当你们踏进雅典雅典机场的那一刻,圣光就已经开启了。圣光可以让你们的时间在无形中流逝。很可能只是一个红灯的时间,你会发现你的手表时间已经又走过了二十分钟。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你们或许可以带上帐篷在前一天晚上就去尼克斯·古马斯球场露营。”

“第三,饮食一定要注意。很可能是一盆雅典当地的炖鹰嘴豆,那就能让你们的队友急性肠胃炎并且一旦他离开了希腊就痊愈!”

“第四,全队一定要统一行动,千万不可以有人落单!不然他很可能就陷入异次元空间直到比赛结束才能找回来了!”

“第五……你们要做好上场的第一分钟就好像已经踢了九十分钟,你们正在打加时赛,并且这场加时赛会需要延续九十分钟的心理准备。到时候,你们就得告诉自己,那种疲惫感和精疲力尽全都是错觉,都是错觉。”

恩佐在到达都灵队训练基地的第一时间就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餐厅甚至为恩佐准备了他可能感兴趣的小点心以及薄荷红茶。

而有关奥林匹斯圣光启示录的讲座也就是在都灵训练基地的餐厅举行的。

起先来到这里的,只有都灵队的主力队员们。而后,体能教练因为感兴趣而来到了这里,再然后助理教练来了,再再然后……都灵队的主教练德罗也来了。

大家分别拿出记事本和笔,就好像期末考试前猛力突击的大学生那样认真记录。可越听大家就越心惊,不知是谁在记录这些的时候太用力,直接把削尖的木制铅笔……的笔芯给写断了。全场就在这一刻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都灵队的队员们迟疑的抬起头来看向那个来自西班牙的后腰,只见他居然……邪魅一笑。

恩佐邪魅一笑,都灵队队员掉落了手上的笔记本。

恩佐邪魅再一笑,都灵队队员直接抖三抖,只差没收拾收拾东西就各自逃散了。

就在这个时候,理科生蒂亚尔发出了这样的总结词:“这不科学。”

对此,恩佐也十分大方的表示:“当然不科学,刚刚那些都是我编的。”

听到这里,把这个不靠谱青年请来的岳一煌已经不住的捂住了脸。他感到自己已经没脸见都灵队的队友了。可就在诡异气氛不断蔓延的时候,恩佐终于还是认真了起来。

“好吧,不全是胡编的,起码最后一条就是真的。”

说着,恩佐仔细回忆起了比赛当天的情形,表情立刻变得凶残起来。

“我擦老子从飞机上下来就觉得不对劲啊!从机场坐大巴去球场的时候居然路过别人抢银行啊!那群人还全都带着美国总统的高仿真面具!警察被他们开着宝马追了三条街啊这不是在演电影!!大巴司机还很高兴的在那里看人抢银行!看完了再告诉我们这只是极少数情况,雅典平时治安很好!!

到了球场就更不对劲了!一进更衣室就觉得士气大减,心情开始和女人生完孩子那样的忧郁!上了赛场,场内开始放欧联杯歌曲的时候,我就开始觉得晕眩了,那种感觉和早八百年前低烧的时候一模一样!还有队友跟我说他好像一下子就得了美尼尔综合症了!头晕得四周都在转啊!

可是噩梦还没完!我们的锋线球员进攻,直塞被断,单刀不进,射门补三脚还是擦着门柱出去了!雅典AEK却是每次打门柱上都能再弹进去!那根本就不是圣光……那是阴险的诅咒……”

说着,恩佐目露凶光,一掌大力拍在岳一煌的肩膀上,悲愤道:“好兄弟,不管怎么样……你们一定得赢,一定得赢过雅典AEK知不知道!让这样的圣光队坐上欧联杯的宝座我不甘心!不甘心啊你明不明白!”

大老远的从巴塞罗那坐飞机过来,就为了和都灵队众队员吼这么一通。说完当时那场比赛的具体情况后,恩佐就这么潇洒的离开了,连晚饭都没留下来吃一顿。

看着恩佐离去的背影,被深深触动到的都灵队主教练德罗不禁以一种悲天悯人的语气说道:

“如果奥林匹斯圣光真的存在的话,我们也出动我们的守护神吧?我觉得上场欧联杯的比赛放在替补席上的紧身衣效果就很不错。你们说,紧身衣是穿在队服里比较好,还是像上次那样,挂在立式衣架上之后放在替补席那里?或者说赶紧再赶制一套,身上穿一套,替补席上再放一套会效果更好些?”

都灵队全体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