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欧联里斯本竞技vs都灵二

欧联 里斯本竞技VS都灵 二

“球迷朋友们!这是一场男人间的较量!比赛才开始没多久,双方球员就在中场展开了极为猛烈的拼抢。里斯本竞技在他们的主场向都灵队展现了他们的铁血足球,都灵队也毫不示弱,他们正在向里斯本竞技表达出一种他们并不是只会流畅的传球,控球,中场抢断同样也是他们的强项!”

一轮紧接这一轮的抢断的确是很能够让球迷们兴奋起来,却也不能让进攻流畅的展开。

并且一旦被紧紧的束缚在中场,那势必就会陷入里斯本竞技的攻势节奏。

因此,都灵队参与抢断的球员开始变得越来越少,如果是通过电视镜头看的比赛,那就会发现那颗皮球渐渐的被身着白绿条纹球衣的球员所包围。

都灵队在全队配合着,不动声色的将尽可能多的里斯本竞技球员引诱向皮球所在的位置。

而后,尼尔瓦猛地从后方出现,以一击凶恶的铲球将球一下铲断,随后冲上前来的蒂亚尔则猛地将球大脚踢往前场。

在那里,两翼边锋以及前腰岳一煌已经补位,等待着打出一轮由都灵队展开的迅猛攻击。

里斯本竞技的拖后中场,双前卫都迅速反应过来,尽全力的回冲,企图追上拿球的帕雷尔。

然而都灵队进攻线上的四名球员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即使是还没有进入妖将状态的帕雷尔,他也在两名里斯本竞技的后防线队员逼近的时候猛地一脚传中,将球传给了岳一煌。

何塞·阿尔瓦拉德球场的那一小部分都灵队的球迷们欢呼起来,岳一煌带着球向前冲击,后又在一名身形比他高大了许多的里斯本竞技后卫冲上前来的时候直接将球向后一拨,将球拨给了卡塞尔。卡塞尔再传球,传给德里卡洛!

接到这一脚传球的德里卡洛迅速上位,而后将球再给到卡塞尔。

在与卡塞尔位置调换了一下之后,岳一煌来到了左边路的位置,而卡塞尔则带着球冲到了中路的位置。都灵队的三名进攻型中场就以这样的方式让里斯本竞技对他们的防守更为困难起来。

而后球又再一次的被传给了岳一煌。

岳一煌打算带球从边路突进!

这一次,里斯本竞技的球员再没放松警惕。他们深深明白这名身材并不高大,却有着极快速度以及极强爆发力的人是本届欧联杯的助攻王,他们也明白这名影子前锋有着极强的个人得分能力。

于是两名脚下技术极为出众的球员开始向岳一煌展开了步步紧逼。他们将岳一煌禁锢在边路的位置,并气势极为强悍的要将皮球从都灵队11号的脚下抢过来。

在这一刻,岳一煌的护球能力在现场观众的面前展现得淋漓尽致。边线附近的葡萄牙球迷们用岳一煌所能听的懂的语言对他进行着干扰,足球流氓们甚至还高声喊着“出底线了!出底线了!”这样的话语企图分散这名客场作战的球员高度集中的注意力。

然而那些都没有起到作用,面对里斯本竞技后卫的手脚并用,身着白色客场球衣的都灵队11号只是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脚下的皮球上。他想要向前突破,然而身材高大且极为健壮的里斯本竞技后卫却是用身体堵在了角球的边线附近,于是岳一煌一个转身迅速回冲,终于还是被另一名后卫球员一脚将球踢出了边线。

由于球在出边线之前最后一个碰触到它的是里斯本竞技的球员,于是都灵队获得了一个角球机会。

对于这个角球,都灵队选择派出经验丰富的德里卡洛将它开出一个战略性角球,由边线附近经过全队之间的配合,并在几脚倒球与传球之后找到一个最佳的射门机会。

这脚战略性角球让里斯本竞技的球门经历了本场比赛开始以来的最大危机。

混乱之中弗朗西斯科的一脚射门仅差一点就让都灵队客场先发破门。

尽管那脚射门最后被高大的里斯本竞技后卫以一击头球挡了下来,可那却是惊险得让里斯本竞技的球员凭空出了一身冷汗。如果当时都灵队的11号影锋补位成功,很可能场上的比分已经改写。

多名由里斯本竞技的青训营自己培养的葡萄牙籍球员的目光变得凝重起来。

比赛的激烈程度由这一刻起开始节节攀升。

“又是卡塞尔!都灵队的攻势今天又一次的从左路展开!这是加勒!加勒向卡塞尔冲过去,这名以球风凶悍著称的后卫冲过去要断下卡塞尔的球!咿!?加勒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小腿倒下了,难道是卡塞尔对他进行了猛力的冲撞?啊!卡塞尔他也在两人相撞之后向前倒下了!”

事实上,这位名为加勒的里斯本竞技后卫在对上卡塞尔的一瞬间右手动作极不明显的放在卡塞尔的肩上撑了一下,以此来给自己一个力量向前摔去。然而他所没能想到的是,这位法国边锋的身材和他一比实在是不够健壮,肌肉也是真的不够厚实,被他在高速跑动中用力一撑,居然就这么重心失控的也倒下了。

并且头卡塞尔在倒下的那一刻看到刚刚给了他一下的里斯本竞技加勒居然抱着小腿痛苦的到底还在草坪上蜷缩起来,于是卡塞尔也机警的依靠惯性痛苦的蜷缩起来和加勒一起滚地。

可主裁判显然没有理睬这两名相撞后倒地的球员,并且跟着皮球继续跑向攻势最为密集的地方。

于是当前插的德里卡洛再次带球组织球队从中路偏左的位置再次发起进攻的时候,卡塞尔神奇的站了起来,并且在他之后加勒也再次站了起来,两人比拼起了速度,一个继续策应进攻,另一个继续防守。

速度极快的攻防战就此在场上展现。作为全场观众以及球员关注的焦点,那颗皮球在双方的阵地间被来回输送。

当又一轮由都灵队所发起的攻势被里斯本竞技成功化解,球队阵型由防守的532转变为了进攻时的352,两边前卫迅速将球由后场推送至前场。

或许关注着这场比赛的球迷们能够感受到,无论是里斯本竞技所排出的阵型,打出的战术,抑或是他们的球员身体素质,都会给予他们对战的球队以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就在这一刻,五名中场球员将球迅速推送。

都灵队的后防线也迅速回撤,包括三名进攻性中场在内的球员全都由攻转守。

蒂亚尔开始组织起防守,然而在里斯本竞技强大的中场推进下,都灵队的防守型后腰还是没能从里斯本竞技的前腰脚下将球断下。球被传给了里斯本竞技中最具危险性的前锋古德斯。

蒂亚尔还要继续追抢,都灵队中唯一有着和弗朗西斯科并驾齐驱速度的影锋已经追赶上来。他迅猛如风的从斜后方给了古德斯一击意式铲球。当这名身着11号球衣的年轻影锋以这样一种方式出现的时候,即使是里斯本竞技的球迷都无法否定那一瞬间的惊艳感。

然而古德斯到底是一名经验老道又有着绝佳技术的前锋,在岳一煌经过不断加速后从斜后方对他作出一脚铲球动作的时候,他一个跳起,在将球挑高的同时更有意无意的要在落脚时对着岳一煌才伤愈没多久的左脚一个猛踏。

察觉了古德斯意图的岳一煌迅速在草地上翻了一圈,躲开了这致命的一脚。

仅是在他再一次迅速起身的时候,这名里斯本竞技的第一射手已经在用胸口停球之后又一次接下球来向着都灵队的球门冲去。这一次与他对上的是曾效力于葡超本菲卡的因涅迪。当看清这次挡在自己面前的那个人是谁后,古德斯的脸上出现了嗜战的笑意,两名硬汉在都灵队的禁区附近比拼起了脚法。

让许多有着恐怖战力的中锋都望而却步的中卫因涅迪在脚下功夫的比拼下占到了上风,终于将古德斯脚下的球断下。然而这名勇悍的葡萄牙前锋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被对方阻断了进攻后他继续追球。可是刚刚就从斜后方对他进行了一次铲球的都灵队11号又追了上来,并且这次他又是从古德斯的身后追上来,直接抢下了被因涅迪所断的球。

看起来,岳一煌真的是和里斯本竞技的第一射手杠上了。

不可否认,岳一煌这接连的两次动作让极为自负的里斯本竞技的第一射手极为恼火,看到岳一煌拿球后就要拐一个大弯直接带球展开长途奔袭式的进攻,古德斯火气上来的直接朝着这名看起来身形单薄的都灵队11号冲去,更在跑动过程中用自己的膝盖撞向岳一煌的腿。

这个过程极其的短暂,短暂到拿球转身的岳一煌根本避无可避,关键时刻他仅仅来得及向着古德斯所撞的方向轻轻的一个后退,然而即使是削减了大部分的力量,那脚撞击也依旧猛烈。

随着岳一煌的倒地,裁判吹响了犯规哨,却并没有给出任何的判罚,也没有出示黄牌。

被撞懵了的岳一煌缓了很久才缓过来,然而就在他慢慢爬起来的时候,他听到了古德斯用葡萄牙语以一种极为轻蔑的语气说出的话:

“嘿,助攻王,防守得不错啊?”

由于和队内母语为葡萄牙语的德里卡洛平日里关系十分好,岳一煌听懂了这句话,于是他狠狠的瞪向那名比他高大也比他强壮太多的里斯本竞技第一射手,用英语说了一句:

“起码比你的进攻干净一些。”

古德斯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长相精致,甚至在他的审美里甚至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的影锋居然会是这样的浑身是刺,并且和冷静的外表产生了极大反差的眼神在古德斯眼里更满是浓浓的挑衅意味。这让他脑袋一热的冲到才从草地上爬起来的都灵队11号面前。

此时两队队员已然围聚过来,刚才就站在里这里不远处的都灵队副队长德里卡洛走上前来,不动声色的把岳一煌拽到自己的身后,并且对母语和他一样的葡萄牙人冷冰冰的说道:

“后退,现在在比赛。还是说你想吃黄牌?”

岳一煌显然不想在这样的时候站在德里卡洛的身后坦然的接受他的保护,被激怒的古德斯也不打算就这样离开,因此更多的队友上前拉住两人,两队开始了本场比赛的第一次冲突。甚至连裁判也上前示意两人迅速分开,比赛还在继续进行中。

古德斯的队长前来将这名脾气火爆的前锋拉开,而都灵队的队长……深深的明白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的弗朗西斯科将手放在岳一煌湿漉漉的头发上,更一个用力将他揽到自己身前。

弗朗西斯科的嘴唇紧贴岳一煌的耳朵,问他需不需要叫队医,还能不能继续比赛。对此,岳一煌摇了摇头,又重重的点了点头。他固执的说道:“我还没贡献进球,也没有助攻,怎么可能现在就下场。”

于是弗朗西斯科在岳一煌还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吻了吻对方的眉梢,以一种能让人感到温暖的磁性嗓音轻声笑道:“好,我等你。”

说完这句话,这个意大利男人冷冷的瞥向古德斯,这个和他争抢着本届欧联杯最佳射手的男人。其中令人不寒而战的深意已经显露无疑。

他要在赛场上狠狠的重挫这个男人,以都灵队前锋的身份。他保证。

弗朗西斯科对自己这样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6月8的更新会有的,之前的BUG会修的,留言也会回的……只是半夜三点琅邪真的熬不住了。QAQ今天强迫症似的狂看球赛拖了进度的后腿,我明天……明天加油写TTA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