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梦回巴塞罗那

影子前锋109梦回巴塞罗那

全球上亿球迷关注的欧洲俱乐部赛事,本届欧联杯的总决赛即将在5月7日上演。

地点,巴萨主场坎普诺。

尽管今年的欧冠赛事,意甲球队没能杀入总决赛,然而今年的欧联杯的两支决赛队伍却都是意甲球队,这也算是意甲联赛的一大突破了,奇迹般的突破。媒体们大肆宣扬着往日里在意大利受关注程度不高的这场欧战赛事。

甚至有一些对巴萨的淘汰米兰耿耿于怀的媒体声称巴萨虽然淘汰了米兰,可它今年也没能打进欧冠的总决赛。但是来自意甲联赛的两只球队,罗马和都灵却可以在巴萨的欧冠半决赛被淘汰之后,去到巴萨的主场坎普诺踢这场欧联杯的总决赛。

然而就是在这种意大利举国上下都在为了罗马和都灵双双挺进欧联杯总决赛,联手包下本届欧联冠亚军的事实欣喜不已的时候,《罗马体育报》却是和《都灵体育报》杠上了。

在前阵子的八卦大乱战时,这两家意大利的体育媒体巨头联手起来抗衡以《太阳报》为首的一些英国媒体,看起来俨然一副铁杆兄弟的样子。可自罗马和都灵各自战胜半决赛时的对手,并双双杀入欧联杯总决赛的那一刻起,这两家意大利纸媒巨头就开始了明里暗里的互相抬杠和冷嘲热讽。这种冷嘲热讽从数落对方本赛季的战绩以及所打输的比赛开始,一直到对于球员之间的分析,以达到证明对方是赢不了自己的最终目的。

同样的球员,同样的球队,在两家报纸不同时间的分析下,就有了完全不同的胜负预测。

不用怀疑的,《罗马体育报》的预测指向着罗马队会获得最终的胜利。而《都灵体育报》的预测则是指向都灵队会夺得本届欧联杯冠军。

或许这两家体育报纸之间的关系,正是罗马和都灵这两支球队之间关系的缩影。

4月24日的时候,欧联杯半决赛结果揭晓,罗马小狼克里斯蒂安在赛后打电话给岳一煌祝贺时时这么说的:“11号,现在有两件事我需要向你郑重说明。一件是祝贺都灵艰难杀进欧联总决赛。另外一件就是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总决赛分出胜负之前,我们都不要说话了吧,我是个有立场的人,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敌人!”

可想而知,当岳一煌在赛后的庆祝会上接到这个电话时,到底会是有多么的想要对他说一句:“对不起你打错电话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都灵和罗马为了意大利杯赛的冠军争个你死我活,那场太过暴力的比赛至今都在岳一煌的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以至于都灵每次在联赛中遇到罗马总是会觉得万分头疼。

而今年,都灵和罗马又要为了欧联杯的冠军在万众瞩目之中分出个高下。

不得不说,足坛中总是会有这么多惊人的相似。然而真正让岳一煌在这些天的夜晚都无法安然入睡的,却并不是这个。他无法入眠,仅仅是因为少年时代的那个梦。

坎普诺,他终于还是要去到那个他曾梦寐以求的地方。

只是去到,而不是回到。

随着比赛时期的日益临近,岳一煌每天都会做很多梦。只是那些大多都在他早晨醒来时忘记了,还遗留在脑海中的,只有那座从外部看起来甚至有些矮,可是一旦进到内部就会被它的宏伟所征服的巴萨主场。

在真正杀入本届欧联杯的总决赛之前,他还觉得那一天可能依旧遥远着,是他所不敢去想的遥远。他只是拼尽全力的向前方奔跑,奔跑着,却是在穿过那片茂密的树林时突然发现,他又看到了那座曾经的城堡。

直到比赛前的那个晚上,岳一煌彻底失眠了。

他再一次的拿出了少年时代的那些照片,翻看起了那些属于巴塞罗那的美妙回忆。

是的,翻看。搬到新家之后,岳一煌再没有把那些珍贵的照片贴在墙上,而是把他们收进了一个铁盒子里。从此之后,他再不会每天都去看那些,他也再不是那个只有过去而没有现在也没有未来的可怜鬼了。

然而在这一天的晚上,那个在十六岁那年彻底的离开了心中梦之地的影锋却是格外的想念他的年少时光。

于是他打开铁盒,拿出那些外面加了一层护膜的照片,静静的看着,看着年少时的那个自己。那个看起来过分秀气的男孩脸上有着无忧无虑的笑容,相信着自己将来会成长为一名与身旁那个阿根廷男孩一样优秀的球员,毫不怀疑的。

“喂,你好吗?我现在很好。”

对着年少时的照片,岳一煌轻声和照片里的那个自己打了声招呼。

夜风从落地窗吹进卧室,更将白色的窗帘吹得飞舞起来,窗帘舞动的弧度印在墙上,它的影子不断轻抚着都灵队幻影之子的身影。温柔得几乎要让人潸然落泪。

…………

由于前一晚的失眠,在出征的这一天,岳一煌竟是破天荒的睡过头了。

叫醒他的,是弗朗西斯科那带着磁性的低沉声音。

“一煌,一煌?起来了,我们快迟到了。”

当弗朗西斯科按响岳一煌家门铃的时候,能干的女佣表示岳一煌还没起来,于是弗朗西斯科告诉对方,他会把这个偶尔睡懒觉的家伙叫起来。

坏心的都灵王子故意俯下.身,将嘴唇紧贴对方的耳朵,叫着他的名字。并在接连叫了两遍对方的名字后就轻舔起对方的耳廓。湿热的感觉让还未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那个人冷不防的震颤起来,那种敏感让弗朗西斯科收获了一份意外的惊喜,于是他又将对方的耳垂全都用嘴唇咬住,更时不时的用舌头逗弄着岳一煌的耳朵。

这一次,岳一煌颤抖着蜷起身体,而后伸出手护住自己的耳朵,并同时猛地睁开了眼睛。

“弗、弗朗西斯科……?你……?”

“快起来吧,现在距离集合时间只有二十分钟了。我们快迟到了。”

“什、什么?我……我这就起来!”

得知自己今天居然破天荒的睡过头了,睡过头还睡得很死,他大吃一惊的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小钟,而后立马跳起来,从竹条编制的篮子里一把拽出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干净衣服,冲进卧室里的那间浴室。

不一会儿后,水流的声音就从没关好的浴室房门里传出来。

弗朗西斯科流露出笑意,他开始审视起四周,看看自己是不是能给快要迟到的岳一煌帮上点忙,却发觉他的包已经在前一天的晚上就整理好了。看来他们今天也许不会迟到了。

弗朗西斯科这么想着,他的视线滑过岳一煌卧室里的大床。移了位的枕头底下露出了彩色照片的一角。微微皱起眉的走到床边,将那张被枕头压着的照片拿出来,少年时代的幻影之子再一次的出现在了都灵王子的视线中。随之出现的,还有少年时代的巴萨现役主力前锋伊格勒斯。

深深的看了这张照片一眼,弗朗西斯科叹了一口气,随后又把照片放回枕头底下。

在五分钟内洗完了澡刷完牙的岳一煌又很快套上了平时穿的休闲服,衣领也没来得及翻好的从浴室里冲出来。才要拎起背包冲出去,就被弗朗西斯科拽住。这个意大利人动作极为自然的替岳一煌把衣领翻好,而后才对他说了一句:“走吧。”

当两人下楼的时候,娜塔莎已经为岳一煌准备好了早餐,葵花籽面包,芝士炒鸡蛋,烘烤培根,以及一些番茄和新鲜的水果。当然,还有用玻璃瓶装的牛奶。

岳一煌结果那个小盒子,向对方道谢后就冲出了家门。

为了赶时间,岳一煌这天是坐着弗朗西斯科的车去到训练基地的。弗朗西斯科开车,他则坐在副驾驶座上吃早餐。最终两人还是迟到了。但如果只是五分钟的话,也还是能让那些早到的队友们接受的。

在把车停好之后,两人走上了俱乐部的大巴。不知道是为什么,岳一煌几乎是一上车就注意到了今天看起来格外沉默的德里卡洛。而对方,也在感受到岳一煌的视线时转过头来看向自己的这位后辈。

“早上好,昨晚睡得还好吗?”

鬼使神差的,岳一煌放着前排不坐,走到了德里卡洛所在的后排。而这位对坎普诺球场有着格外特殊情感的中场球员则回给了岳一煌一句:

“我想,我应该和你一样。”

听到这句话,岳一煌愣了愣,随即笑出声来。他转过身看了看弗朗西斯科,而后又看了看德里卡洛,示意他今天想和德里卡洛坐一排。对此弗朗西斯科表示他理解,而后就坐到了加雷的旁边。当然加雷所坐的位置实际就在德里卡洛座位的前排。

在去往坎普诺的这一路上,岳一煌会有很多想和德里卡洛说的话,当然这名曾在巴萨待了十年,更在坎普诺创造了整个时代的巴西籍组织型中场也会有很多只有岳一煌才能明白的感慨。

德里卡洛:“伊格勒斯有没有在赛前和你打电话。”

岳一煌:“嗯,他跟我说大家都会来看这场比赛的。卡斯蒂亚先生……他也会来。”

在这场比赛开始前的一周,伊格勒斯就打电话告诉岳一煌,他和塔里恩都回来看球的。当然,和他们同期的安蒂斯也会来。不仅如此,伊格勒斯还带来了一些别人的消息。

巴萨的拉玛西亚青训营虽然声名显赫,但事实上它每年招收的学员人数都很少。因此每个同期的学员彼此间都十分熟悉。而伊格勒斯又因为从小就热情开朗,待朋友十分真挚的缘故,即使是到了现在,还和许多四散在世界各地的青训营毕业球员保持着联系。

他们之中的许多人都知道了即将上演的,都灵罗马决战坎普诺,更为此而唏嘘感慨。

“一煌他终于还是要回坎普诺踢球了啊,他等这一天很多年了。”

这是一名为了赢得更稳定的比赛时间而从巴萨转会曼城踢球的青训营出身球员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所发出的感慨。

可是比起弗朗西斯科以及塔里恩这样的小将,许多比他们年长的巴萨一队现役球员恐怕会更为感慨。因为坎普诺终将再次迎来曾经征服了她的中场之王,只是这一次……那个人再不是身着红蓝色战袍为巴萨而战。

德里卡洛听到岳一煌所说“他们都会来的”时眼睛暗了暗,随即他用一种带着怀念的语调说道:“是的,我以前的队友也是这么对我说的。也许他们会坐在一起。”

…………

欧联杯的比赛一般都在周三或者周四的晚上进行。通常比赛结束后时间就已经很晚了,因此所有客场作战的球队如果不是很赶行程,大多会选择在比赛所在地住一晚上再回去。

为了球员们在晚上打比赛时能够有一个好的状态,俱乐部特意安排大家一早出发,在到达之后前往下榻的酒店,好好的吃一顿午餐后就去到房间休息,一直到快五点时才乘坐大巴去到坎普诺,进行最后的赛前战术演练。

正是因为这样,当都灵队的队员们所乘坐的大巴最终缓缓驶向那个欧洲著名的球场时,已经是半天之后了。

眼前的那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岳一煌闭上了眼睛,却觉得那些熟悉的景象依旧在他眼前。他当然还记得那条直通向坎普诺球场的路名字叫Avingudadeldoctormaranon,顺着它一直走就能看到巴萨篮球队的主场场馆,而后……那就是宏伟巨大的坎普诺。

想到这里,岳一煌又再一次的睁开了眼睛。

那座他们曾路过无数次的篮球馆如今正在他的右边,而那座能够容纳十万名观众的球场,则正在他的面前。

“那个就是坎普诺?看起来……比电视里的要矮多了?”

“对啊,这个……真的能容纳十万人吗?”

听到两名都灵队的队友所发出的疑惑,岳一煌和德里卡洛看了彼此一眼,而后出声,带着一种连他自己都没能发觉的自豪。

“没错,她就是坎普诺。尽管从外部看起来,她并不高,可走进里面的时候你会吓一跳。要知道,她可是欧洲最著名的地狱主场之一。从外面看和从里面看,她会是两个世界。”

许多巴塞罗那队的主场球迷很早就来到了这里。他们是来支持都灵队的,为了德里卡洛。

他们可不是称职的都灵队铁杆球迷,家里当然不会有都灵队的石榴红色球衣,因此他们就穿起了巴萨的红蓝色战袍。在他们看来,穿上这身球衣就已经足够体现他们的立场了。

14号,那是德里卡洛在都灵的号码,也同样是他在巴萨的球衣号。

而现在,德里卡洛虽然已经离开了巴塞罗那,可喜欢他的球迷们依旧在他回到这座伟大的球场时穿上了印有数字14的红蓝色竖纹巴萨球衣。在这群球迷看来,不管德里卡洛最后去了哪里,他都会是巴萨的。

“离开巴塞罗那的那天,我起得很早,就是为了再来这里看她一眼。那时我以为,我再也不能回这里踢球了。”

走下大巴的德里卡洛抬起头来看向这座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打下了太过深刻烙印的球场。他的目光温柔,带着一份怀念,也带着一份隐藏在心底的爱意。一旁的岳一煌看着这个此刻与自己无限接近的,年少时的偶像,心中也有感慨,却又有些不好意思将那些说出口,只在走在前面的大部队朝他们挥手的时候才鼓起勇气对德里卡洛说道:

“这是我……第一次来坎普诺踢比赛。”

听到这句话的德里卡洛笑了。他动作略显粗鲁的的把手放到岳一煌的头上,揉了揉之后又勾着这个比自己小了九岁的影子前锋的脖子,而后朝着球员通道的入口处走去。

德里卡洛:“今天要好好踢。”

岳一煌:“嗯。”

德里卡洛:“踢给她看,告诉她,我们依旧是最优秀的。”

岳一煌:“嗯。”

一个是从开始踢球的那一天起就梦想着能有天在这座伟大的球场踢一场比赛。他终于第一次从球员通道走进坎普诺。

另一个是在这座球场中创造出了整整一个时代的伟大中场。时隔一年,他也再一次的回到这里,并将再一次的享受坎普诺的球迷们对他的热情欢呼。

而在通往都灵队更衣室入口的通道处,十几名身穿休闲服的巴萨队员们就在那里,等待着那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