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事成定局

影子前锋122事成定局

“博斯布克先生在无意间看到了你的比赛录像,你的表现让他十分惊艳。”

“在你所踢的位置上,西班牙曾经人才济济。但现在的情况你应该也有所了解。普利多已经三十一岁了,旋风小子米尔扎这个赛季受了重伤。很可能到明年这时候他都不能上场比赛。更糟糕的是,这已经是他在同一个位置的第二次受伤了。虽然我们不愿意承认,但就算是最乐观的医生也认为他就算伤好了也再回不到巅峰状态了。”

“的确西甲联赛这几年的发展很好,可自从巴萨青训营成名世界之后,世界各地的孩子都来到巴塞罗那,希望进入巴萨青训营。”

“这本来是好事,可也直接导致了巴萨青训营毕业学员中外籍学员的比例越来越高这个事实。有些孩子我们努力争取了,但显然他们自己的国家也在争取他们,并且很多人在他们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代表他们的国家出战过U14,U17的世界级大赛。”

“所以当我们发现你二十一岁了居然还没有为你的国籍所属国出战过,我们感到十分惊讶。事实上在仔细的研究了你的比赛录像之后,我们认为你的成长空间无可限量。所以,你有没有想过……加入西班牙的国籍,并在明年的世界杯上穿上西班牙队的球衣?”

“要知道,你的母亲,继父还有弟弟都已经加入西班牙国籍,可以说你的家庭成员他们都已经是西班牙人了。那么,为什么你不考虑选择和他们做出一样的决定?我们看过许多你的采访视频,我能够感受到你很爱巴塞罗那,你也很爱西班牙。”

“对于我们来说,你就好像是一个在年幼时去到了其它地方很久的孩子,现在你二十一了,你该回家了。”

“当然我现在并不能承诺你太多。我只能说,只要你同意,并且你的状态不在下个赛季出现下滑,你会出现在下届世界杯的西班牙队大名单里。”

在都灵市郊的一个高档住宅区的别墅房里,发生了这样的对话。又或者说,那是一个人在说,另一个人在听。对方并不是什么老狐狸一样的狡猾存在,而纯粹只是用他的真诚来打动着他此行想要说服的目标。

虽然比起在自己国籍所在地的国家队拼搏,加入西班牙国家队显然能够在世界杯上走得更远,以正常人的眼光来看,都灵队的幻影之子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但是这个西班牙人还是拿出了十分的诚意,并告诉对方,我们现在很需要你。

这样的到来,以及眼前这个西班牙人所带来的消息显然是让岳一煌猝不及防的。他几乎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尽管他在青训营的时候,教练就劝他在成年之前加入西班牙的国籍。

在这一刻,岳一煌觉得他明明能够听明白那名西班牙国家队主教练的助手先生所说的每一个字词,可合起来他就是……完全不能够理解意思。

“很抱歉,只是能给我一些时间整理思路吗?”

“当然可以!”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下了飞机的弗朗西斯科接到了意大利国家队领队内斯塔的电话。这显然让弗朗西斯科十分吃惊。然而更令他吃惊的,是内斯塔所带来的消息。

“你对你的俱乐部队友岳足够了解吗?如果意大利国家队有意让他在明年的世界杯之前加入意大利国籍,可是现在还不能够许诺他到时候一定可以进大名单,他的看法会是怎样的?是的,我们想知道他的想法。”

对此,弗朗西斯科所给出的答案是这样的:“很抱歉,内斯塔先生,我们还没有谈论过这个问题。可是如果国家队会需要他,我一定会尽力说服他的!一煌是一名十分努力,进步速度也十分惊人的球员。我相信他下个赛季一定能够有更为让人惊叹的表现!国家队一定会需要他的!”

内斯塔:“好的,主教练十分看重他在比赛中对你的进攻所提供的支持。认为他可以当做一支奇兵在关键的时候使用。我想你应该能够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与内斯塔的冷静声音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弗朗西斯科声音里那抑制不住的激动。他在向领队内斯塔道谢之后很快挂了电话,拖着行李箱就这样一路奔跑着冲出了机场,去往私家车停靠点。他的管家西约克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他。

“去一煌家!现在!越快越好!”

在这样一个好消息到来的时候,任何的芥蒂和尴尬都消失了。他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对方。电话已经无法把他的这份情感传递给对方。他想要站到幻影之子的面前,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他们以后不仅可以在俱乐部的赛场上成为彼此的依托,他们更可以在国家队成为一对让对手心惊胆颤,更让其他国家队的前锋羡慕不已的得分武器。

此时此刻,弗朗西斯科的心中有憧憬,也有激动和兴奋。然而更多的……是开始思考起岳一煌和自己一起穿上蓝色的意大利国家队队服站在赛场上,面对各色强敌时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从机场开车到岳一煌的家并没有用去太多的时间,然而都灵王子却觉得,那仿佛是太阳升起直到落下一般的漫长。

即使是在和弗朗西斯科闹矛盾的时候,岳一煌也没有通知自家小区的门卫把都灵王子从他白名单中去除,只是每次看到弗朗西斯科的来访,他都会闭门不出也不开门而已。

当然这也是为了避免在意大利全国范围内都十分受欢迎的都灵王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日日蹲守在小区门口这样的事发生。如果被蹲守到了,在小区门口拉拉扯扯的……那就更不好了。当然逃过小区内的录像监控设备翻过高压电网进入这样的事也很不好。

总而言之,弗朗西斯科的车在到了岳一煌所住小区的门口后告诉西约克自己叫一辆出租车回去,他应该会在这里待很久,而后就和西约克说了再见后座上驾驶座,直接将车开进了小区。

然而走近岳一煌所住的那栋别墅时,他却看到了那个未免岳一煌紧张而自发跑到了外面来晒太阳的,西班牙国家队主教练的助手。

弗朗西斯科并不认识这名助手先生,也叫不出对方的名字,可是他却能够确信他见过这个男人,并且这个男人所从事的职业一定也是和足球有关的。

弗朗西斯科那带着强烈审视意义的目光让助手先生感觉到了他的存在,这个热情的西班牙人转过头来,在看到对方究竟是谁的时候,他显得有些惊讶,却也还是十分礼貌的走过来和都灵王子握手。

“你是谁?”

似乎是猜想到了这个男人此刻站在这里一定是出于自己绝对不愿看到的理由,都灵王子在对待这位助手先生时并没有往日里的绅士风度,只是在冷淡的与对方握手之后这样问道。

“我的名字是苏蒂克。”

“我的你的名字不感兴趣。”

“好吧,如果你想知道我的工作。也许我可以回答你,我现在在西班牙男子足球国家队工作。”

听到这个回答,弗朗西斯科抑制不住的狠瞪对方一眼,而后一句话不回的直接走向大门。果然,由于这位名叫苏蒂克的助手先生跑出来晒太阳吹风的缘故,在过去的几周里一直对他的紧闭的大门现在敞开着。

这是弗朗西斯科在离开都灵的十天后再次见到岳一煌。此时,这名在球场上仿佛每一次传球前都不需要思考的年轻影锋正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然而透过眼睫却仍能看到他眼睛里流露出的那份光华。看着那副画面,弗朗西斯科觉得他几乎就要被吸去了心神。然而他的手却是攥紧了拳头又松了松,提醒自己来这里一定要完成的使命。

“西班牙国家队的人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岳一煌似乎是真的陷入了沉思,直到弗朗西斯科走到他的面前时才猛然回过神来。当看到离队十天的那个人竟是在此时就这样站在自己的面前时,岳一煌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连他自己现在正在躲对方都忘记了,只是怔愣着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这样的反应让围绕在弗朗西斯科周身的冰冷气息缓和不少,他看着此刻正面临着21年人生中最为重大的问题,踌躇着迟迟无法决定的岳一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不管那个人来找你是为了什么,我想我应该把我带来的好消息告诉你,现在。”

而后单膝贴到了木质地板上,双手轻轻的放到了他的脸颊两边。

“意大利国家队希望你在下届世界杯开始之前……”

那名助手先生在被弗朗西斯科的气势汹汹弄得懵了之后一下反应过来,急急忙的跑进房子。这名除了母语西班牙语之外还精通意大利语,法语以及葡萄牙语的助手先生当然在跑近的时候听到了弗朗西斯科对岳一煌说出的话。

突发状况让助手先生慌了神,却也记得在弗朗西斯科说完那句话之前大声说道:“岳先生!之前我的提议你一定已经考虑好了吧!我认为你不会需要任何犹豫了。虽然……虽然西班牙国家队的大赛奖金拿得不多,但是上街欧锦赛之后足协就出新规定增加奖金的额度了!而且在你所踢的位置,西班牙队现在很需要你。”

苏蒂克的话让弗朗西斯科顿了顿,却并不予理睬的继续他刚刚被打断的话语:

“意大利国家队希望你在下届世界杯开始之前加入意大利国籍。这样,你就有可能在下届世界杯开始的时候继续做我的搭档,以国家队队友的身份。虽然国家队方面还不能确认一定让你进入明年世界杯的大名单,可是我相信……我相信你一定能在下个赛季的赛场上向他们证明你的实力。”

在那一刻,岳一煌仿佛感受到有一滴水滴到了他的心底,让他听到了心动的声音。

而后?两人在这栋属于幻影之子的别墅里开始了据理力争。

苏蒂克表达了西班牙此时急需用人的时候,如果岳一煌加入西班牙国籍,在未来的几年他只要状态不下滑,甚至不断变得更好,他在西班牙队一定能够比在意大利队获得更多的出场机会。

苏蒂克的这番话说得并没有错。比起现在人才济济的意大利,在西班牙他会能够得到更多的出场机会。虽然他现在不能给岳一煌太多的承诺,可事实就是如此。

比起这名西班牙国家队主教练的助手,弗朗西斯科并没有说太多话。他只是告诉岳一煌:“我相信你能够帮助我得分,帮助意大利得分。我需要你。”

弗朗西斯科和苏蒂克,这两人都不是胡乱说大话的人。他们也明白,岳一煌在俱乐部的表现虽然抢眼,也的确是一名很让人惊艳的球员。然而他到底还不是一名可以被称得上是世界级的球员。无论如何,西班牙与意大利都是夺得过世界杯的超级强队,想要在这两队中获得属于自己的位置,那都是极其不易的。想要做到这一点,自身的实力十分重要,与国家队的磨合更是关键。

在这种情况下,过多的承诺就等于是欺骗。

因此他们在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后,就让岳一煌自己去思考,却因为另一方国家队所派来的人存在而并不离开。

天色渐暗,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思考这个问题的岳一煌迟迟没有下楼,分别为了自己国家的男子足球国家队而来到这里的两个人开始了带着些许针刺感的,沟通与交流。

苏蒂克:“我想,有一个事实是世界足坛都明白的。意大利不仅盛产好的后卫,也在前腰和影子前锋的位置上不断的踊跃天才式球员。听说你和岳是私底下关系很不错的俱乐部队友?那你就更应该替他着想,他在西班牙队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意大利队不应该这么霸道,用得上用不上的球员都要紧紧的抓在手里。”

弗朗西斯科:“你太低估一煌了。他所能做到的,不可能只是现在你所看到的。只要给他时间,他可以成长为在意大利队也能够获得足够出场机会的影锋。我相信这一点。”

苏蒂克:“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们打算让他先加入意大利国籍,然后看他的表现?他的俱乐部表现足够好了才把他征召进国家队,表现不好就什么都没有了?”

弗朗西斯科:“助手先生。”

苏蒂克:“请叫我苏蒂克。”

弗朗西斯科:“助手先生,我想说的是,我们两边应该都十分相信岳能够有这份实力。这一点你的心里应该十分清楚。如果不是这样,博斯布克先生不会特意派你过来和一煌沟通的。”

在底楼客厅里,那两个代表着不同国家国家队的人在争锋相对着。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真正讨厌着对方。事实上作为一名职业教练的助手,苏蒂克十分欣赏意大利的中锋弗朗西斯科,也深深为他的突破能力,以及抓反击的机会而折服。

只是这一次,他必须从意大利的手里把已经在意大利度过了五年职业生涯的幻影之子抢到西班牙的这一方来。

同样的,弗朗西斯科也因为西班牙国家队方面对于岳一煌的这份重视而感到惊讶,惊讶并且高兴。他的搭档,曾经在意大利乙级联赛三年郁郁不得志的搭档以自己的实力获得了这样一份重量级的认可,他当然会为对方感到高兴。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然希望在国家队的时候,岳一煌也能够是他的影子前锋。

仅仅是两个赛季的时间,这名身材单薄,个性与张扬无关却每天都与自己较劲,试图将自己的全部潜力都挖掘出来的影锋……他成长的速度几乎可以用恐怖来形容。弗朗西斯科亲眼见证了他的蜕变。

这让他坚信他的幻影之子一定可以在时间的磨砺下成为一名足够在意大利国家队占有一席之地的影锋。是的,即使那是在意大利国家队。

而在二楼的主卧室里,岳一煌也同样在与自己进行着斗争。

一份来自西班牙国家队的邀请,那是惊讶之下的狂喜。

又一份来自意大利国家队的邀请,那便是晕眩。

那样的邀请意味着无与伦比的赞美以及肯定,那是少年时代的他一直渴求的。

这个赛季的出色表现已经让岳一煌成为了都灵队里的绝对核心。即使这支球队星光熠熠,可身为这个团体中的异类,他同样以他的天分,努力,以及高超的技艺为自己赢得了无关国籍,无关肤色的尊重。

可即使是这样,他也还是从没想过,西班牙国家队可能会向他发出邀请。

事实上在苏蒂克向他说明来意的时候,他差一点就要同意了。可那也仅仅只是差一点。

岳一煌是一个简单又容易较真的人。加入其它国家的国籍,这种事他从来就没想过。他也从来就没想过有着黄皮肤,并且母语是中文的人可以是一个西班牙人,一个西班牙人或是意大利人。

所以这一次,他也应该坚持吗?

当然。

在那漫长的时间里,岳一煌想象着自己对别人说,他是一个西班牙人,又对别人说,他是一个意大利人的画面,却是想了一半就别扭得不行的笑出来。

沉闷的气氛就这样再次变得轻松起来。既然事情已经想通,岳一煌便不再让楼下的两人继续等待下去。他打开卧室的门,速度极快的跑下楼去。

嘿,如果你以后后悔了怎么办,岳一煌?

那就……等后悔了再来想这个答案吧。

阴雨绵绵再一次的被阳光明媚所取代。闻名都灵的影子前锋到底也是一个普通人,在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时,他也会犹豫,也会举棋不定,可他最终还是继续了他从一开始就坚持的那条路。带着一丝释然,一份遗憾,却无比轻松。

“让你们久等了,实在是很抱歉。对于你们的邀请,或许我想说一句,我感到十分的荣幸,却只能遗憾的拒绝。”

“我知道这样的决定听起来来可能很不理智,更不明智,可我的确已经想清楚了。为西班牙或者是意大利的国家队踢球,出战世界杯和欧锦赛,无论哪一个都是一名职业球员值得骄傲一辈子的事。我也知道在我的国家,想要踢进决赛圈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可我就是过不了我自己的那一关。我实在是没法在我每天早晨起来洗漱的时候,对着镜子里的那个人说,你是一个意大利人,或者……你是一个西班牙人。”

“耽误了你们那么久的时间,我感到十分抱歉,请一定接收我的歉意。”

这是岳一煌最后给苏蒂克,也给弗朗西斯科的回复。也许有时候帮助一个人真正做出决定的,并不是什么刻意强求的伟大理由,这个理由可以很小,却是细微得每天都存在于每天的生活中。他当然爱西班牙,也爱意大利,只是对这两个国家,他没有那种存在于血液中的,无法改变的归属感。

他认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

无可厚非的,不需强调的,仅此而已。

对于岳一煌的这个决定,苏蒂克表示了他的难以理解,却也仍旧表示了对岳一煌所做选择的尊重。岳一煌让小区的门卫为苏蒂克打电话叫了出租车,两人最后在礼节性的拥抱之后说了再见。

“你给我的印象本来就已经很深刻了。这样,我就更不会忘记你了。”

苏蒂克在离开之前开玩笑一般说出了这句话。而后,这栋三层楼,房子里甚至还在白色古典房门之后藏着电梯的别墅里只剩下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两个人。

弗朗西斯科:“你是真的已经决定了吗?”

岳一煌:“是的,我已经想清楚了。”

弗朗西斯科:“可是我有关中国的国足一直就有一些……不怎么好的传闻。无关更衣室也无关场上比赛。”

岳一煌:“是的我想我知道。可是06年的意大利不也是那样吗?”

那样的自信逗笑了弗朗西斯科。他想他……可能又是被对方不自觉的迷住了。又或者,他不应该用“又”这个词,因为他沉浸到这样甜蜜的折磨中已经有很久……很久了。

“你想做中国的卡纳瓦罗吗?”

都灵王子向他的影锋眨了眨眼睛,更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不,虽然我非常敬佩他,可我不是中卫,而且我也拿不了金球奖。”

“谁知道呢?”

看到自己迷恋的人又再一次的近在咫尺,并且是这样认真的回答着自己的问题,弗朗西斯科竟是感到这样也不错。

“一煌,我饿了。”

“我……我去帮你叫外卖!”

理所应当的说出寓意十分明显的要求,也像意料之中的那样被对方十分明显的拒绝,然而弗朗西斯科并未就此结束了两人间的谈话。他用那双深邃而又深情的眼睛注视着对方,更用他那带着磁性的声音对岳一煌说起了他今天的遭遇。

“我是乘坐今天早上的飞机从芬兰飞回罗马的。我让克里斯蒂安带我去罗马的中餐馆。我们找了很久,很久……大概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后来我们终于找到了。它很小,很旧,很破,可我还是进去了。因为这件事,克里斯蒂安发了很久的脾气。那里的咕噜肉不好吃,菠萝是用罐头的,虽然我以前没觉得罐头的水果不好吃,可是它真的不好吃,宫保鸡丁也是,黏黏的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尽管只是一通对于午餐无休止的抱怨,然而弗朗西斯科的声音和语调都仿佛情人间细语一般,又好像是在念出吟游诗人想了很久的新篇。

弗朗西斯科难得的孩子气逗笑了岳一煌,他无奈的叫住了弗朗西斯科的名字,然而就是在那一刻,他从都灵王子的口中听到了深情到让人无法对他说不的诉说。

“我想你了,一煌。我想你的样子,你的声音,尽管我的手机里有你的照片,也有你说话时候的录音,可我还是想你。没法控制的想你。我还想你在我的附近时我就会有的好心情,那样的感觉真的让我觉得很舒服,你能想象呼吸了清新的空气以后再让人回到污浊灰烟里的感受吗?当然,我还想你做的菜,想有关你的一切……”

感受到岳一煌皱起眉,表情复杂的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弗朗西斯科急忙在他开口前打断他:

“不不,先不要说拒绝,我的心脏已经没法承受你的第二次拒绝了。我不能接受来自于你的冷漠,我更不能接受只有在踢球的时候才能看到你。我想说,你对于我就好像水那样重要,你会相信吗?如果可以让你还像以前那样的对待我,只是把我当成你重要的队友,重要的……搭档,我们可以……可以只是朋友。我只给你你需要的……而不给让你困扰的,好吗?”

不需怀疑的,弗朗西斯科的这番话给岳一煌带去了极大的震撼。那份爱太深沉,深沉到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不禁怀疑起自己在先前所做的,是不是太过绝情又鲁莽了。

无论如何,眼前的这个人都是在这个城市里,这个让他仿佛又找到了家的地方里对他而言最为重要的人。他不应该那样去伤害这个人。

思索许久后,岳一煌终于还是给了对方一个久违的微笑,一个让弗朗西斯科感觉到压抑的心情终于又得到了安抚的笑容。

在看到弗朗西斯科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岳一煌不禁好笑起来:“意大利男人,真是比想象中的还要会说情话。”

生怕被对方以为自己刚刚所说的都是骗人的把戏,弗朗西斯科急得话都说不连贯了。

“不不不,这不是情话。这只是我的心里话。情话不是这样的,如果你想听的话也许我可以对你说三天三夜……”

岳一煌无法描述他此刻的心情。他叹了一口气。

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应该是耀眼的天之骄子,即使到了才从乙级联赛晋升回甲级的都灵也完全不能掩盖住他惊人球技的都灵王子。然而这个男人,却在他的面前变得这样小心翼翼患得患失,还没有任何的跑动就已经呼吸不在平稳。

幻影之子终于还是在对方不敢置信的目光下轻轻的抱住了他。

“我的心里有一个人。我喜欢这个人很久了。我是个死心眼,一旦认准了的事,很难再改变。我本来以为五年已久够了,可事实并不是这样。也许我还要一年,两年,三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能完全的忘记那个人。在那之前,我……”

原本温和的声音因为情绪的缘故而带上了一丝丝的沙哑。那竟是让弗朗西斯科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敲开了对方心底的最后一道防线。于是他笑了,抢在对方说完之前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如果是你,我愿意等待。”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呆煌还是选择了加入中国队。我知道大家肯定有诸多的愤愤不平,可我希望大家听我说一说我的想法。

我想为大家介绍一个人,那是俄罗斯的一位花样滑冰男单项目的运动员。他幼年时期就失去了父亲,并且身体不好,母亲因为看到他们家附近有张贴免费学习花样滑冰的广告而鼓励他去,初衷是想要他多锻炼,把身体练好一点,没曾想,这个男孩竟是就这样走到职业球员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他跟随一位俄罗斯的花样滑冰名师学习,他的教练起初很爱他,但随着天分更为惊人的普鲁申科的出现,教练迅速把关注重点都放到了亚古丁师弟的身上。

矛盾就这样一再加剧。后来,亚古丁和普鲁申科一起去参加比赛,亚古丁拿了冠军,普鲁申科拿了亚军。其他教练就去祝贺亚古丁的教练,但是教练表示,他不高兴,因为他更喜欢普鲁申科拿冠军。再到后来,真的只能说还算是个孩子的亚古丁在比赛前因为洗完头没吹干出门看别人的比赛着了凉发高烧,比赛发挥得一塌糊涂,他的教练却只表示了对他的失望,并连最后等分都没有陪亚古丁等。这件事成为了击溃亚古丁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转投了另外一名定居美国的教练。

就是从这一刻起,他成为了俄罗斯冰协的敌人。他的教练甚至把师弟当成报复他的工具,让师弟一定一定要赢过他。因为政治以及教练间私人恩怨的双重关系,亚古丁收到了本国冰协的打压。并且俄罗斯国内民众的也都讨厌他。

不知道这段过去的人一定无法相信,会有那么一个运动员,他拿过奥运冠军,四届世界锦标赛冠军,三界欧锦赛冠军,也是历史上唯一的一位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赛季“大满贯”得主,却是从来都没有拿过一届国内锦标赛的冠军。这就是国内冰协对他极力打压的结果。并且亚古丁还在他的自传中坦言,只要国际大赛的裁判组里有他本国的裁判,他就会十分担心,因为他们通常都会给他打一个比较低的分数。

直到这个时候,开始有很多很多国家和亚古丁接触,希望亚古丁加入他们的国籍。那样的话他们可以给亚古丁很多钱,也会给他很优厚的待遇。可是都亚古丁都拒绝了。

冰迷们爱他,心疼他,当然希望他当年同意那些国家的邀请,打俄罗斯冰协一巴掌。但是这样的话,他就不会是我们心中永远的冰上角斗士了。我想说,这就是一名天才运动员和英雄的区别。

好啦,边看球边打出这么多……苦逼死了,更新了爬回去看球哟看球!

最后~这章很肥哟!琅邪拼着球赛开始前不补眠从下午一直写到现在终于写出这么多了~!胜利!明天的更新还是会有的哟!我努力表再这么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