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散心

散心

在比赛结束的那一刻,胜利者尽情狂欢,失败者只留落寞神情。

面对现场皇马球迷发了疯一样的欢呼声和尖叫声,皇马的四代银河战舰走到皇马球迷区域的看台前,和队友们勾肩搭背着向观众席上的球迷们鞠躬,向他们吼着什么,而后又有人向看台上送出飞吻,让观众席上爆发出愈加响亮的尖叫声。

皇马的球员们都在一起欢呼庆祝着,场上巴萨球员的神情举止却是皇马的球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伊格勒斯低着头,沉默着和队友们一起走向球员通道。

在他的身旁,安蒂斯勾着他的肩膀,在他的耳边说着什么,那似乎是在安慰着对方,让伊格勒斯对他露出了极浅的,带着些许勉强的笑容。

仅差一分输给了皇马,虽说之后的那个点球带有着许多运气的成分在,可那还是让伊格勒斯感到十分的不甘。

他真希望……那个点球可以早些到来,再早些到来。

如果能再给他们五分钟,只要五分钟……

当伊格勒斯从那份不甘中回过神来时,他发现队友们正担心的看着他。向队友们露出抱歉的笑容,而后转过来安慰失落的队友们。

在短暂的休息之后,还有一个赛后新闻发布会等着他们。一个所有球员和教练都不会喜欢的,输了球赛之后的新闻发布会。

如果是在往日里,中方的媒体记者一定会对巴萨十分客气。可今天不同。

巴萨的主教练先是在赛前发布会上说出了那样让全国人民都感到愤怒的话语,又在接下去的超级杯上让球队的绝对主力伊格勒斯缺席首发阵容。或许在所有观看了这场西班牙超级杯比赛的球迷们眼中,伊格勒斯的缺席首发或许正是这次巴萨战皇马获得败局的最直接原因。

比赛才结束的时候,一名巴萨球员就向记者表示,伊格勒斯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会缺席本次西班牙国家德比的首发阵容,并且其他队员也都知道。

这已经能够说明巴萨一行人为什么会在赛前发布会的时候有了那样奇怪的表现。或许伊格勒斯和主教练迪亚戈之间的嫌隙自从上个赛季末,伊格勒斯力荐岳一煌回归遭拒后就一直存在,并且两人间的关系根本就没有得到真正的修补。

“请问您对于这次以2:3惜败皇马有什么看法吗?”

“能请您说说让巴萨锋线上最具威胁力和突破能力的伊格勒斯缺席首发阵容在战术上是有着怎样的考量吗?”

“有人说你让伊格勒斯缺席这次国家德比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你和伊格勒斯之间的私人恩怨。因为他在上个赛季的时候向您力荐被你逐出巴萨后身价猛涨的岳一煌,这让你在西班牙的媒体和巴萨的高层面前丢了面子,所以你心里对他有看法,请问事实是这样的吗?”

“岳一煌当年被巴萨买到布雷西亚的价格是一百五十万欧元,被布雷西亚卖到都灵的价格是一百万欧元。可现在他的身价已经翻了十几倍。就在上个冬歇期,阿森纳给他的报价就已经达到了一千四百万,这已经比上个夏季转会季又贵了几百万,并且无论是都灵还是岳一煌本人都没有同意这份报价。请问你对于这个现实有什么想要表达的吗?”

“如果巴萨在下个冬歇期把岳一煌买回去,初步估计如果没有一千五百万,都灵是不可能放人的。而且就算给出一千五百万的转会费,都灵也不一定会放人。这意味着到时候巴萨很可能因为当年的错误决定而付出一千四百万甚至更多的代价。请问这会不会让你很难向巴萨高层交代?这是不是你一直反对把岳一煌买回巴萨的真正理由?”

“对于西甲皇马和巴萨的教练来说,在国家德比上输了会是比丢掉联赛冠军更为严重的事。请问您在这次战败之后对未来的几次交手有什么展望吗?”

“您认为继续这样下去,您还能拿到巴萨高层给您开出的续约合同吗?”

“请问如果巴萨不要您了,您的下一站梦想地会是哪里?”

在一开始的时候,中国方面的体育媒体和记者向迪亚戈提出的还是比较正常的问题。可随着气氛的逐渐升温,这群真心恨着迪亚戈的媒体们发挥了自己的唇枪舌剑,盯着迪亚戈连番炮轰,并且不断的问出愈发尖刻的问题,甚至已经连迪亚戈被巴萨扫地出门之后的梦想下一站在何方这种问题都问出来了。

本来就已经输了国家德比战,还遭遇了比西班牙国内亲皇马的体育媒体对他还要更为尖刻的连番提问。尽管这些体育媒体们在提问的时候都用上了尊称,可在尊称里透露出来的冷嘲热讽显然已经昭然若揭。

在中方媒体和普通无立场球迷看来,巴萨的这次败绩可以说是众望所归。只是在看到那群巴萨的场上十一人在比赛最后做出的挣扎时,他们的心情还是会有些沉重。特别,是在看到伊格勒斯走进球员通道前最后看球场一眼时的神情。

面对中方媒体的轮番轰炸,脸上挂不住的迪亚戈最后选择拒绝回答了很多问题,可中方媒体却还是不放过他。于是赛后媒体见面会因巴萨主教练的提前退场而不得不提前结束。

在此次超级杯成形的时候,俱乐部就已经为球队安排了许多赛后的商业活动。当时他们是打算在赢得超级杯之后以一份轻松的心情去参加那些活动的,可现在,或许谁都无法真正的高兴起来。

当岳一煌再一次见到伊格勒斯的时候,是在两天后。

那是俱乐部安排球员们回程的一天,只不过他们的飞机是晚上起飞的航班。

这意味着球员们在回巴塞罗那之前,还能够有一个白天的自由活动时间。

天还没亮的时候,塔里恩,伊格勒斯和安蒂斯就从酒店里偷溜了出来,跑出来和岳一煌汇合。塔里恩在巴萨青训营的时候本就和岳一煌的关系还不赖。至于安蒂斯,他和伊格勒斯是俱乐部的室友,并且和岳一煌也的确是一届的,也就一起跟来了。

由于岳一煌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随着母亲去到了巴塞罗那,而后又是辗转意大利的布雷西亚和都灵进行自己的职业生涯,因此他对于这座在国际上都十分出名的城市一点也不熟悉。

不过好在他认识安欣,这个女孩在被外派到伊斯坦布尔之前一直就在上海工作,对这座城市可以说是十分了解,也明白比较有特色的地方在哪里,就在岳一煌的虚心请教下告诉了他几个很值得一去,并且是外国人可能会喜欢的地方。

就这样,背上了几套阿拉伯男人的服装,岳一煌很准时的出现在了巴萨下榻酒店前方三条街右拐的那个路口上。

几乎是岳一煌把那几个人都拽进小巷子并从折叠包里拿出阿拉伯服装的时候,伊格勒斯和塔里恩低落的情绪就被一扫而空,转而惊诧的看着岳一煌动作利落的给自己套上白色长袍,然后又把白色的布叠好了盖在头上又套上绳圈。这一连串的动作……他做起来似乎已经十分习惯。

眼见着他还要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大胡子贴上,塔里恩终于颤抖的伸出双手放到岳一煌的肩膀上,问他这究竟是要做什么……

“你们刚刚才在这里踢过比赛,就这么走上街一定会被认出来的。到时候……你们就只能等着警察来就你们了。上海的人口很多……很多。嗯,有……这么多。”

说着,岳一煌向三人比出了一个数字三。

“三百万?”

安蒂斯看到岳一煌比出的数字,十分惊讶的问道。显然,在拥有160万人口的巴塞罗那长大,又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也就只能想象得到这个和西班牙第一大城市马德里相同的人口数字了。

所以,当岳一煌给出真正答案的时候,这三位苗红根正的巴萨球员究竟会被惊悚成什么样子,这几乎已经是可想而知的了。

“是三千万。”

伊格勒斯:“!!!”

塔里恩:“!!!”

安蒂斯:“!!!!”

被这个再加上一千六百万就能够和西班牙全国人口持平的数字给惊到,塔里恩乖乖的穿上了岳一煌事先为他们准备好的阿拉伯服饰。至于伊格勒斯,他在还没听到岳一煌给出让他们这么穿的原因时就已经开始动手穿起了这种他还从来没穿过的阿拉伯服饰。

塔里恩躲在小巷子里穿着这套白色的直筒……布,却是把头套进去之后就又发出了新的疑惑:“可是……这么穿难道不会被人围观吗?”

“不会,你们低估这座城市了,只要你们不被认出来是谁,就算是穿着黑色性感皮装走在街上也不会有人多看你们的。”

塔里恩:“……”

早上六点,岳一煌先是按照安欣给出的指示,带伊格勒斯一行人去到了老式小吃一条街。在那里会有上海很出名的小杨生煎,南翔馒头店,当然也有乔家栅,苏州面馆,以及鲜得来排骨年糕。

这几个在西班牙长大的球员本来不信这么早就已经又餐馆开门,更不相信这么早就会有人到店里去吃早点。可想而知,当那样的一条小食街出现在他们的眼前时,脑袋里一直存在着早上十点才是早饭时间这一思维定势的伊格勒斯,塔里恩和安蒂斯……震惊了。

“天……这里都是做早餐的餐馆?”

“是啊,其实听我的朋友说上海的早餐还不只有这些。而且中国各个城市的饮食习惯不一样,吃的早餐也会很不一样。”

塔里恩狠拽住岳一煌,不可思议的向岳一煌问道,却是得到了一个比肯定还要更超乎人想象的答案。爱生活爱摄影的塔里恩他……很没志气的吞了口口水。安蒂斯已经拖着伊格勒斯向着排骨年糕的店走过去了,显然有着一般英国人血统的安蒂斯会对油炸的东西很感兴趣。但是排骨年糕……它当然会和英国普遍拥有的油炸食物,是两个次元的。

也许在不久之后这三个人就会后悔来过这里。

因为……巴塞罗那一定吃不到正宗的排骨年糕,也吃不到像样的生煎包。

在欧洲的华人圈有这么一个冷笑话:据说外国的中餐大厨在出国前的职业都不是厨师。

可想而知,光岳一煌就很有可能直接秒杀整个伊比利亚半岛以及亚平宁半岛上的的中餐厅厨师了,就更不用说……这些本土的老手艺人了。

似乎是想要让伊格勒斯高兴起来,整整一天的行程中,安蒂斯都一直走在伊格勒斯的旁边和他说着话,更企图转移他的注意力。岳一煌也就被塔里恩拽着走在了后面。

这位巴萨的现役球员演技第一人显然有很多话想要对岳一煌说。

“其实上个赛季快结束的时候伊格就一直想让教练同意征召你回来。教练不同意,伊格那家伙也没放弃,一直就想要影响教练改主意。还有一次教练说你就算回来你也还是替补,说得不客气一点你可能还会是替补的替补。伊格就很生气,和教练吵了一架。”

“本来这事过去了也就过去了。可是一个训练基地的工作人员把这件事捅出去了。正好你拿了欧联杯的助攻王,《马卡报》和《阿斯报》都在这件事上对教练冷嘲热讽的。教练就更生气了。所以联赛的最后一场他没让伊格上场。”

“然后这次集训的时候我就觉得情况不对劲。教练对伊格的态度和以前很不一样了。现在有一些亲皇马的媒体开始报道说伊格他年纪还很轻,可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让教练和高层都很放心,从不让他们为难的男孩了。还说伊格……想要向全欧洲有史以来年纪最小的球霸这个方向发展。大家都很生气,可是……教练好像并不怎么为这事生气。”

塔里恩的声音很轻,是不愿意让走在前面的伊格勒斯听到。

还算好,安蒂斯一直都在和伊格勒斯说着什么有趣的事,让伊格勒斯能够心情好起来,这同样也让伊格勒斯注意不到他们这里。

听到这些,岳一煌的心里说不出的闷。过了很久才说了一句:“他这样做很危险。球员本身不该在引进球员的问题上影响教练的决定。”

岳一煌说出的话语让塔里恩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岳一煌在听到这些后会是这样的反应。

“你……不想回来吗?”

当塔里恩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伊格勒斯正好转过头来,似乎是想和走在后面的岳一煌说些什么。岳一煌不确定伊格勒斯是不是听到了这句话,只是抓住塔里恩的肩膀按了按,示意他不要乱说话了,而后和伊格勒斯谈论起了有关这座城市的话题。

那天下午的时候,岳一煌带他们去到了田子坊,而后又去到了外滩陆家嘴,在一家可以看得到外滩北外滩风景的餐厅里吃了饭。期间遭遇了国人暗自嘀咕的疑惑:那几个人不是阿拉伯打扮么,怎么说的好像是西班牙语?

于是四人又从通常状态十分自觉的回到了窃窃私语状态,

早早的吃完晚饭后,岳一煌又带他们去到了滨江大道上看看黄浦江另一端的万国建筑群,在华美灯光的映衬下,那些建筑美得令人移不开眼。而离别的时分也就此愈渐临近。

在最后的时刻,岳一煌给了他们三人一人一个拥抱,却单单只在拥抱伊格勒斯的时候久久没有放开。

“你希望我能够重新和你在一支球队里效力,我很高兴。只是我并不希望你那样做。我希望你永远……永远永远不要在球员的买卖上干涉主教练的选择和决定。”

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伊格勒斯的身体明显一震,而后想要挣脱开岳一煌的拥抱看着他的眼睛对自己的童年玩伴说些什么,却是被对方紧紧的拽住不让他挣脱开。

“听着,你听我把话说完。你现在所做的事很危险,不管对谁来说这都是一件危险的事。你还很年轻,我不希望迪亚戈因为这样的事雪藏你。我发誓他一旦不希望用哪名球员一定会挖空心思的找来一个可以替代哪名球员的人。可你应该明白你在巴萨是无可取代的。巴萨不应该因为这样的理由输球。你忘了你以前说过的话吗,你说你希望帮助巴萨获得至高无上的荣耀。”

“可我也同样说过我们以后一定……”

“已经足够了。这件事……我还记得,你也还记得,这样就足够了,已经足够了。”

【我们一定能去世界上最好的俱乐部踢球,站在世界足坛的顶峰。到时候,你一定只做我一个人的影子前锋,好吗?】

这样的童年约定,我原本以为你已经忘记了。

可现在,你让我知道了你还记得。

足够了。

心中似乎有一股热流涌动。岳一煌最终还是松开了伊格勒斯。他撕下贴在脸上的大胡子,也在夜色的掩护下拿下了阿拉伯式的白色方布以及绳圈,在巴萨主力中锋的面前露出了他本来的样子。他犹豫了一下,而后把手放到了伊格勒斯的颈侧,微微的一个用力,就让对方低下了头。他用嘴唇轻触了对方的嘴唇,在伊格勒斯还醒着的时候。

而后,岳一煌在塔里恩和安蒂斯意识到他做了什么之前又径直走到塔里恩的面前,亲了亲这位当年在青训营和他一起接受训练的,爱生活爱摄影的巴萨后腰。当然,这回他亲吻的是对方的脸颊。

于是回过神来的塔里恩笑了,也十分豪爽的抱住岳一煌,亲了亲嘴唇,而后和这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的友人挥手告别,拽着不敢置信的看着岳一煌,眼睛里有着一丝探究的安蒂斯还有怔愣着不能回过神来的伊格勒斯向着马路走去。

伊格勒斯一行人离开了,他们回到酒店而后乘坐大巴去到机场,返回巴塞罗那。

至于岳一煌?他则需要在上海待过今年夏天他留在这里的最后一个晚上,而后去到广州和他的俱乐部队友汇合。

【一煌一煌!我假期去纹身了!等我们汇合了我给你看!】——卡塞尔

【听说广州比刚果还热?这是真的么?】——帕雷尔

【一煌,我想你了。】——弗朗西斯科

当岳一煌拿出手机看时间的时候,他发现了都灵队的队友们发来的短信。不自觉的露出笑容,而后转身向伊格勒斯他们离开的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最终释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