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求证当事人

求证当事人

“接下去我想要向岳一煌提问。问题可能会有一连串,希望你不要见怪!首先我想问的是,你知不知道在中国的各大论坛上出现了有关【岳一煌爱的究竟是谁】这个专题讨论楼群?”

眼见着热身问题问得差不多了,体育记者们终于还是露出了他们的真面目,企图从岳一煌身上挖到非常规的,重量级的新闻。

本次赛前记者见面会上请来的西班牙语以及意大利语双翻会在每次出现中文的时候就把他们的问题直接翻译成意大利语,再翻译成西班牙语。因此,当这个问题被问出的时候,现场翻译很快就把这句话给翻译成了都灵队的队员们所能听懂的语言。

这下,队友们全都睁着明亮的眼睛看向岳一煌,他们竟然企图从中方的体育记者口中……知道这个平时作息规律得不行,又根本不会去夜店乱来的家伙究竟是从哪儿变出了一个女朋友。

“我……我不知道……”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么岳一煌无论是知道还是不知道,他都只能回答说他不知道。

而后……他所面临着的,就是众多媒体记者的围追堵截。

“有很多人说,你和罗马王子托蒂的女儿香奈儿小姐已经秘密订婚了。”

“也有人说,你和都灵队的俱乐部老板卡尔之间的关系远超过一般朋友间的亲密。”

“还有人说都灵王子弗朗西斯科是为了你才来的都灵队。”

“但是最重要的!是前几天你和伊格勒斯在黄浦江畔的深情一吻!”

岳一煌:“……”

似乎每次出席新闻发布会或者是记者见面会,岳一煌总是和弗朗西斯科坐在一起。因此当场内翻译添油加醋的把记者们给出的连珠问题。当记者问到前几个问题的时候,弗朗西斯科还能挑眉笑着看向自家搭档,却是在听到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那份笑意依旧迷人却变得让人感到了冻人的寒气……

可那群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记者却并没有发现都灵王子的异样,而是举起了早就准备好的二十寸超大平板电脑,在上面的,正好就是那张好像异域文艺片的接吻照片!再用手指轻轻点一下,做幻灯片播放的图片还出现了特意被挑出来的安蒂斯……

岳一煌:“………”

…………

卡塞尔:“一煌!求亲吻!求亲吻!”

加雷:“下次我们进球的时候就拿这个做庆祝动作吗?”

帕雷尔:“这样听起来也不错啊。”

乌斯特:“其实我以前在皇马青训的时候,大家就会这样。”

这是在记者见面会的结束之后。在那场见面会上,两张冲击力极强的照片出世之后,岳一煌十分沉着镇定的告诉记者,亲吻嘴唇在欧洲,如果是对于关系十分好的朋友,这其实是十分正常的。事实上他那天在和朋友们告别的时候也亲了塔里恩一下。并且球员在获得胜利之后亲吻同性的记者,这也是时常有发生的。

可想而知……这样的言论说出口之后,会掀起多大的浪潮……

卡塞尔当时就亲了岳一煌一口,帕雷尔更是拿起话筒问岳一煌,“你看我怎么样?我们两个关系够好吗?”

而后数名女记者同时向岳一煌发问:“既然亲吻同性记者都可以!那异性的一定更可以了吧!!”

这一场记者见面会从那一刻开始就彻底的热闹欢脱起来了,始作俑者却是久久的沉默再说不出一句话来了。并且在他身旁的都灵王子也是肉眼可见的酷劲十足。等到记者见面会结束的时候,弗朗西斯科的脸已经完全黑了。

那让岳一煌实在是没能有勇气回房间休息。要知道……他的俱乐部室友正好就是这位此刻看起来十分不对劲的都灵王子。

岳一煌犹豫再三,终于还是顿住了脚步,打算向后退去。

弗朗西斯科连头都没回就说道:“想去哪里?”

岳一煌:“想……想回房间休息……”

就是在这个时候,带着一脸的不忍看完了都灵队赛前记者见面会的张少麟突然意识到岳一煌虽然已经决定加入中国国家队了,却是对现在的国足人员组成一点都不了解。思索了片刻后,给岳一煌发了一条内容很长的短信:

【岳哥,十月的时候国家队就要打第一场预选赛了。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注意一下明天和你们踢商业赛的对手,广州恒大。里面会有很多名你以后的国家队队友,有几个人是需要特别注意的。

林栋,广州恒大的队长兼国家队队长。他的场上位置是后卫,是个在球场上出了名的硬汉。

陈慎,恒大的强力边锋。他和路切蒂的球风其实很不一样。他不爱传中,是一个射门欲.望很强的边锋,老让人觉得那是一个活动在边路的中锋。

南凌,中场球员,能组织进攻也能组织防守。

周广厦,不管在恒大还是国家队都是主力边卫。

这几个人我虽然都没怎么和他们长时间相处过,但比赛还是打过的。我感觉这几个人里还是林栋最好相处,是个可靠的好大哥。南凌虽然脾气不错,可他是陈慎的好哥们。陈慎这家伙当年在北京皇马青训营可出名了,是个有钱人家的二世祖,家里是做房地产的,听说他家可不比恒大差钱,个死人眼看人的样子凶得很,平时也不爱说话,好像别人都欠了他五千万似的。至于周广厦那在球场上纯粹是个脑袋短路的,技术是不错,可没事去在裁判面前佛山无影脚人家被红牌发下去的也是他,你可千万得注意!】

…………

第二天,广州恒大与意甲都灵的比赛日。恒大的队员们吃过午饭就赶到了他们的主场,广州天河体育场。比赛时间原定于这天下午三点,但由于天气实在是太热了,主办方考虑到气温因素,决定将比赛时间后延一个小时。

球员们早早的到达体育场,开始他们的战术布置。

虽然外界都认为这是一场都灵队的表演秀,而中超联赛的这支本土球队就算是再怎样的称霸中超,和欧洲五大联赛的意甲都灵比起来,那都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但是恒大把都灵请来,却并不会是只想让国人看着他们究竟是怎么输的。他们当然不甘心就这么输给都灵。

他们是想赢过都灵的,在自己的主场。虽然到场的观众可能更多的是为了都灵而来。

他们想要赢过都灵,赢过这支欧联杯冠军球队,并在国人的面前好好的展现自己。

因此,这虽然只是一场商业赛,恒大却是对都灵做了十分彻底的调查,了解都灵队中每一个人的习惯特点,更早早的就开始准备。

所有和都灵队交过手的球队都明白,想要防住都灵队的破门得分,有效的看防住岳一煌和德里卡洛是重中之重。但却几乎没有人能够真正做到这一点。

“岳一煌,场上位置十分灵活,是一名技术型球员。他可以打影锋,打前腰,甚至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拉边,他的速度极快,突破封锁的能力也很出众,一旦让他拿球,情况就会变得十分危急。他的助攻能力以及个人得分能力都十分惊人。所以我们务必一定要好好的看防住这名球员。尤其一定要注意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两人之间的配合……”

听着翻译将外籍教练对他们所说的叮嘱告诉他们,恒大的球员不禁认真点头。

一番叮嘱停下来,恒大的球员不禁感慨,面对一位速度极快,突破能力极强的球员,就算知道他的下一步会是怎样的,要真正的防住他也十分困难,就更不用说岳一煌这样打法多变,身形灵活,总是会有出其不意动作的影锋了。

“这么说起来,这岳一煌还真是神了,这完全就是欧洲人的速度和欧洲人的脚法。”

“可不是嘛,人家可是欧联杯助攻王,我们还从没和这么样的狠角色打过吧?”

“嘿,这次世界杯要是有了岳一煌,我们应该得能进小组赛吧。”

“你也就这点出息,我们得能打到八强!”

在战术演练之后,几名恒大的球员围在一起谈论着今天下午他们就要交战的对手。然而却不是队里的所有人都对岳一煌抱着这样的期待。起码,恒大的主力边卫周广厦在听到这段的时候脸色就很不好,在经过这几名队友的时候还很发出了很愤愤不平的声音。

“岳一煌岳一煌,你们也就知道岳一煌!这小子还没进国家队呢就想当队长了!他进国家队是好是坏还不一定勒!”

“哪能啊,这到底怎么回事?”

听到周广厦火气不小的骂声,周围不明情况的队友忙围过来问他这到底怎么回事了。这才知道,岳一煌甚至还没进到国家队训练,足协就已经示意新聘请的德国籍主教练霍恩让岳一煌从老队长林栋的手上接过国家队队长一职。

岳一煌虽然可以说是这支队伍中技术最为出色的一名球员了,可他到底还连见都没见过自己的国家队队友,在空降的同时直接让他成为国家队的队长,这实在是太过了一些。因此向来就十分严谨的德国人他拒绝了足协的示意,然而足协却是不依不饶,到了现在,这件事居然已经被弄得国家队的队员都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

国家队的队友们大多是在中超联赛踢球,就算有极少部分球员在其它联赛踢球,甚至是在五大联赛踢球,那也是在乙级队伍里甚至连轮换主力都踢不上。可想而知,当他们面对岳一煌的时候,心里是带着羡慕向往以及微妙自卑的。这件事一出,肯定会让他们产生不小的逆反心理。

尤其,是在大家都十分信服现任国家队队长林栋的情况下。

几名恒大的球员听着周广厦说的还不信,赶忙又去问队里其他的国家队队员,就在不远处的陈慎被大家伙儿抓住了,对于大家的疑问,陈慎露出了嘲弄的笑意点了点头。

得到陈慎的肯定回答,大家伙儿简直就要闹开了锅了。他们本来就已经聚集在一起说了好一会儿时间,这会儿又闹开了,恒大的队长林栋当然会注意到这里。身材健壮的林栋快步走过来,正好听到这些队员愤愤不平的抱怨声,他吭了一声,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的到来。

“队长!”

“队长!”

“林大哥!”

“简直就是在胡闹!”

林栋把围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看了一遍,而后粗着脖子撂下一句话,让这群球员们都往后一缩。

“球队里的人员安排和足协没有关系!他们爱说他们的是他们的事,听不听,怎么听,是不是照做,那是球队主教练的事!任命谁当队长足协说了有用么?那是球队里的事!不过岳一煌如果真是个好样的,让他做队长那也是应该的,你们都还不是国家队的队员呢,少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轮不到你们来点评这个点评那个的,叽叽喳喳的还是个男人样么你们!”

把这群该挨训的全都吼了一通,队员们终于老实了。林栋体格健壮,中气十足,被他这么吼了一通,那胸膛可不就像是被棒槌敲过的大钟一样么。震得慌。

队员们就这么四散了,但是显然有人不打算就这么算了,从后面追上陈慎,拽住他的胳膊说道:

“陈大少,这不能啊。要不你让你家里人去说说?那小子从小就在欧洲长大,还一直都在欧洲踢球,连中国什么样都不清楚吧,这一来还就想当国家队队长了?太胡扯了吧!”

似乎是在那名队员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陈慎给人的感觉就不同了,他转过头来,眼神锐利起来,猛地看向他的俱乐部队友,让对方心里一慌。

陈慎只是这么看了那名队友一眼,而后就起身走人,让那名被他晾在那里的俱乐部队友脸一阵白一阵红的,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以为家里有钱了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