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最好的一面

最好的一面

“你好,岳先生,我是负责您今天行程和服装的助理,辛西娅。”

面对面前把金色长发盘起的干练女性,岳一煌下意识的回过头去看他的搭档弗朗西斯科。因为……他的英语不好,而他身边人的英语很好。

看到岳一煌的举动,弗朗西斯科笑着把手放到岳一煌的肩上,轻声用意大利语对他说道:“微笑,和那位女士握手。”

现在,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已经抵达纽约。在三天内连续乘坐两次长达十多个小时的飞机更继续跨越六个时区实在是不怎么美妙的感觉。或许,对于岳一煌来说,他是宁愿连续三天都踢比赛也不愿意坐两回十二小时的飞机吧。

或许会有些不可思议,但这的确是岳一煌第一次来到纽约。但一直就在欧洲的地界上跑来跑去的岳一煌却觉得,他并不是很喜欢这座钢筋水泥筑造起来的现代化城市。相比较起来,他还是更喜欢欧洲,虽然现代却可以随处都见到古典的痕迹。

来到一个说着自己不熟悉语言的城市,难免就有些束手束脚。为了不走丢或是闹出其它什么事又麻烦到人,岳一煌只能一直紧跟着弗朗西斯科。

幻影之子这样的行为让都灵王子觉得,很是受用。一想到这个家伙接下去还会和他一起拍摄广告,弗朗西斯科就觉得……心情更好了。

“走吧,我先带你们去化妆吧?”

那名CK公司派来的干练女性示意弗朗西斯科和岳一煌一起去化妆,而后换衣服,整理发型,于是两名来自都灵的球员很快跟上。

这一次,弗朗西斯科并没有带上他的化妆师。或许是他不想让这趟旅程又加上什么别的人,又或许是因为他对CK公司内部的化妆师足够信赖。

两人才坐下,并让化妆师把额发向后拨去,化妆师就开始感慨岳一煌的皮肤质感超乎意料的好。毛孔细腻,并且没有什么瑕疵,简直比许多注重保养的女星都要好太多了。只是可惜,那些话岳一煌都听不懂……他甚至有些惴惴不安的看向身旁的弗朗西斯科,却是发现都灵王子露出了生动的笑意对他说道:“他只是在夸赞你。”

“是这样?”

“当然是。”

听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岳一煌向化妆师露出了有些腼腆的微笑,“谢谢你。”

“哦,老天,你还能再可爱一点么?!”

行为举止并不是那么硬朗的化妆师看到岳一煌的微笑,简直遏制不住那种被幻影之子的魅力一击即中的心跳感。不过很快,这份心跳感就化为了他的职业动力,让这名在业界十分出名的化妆师为岳一煌上起恰到好处的妆容来。

在半小时之后,化妆师为岳一煌上妆完成。

那是即使面对面的走过去也不一定能够看出岳一煌化了妆的自然妆面,却是深刻的挖掘了岳一煌的气质魅力,更让他亚洲人的脸庞变得立体起来。

当然,化妆师没有忘记CK的精神:“最纯,最简约,最时尚”,也没有忘记CK的设计风格:“极简,性感,美国式轻松优雅”。

如果说他在弗朗西斯科身上挖掘的,是那份时尚与性感,那么他在岳一煌身上挖掘的,就是一种纯粹感。当纯粹到了极致的时候,它也会变成另一种意义上的性感。当两人换好衣服站在摄影师的镜头前时,摄影棚内的工作人员不得不感慨起造物主的神奇。

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这两名来自同一个俱乐部的球员真的是拥有着与对方截然不同的气质,却又有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相合感。当两人站在同一个画面里的时候,竟会是那样的相称。仅仅是几张照片的试拍,摄影师就已经确定这真的是太棒也太符合他们本季宣传理念的组合了,当即为两人拍摄起了一连串的照片。

在试拍的时候,弗朗西斯科的身体极其放松,不管怎么拍都会有专业模特在拍时尚大片的感觉。相比之下,岳一煌的动作就僵硬得多,甚至在弗朗西斯科的身旁根本不知道应该摆什么动作。

的确,岳一煌虽然有拍摄过很多广告,但那些广告大多都是动态的,有着连贯画面的。那样的话,岳一煌就可以在最开始的僵硬时间过后变得自然,而后被导演捕捉到他最好的一面。尤其,是像公主邮轮那样的拍摄手法,那是岳一煌最适合的。

所以,在面对摄影师单反镜头的时候,岳一煌是僵化的,无法和弗朗西斯科融入同一个画面氛围中的。于是现场人员决定让弗朗西斯科先行拍摄,让岳一煌在旁边看着,学一学,也好好想想在镜头面前怎么表现。

而后?由于弗朗西斯科惊人的职业素养,他的部分只花了一个小时就拍摄好了。

在摄影棚里,他就像一名真正的模特,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停顿都让人想要让这一刻停滞在镜头里,留待以后慢慢回味。并且,他在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一种属于贵族的气质,又展露出一份甚至可以称之为“勾引”的意味。或许仅仅是从外貌以及气质来说,他也足够被人称为都灵王子。

照相机快门的按动声中,弗朗西斯科不断的向镜头展现他的魅力。

在一旁学习的岳一煌眼睛紧盯着和平时比起来,更为肆无忌惮的释放着那份魅力,以及性感诱惑的都灵王子。虽然弗朗西斯科摆明了是要在这一季的牛仔裤宣传照中展现出那份极致的性感,但那并不代表他会上身全.裸的出境。

深V字的上衣让他的胸肌恰到好处展现在了镜头里,V字底端时隐时现的阴影让人更对他的身体浮想连连。当弗朗西斯科侧着脸,目光由照相机镜头一个轮转的看向盘腿坐在地上认真学习的岳一煌时,都灵队的影锋竟是猝不及防的……脸红了。

而后,都灵王子笑了。

那是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而并不是为了这个广告的拍摄而故意摆出的表情。

“非常好!你真是太棒了弗朗西斯科!”

面对状态如此良好的弗朗西斯科,摄影师实在是很想再拍一些,但弗朗西斯科的好照片实在是太多了,再拍下去,挑选哪张照片作为这一季广告的宣传照会成为太过巨大的难题。因此,被拍摄的人换到了岳一煌。

可这一换,整间摄影棚的工作状态都变了。

工作的进度又顺畅无比直接变为了艰涩。

摄影师让岳一煌自己摆出他认为最能够展现自己的动作和表情,岳一煌却是直接摆出了机器人一样僵硬的动作,让摄影师连按下快门的**都没有。整整两个小时,岳一煌的部分一点进展都没有。

可午饭的时间已经到了。大家不得不就这样结束了上午的工作。

辛西娅很细心的为大家叫来了不只是汉堡薯条披萨饼的外卖。午餐中有金枪鱼和三文鱼三明治,也有新鲜的果汁,海鲜色拉,甚至还有浓汤和水果。

只不过,对待这一餐还能算是可口的午餐,岳一煌却是一点胃口都没有。他在为工作的毫无进展而感到烦恼。低着头沉默着,却是感到自己的嘴唇上有了酸甜酸甜的味道。

“吃一块水果吧?”

那正是弗朗西斯科用小叉子为岳一煌插了一块甜橙喂到了嘴边。慌乱的从对方的手上接过小叉子,而后很快的把那一块甜橙放到嘴里,向弗朗西斯科道谢。

都灵王子却只是笑着,一手撑着一边脸颊的看着烦恼的幻影之子,就仿佛……他是在欣赏着对方的表情。

“不要再看着我笑了!我快把你的推荐搞砸了!如果我在今天下午三点前还拍不出能让人满意的照片,你说……他们会不会解约……?”

“不会的。”刚才光顾着盯着眼前人看的弗朗西斯科这才想起来吃一口海鲜色拉,而后话说一半后又坏心的补充道:“解约要付违约金的。”

岳一煌:“……”

这份午餐的三明治面包经过烘烤,外层已经是十分脆,却不会影响到里层面包的柔韧质感。弗朗西斯科知道岳一煌并不喜欢把三文鱼夹在三明治里吃,就把里面的金枪鱼三明治挪到了岳一煌的餐盘里,又把三文鱼三明治留给了自己。

弗朗西斯科:“不用担心,刚刚我已经想过了。之前你没能拍出好的照片,那是因为摄影师不懂你最好的一面。在摄影棚里你又没法给摄影师一个捕捉那些画面的机会。但是不用担心,下午我会帮你把那一面展现出来的。”

岳一煌:“真的?”

弗朗西斯科:“真的。”

说着,弗朗西斯科又向面对着他的岳一煌露出了迷人的笑意。那是不自觉的勾引,也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在欣赏着自己觉得美的东西。尽管很难去相信,可现在的他……的确是认为岳一煌的每一个表情和神态都足够让他移不开视线。

但这不影响他记得岳一煌最好的一面。

甚至可以说,没有人会比他更了解……岳一煌最好看的一面究竟是怎样展现的。

在午餐结束后,拍摄很快开始。这一次,弗朗西斯科站到了摄影师的旁边,用略显低沉的声音说出像情人间密语的意大利语。

【是的,坐到那张椅子上去。一条腿盘起来,一条腿直接放下去,身体放松,眼睛不需要看着照相机,视线可以放到更下方的位置。想象一下,你是坐在球场的草地上,阳光被云遮起来了。现在,风吹起来了,把云吹散了一些,阳光就照到了你的身上。】

仅仅是那几句暗示,岳一煌给人的感觉完全就不一样了。尽管他的眼睫微垂,然而当笑容扬起时,那份惊艳的,让人难以忘却的纯粹便展现在了摄影师的照相机镜头中。那份纯粹与阳光的温暖有关,与清风的气息有关,更与那一抹挥之不去的白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