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182 最新更新

182

在那场韩国队主场迎战中国队却遭惨败的第二天,几乎是每家韩国媒体都对这场比赛打上了“黑哨”的巨型标题,国内民众愤怒异常,却似乎完全没有人记起2002年韩日世界杯的时候韩国队对世界做了什么。

2002的世界杯,韩国队依靠彻头彻尾的,藐视全球人类智商的黑哨将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接连黑出局。

在小组赛对阵葡萄牙时,裁判帮助动作比葡萄牙队还要更大的韩国队接连罚下葡萄牙队的两名球员。

1/8决赛韩国队对阵意大利队,裁判在比赛不到二十分钟的时候就给了韩国一个点球,更无限次的纵容韩国球员对意大利球员的恶意犯规,例如铲球只铲人,飞身砸肘,凌空蹬踏,以及抱腿截摔,抱身滚摔。韩国队的前锋盯着意大利队的队长保罗·马尔蒂尼的头部猛踢,裁判表示没有看见。韩国队在禁区内恶劣侵.犯意大利队当时的主力前锋托蒂,裁判以托蒂假摔为由将他红牌罚下场。

不仅如此,裁判还找到各种理由将意大利队在120分钟内的所有进球都吹无效,还把韩国队在点球大战中被意大利门将布冯扑出的一个点球算作是有效进球。

那场比赛可谓是足球史上最为传奇的一次黑哨。

在1/4决赛韩国队对阵西班牙队,在世界范围内都抗议韩国队黑哨的情况下,那场比赛的执法裁判居然还能够继续纵容韩国队的屡屡犯规。

但无论如何,意大利队无疑是在那年的世界杯上和韩国队结仇最深的球队。

更为可笑的是在全世界的一片骂声中,韩国政府还会认为它国解说员有辱骂韩国的意思,故而向外交部提出抗议。

可想而知,当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知道了这次韩国队在主场对战中国队的时候究竟遭遇了什么的时候,内心会是有多么的快乐了。特别是中国队8号杨逸的反重力假摔以及之后的全队的集体性表演,那都让这三国的上一辈国家队球员感到身心舒畅。

而后如今在意甲联赛踢球的岳一煌第一脚任意球将一名韩国队的球员直接踢得翻了白眼更被人就这样抬出场去,第二脚任意球则干脆踢出了足坛已经有好几年都没有看到的碎叶球。那就更是让人拍手叫好了。

但是韩国媒体却是为他们的国家队感到憋屈又委屈,开始对中国队展开了口诛笔伐。

但是论明朝暗讽,中国从来就不会输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

因此,两国的媒体开始了骂战大对唱。

韩国:【史上最无耻的黑哨以及假摔。这是一个可怕的民族,一个可怕的国家,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羞耻心在哪里】

中国:【我们国家的英雄们在客场遭遇那支队伍前就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究竟是怎样蛮狠的队伍。但这一次,裁判终于公正的给了韩国队应得的罚牌。】

韩国:【在当今足坛,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国家队里会出现这样低劣的假摔】(配图:杨逸反重力假摔)

中国:【超越力学的极限,恶意犯规不成,反滚地九圈】(配图:韩国队队员被岳一煌肩撞手臂后捂脸滚地九圈)

韩国:【重大爆料,中国队队内不合,知情人士称中国队主力前腰岳一煌在队内屡遭排挤,球队几近破裂】

中国:【世界足球史上最为黑暗的一页,2002年韩日世界悲韩国冲入四强全纪录】

韩国:【公安部重大发现,中国队奇迹之星岳一煌的生父竟是韩国人!我们没有输给中国的假摔和裁判的黑哨,我们只是输给了另一个韩国人!】

中国:【……】

岳一煌的父亲是谁!

岳一煌的父亲是谁!!

他到底是谁!!!

是谁!!!!!

由于韩国方面这份极其天朝全国人民激愤的报道,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引到了这个问题上。就连各大主流论坛上【岳一煌爱的究竟是谁】系列楼都开始停止建楼,【追踪岳一煌身世之谜】主题楼拔地而起。无数的名侦探和技术宅汇聚于此,打算人肉出岳一煌的生父来。

然而翻开岳一煌的履历,人们只能发现他在很小的时候就随改嫁给一个西班牙人的母亲去往巴塞罗那。更由于岳一煌的母亲根本从未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小时候的岳一煌和长大后的岳一煌差别又太过巨大,人肉功能根本无法开启,群众们对韩国恨得牙痒痒,却又偏偏真的找不出岳一煌那神秘的父亲。

【混蛋只管生不管养的家伙啊!!!老子现在没让你去付清岳一煌9岁到18岁的赡养费只要求你是男人的就站出来说句话啊!!!】

国内反韩情绪再次高涨,许多球迷开展了抵制韩货,至死都不给韩国增加一分钱的GDP这一伟大的活动,并开始有大量球迷自发前往国家广电总局举行抗议示威,要求他们不再从韩国引进电视剧以荼毒中国的下一代。并且,这群球迷甚至打出了【今天引进韩剧一部,明天全家都是韩国人】【NC官员全家韩国人,越长越像韩国人】这一系列可怕标语。

但是在东亚地区都引起了腥风血雨的当事人却根本不知道那些。

他在那一夜的混乱之后就做了逃兵,去往了在他心里永远都会是特别的那座城市,巴塞罗那。

在飞机上的时候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乱飞的思绪。

他感觉自己的内心在受到一种煎熬。

昨天晚上的无顾忌疯狂和以前的任何一次都不同。因为在昨天晚上,再不是只有弗朗西斯科一个人在主动。尽管不愿意去承认,但岳一煌明白,那个时候的自己也在渴望着对方的吻。他更无法否认那份怦然心动的感觉。

对他而言,那或许近似于一份只有他才明白的,出轨。

尽管,他和伊格勒斯之间根本就什么都没有过,但他却是这么认为的。

一次精神与身体上的双重出轨。

混乱的思绪让他根本就无法思考,更无助的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该怎么做。

他想要去巴塞罗那,强烈的想要见到对方,却又胆怯的不敢和那个人对上视线。

在走出机场的那一刻,他第一次的在面对这座让他再熟悉不过的城市迷茫了。

不顾一切的来了,却是连自己该去哪里都不知道。

傻傻的站在那里很久很久,久到机场的安保人员都走过来问他是不是需要帮助。而后岳一煌向对方摇了摇头,更像是被什么惊扰到了一般很快的坐上了一辆正在机场内等着的出租车。在对方问岳一煌要去那里的时候,他愣住了,最后他给了对方这样一个答案:

“麻烦你先带我去市区!”

“好的。”

岳一煌在犹豫了很久之后才打开了对经过了特别好友验证的定位功能。整个巴萨俱乐部,和岳一煌通过了双向验证的只有伊格勒斯和塔里恩。然而岳一煌却是发现这两人现在根本就不在同一个位置。塔里恩在巴萨青训营的训练基地,伊格勒斯则是在旧城区里的一条街道上。

看来,这天是巴萨俱乐部放假的日子。

岳一煌犹豫了很久,却最终还是没有直接去到伊格勒斯现在所在的位置,而是逃避一般的给出租车司机报出了巴萨青训营训练基地的地址。

“嘿!那边的小子!你这么踢不行!你的腿抽住了么?你的假动作完全就是一个机械运动,你都还没动我就知道你肯定打算做个假动作。这时候如果遇上了我,只要盯住球,趁你做假动作的时候就能把球给断下来了!听我的,现在别去想技巧,就只是享受它!”

当岳一煌一边找一边问,并最终望到塔里恩身影的时候,他正在给这群青训营的小鬼头当代打教练。当然,是在卡斯蒂亚的面前。这位巴萨青训营的主教练显然还不敢让塔里恩这样的不靠谱学生单独给他带的孩子们单独授课。

当塔里恩看到事先都不说一声就过来的岳一煌,他简直不敢相信,而后十分高兴的招手喊岳一煌过来。

塔里恩:“一煌!你来了正好!给这群小鬼们示范一下你的碎叶球!”

岳一煌:“我其实……”

塔里恩:“快点快点!来了就别磨磨蹭蹭了!再过不久今天上午的训练就要结束了!”

岳一煌:“可是碎叶球的成功率很低的……”

塔里恩:“那你就给我踢到踢出碎叶球为止!!”

就这样,岳一煌还没来得及和对方说些什么,就已经直接被塔里恩拖过去做示范老师了。被一路拖拽过去的岳一煌转过头去看了一眼他的导师卡斯蒂亚,而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在得到对方赞许的点头后就小跑着去到了球场的中央。

所幸岳一煌今天穿的是一身运动装扮,穿的鞋子虽然不是专业球鞋,但也好歹是不错的运动鞋。在稍微活动了一□体后,岳一煌就在那群小鬼们向往的眼神中站到了球门前。那一刻,他恍然发觉,这群小孩子们看他的眼神就好像当年他们还小的时候,看向巴萨俱乐部主力战将时的那样。

第一脚,他并没有成功。

第二第三脚,同样也是。

但是那群巴萨青训营里的小男孩们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而是继续看着岳一煌。

直到第七球的时候,岳一煌终于在这群孩子们的面前踢出了一个漂亮的碎叶球,让孩子们今天上午的训练课程在一阵欢呼叫好中结束。

既然岳一煌难得回来一次,那么他和塔里恩还有卡斯蒂亚便一起到了青训营的食堂,吃一顿让人很能够回忆起少年时代的餐点。

“一煌,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球队放假么?”

“没,没有……今天特别想来看一看,就……请假过来了。”

岳一煌有些支支吾吾的回答倒是让塔里恩“哇啊!”的一声狂拍了一下他的背:“哥们你真够意思!”

被塔里恩这么一拍,岳一煌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心虚的看向卡斯蒂亚,却是发现这位一直都很照顾他的青训营教练正在笑着看向他。而卡斯蒂亚望向他的眼神里,甚至还带着一份明显的期许。

“你在国家队的首秀,我看了。你表现得非常棒。”

吃了一勺焗饭,卡斯蒂亚对岳一煌说出了夸赞的话语:“博斯布克想要召你进国家队的事,我听说了。他很看好你,甚至在听说你不打算入西班牙的国籍加入西班牙国家队的时候,他来找过我,希望我可以劝你改变你的决定。但我知道你从小就是一个倔强的孩子。只要是你已经决定了的事,别人很难再去改变它。并且我想说的是,你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一点也不惊讶,让我惊讶的,只是意大利队曾经也想吸纳你成为他们的国家队队员。我为你而感到骄傲,孩子。”

那样的赞赏竟是让岳一煌收获了一份惊喜,然而卡斯蒂亚接下去所说的那句话,却是让他感到不知所措起来。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成为了巴萨的教练,希望你回来。让我当年设想的巴萨双子星真正的出现在坎普诺,你会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