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193 锈铁盒

193锈铁盒

从认识弗朗西斯科的那天起,岳一煌就知道这是一名十分遵从自己的内心,更知道怎样去享受的球员。但是这一年的冬歇期,他却并没有在联赛的最后一场球赛结束之后就开始他的冬季假期,而是耍赖一般的待在自家影锋那里,直到对方的离开。

“我会在都灵等你。”

只是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就能让人感到自己的心都变得柔软起来。

这个赛季对于都灵而言,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魔鬼赛季。对于岳一煌而言,格外如此。

并且,从这个赛季开始,他需要为了国家队赛事而更为频繁的在中国和意大利两地飞来飞去。并且由于都灵到北京这个旅途的航线极为冷僻,很多时候根本就不会有直飞的航班。因此,在运气不好的时候就经常要转机。或者是去罗马转乘,或者是去法兰克福,慕尼黑,巴黎,甚至是伊斯坦布尔和迪拜转机。

时差与超长空中旅途当然会是对体力的极大考验,就更不用说太过频繁的,太远距离的空中旅程很容易引起一些腰部的麻烦。尤其,是对于经常可能会出现运动损伤的球员来说。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岳一煌打算这个冬歇期全都用来休息,在都灵的家里好好的放松,让身心都得到足够的休息,以用来应对接下去的那半年。

是的,他们在欧冠的小组赛上曝冷晋级欧冠十六强赛了。

这就意味着……他们将在本赛季的下半程面临更为激烈的欧冠赛事。

当然,他们还需要在联赛继续冲刺。

虽然说都灵在本赛季的上半程所取得的成绩还算不错。可这还不够保证他们一定能够取得联赛的前四名,并顺利的取得参加下赛季欧洲冠军联赛的入场券。

而更为惨烈的一仗,将会是在新年过后的夏天。

都灵队内将会有多名球员迎来他们的世界杯之战。

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这都会是魔鬼般的一个赛季。

在岳一煌离开都灵去到巴塞罗那的那天,弗朗西斯科开车把他送到机场。几乎是在还未分别的时候就开始思考起,没有那名影锋的圣诞节将会是多么的难熬,他更开始猜测着,当那份短暂的分别后又再一次的见到对方,那会是怎样的喜悦。

弗朗西斯科:“一煌……”

岳一煌:“什么?”

弗朗西斯科:“没什么,快去登机口吧。”

岳一煌:“好!”

【如果可以,真希望下个圣诞节的时候,你可以和我在一起……】

并没有给对方一个告别的亲吻,而只是用微笑的注视送别对方。.直至对方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弗朗西斯科才离开。却是在还没到停车场的时候就忍不住发了一条简讯给对方:

【我已经开始想你了,怎么办?】

进到登机口并通过了安检的岳一煌看到这条短信,站起身来,看向登机口外的方向,却是早已无法看到对方……

在那天的傍晚,岳一煌的继父带着他的母亲还有弟弟开着车全家一起去到巴塞罗那的机场接他。在许久未见后,岳一煌给了这一家三口的每个人一个拥抱。而后在人群认出他来之前一起去到机场车库。

那还不是这年的平安夜,然而这一家人的圣诞晚宴却似乎已经从今天开始。

再一次的回到这里和他的母亲,继父,还有弟弟一起度过又一个圣诞节。只是此时此刻,他的心境已经完全不同。依旧不认为这是他的家,却会带着更为真挚的祝福去看着他们。

此时的他,已经幸福,而再不是曾经的迷茫,无助和压抑。

这一天的晚上,岳一煌的母亲准备了格外丰盛的晚餐。在轻松而又让人愉快的晚餐之后,岳一煌的继父胡安以及弟弟尼诺帮着他的母亲一起把碗筷收拾到厨房,而后去到客厅里看起了西班牙当地的电视节目。然而岳一煌却并没有离开厨房,而后把袖子拉高的打算把碗给洗了,却是才碰水就被他的母亲拉住。

“难得回来一次,就别管这些了,去削点水果吃吧。”

“没关系的,不费事。”

“说了不准你洗就是不准。”

看到母亲难得的执拗,岳一煌失笑了,只好又靠在灶台旁看着他母亲忙碌的身影。

“都灵现在已经很冷了吧?可是你两周前在那儿踢球的时候还是只穿着一件长袖的运动衣和一条运动短裤。”

“不是还有运动袜吗?”

“运动袜怎么会够。你呀,小时候最怕冷,可是让你多穿两件还会难为情。”

这对平日里并不频繁通电话的母子在圣诞节全家相聚的时候说起了许多平日里的琐碎事,倒是让这间并不大的厨房有了岳一煌平日里感受不到的,和亲情有关的温馨。

“一煌,过了新年你就22了,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什么时候带回来给妈妈看看?”

当眼前这个虽然已经四十多岁却依旧看起来漂亮依旧的女人向岳一煌问到这个父母常会关心的问题时,都灵队的幻影之子显然是完全没防备的猛咳了起来。可这位母亲却是不以为然,还以为儿子这是在害羞。

“男孩子22岁是还不该着急的。可我们家一煌那么受女孩的欢迎,找个喜欢你又对你好的应该不难。身边有个人一直关心照顾你,那总是不一样的。不过啊,你从小就会照顾人,脾气也好。如果找了女朋友,多半还是得你去多关心人家一些。但那也好,有个喜欢的人在身边,总是会过得更开心一点。”

“我……其实觉得,觉得找女朋友很麻烦。如果有时间,还是该多休息和训练。”

岳一煌这番一听就知道是在推脱的话让他的母亲听了以后失笑了,却并没有戳穿他,而只是把碗放到碗柜里,而后又把手洗干净,脱下了围裙。让她的大儿子跟随自己一起上楼。

那是她和她现在的丈夫胡安共用的书房。房间里的书柜一人一半,谁也不去胡乱的动对方的东西。她就这样把岳一煌带到了书房里,而后从一个在角落里的书柜里拿出了一个已经有些年代的铁盒子。脸上带着柔和和鼓励的笑容,把那个铁盒交到岳一煌的手上。

“这是……?”

“我和你爸爸的照片。”

听到这句话,岳一煌拿着铁盒的手颤了颤,十分讶异的看向自己的母亲,却是听到她缓缓的说着:

“网上的那些事我都看到了。很多人都在质疑你的父亲究竟是谁,是个怎样的人。可他们却越说越离谱。前阵子有个驻西班牙的中国记者找到我,说希望我能够接受一个短暂的采访。我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答应她了。我想让人知道,你妈妈看人的眼光没有那么差,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也生不出这么帅这么棒的儿子。”

听到这里,岳一煌不经笑出声来,而后有些无奈的看向他的母亲:“我知道,我的助理告诉我了。”

“助理?”

“是的,她叫林灵,专门为我负责一些中国那边的事情。她告诉我你接受的那个采访了,还跟我说大家都没想到你看起来居然还那么年轻。”

岳一煌的话语让他的妈妈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可随着岳一煌打开铁盒的动作,她的心又好像被悬了起来那样的紧张。

是的,在岳一煌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和那个人离婚了。那是岳一煌六岁时的事。并且在那之后她就因为工作的关系去到了另一个城市,因为很多的原因,岳一煌在那之后就再没见过他的父亲。这也导致如今已经22岁的,当今足坛最炙手可热的亚裔球员根本就已经记不得他的父亲究竟是什么样子。

在岳一煌的世界里,父亲似乎早就已经是一个距离他很遥远的,已经与他的生活完全无关的伺候了。在刚刚到达巴塞罗那的时候,感到强烈不安的他曾经那样的希望可以真正被他称作为父亲的男人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却是因为一次把母亲伤透了心的争吵而彻底放弃了那个愿望。

这个词已经被他尘封在模糊的记忆里,很久很久。

而此时,他又再一次的看到了那个早就记不得对方长得什么样的,父亲。

那是一张出乎意料的,俊朗非凡的脸。

他有着比古铜色稍浅一些的肤色,目光深沉,身上甚至有着如今在城市中已经很难见到的,野性不羁的气质,却是向着镜头展露着他爽朗的笑容。

这样的一个人,无论在那儿都足够让人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他。

“这是……我爸爸?他看起来……看起来……”

“不像汉人是吧?他的妈妈,也就是你奶奶,是康巴族的姑娘。你爷爷年轻时候去西藏的时候认识了你奶奶,然后就有了你爸爸。所以一煌你一定别听外面那群人说你爸爸是韩国人。”

听到这段话,岳一煌简直哭笑不得了。他只觉得,他的继父真的把他的妈妈照顾得很好,好得让她身上又出现了像个小孩子的一面。

“我……还挺惊讶的。因为,我长得和他并不像。”

“是啊。你长得更像我一些。其实还真的有点可惜。当初我会嫁给他,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长得好。我一直想,如果我以后生个儿子,可以像他一样帅就好了。不过,我儿子现在也长得很帅。”

听到这句话,岳一煌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而后用一种十分轻松的语气问道:“介意告诉我,当初你们为什么会分开吗?”

对此,他的母亲对他笑了笑,而后坐到了书桌前的那个转椅上。看到自己的妈妈终于放下芥蒂的要告诉他自己还年幼时的往事,岳一煌连忙拖了个小凳子,坐在他母亲的身旁,认真异常的听着。

“你爸爸很朋友之间很讲义气,也很聪明。我嫁给他的时候,他才刚刚开了自己的公司,还是个穷小子,没几年就已经挣了很多钱。可是在你五岁的时候,他接了个大项目,很大很大的项目。银行主动贷了很多款给他,说是资助他的项目。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项目遇到了麻烦,很多的麻烦。那段时间,他天天回家都不说话,一直都在书房抽烟抽到凌晨三四点才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就又出门去了。

后来,银行向他催款。可是他所有的钱都投到那个项目里去了,没有钱还给银行。银行就把他用来抵押贷款的那块建造项目的地收回去了。什么都没有了……”

“然后呢?”

“那件事以后他整个人都变了。我劝他去找份平常点的正经工作,我们好好的过日子。可是你爸爸却对我说。他以后不经商了,做官比做个平头小百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