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05 被遗忘的

琅邪·俨作品 影子前锋 影子前锋 第一卷 205被遗忘的

自己掀翻了茶几,又把衣服穿了起来,然后再把掀翻的茶几整理好的岳一煌心情有点忐忑的看向自家搭档跳着脚消失的楼梯。咽了口口水,岳一煌突然觉得……他可能该先洗个澡。那么,是回去么?还是先不回去?

看了外面又下起的大雪,岳一煌缩了缩脖子,而后脚步极轻的走上楼,去到一间楼上的另一间卧室。虽然那并不是主卧室,却是也装修得极为别致。在那间卧室的衣柜里,放着一些特意为岳一煌准备的衣服。

尽管,岳一煌如果来弗朗西斯科的家,都灵王子就会想方设法的,连哄带骗的让对方就睡在自己的主卧室里,并且和自己躺在同一张大**。

岳一煌十分心虚的走进那间卧室,并拿了一套质地柔软且比较居家的衣服就走进浴室里。

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尽管他的身体很年轻并且极为强壮,但他还是会感到疲倦。

因此,他选择了洗一个盆浴,并破天荒的在为浴缸放热水的时候往里面倒了一点缓解疲劳感的精油。天知道……只有弗朗西斯科才会记得在屋子里准备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不可否认的,那瓶精油的味道……闻起来很不错。

躺进了浴缸里的岳一煌在舒展着身体肌肉的同时发现了躺在那里的,半勃.起状态的**。是的,这个家伙在被弗朗西斯科那样挑逗之后就陷入了一种半沉睡又还对完全释放带着一些渴望的状态。那让正处于血气方刚年龄的人多少觉得有些不舒服。

有些难耐的看了一眼关进的浴室房门,岳一煌终于还是把手放上了那里,抚慰起来。

可是不久之后岳一煌就发现了一个对他来说太过糟糕的事实,经过了弗朗西斯科那样的抚.弄和挑逗,再用上自己显得那样粗糙的手法,他根本无法得到释放。

简单的说……他自己没法弄出来了……

有些懊恼的拍打了一下水面,却是又想起了现在一定比他更感觉不舒服的弗朗西斯科……

是的,同样身为男人,他当然知道弗朗西斯科被他咬到的那个地方究竟是有多么的敏感。

那个位置……正好就是对方顶端的粉紫色之后衔接着茎身的部分。如果用舌尖扫一下,那会是天堂,如果用牙齿咬一下……

哦,天啊,那实在是太过残忍太过可怕的酷刑了。

但那也不能全怪他!谁让都灵王子的性.器实在是太粗大了,让他很用力的张大嘴巴都只能放进来那么一点呢。所以当他咬下去的时候,就正好咬到了那个位置……

想到自己刚刚的那个举动可能会为对方带来多可怕的疼痛感,以及那可能给对方留下多么难以消除的心理阴影。岳一煌突然觉得,自己或许需要向对方道个歉。

那么,现在就去敲响对方的房门吗?

不不,当然不,这不会是个明智的决定。

想到对方刚刚还在为自己做早午餐,很可能自己也没吃什么,岳一煌脑袋里突然有了“叮!”的一声,而后他很快的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检查里面有多少可以被他用来烹饪的材料。却是发现了大收获……是的,冰箱里有许许多多种材料,却是看起来根本就没有被动过的样子……

看起来,都灵王子在冬歇期开始之前就已经在谋划着什么了。

在厨房里甚至还有食物材料网每隔数天就送来东西的清单,岳一煌更能够确定,对方是在等着他,等着他在冬歇期里为自己烹饪美味的餐点。

那让岳一煌的心情……很复杂。

但他还是很快的准备起对方可能会喜欢的美味菜肴。他烤起了小羊排,为蓝口贝制作起特色调味汁。并且他为了以防万一,既准备了符合意大利人口味的意大利面,以及奶油菠菜和经由煎烤的扇贝肉焗烤的饭。

不过这些应该还不够……两名饿了很久的运动员很可能可以一次吃下一整只羊。于是岳一煌又煎了很多块银鳕鱼,也许配上香甜口味的沙拉酱会是不错的选择。然后……一份浓汤会是不错的选择?如果是按照岳一煌自己的口味,他肯定会准备一道中式的汤,但今天……?还是算了吧。

当岳一煌觉得自己差不多快要准备好一切的时候,他脚步很轻的走上楼去,并在犹豫了很久后敲响了弗朗西斯科的门。

“西斯科?你睡了吗?”

岳一煌咳了两声后语调显得有些僵硬的问了一声。

房间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应答声。

于是岳一煌又提高了一些音量的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依旧没有应答的声音。

在回忆了一遍自己当时究竟是以多大的力道咬了一下对方的……那里之后,岳一煌变得紧张起来。他管不了那么多的说了一声“我进来了!”,然后就拉动门把手,而后走进弗朗西斯科宽敞的卧室。

当房门被打开的时候,岳一煌可以很明显的看到,躺在窗上的那个人,又把自己裹到被子的更里面去了,那看起来……很像是把自己的脸都盖了起来。

“西斯科,你……你还好吗?”

岳一煌脚步缓慢的走向弗朗西斯科所躺着的那张大**,吞了口口水的艰难问道:“你……需不需要我为你打电话叫医生?”

听到这句话,压根就没睡着的弗朗西斯科猛地掀起被子而后坐起身来,用气势十足的眼神瞪视岳一煌。

弗朗西斯科:“叫医生?叫医生来为了什么?你又打算让我告诉对方什么?告诉对方我强.奸什么人没成功,被对方差点咬断了那里吗?”

岳一煌:“不不不,不是那样的,我……咬的时候没用很大的力气……”

弗朗西斯科:“没用很大力气?那你是想跟我说,你还想用多大的力气?混蛋你是真的想咬断那里吗?那好,我向你道歉,我不该想对你做些什么的!这件事从最开始就不对!!哪里都不对!!!”

岳一煌:“我……我只是想说……我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不知道你现在……想不想吃……”

仅仅是一句话,弗朗西斯科停止了在他身上极为罕见的,怒气十足的喋喋不休。他依旧保持着瞪视岳一煌的目光,恶狠狠的,而后猛地把盖在身上的被子掀起。

很显然的……他什么也没穿。

本来就不习惯穿着衣服睡觉,在经历了那样的噩梦之后就更不会想要用什么东西碰到那里。

看到对方猛然出现在自己视线中的,全.裸的性感身体,岳一煌动了动喉结后问道:“你那里……真的没关系吗?也许……可以帮你找点药涂?”

“真是够了,给我转过身去!现在!什么都不要再说了!!”

很显然……事关自己下半辈子的性.福,就算是在遇上岳一煌的时候再有耐心又对自家影锋再怎样的包容,有着花花公子的本性,并且在那方面的需求极大的都灵王子这一次还是彻底的,被咬了自己那里一口的小混蛋激怒了。

听到弗朗西斯科怒气十足的喊话,岳一煌缩了缩脖子,然后转过身去,才走出没几步,就用跑的去了厨房,把还没完成的那些做好校园全能高手。

仅仅是十分钟之后,一盘盘看起来光是看上一眼就会让人感到十分满足的食物被摆到了弗朗西斯科的面前。尽管现在可能并不是吃晚餐的时间,严格的来说现在应该是喝下午茶的时间,但岳一煌还是在挣扎了很久之后为对方开了一瓶红酒。

但愿……他可以在对方喝醉发疯之前找到机会逃回自己家。

看到岳一煌把那些食物摆到了自己面前后,弗朗西斯科完全黑了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但当他看到岳一煌一个人把他的那份食物放到离自己很远很远的长桌桌角那里的时候,从他的周身又开始放出连屋子里的暖气都没发抵消的寒气……

但是这一次,弗朗西斯科并没有开口让岳一煌坐得离自己近一些。

也许经历了那么一下,他得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够……克服那深刻的心理阴影了。

“你,不打算去睡一会儿了吗?”

过了好一会儿,弗朗西斯科终于开口说出这句话。这让岳一煌显得有些讶异,随后他没能明白弗朗西斯科意思的说道:“也许会要再过会儿吧。我得把这里的东西都先收拾了,然后……再回去好好的睡一觉。”

“可是这届欧冠十六强对战顺序的抽签,再过一个半小时就要开始了。你,真的确定吗?”

终于明白眼前的这个小混蛋根本就不记得今天究竟是怎样一个重要的日子,可是猛地放下了刀叉的弗朗西斯科却觉得……自己已经无力去去说对方些什么,而是直接拿出手机,调出存在里面的欧冠时间表,并放到了岳一煌的面前,而后再走回自己的座位,继续享用这顿丰盛的餐点。

至于岳一煌?

这个冬歇期几乎都忙着被卷入麻烦中,忙着被卷入危险中,忙着成为枪战外围人员的他定定的看着时间表上写着将会进行欧冠十六强赛事分组的时间,再急忙调出弗朗西斯科手机里的日历,而后不敢置信的抬起头来,看向还在和他生着闷气的弗朗西斯科。

困倦的感觉被瞬间冲散,岳一煌丢下桌上的餐点,冲去了客厅,纠结着从自己刚刚整理好的茶几桌面上拿起电视机的遥控板,打开电视,调到对足球的关注度较高的电视台,却是发现那里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预热转播。

并且,此时镜头正对着皇马的主教练,闪光灯不断的亮起,并且有多家电视台的话筒朝向着他,似乎是想要从这名世界顶级俱乐部的主教练口中撬出点什么有价值的新闻。

“有什么特别想要在八分之一决赛回避的对手吗?哦不不,我想说,皇马不会惧怕任何人,任何俱乐部。”

当记者们将目光全都放在每届欧冠的大热门球队,皇马的身上时,岳一煌却是眼尖的看到在大部分的时候总让身为球员的他们很没有安全感的德罗正从皇马的主教练身后经过,他皱着眉毛,脸上带着难得的凝重。

看到这里,终于意识到自己差点错过了什么的岳一煌几乎就这样顿住了身形,也忘了饿了很久的自己那份还没有吃完的餐点。

坐在餐桌上等了好一会儿,却只听到电视机里传出的,记者对于各家俱乐部前来抽签的人所做的采访的声音。本来还想摆出一副对自家影锋爱理不理态度的都灵王子觉得自己还是败下阵来了。

可是,这好歹意味着自家搭档终于想起了和足球有关的事了,并且也许他们的生活可以重新回到正轨了?

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应该欣慰的弗朗西斯科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的把两人的餐点全都拿到刚刚他差点就要得手却遭受了重创的地方……

看着对方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继续吃东西了,于是弗朗西斯科就帮他把小羊排全都切好,又把蓝口贝里的贝肉全都取出来,然后把盘子放到岳一煌的手里。这让刚刚还向对方使出残忍一招的幻影之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并且接过东西又继续开始有一口没一口的吃上一些。

那之后,两人之间的相处就仿佛又回到了冬歇期开始之前。

此时此刻,他们同样在关注着都灵队在本年度的欧冠十六强分组赛抽签进程。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场抽签可以间接的关系到黑马都灵能够在本届的欧冠上走多远。通常,无论是哪一支球队,在八分之一决赛上就遇到巴萨或是皇马,那都会是一场噩梦。

但是身为小组第二名,都灵队的选择本就已经不多了。

他们欧冠八分之一决赛上的对手,只能是以小组第一名的身份出线的球队。

a组的巴萨,b组的尤文,c组的曼联,d组的皇马,e组的塞维利亚,f组的拜仁,g组的曼城,以及h组的阿森纳。

并且由于八分之一决赛中的回避原则,他们不会在下一场的欧战之中遇到和自己来自同一联赛的拜仁,以及与自己在同一小组赛中的塞维利亚。

也就是说,他们的对手只能从巴萨,曼联,皇马,拜仁,曼城,以及阿森纳这六支球队中产生。无论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都是现在的都灵所难以应付的。但……那六支球队所能给都灵带来的感受,到底还是会有不同。

尽管是在正式抽签开始前的一个半小时就已经打开了电视机,并调到了正在对这场盛大隆重的抽签进行实况转播的电视台,但仿佛在打开电视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样的让人紧张。

在数年前,欧冠十六强战事抽签还是在冬歇期开始之前就已经完成了的。

但欧足协却在几年前通过了一项有关欧洲冠军杯的赛程修改。那就是将十六强的抽签改到冬歇期中。

是的,对于铁杆球迷来说,要在冰冷的冬日中度过没有足球的二十多天,这实在是太过残忍也太过残酷了。并且,考虑到在上半个赛季快到尾声的时候,实在是有太多重磅炸弹了。因此,他们就将欧冠十六强的抽签改到了冬歇期里。

当然,这项修改刚刚出台的时候遭到了很多豪门俱乐部的主教练所发出的抗议声,因为他们不想在本该悠闲的假期里去参与这项这么考验人心脏的工作,并且更喜欢在打响十六强战事之前有足够的时间去考虑怎样应对自己的对手。

但到底,这项修改还是保留了下来。

“这次的八分之一决赛,你希望我们的对手是谁?”

看着自己的搭档看向电视机里的实况转播是那样的目不转睛,弗朗西斯科在迟疑了许久后试探着问出这一句。

幻影之子在沉默着思考了很久之后说道:“不要曼联,曼城,还有拜仁。”

“为什么……?”弗朗西斯科用带着笑意的声音问道。显然,这个答案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然而对于自家队长的疑惑,岳一煌所给出的答案却是再没有迟疑。

岳一煌:“因为……赢不了,却也输得没有意义。”

弗朗西斯科:“意义?谁的意义,都灵的,还是你的?”

岳一煌:“我的。”

似乎已经明白了一切,弗朗西斯科呼出一口气的笑出声来。这一刻,他似乎已经忘了要去生身边那个人的气,尽管……都灵队影锋之前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他特别特别的生气。他甚至向拽住这个可恶的家伙,更抓着他的脖子不断的摇晃着对他说:

【混蛋,你知道你也差点毁了你下半辈子的性.福吗!!!】

但是在这一刻,弗朗西斯科开始思考起岳一煌心里的,赢得了,以及输得能有意义的球队。很显然,阿森纳是他认为有可能会战胜的,而皇马和巴萨……则是能够输得有意义的。

好吧,其实他一点也不想输给那两支球队,也不认为如果对上西甲的那两支霸主球队都灵就一定会输。

“那么,我选巴萨。因为那样的话,我们在今年就能够把他们打趴下一回。”

说着这句话的弗朗西斯科甚至有些咬牙切齿,天知道他有多想真正的对上巴萨一次。作为都灵队的队长,那支球队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撬走他们球队的灵魂球员,那当然是天大的冤家。

仅仅是作为他自己,他想要向那个阿根廷人宣示自己对于幻影之子的主权,在球场上,以进球的方式。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更新晚了……因为本章爆字数了咳咳。本来想之后用三两句话把抽签写完的。但是现在把今年的抽签仪式看了一半,觉得特别带感,也许这段可以写得更有力量感一些吧!

然后,和大家分享一件囧事奇事。就是……大家还记得我之前和大家说过的欧洲吕布,上一赛季的意甲联赛最佳射手伊布拉么?他……凭借自己的自传,入围了本届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昨天我去他的贴吧转了一圈,发现满是哀嚎声:

这群人……好像……去博彩网上押伊布哥拿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