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17 维罗纳的情人节

217维罗纳的情人节

《星期日泰晤士报》:《没落贵族的可怕崛起,主场对阵巴萨上演绝杀》

《马卡报》:《伊格勒斯:再给我五分钟!——由固执所引发的惨案:纪巴萨在本届欧冠上的首场败绩》

《阿斯报》:《一个荒谬的男人,一场荒谬的败局,巴萨的欧冠之路究竟还能走多远》

《世界体育报》:《地狱主场大比拼,科穆纳莱与坎普诺》

《每日镜报》:《探寻都灵强大的秘诀》

《马卡报》:《抛弃的都是宝石,留下的都是水晶?德里卡洛VS萨雷克,岳一煌VS安蒂斯,弃奖与核心的场上数据大比拼》

《罗马体育报》:《巴萨高层或将启动对德里卡洛和岳一煌的回购计划》

《都灵体育报》:《欧冠十六强首回合战胜巴萨,都灵双雄时代即将到来》

几乎是在都灵队在对阵巴塞罗那的主场作战中获得胜利的第二天早晨,整个欧洲都为之震惊。各大体育报的头版头条几乎都记述了本场比赛,并给出了他们自己的看法以及评价。

尽管近几年都灵队在重归意甲后势头强力,并且还在上个赛季的时候拿到了欧联杯的冠军奖杯。然而整个世界对于足球世界的变化总是有着一定的延时性。这种延时性一般会表现在对于传统强队的过分追捧,以及对于新兴强队的延迟了解。

这直接导致了本场比赛后知后觉的惊世瞩目。

有许多并不足够铁杆的球迷们听说这场八分之一决赛中巴萨的对手是世界十大豪门俱乐部之外都灵,就以为巴萨一定会获得胜利,却在晚归后发觉巴萨已然输掉了这场比赛。

也许没什么比这还要更刺激的了。

一时间,都灵队成为了主流体育媒体争相追逐的对象。都灵队强大的秘诀与巴萨究竟怎么了,这两个问题成为了获得相同关注度的两个问题。

然而在欧洲足坛扔下了这样一个重磅炸弹之后,都灵队却来不及沾沾自喜。因为就在那场硬仗的两天后,他们将迎来意甲联赛的又一场客场比赛。

都灵队本场比赛的对手虽然是实力在意甲球队中排名中下游的维罗纳,然而每一场客场比赛都不会是那么容易轻松应对的。更不用说想要去维罗纳比赛,首先就得起个大早,然后耗费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

是的,车程。

无论是从都灵还是从米兰出发,都没有直达这座意大利北方城市的航班。如果一定想要乘坐飞机去那里,就需要先去罗马转机。如果你选择乘坐火车,那也必须在火车上待够三小时的时间才能够到达维罗纳的火车站。

经过考虑,俱乐部最终决定让球员们乘坐大巴车前往维罗纳的主场,马尔科·安东尼奥·本特戈蒂球场……

“进球有效,来自都灵队的23号加雷,七号卡塞尔的传中为他奉献了助攻。现在场上比分,0:1。”

“进球有效,来自都灵队的乌斯特,场上比分,0:2。”

在比赛进行到第七十二分钟的时候,都灵队的轮换主力乌斯特又为都灵队贡献了一粒进球。当场内广播响起的时候,都灵队的替补席位上响起一片欢腾声。

此时此刻,岳一煌,弗朗西斯科,德里卡洛这三名帮助球队赢得了前天的那场对阵巴萨比赛的球队功臣就坐在替补席位上,看着自己的队友在场上创造得分,并由衷的为他们而感到高兴。

两天前的那场比赛已经让他们耗费了太多的体力,显然如果今天让他们上场,他们很可能无法发挥出良好的状态。因此德罗并没有把他们排在本场比赛的首发阵容。但好在都灵队的轮换主力也十分强势,并顺利的为球队夺得了两粒进球。

胜局似乎已经被提前锁定,对比维罗纳方的焦急以及无能为力,都灵队这一方倒是显得愈加轻松起来。

弗朗西斯科:“我觉得情人节就该是个和人一起去约会的日子。她不该因为球赛而失去了她原本应该有的样子。她应该有红酒,有玫瑰,有烛光,你觉得呢?”

岳一煌:“……”

弗朗西斯科:“或许一起去听一场歌剧会是不错的选择?在美妙的情人节,在美妙的罗密欧与茱莉亚的故乡维罗纳。”

岳一煌:“……”

弗朗西斯科:“看完演出以后直接就回都灵也许会太晚了?所以我觉得直接就在这座美妙的城市住一个晚上会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我猜你也一定会这么认为的。”

岳一煌:“……”

弗朗西斯科:“哦,我想这里的酒店肯定会有情人节专享的特别礼物?我们可以在回去以后先泡一个澡,再用上可以让人感觉心情愉悦的精油,点上熏香,整间套房里都会是和爱情有关的味道。”

分明是球队的队长,却在球队比赛时坐在替补席位上用言语调.戏自家影锋的都灵王子在不断的逗弄对方之后终于引来了奋力一击。

岳一煌:“我可以请你住嘴吗……”

在数分钟的等待之后,都灵队迎来了又一场比赛的胜利。由于这是在客场的胜利,都灵队并不敢过分张扬,尽管这里是足球流氓数量极少的意大利北方城市,但小心一些总不会是坏事。要知道疯狂的球迷们在主队输球后向来就很有可能会干出一系列疯狂的事。

可由于本场比赛结束的时候就已经是傍晚了,经历了一场比赛的球员们总要先洗个澡再饱餐一顿,可是回去的车程又太过漫长,就算是在吃完晚餐后就直接赶回去,等到抵达都灵的时候也会是深夜了。因此,球队为球员们预定了旅店,并把比赛过后的时间定为自由活动时间。都灵队的球员们可以自由活动,但一定要注意安全。

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座意大利最有恋爱气息的城市待上一整个情人节显然不是一个足够明智的选择。因此球队里有女朋友或是妻子的球员都让他们的女伴也在这个情人节来到维罗纳,并在球赛过后和他们一起度过一个特别的情人节。

细心的俱乐部经理当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开通了球员可以向俱乐部申请独自一间豪华双人间的弹性选择,并提前为球员们预定了维罗纳当地一家极为古老又极为豪华的酒店,PalazzoVictoria。

那么,没有固定的女朋友怎么办?哦,球员们只要愿意,他们总不会愁找不到女孩一起过情人节。又可能……他们的队友也可以陪伴他们一起度过这个情人节。

“我和一煌打算一起去听歌剧。今晚这里会有安德烈波切利的演出,他一直就很喜欢安德烈在历届欧冠总决赛上的演出,所以就跟我说他很想去看看。”

当蒂亚尔问起岳一煌今晚打算去做什么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先对方一步的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还没等岳一煌在猛地回过神来反驳一句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已经又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弗朗西斯科:“你上次和我说起之后我就留意了他的演出。很不容易才拿到了两张第一排的票,你一定会很喜欢的吧?”

岳一煌:“我什么时候……!”

弗朗西斯科:“好吧,快去吃一顿足够美妙的晚餐吧,歌剧的开场可不等人。”

岳一煌还想解释,可是帕雷尔却是已经在这个时候流露出了带有些许羡慕的神情,“你们感情真好。可惜我不喜欢看歌剧。这些高雅的东西可不适合我。也许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去看网球比赛?拳击擂台赛也不错。当然我其实很推荐你去看看探戈的演出。”

说着这句话的帕雷尔已经和其他队友一起向岳一煌做出了挥手告别的手势,弗朗西斯科就这样瞬时勾着岳一煌的肩膀一起转身离开。

可想而知,岳一煌在一下懵了之后会有多么的恼羞成怒……

被拖入惯性思维的某人认为,如果一定要去看歌剧,为什么不选择一个可以向对方施行打击报复的……?

岳一煌:“其实,我的手里也有两张歌剧演出的票。演出场地就在我们住的酒店旁边步行五分钟的维罗纳圆形竞技场。我听说那个剧场是来维罗纳就一定要去的地方,演出效果也很好。”

弗朗西斯科:“真的?我真是太高兴了。既然你喜欢,为什么不去呢?”

岳一煌:“嗯,那就太好了。其实这是前些天艾伦送给我的,他说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看,看完以后一定会有很深的感悟。”

弗朗西斯科:“等等……你说艾伦?”

岳一煌:“是的,他说那部歌剧剧目的名字叫唐璜。”

唐璜,他是西班牙传说中的人物。传说唐璜是一个见到女人便要把她引诱上床的男人;传说他每天晚上都跟不同的女人发生性关系。在拜伦的诗体小说里,他可以说是一个传奇性的男人,他曾分别受到土耳其的王后和女沙皇亲睐,并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肉.体关系。可他还未俄军攻打土耳其立下赫赫战功,也以俄国使臣的身份打入英国上流社会再与许多贵族妇人打得火热……

但在歌剧作品中,唐璜又成了17世纪法国**不羁、玩世不恭的没落贵族。他和他的仆人斯嘉纳赖尔游走于乡间,整日琢磨着勾引女人的艳事。他将贵族女子埃尔维拉从修道院里引诱出来,又将其抛弃;因为妒嫉想去拆散一对恋人,却遇到海上暴风雨的袭击。被农民从海难中救出来后,他不但不心存感激,反而又去勾引农民的未婚妻,并引得两位村姑为他争执不下…唐璜我行我素、胡作非为,甚至用极其卑劣的手段欺骗自己年迈的父亲。最终,上帝最严厉的惩罚降临到了唐璜的身上。

那么,许久不见的艾伦为什么会送给岳一煌这部剧目的演出门票呢?变着法子的找弗朗西斯科的麻烦并且想要让自己的这位前男友怎么都过不舒坦的意图显然再明显不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麦要问我为什么又突然这么久不更新……我也想知道……写完了那场比赛以后我就感觉自己进入到了不应期,经常大晚上或者大早上的坐在上铺开着文档脑袋里啥东西都没有……

然后我又被俩以色列姑娘折磨得够呛,她们先是好热情的拖我去喝酒……约好第二天一起出去。然后噩梦就来了……我本来觉得我够不靠谱的了,结果她们跟我比……完胜了。总之各种苦逼一言难尽……然后昨天晚上本来打算写文的结果光棍节淘宝秒杀……我战了三百回合跪地一直战到凌晨四点……

好吧,说说欢乐的,我去找以前住过巴塞罗那的朋友求巴塞罗那城的具体情况作为写文资料,然后人家给我图片教学。如大家所见……这就是他发我的众多图片其中的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