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25 欧冠巴萨vs都灵四

225欧冠 巴萨VS都灵 四

在都灵队内的一篇抗议声中,裁判给出了最后通牒。如果这群身着白色底色,胸前有着石榴红色绶带的球员们再这样围着他不依不饶的话,他就要对都灵队的队员再出示一张黄牌。

在这样的情况下,全队最为年长的副队长德里卡洛拉住了自己的队友们,并十分抱歉的向主裁判示意比赛可以继续进行了。

或许事实就是这样,无论当时的判罚究竟是对是错,在比赛进行的过程中,球员对此没有任何的办法。甚至为了接下去的比赛能够顺利公正的进行,他们还无法对裁判过分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于是此时此刻,都灵队的球员们只能看着巴萨队内的那个阿根廷人走到球门外的12码处,沉着的看向由都灵队的德国籍守门员奥布里所把手的球门。他后退了几步,而后猛地上前,踢出一个威力巨大的射门。

那脚射门时可怕的力量以及速度就仿佛向着球门所发射的子弹那样,让人根本无从扑救。

现场响起一阵欢呼声。奥布里猜对了伊格勒斯射门的方向,却没能赶得及在那个皮球被打入球门之前将它扑出去。

毫无疑问的,都灵队球员之间弥漫起了死一般的寂静。那与巴萨球员之间的欢庆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被队友们前呼后拥的阿根廷人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在对手方的阵营中看到了那个低着头自顾自向着中场线附近跑去的幻影之子。这一次……那个人再没有在感受到他的视线之前转过头来,甚至……只是留给他一个背影。

一种说不清的隔阂,在他意识到之前已经存在于他们彼此之间。

两球入门,巴萨已经重新找回了领先的局势。这是比赛进行到第67分钟的时候,获得了领先的巴萨开始了他们的倒球策略。

进攻不再是他们的第一要务,于是他们开始将自己在控球上的优势在最大程度上发挥出来。将球由中场传输到后场,再由后场传输到中场。看似连贯精准的传递却是十脚传球七脚向后的打法让都灵队完全陷入了完全的被动中。

在这种情形下想要从巴萨队员的脚下重新抢回对球的控制本就十分困难,它需要付出极大的体力代价。而此时比赛已经进行到了近七十分钟阶段。从上半场比赛一开始的时候就通过中场截断再远传到前场的策略来不断的加快比赛节奏的打法又让都灵队的体力更近见底。

他们的跑动开始变少,并且桑切和尼尔瓦的助攻也开始不再那样的强有力。

但此时场上到底还是有不止一名球员在贡献强有力的拼抢以及拦截。经常需要回撤加入链式防守的岳一煌就是一个。那份拼抢时凶狠的血性竟是能让人在面对他的时候乱了节奏,并急于将球出脚,不继续将自己暴.露在他的逼抢范围内。

又是一次由萨雷克给到塔里恩的传递,岳一煌在塔里恩拿到球之前就使出冲刺的速度向对方迅速逼近,在与巴萨后腰的脚法比拼下终于抢到了对球的控制,却是在转身之后直接就被巴萨四名中场队员中的另外一名撞倒。然而将力量卸去的岳一煌却是在手一撑地后直接起身,从远处看就好像是来了一个漂亮的侧手翻,就这样继续去追回那个本已被抢下的足球。

一次漂亮的侧身放铲,让岳一煌直接把球捅向了就在右前方的乌斯特。可仅仅就是在又一轮的进攻被组织起来,更推向巴萨的半场阵地时,安蒂斯将球断下,一片混战在所难免。

就是在巴萨的禁区线附近,再一次尝试抢断的岳一煌因为没能及时收住力量而撞到了安蒂斯。巨大的冲力让安蒂斯中心不稳的向下一滑,才要一个用力的站起,却是听到了由裁判所吹响的犯规哨。

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安蒂斯在尝试重新站起身的那一刻干脆的直接倒地。

虽然自己深谙此道,可是在这一刻,岳一煌还是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向对方。他难以相信眼前的这名和自己同为一届巴萨青训营学员的球员竟然可以在全世界的面前做到这样明显,这样粗劣。这让他甚至没能反应过来自己该在这一刻举起手后退一大步的向裁判示意这一切都和他没关系。

“哦!岳他拼抢得真凶!我能感觉到安蒂斯在被他撞到之后显然是愣住了,后脚撑了一撑之后又没站稳的倒下去了。”

就在解说员为安蒂斯的这一举动迟疑了很久之后才迟迟说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裁判的判罚给到了,他向岳一煌出示了一张黄牌。然而更为可悲的是……许多来到现场的球迷都没能看明白刚刚安蒂斯的那个小动作,只知道自己所支持的球队队员被别人犯规了,而犯规的那名球员还被裁判出示了黄牌,于是没能看清刚才那一幕的球迷开始向岳一煌疯狂的释放恶意。

“我刚刚和安蒂斯只是最正常的肢体碰撞!难道你没看到吗!他是听到你的犯规哨吹响之后才倒下的!!”

这一次,就连在赛场上向来极为坚忍的岳一煌也没能忍住的向主裁判这样大声喊道。因为他很明白在这个时候拿到一张黄牌对他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无论这场比赛的最终结果如何,他都会因为累积两张黄牌而被禁赛一场。

他怎么可能去平静的接受这个判罚。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平日里脾气极好的幻影之子一反常态的不肯就此罢休,并情绪十分激动的和主裁判纠缠。而都灵队内的其他球员也十分愤怒的抱怨裁判的不公。就是在局面险些就要失控的时候,不远处的伊格勒斯眼见的看出了被裁判掏出的红牌,他急忙冲上前来拉开岳一煌,并一手从自己年少时搭档的身后伸出死死的捂对方的嘴巴。

“冷静,冷静下来!裁判已经要拿出红牌了!”

感觉到对方激烈的挣扎,伊格勒斯死死的抱住对方,并在情急时刻用嘴唇抵住岳一煌的耳朵,压低声音向对方说出这句话。说完这句之后,伊格勒斯又不放开对方的向主裁判抱歉的笑了笑,然后抱着着岳一煌用力的把他往外拖拽。

受到伊格勒斯那句话的提醒,都灵队队员惊魂未定的又看了本场比赛的执法裁判一眼,而后极为不甘的散开。

在危机解除之后,伊格勒斯才放开了几乎被气疯了的岳一煌。显然这名巴塞罗那的9号此刻的处境极为尴尬。他明白现在已和他效力不同球队的童年玩伴是无辜的,但作为安蒂斯的队友,伊格勒斯又无法因为这名英西混血刚才的行为而去在别人的面前去指责他。

这个阿根廷人甚至不知道此时应该对情绪已经完全失控的幻影之子去说些什么。因此千万种复杂的情绪最后只变成一句:“对不起……”

可是这句道歉的话语最终还是激怒了岳一煌。

“对不起?!你在向我道歉吗?你不需要向我道歉!如果你是为了安蒂斯,那就更不用了!因为他根本就没想对我说这句话!你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代替他说这句话!”

当一个人极度愤怒的时候,他往往会刺伤不止自己一个人。此时的岳一煌就是这样。尽管……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去伤害那个阿根廷人,从没有。因此,当他向对方吼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就愣住了。而后,另一个已经侵占了他生活全部的气息让他浑然不觉的靠近,并从他的身后带着无尽的温柔揽住了他。

“那么,你觉得我有资格也有立场代你向伊格勒斯说一句对不起吗?”

在岳一煌猛然回过神的转过头看向声音所发出的方向时,那个可恶的意大利人竟是不顾忌现在正是被许多摄像头关注着的比赛时间,就这样极为习惯的吻了吻他的眼睛,而后放开他,并顺手把他推到自己的身后去。

“很谢谢你在裁判掏出红牌之前拉开一煌。要知道,在接下去的比赛里如果没有了他,我会很头疼。更重要的是,我会很不习惯。那么,也许我还需要向你说一句对不起。要知道脾气再好的家伙,偶尔也会有失控的时候。”

说着,弗朗西斯科极有风度的向对方眨了眨眼睛,而后转身继续安抚自家已经被主裁判气得完全炸了毛的影锋。

被弗朗西斯科以这种方式打断,岳一煌直觉的自己丢脸丢到家了,所以一般是为了裁判刚刚的判罚而愤怒,一般是恼羞成怒的和都灵王子吵起架来。却是每一次气势十足的丢出一句话就被对方温柔而又无奈的安抚,那种柔情竟是让他无法在生气下去,而在他终于闷声不响的时候,这个带着队长袖标的男人才又揉起他的头发。

“别生气了,如果说还能有什么比你拿了一张黄牌更糟糕的,那就是你在拿了黄牌之后没法再向之前那样全心全力的投入比赛了。宝贝我们现在已经落后一分了,而且现在距离比赛结束已经只有二十分钟了,难道我们不该做些更值得的事吗?

至于那个裁判,我们可以在比赛结束之后向国际裁联投诉他,如果你还觉得不开心的话,我就把安蒂斯粗劣假摔的那段视频放到推特上去,或者我们每个人都放上去,你觉得呢?哦,老天,你难道不觉得今天最无辜的人应该是冈萨吗?我猜他今天一定很想去执法裁判的楼下蹲一整个晚上。”

“我……”

岳一煌当然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是极不冷静也不理智的,只是憋着那口气怎样都无法下咽。但当他听到弗朗西斯科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竟是猝不及防的笑出声来,虽然在不小心的笑出声来之后他就很想去补救,可是身边人带着暧昧笑意的眼睛却是让他大为窘迫。

于是他在咳嗽了几声之后开口说道:“好吧,也许我得对你说一声……”

“谢谢。我想,对我你只要说出这句话就足够了。”

“那么……谢谢。”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岳一煌对弗朗西斯科说出了这一句。而后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跑着和弗朗西斯科岔开了线路。

他承认弗朗西斯科说的是正确的。现在离比赛结束只有二十分钟了,他们……还需要两粒进球。

就是在这个时候,德罗在向裁判抗议无果之后提出换人。负责和岳一煌打出双核前腰的乌斯特被换下,以及体力消耗极大的边卫桑切也被换下。这一次,都灵队的两翼边锋,帕雷尔和卡塞尔被同时换上。

这两名球员都以速度著称,并且一个更为敏捷,一个更为攻守兼备。新上场的帕雷尔和卡塞尔分别拥抱了被替换下场的队友,而后飞奔向德罗对他们进行战术布置的区域,并同时向场上的队友比出了4-3-3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