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37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影子前锋

可想而知,当岳一煌在那种突**况下没能来得及掩饰自己内心的暗喜,并还被弗朗西斯科抓个正着后,会发生怎样惨烈的状况。

岳一煌那样的暗喜对于他来说当然是一种十分正常的情绪。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和别人做.爱,然而这第一个上口口床对象就是弗朗西斯科这样尺寸和技巧都十分惊人的意大利男人,这当然会让他感到十分吃力。

所以……当他感到这件事居然会这么快结束的时候,他……

“不不,西斯科,其实不是这样,我的意思是……是……你不用气馁的!”

意识到刚才弗朗西斯科的提问十分危险,关键时刻他的直觉提醒了他,于是岳一煌很快就把想要补救的话语脱口而出。可事情……似乎变得更糟糕了……

都灵王子勾起嘴角,露出一种让岳一煌感觉到浑身发毛的迷人笑容。

完了……

这是岳一煌脑袋里所出现的第一句话。

那么之后呢?太久没有得到满足,又一直在自己想要吃到的美味周围当然会让人欲求不满。在才被那种美妙的感觉包裹住的时候,太久没有得到真枪实战发口口泄的欲口口望又没能忍住的在对方的体内很快释放。可这当然和岳一煌之前飞快的在脑袋里出现的想法连一点关系都没有。

都灵王子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快的释放出来。并且当然不可能就这样放过他。更糟糕的是,那样的暗喜和怀疑只会让那个意大利人收起自己的节制,更猛力的,向对方证明自己的“能力”。

“很好,你今天晚上都不用睡觉了,亲爱的一煌。我可以让你好好的见识一下,我究竟有多快,是不是真的满足不了你。你以为我每天做六千个仰卧起坐是为了在这种时候只做几分钟吗?嗯?”

岳一煌当然想开口解释。可他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些足够聪明的,不火上浇油的话,他就已经被对方吻住了。这次的深吻再不温柔。而是带着些许惩罚的性质。弗朗西斯科并不将那根已经疲软的性口口器从对方的身体里抽出,而是直接粗鲁的抓住对方,撬开岳一煌的牙齿,勾住对方的舌头,狂乱的纠缠着,更在狂口口乱的接吻时不断的找着他口腔内最为敏口口感的对方,不放过任何勾动起这个可恶的家伙情口口欲的机会。

当然,弗朗西斯科手上的动作也不会停。他的手在岳一煌那摸起来触感极佳的身体上抚口口弄着,更在掠过对方胸前的时候手指猛地掐住其中的一颗果实,更在残忍的把它揪起后用手指揉捏着。

趁着对方要惊呼出来的时候将那个吻更加深口口入。那种生涩,隐忍,以及压抑的呻口口吟声……全都让弗朗西斯科为之情迷。

在岳一煌快要窒息的时候放开对方,然而那些喘息的时间却是成为了狂风骤雨到来之前的,最后的休憩时间。先前刚刚释放过了一次,甚至还没疲软下去的性口口器又再度在影锋的身体里发硬,涨大。那让刚刚才重新又能呼吸了的岳一煌不敢置信的看向将自己压在身下的那个意大利人。

他就这样看着弗朗西斯科把那个粗口口大的性口口器抽出,在带出了一些充满了情口口色意味的浓稠白色**后又重重的顶了进去。

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弗朗西斯科就将那根可怕的性口口器再次抽出,仅留下顶端在他的身体里,然后再一次的冲撞进去。当然,即使是在这种时候,弗朗西斯科也留有了理智的没有将自己的阴口口茎整根的捅进岳一煌的身体。但仅仅只是比刚才多进去了一点点而已,那就已经让岳一煌感觉自己每一次的喘息都无法吸入足够的氧气了。

弗朗西斯科并没有告诉他的影锋,那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早上的时候,弗朗西斯科说过,他们需要一些能饱的,高热量的食物。他显然说对了。因为当他们真正开始这段美妙的时光后,他就再没给幻影之子一些休息的时间。

开始的时候,弗朗西斯科的确是小心翼翼的,可当他逐渐打开对方的身体之后,他就在对方的身上驰骋,更释放无限精力。艾伦曾经说过,弗朗西斯科的技巧实在是让人着迷并且难以忘记,相比较之下他的好友法泽尔则单单是看起来就知道会在那方面差太多了。

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哦,那不过是个开胃菜而已。

“别、别再那样弄了。西、西斯科……”

“不、不……停下来……停下来!”

“不……不要……不要那么弄……快、快停……啊啊啊啊!”

“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了……”

身上遍布着吻痕,眼神迷离着,双口口腿之间都是粘腻的**。那个人平日里总给人感觉在血液里流淌着一种说不清的忧郁,不说话时更有一些清冷的气质,只在他对人微笑时才能让人感受到那种仿佛冬日暖阳的心悸。可是现在,他的身上满是弗朗西斯科打下的印记。

原本浅色紧闭着的穴口如今也因弗朗西斯科的开拓而绽放出一种别样的诱惑。那当然会让弗朗西斯科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但那却还是不够。

再一次的把那颗已经被他玩口口弄得红肿的果实含进嘴里,不断的吸口口咬着,更用舌头时不时的逗口口弄着,并感受着对方的密蕾因为这样的刺激而一个激灵的紧紧吸住他的美妙享受。

此时此刻,岳一煌的身体仿佛已经再不是他能够自己掌控的了。仅仅是短暂的间歇之后,对方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他能感受到那粗口口大的性口口器是怎样在他的体内抽口口插着,甚至因为那些被留在他身体里的……粘稠的**而被带起了**口口靡的声音。

喘息声,呻口口吟声,那些似乎从未停止。

思维变得混沌起来,他只记得那个意大利人一直就没有放过他。紧紧的禁锢着他,以一种他难以想象抽口口送频率侵口口犯着他……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似乎被那种可怕的强烈的,无可躲避的快口口感弄得流出了眼泪。

而后呢?似乎都灵王子吻去了他的眼泪?

天……他竟是被对方看到了这样糟糕的样子……

“坏男孩,今天……先放过你。”

窗外昏暗的天色透出一些些的亮光时,被弗朗西斯科折腾了几乎整个晚上的岳一煌似乎听到对方轻轻的呢喃出这样一句话。可他却再没有力气确认,在那些由都灵王子加注在他身上的,迷情的吻中昏睡过去……

困死了,就先写到这里吧。如果不够**麦要怪我……实在是眼睛都睁不开了。还要更火爆的下一次吧。

然后……大家果然忘记了送书的活动了。那我再说一遍好啦,等到我开通这本书的定制印刷的时候,我会统计出给这篇文留言最多的读者,然后我应该不是算条数多的那个,而是算留言总字数最多的那个……?排名前三的会收到琅邪送出的定制印刷本一套。另外,我还会在购买了全文的读者里抽出两名,也送她们一人一套书。

因为这篇文字数太多的关系,我很怀疑到时候会出现一套书得要两百块的情况……

所以~大家千万不要忘记这事啊……应该还算是……挺让人喜闻乐见的(等等为什么这个词放在这里感觉那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