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39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影子前锋 239

“伊……”

听到伊格勒斯的声音,岳一煌几乎在第一时间要喊出那个少年时代搭档的名字,却是被弗朗西斯科惩罚性的猛地顶到他的身体更深处。那让岳一煌急促的一个抽气,可是弗朗西斯科显然并不打算只来这么一下。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允许自己的心上人在和自己做口口爱的时候还喊出别的男人的名字。尤其,这个“别的男人”还是他最大的敌人,无论是情路上的,还是赛场上的。

所以,都灵王子在岳一煌打算这么做的时候,就直接一手抱着不乖的影锋,腰上则开始用力,一下又一下的顶到对方的甬口口道深处。

弗朗西斯科:“一煌他的确是在我这里。要知道这次飞机差点坠毁实在是让人轻松不起来,他就暂时搬来我这里了。”

多亏了弗朗西斯科在这之前就有用心的学习西班牙语,再加上他本身就有着不错的语言天赋。因此现在用西班牙语和那个阿根廷人交流起来基本没有障碍。并且,更因为岳一煌的西班牙语本来就有一些阿根廷口音的缘故,弗朗西斯科和有着阿根廷口音的人交流起来反而要更容易些。

伊格勒斯:“是这样吗?那就太好了!我是说……我和恩佐能不能现在过来看一煌?”

当听筒里传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更是不放过岳一煌的猛力动作起来。都灵王子强壮的身体让他只要用单手就可以把他的影锋抱起来,这让他可以十分轻松的在舀着听筒的时候将对方按在墙上狠狠的惩罚眼前的影锋。

虽然正在通过一根电话线和那个长久以来占据着自己恋人整个心的阿根廷人说着话,可弗朗西斯科的注意力根本就全都只放在岳一煌的身上。他就这样看着幻影之子隐忍着,咬着嘴唇的样子,明明已经快被他弄疯了,却又不得不低着头用尽全力的抑制住呻口口吟声的溢出。

可明明是一副这么隐忍的样子,诱人的穴///口却还在不断的紧咬着他,并且□的甬口口道也在不断的诱惑着他更深的……更深的占有眼前的这个人。

“哦,真是够了!”

“什么?”

弗朗西斯科低声咒骂一句,却是让听筒那一段的伊格勒斯弄不清情况了,这个根本就不可能想象得到弗朗西斯科那边情形的阿根廷人不禁出声又问了一遍。这一次,弗朗西斯科调整了呼吸,并停住了动作的以极快的语速说道:

“现在不可以,也许你还要再等一会儿,因为一煌他昨天很晚才睡着,现在还没醒过来。我得先叫醒他。”

说着,弗朗西斯科不等伊格勒斯回答就直接挂上了听筒,想要恨恨的想眼前人说出威胁的话语,却是在看到对方被他蹂口口躏得眼尾都溢出了泪液,更眼神迷离的时候,他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圈着眼前人的腰,更用力将影锋摁在了墙上的开始了一阵激烈的抽口口插。

“听着宝贝,那个阿根廷人来了,老实说我很妒忌他。一直一直的,都很妒忌他。可是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了,对吗?”

“混、混蛋的弗朗西斯科!你……你快放……放开……”

“哦,不能,不做完这次我可不打算放过你。所以,你如果不想让那个家伙等太久的话,你可得想办法让我快点出来。哦,你可以有很多办法让我更兴奋一些。比如你可以在我的耳边说你是属于我的,你也可以抱住我,用你的皮肤紧贴我的身体。不过,最管用的应该会是用你那里……把我吸出来……?”

说着,弗朗西斯科指向性极为明确的揉捏起了已经被扩口口张得完全展开的扩口口肌,让影锋条件反射的后口口穴一个紧缩。那让都灵王子也猝不及防的呼出一口气,而后低头咬住岳一煌胸前的果实,动作更为狂放的在那处狭小的柔软里捅进,又抽出。

“也许?你会需要我帮你一下?”

在那速度极快的律口口动之中,弗朗西斯科又语调暧昧的说出这样一句话,而后不怀好意的朝着影锋后口口穴里的那处敏口口感点顶去……

美妙的呻口口吟声就这样再也无法抑制的在这件卧室里终于被绽放了一般,却更带着一抹几乎要被狂潮般袭来的情口口欲以及危险刺激折磨疯了的意味。

…………

就在住宅区入口附近的保安室里,大老远的从巴塞罗那坐了十二个小时的火车才抵达都灵的伊格勒斯和恩佐已经等了很久了。可他们实在是没想到,就在那个都灵队的队长挂了电话之后,他们依旧还是在这里等了四十分钟的时间。

西班牙实在是一个很习惯于让别人等待的国度,他们通常认为迟到半小时以内的迟到并不算是迟到。可这并不意味着脾气本就算不上温和的恩佐在岳一煌胆敢让他等那么久以后还会心情平和下去。

恩佐:“见鬼!我以前怎么不知道那家伙可以这么磨蹭!你刚刚都按了多久的呼叫铃了!他的队长都被他吵醒了,可他居然还睡着!天哪他是猪吗!!待会儿见到他,我一定先给这个混球小子一拳!”

伊格勒斯:“冷静,冷静恩佐。弗朗西斯科已经说了,昨天晚上一煌很晚才睡着。他也许是因为太害怕了?瞧啊,他搭乘的飞机差点就坠毁了!起码今天,你不能这样……!”

恩佐:“他有本事昨天晚上睡不着觉,他有本事今天早上也一吵就醒啊!!混球小子居然敢让我等他!!”

就在恩佐和伊格勒斯这两名西甲联赛的明星球员要十分丢脸的在保安室里大吵一架的时候,由弗朗西斯科的别墅所拨来的呼叫响起。

“很抱歉,让你们等这么久,现在你们可以过来了,可能有点不好找,也许你们可以让保安开车把你们送过来。”

依旧是都灵队队长的声音。可是这两个粗神经的男人居然就没觉出哪里有点不对劲,就这样十分自觉的看向保安室里的值班保安,然后坐着对方的车,愉快的向弗朗西斯科家的别墅进发了!

那么,被对方这样又那样的折腾了很久,甚至就在刚才还被都灵王子强硬的按着做了一次的岳一煌怎么样了?他站在巨大的穿衣镜前,憋着一口气想要向身后正在为他整着衣服的都灵王子发火,却是因为一贯没有和人故意找事发脾气的习惯,压根就不知道胸口这股无名之火该怎么发泄出来。

由于岳一煌的脖子上实在是被留下了太多的吻口口痕,因此他今天显然只能穿上他一向穿不惯的高领毛衣。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弗朗西斯科则站在岳一煌的身后,看着镜子里的恋人,为他整理着衣服,帮他把袖子拉好,更把领子调整得让对方更舒服一些。

做完了这一切,弗朗西斯科竟是看着近在咫尺的幻影之子,眼中流露出迷恋。那让气呼呼的岳一煌发现了,转过头去心情不佳的想要让这个可恶的混蛋别再这样了,这样做根本没用他现在很生气。可正当他要开口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吻了吻他的额头,而后不由自主的说道:“真好看……”

说完这句,楼下的门铃就响了,弗朗西斯科看了岳一煌一眼,而后就脚步飞快的走下楼梯去开门。看了旋转向下的楼梯一眼,岳一煌想他完完全全的明白了弗朗西斯科之前看他的那一眼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可是他还是在犹豫了一会儿后选择了憋屈的沿着走廊走到前面的电梯,坐电梯下去……

当岳一煌打开电梯门之外的故意做成房门的那扇门并从电梯内走出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阿根廷人。对方依旧俊朗,带着一种阿根廷式的阳光热情,却是让他在怔愣之下有了一种微妙的……恍然隔世的感觉。

“一煌……!”

在岳一煌看到伊格勒斯的时候,这位巴萨如今的当家前锋也看到了他。带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惊喜叫出了对方的名字,然后他就直接从弗朗西斯科的面前晃过身,快步走到了岳一煌的面前。给了他一个强有力的拥抱。

都灵王子就这样看着眼前的一切,才迈出脚步却是又顿住了动作,转而对另一位访客恩佐微笑问好。

伊格勒斯给了岳一煌一个强有力的拥抱,并且这个拥抱还持续了很长的时间,这个阿根廷人急需以这样的方式来告诉自己,岳一煌现在很好,真的很好……

“一煌,昨天看到那段新闻的时候,我很害怕。我甚至……甚至没在比赛结束之后去找到你,和你说些什么。我、我当时是觉得你可能那时候不想见到我。可是看到那段新闻的时候,我真的很后悔。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我很想你。所以,我过来了!

我和俱乐部经理请了假,本来想坐飞机过来看你。可是卡斯蒂亚先生劝我坐火车过来。然后,我就在火车站遇到了恩佐。对了,你还记得恩雅吗?恩佐的妹妹!是她把她的火车票预订单让给了我。不然的话,我想我可能还得从火车站再返回机场!一煌?你……你的眼睛有点红。我觉得你现在看起来很虚弱。是、是我吵到你休息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

当伊格勒斯说到这里的时候,岳一煌拉住了他的衣服,而后很努力的对这个自己曾喜欢了十多年的人微笑。

“不,你没吵到我。你和恩佐能来看我,我很高兴。”

当伊格勒斯和岳一煌说出那些,而他的影锋也给出那样的回答时,弗朗西斯科就在和他们相隔几步的地方看着这个让他迷恋的人。他突然意识到,他的某些担心可能是多余的。只不过……他喜欢的人,从来就是这样。

不过,知道是知道,他还是会吃醋,毕竟……那是在岳一煌的心里待了太久太久的人了。

可更重要的是,直到刚才,这个害羞的人还在和他做口口爱,不是吗?

“一煌。”

弗朗西斯科出声叫住岳一煌,这让都灵队的影锋身体十分僵硬的转过头来看向他。然而都灵王子却是面色如常的说道:“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说着这句,弗朗西斯科又看向伊格勒斯和恩佐说道:“你们都饿了吧?”

在得到这句贴心问话的时候,恩佐立刻表示虽然有在火车上吃过早餐,不过那个根本不够,而且现在也已经过去好长一段时间了,他想吃好吃的,想吃好多好吃的。和恩佐这个粗鲁的家伙一起过来的伊格勒斯就这样被代表了。

于是弗朗西斯科露出颇有深意的笑容说道:“那么,你们先好好聊一会儿吧,我去准备一点吃的。”

走进厨房的弗朗西斯科直接查询起位于都灵市内的米其林五星餐厅。都灵队的队长认为,这是会是一个值得他表现的机

有点超字数,所以更新晚了……

我接下去继续写写看,能不能顺利的再写出一章。

不过大家看完这章之后还是先去睡吧,顺利的话明天早上醒过来就能看到另一章更新。

不顺利的话……远目你们可以在文案看到小邪邪哭诉她没有写出更新的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