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42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影子前锋

安蒂斯本来就是西甲联赛出了名的金发帅哥,虽然和伊格勒斯完全不是同一个类型。可是有着西班牙国籍的他却经常被人拿来和马竞出身,并且现在效力皇马的西班牙金童路切蒂作比较。

两人都是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都是有着俊秀的五官,不过路切蒂的身高要比安蒂斯高上一些,而安蒂斯的气质则比路切蒂更多了一份亲和力,并且他从不会像路切蒂那样和媒体吵架,不高兴时就对那些媒体不理不睬。安蒂斯每一次发言都是那么的礼貌得体,甚至连嗓音也十分讨人喜欢。

因此,尽管安蒂斯并不效力西班牙国家队,可是西班牙的媒体很喜欢这个英西混血。

但是现在,当安蒂斯用他那总能让人心情愉悦的声音对伊格勒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这个阿根廷人却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沉默了大概有半分钟的时间,伊格勒斯才艰难的做出一个吞咽的动作,却是喉咙干涩得连声音都沙哑了起来。

“安蒂斯,我……我从来就不歧视同性恋,也不排斥自己的队友中有同性恋。但是作为一名足球运动员,喜欢女孩……会更好。虽然现在大环境已经和二十年前甚至十几年前都很不一样了,但是……”

伊格勒斯还没说完那些很艰难才给出的回答,他就听到了由电话那头传来的,哽咽的声音。当伊格勒斯突兀的停止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他听到安蒂斯努力的吸了一口气,而后用努力控制着,却还是仍掩饰不住颤抖的声音说道:

“你在说谎,伊格。如果你真的那么认为。你为什么那么多次都为了一煌惹得迪亚戈先生不高兴?无论如何,迪亚戈先生是你的主教练,而一煌只是和你同期的学员。他甚至不和你在同一个国家,六年了。可是你……你为了他不声不响的说请假就请假,卡斯蒂亚先生说你原本打算坐和他一样的航班去都灵!你知道那有多危险吗!”

回答安蒂斯的,是又一段沉默。只是这一次安蒂斯并没有再这样等下去,他直接说道:

“不管你是不是选择接受,我都会坚持我比一煌更适合你。你知道吗伊格,我想说出这句话很久了,我把一煌当做竞争对手也已经很久了。也许你会觉得,作为搭档……我没有他那样完美。但那没有关系,因为我知道,我在一直努力着变成更适合你,而一煌他在努力变得更适合都灵。这一点,从他去到意大利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比他更适合你,无论是在球场上,还是球场下。并且除了这些,我们两个的身上,从来就没有适合被拿来比较的地方。我和他,从来就是完全不同的。”

安蒂斯是那样坚信着。可是有些事……也许从来就很难改变。

就好像……岳一煌在很多年前就已经猜到,如果他对这个阿根廷人表明自己的心意,对方很可能也会像现在回答安蒂斯那样的回答他。不过当年的岳一煌并未有选择对阿根廷人诉说一切,也因为他希望对方不会有像他一样的烦恼。等到他能够更坚决一些的时候,那个人却又离他愈渐遥远。

那是比现在的伊格勒斯所感受到的……还要遥远得多的,近乎绝望的距离。

接了这一通的伊格勒斯觉得自己脑袋里实在是有太多太多的东西,一旦想要去思考,就会觉得脑仁胀痛得厉害。于是他愣愣的找了家暖和的咖啡馆,要了一杯咖啡在那里坐了很久,却是根本想不明白这些事,从头到尾都无法明白。

他没法明白,自己的队友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对他说那样的话,而对方在那通电话中又为什么总是要拿一煌来说事。他甚至……头疼起自己回到巴塞罗那之后,该怎样和那个总是被他照顾着的英西混血相处。

想了很久,久到那杯咖啡都完全冷去了,伊格勒斯也还是没能想清楚那一切。于是他打算再回去看看岳一煌。那个从少年时代起,就几乎从不会被什么问题难倒的影锋。

那么……那个时候岳一煌在做什么呢?

他和弗朗西斯科根本就没有再收拾茶桌上的那些东西,直接就回到卧室去补眠了。幻影之子本来说什么也不愿意和那个可恶的家伙再睡在一间卧室里了,可他却在都灵王子狡猾的提醒下发现……弗朗西斯科的家中为他预留的那间卧室的大床,不收拾一下可能真的没法睡个好觉了。于是岳一煌在狐疑之下极为强硬的作出决定,背对着弗朗西斯科,和他分头睡在了大床的两边。

在前一天的时候已经彻底得寸进尺了的弗朗西斯科不敢再在这个问题上违抗岳一煌的决定,就只好十分不情愿的答应了。只不过……这一次,弗朗西斯科依旧没有在和岳一煌同睡一张床的时候穿上衣服。岳一煌却是用睡衣把自己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显然……随便一扯就开的睡袍根本就已经不够用了!

可这么做了之后,岳一煌又觉得他睡不着了,所以他干脆打开了手机,在把手机调到了静音后慢慢翻开朋友们发来的问候短信,并一条一条的回复过去。

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收到了本应已经启程回巴塞罗那的,伊格勒斯发来的短信。

【一煌,我现在能方便回来找你吗?】

在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岳一煌的第一反应就是十分心虚的转过身看看弗朗西斯科,在确定对方真的睡着之后,他才给阿根廷人回了一条短信;【能,只要不耽误到你回巴塞罗那】

几乎就是在岳一煌要放下手机的时候,伊格勒斯的回信到了:【我现在就在你们俱乐部队长家里的楼下】

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老实说岳一煌吓了一跳。他动作十分轻的爬起来,走出几步之后再回头看对方一眼,这才轻手轻脚的开了房门,才打算坐电梯下去,就意识到自己还穿着睡衣,于是立刻回到另外一间房间,胡乱的套上了之前阿根廷人和西班牙人来的时候穿的那套衣服,这就下楼去了。

“一煌……安蒂斯他对我说,他……他喜欢我,我……我怎么办?”这是心神不宁的伊格勒斯在见到岳一煌之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可是不等伊格勒斯解释清楚对方说的那究竟是哪种喜欢,岳一煌就已经开口,影锋显得十分讶异,迟疑的开口问道:“你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

可想而知,当阿根廷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是有多么的……大脑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了。就在哪里用一种带着疑惑的,惊恐的目光看向对方。

与此同时,已经睡着了的弗朗西斯科转了个身,极为自然的想要抱住身边的……那个人,却是发现另外半张床已经空了,可床仍然还是热的。于是弗朗西斯科第一反应就是拿起睡袍披在身上,走去房间里的洗手间找对方,却是并没有找着人。

他打开房门,在还没完全睡醒的情况下听到了什么人在楼下说话的声音。于是都灵王子关上卧室的房门,把自己穿戴整齐了之后打算下楼看看是什么人过来做客了。

但是这一看完全就不得了了……他居然看到那个一直就让他咬牙切齿的阿根廷人在他睡着之后回来找他的宝贝一煌!尽管对方只是站在门口,并没有要进来的样子,可是自己的领地被这样一个强有力的对手侵占了,这个意大利人不可能完全没有反应。

于是……弗朗西斯科毫不犹豫的回到房间,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脱光了,连内裤都不留下的披上睡袍,并松松垮垮的系上衣带,再在穿衣镜面前把衣领扯得凌乱一些才满意的走下楼梯。

“那次我回巴塞罗那,去青训营看了卡斯蒂亚先生和塔里恩之后想去找你的。不过那时候我正好看到……安蒂斯在吻你,你看起来也很高兴。所以我就没有打扰你们。”

当弗朗西斯科穿着拖鞋踩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一步步接近岳一煌的时候,影锋正说着这句话。正对着弗朗西斯科的伊格勒斯在看到那个人进入视线的时候视线落到了对方的身上,那让岳一煌猛地一惊的转头,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来不及说出什么,而直接被几乎敞开了胸膛的都灵王子从身后一把抱住。

并且,弗朗西斯科所做的还不仅仅只是这样。他以一种完全暴露了本性的姿态拉下岳一煌的高龄毛衣,让那些被印有许多吻口口痕的白皙颈项暴口口露在阿根廷人的视线中,并且还透露出浓重情口口欲气息的用嘴唇贴上其中的一个吻口口痕。

岳一煌完全被都灵王子这一让人心照不宣的大胆举动给弄得傻眼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对两个之中的哪一个说些什么。于是三人之中唯一还有着思考能力的弗朗西斯科在这一篇静寂中用慵懒且极为性感的声音说道:

“我睡到一半的时候发现你不在**了。你的朋友又回来找你,是有什么事吗?如果没什么大事,就下次我们有空了再去拜访他?宝贝你昨天可累坏了,我知道我做得太过火了,别再生气了好吗?”

说完这些,弗朗西斯科才不紧不慢的把视线移向伊格勒斯,有些抱歉的对他笑了笑。那让阿根廷人完全涨红了脸,说了两句抱歉就不需要屋主人赶他的自己开门逃出去了。

直到这一切全都发生之后,岳一煌才吸了一大口气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该对身后的那个家伙发脾气还是说些别的什么,就这样整个人全都僵在了那里。

对此,弗朗西斯科显得极为无辜,“为什么不告诉他呢?反正……事实就是这样了,我也把不该说和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你打算为了这件事和我憋气吗?”

“我……!”岳一煌吸了一大口气,却暂时只说出了这么一个字节。该死的为什么被所有意大利人称为都灵王子的家伙……会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看到岳一煌还有要对自己生气的苗头,弗朗西斯科立刻趁胜追击,打算把影锋此时已经够乱的思维扰得更乱。

弗朗西斯科:“该死的,你能明白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你正在楼下和那个阿根廷人说些什么的心情吗?你不能要求我在这样的原则上让步!”

岳一煌:“可是我跟伊格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真的要说起来,你比任何人都没资格说我!”

弗朗西斯科:“你一定是气糊涂了!我怎么可能会没有资格?”

岳一煌:“别忘了艾伦!光是香奈儿给我数出来的,和你有过关系的前男友前女友就不止十个!所以你想和我把那些全都说清楚吗?你真的有勇气坦白吗?不对我不需要你坦白,我可以自己去翻报纸。我要去把这十年的太阳报全都买回来!”

弗朗西斯科:“不不不……宝贝你怎么能这么残酷……你怎么能说你要买十年的太阳报!十年前我才十三岁!”

就在情况要变得不可控制的时候,事情突然出现了新的变化……因为脑袋一片混乱的岳一煌突然就这样误打误撞的想起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

岳一煌:“信……!我的天!信!”

弗朗西斯科:“信?什么信?”

岳一煌:“还能有什么信!我们在飞机上写的那封遗书!所以那些信现在到底在哪里!!!”

与此同时,在意大利的热那亚,一间警察局里刚刚结束了笔录的工作。

警察:“好了,小亚当,我们已经和你的父母联系上了,他们希望你可以直接回巴塞罗那和他们团聚,不过他们更希望你能坐火车回家。所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傍晚的时候就把你送上回家的火车?”

亚当:“当然可以。只是警察先生,你真的会帮我把我的使命完成吗?那些信件很重要,要知道,在所有人都以为飞机会坠毁的时候,他们让我上了救生胶囊。”

警察:“当然,因为这关系到那些乘客的**。所以在不知道信主人都是谁的时候,我们会把那些都寄到信封上写着的收件人手里。之前我已经请示过局长了,他说要用最快的快递,并且这笔钱由我们警察局出。辛苦你了,可怜的孩子。”

………

峰回路转的……第二波。

于是你们还能说我的峰回路转就只是让安蒂斯告白吗!

那是污蔑!那是森森的污蔑!

嘤,半夜一点半了我还在加更!注意是加更!而且加更还是四千三百字!

来嘛来嘛都来表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