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47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247

就是在这个脱了黑袍看起来应该很柔弱的女孩这么爆发了一通之后,由伊佳因通过他们的领队联系到了,负责过来接待中国队的伊朗方面向导拨通了安欣的号码,用一口流利的中文和她交流起来。//

伊朗方向导:“你好,是安小姐吗?我从我的同事那里听说,您已经找到中国队的队员和教练组了?感谢安拉,我以为我把他们弄丢了!都已经过了快两个小时了!我们为他们在入住的酒店安排了新闻发布会!这就要开始了!”

安欣:“别急,别急,先冷静下来先生。请问我怎么称呼你?”

伊朗方向导:“你可以叫我阿里巴巴。”

安欣:“好……好的阿里巴巴,你现在在哪里?我把我们现在的位置告诉你,你看看你带着大巴车赶过来要多久。”

伊朗方向导:“不行,完全来不及。虽然从你们的位置赶过去应该会来得及,但是如果我们先从机场绕路过来再接你们过去,完全来不及。”

安欣:“好的,那么,请为我叫十二辆出租车!不管是什么出租车公司的,请你尽快叫十二辆车过来,并且请把酒店的名片拍一张照片发给我,我们一起赶过去,好吗?”

伊朗方向导:“那就拜托你了,安小姐!”

几乎是在十分钟之内,安欣所要求的十二辆出租车陆续抵达,安欣十分仔细的记录了那些出租车的公司,车牌号码,以及司机的证件号和电话号码,再让上车的三名球员在那辆出租车的信息后面签上名字,和出租车司机叮嘱一番也把自己的号码给了司机后才放一辆车走。

在安欣的超强行动力下,整个团队被陆续输送到了酒店附近,和向导约定的位置。那竟是情况极险的几乎在差不多的时间抵达。这一次,中国队一行人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当地向导……

在一片混乱中,安欣,陈慎还有球队的主教练一起坐上了最后一辆车。

陈慎:“我们教练说十分感谢你,这次多亏你了!”

安欣:“不用说谢谢的,助理先生!只是你们以后真的得找一个靠谱的领队!”

陈慎:“是的,教练对于领队的事也很生气,表示回去以后就会要求更换领队。不过……”

安欣:“什么?”

陈慎:“我不是主教练的助理。我是球队的球员。”

安欣:“是……是这样?抱歉啊我弄错了我以为踢球的不会想到要去学德语,我的朋友里做医生的才会去特意学。你的德语看起来比我的波斯语靠谱……”

陈慎:“没事,你平时不看球吧?”

安欣:“不啊!我每两周都去球场看一次比赛的!”

陈慎:“……”

又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急转弯,全员终于到齐,在伊朗方向导的再三恳请下,突然杀出来的这位救星只能勉为其难的留下,直到中国队的队员们安全的开始比赛。毕竟……半吊子的波斯语以及阿拉伯语在这片地界上可要比一口流利的英语管用得多。

至于原先的那位领队?他可以直接被破格提拔为球队背景。

在确定了人员没有任何的丢失后,全员都换上了伊朗方为他们准备的大巴车,好像他们就是坐着那辆车从机场来到的这里一样缓缓驶向酒店。在那里,早就已经有记者在门口等着了,一场惊险之后的新闻发布会就这样开始……

记者:“请问你们对这次的亚洲十强赛对手有什么看法吗?”

霍恩:“我感觉,这将会是一个十分难应对的对手。伊朗队一直以来就是亚洲的一流强队。我认为踢赢他们的难度很大,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没有信心。”

记者:“听说就在三天前,你还不能确定队中的五名重要球员是不是能来参加比赛。那么,他们现在的加入是不是会对你的战术安排有所影响?”

霍恩:“哦,也许你该问如果没有这五名球员我会做怎样的临时变阵。要知道,在我的计划中,就从来没有那五名球员会缺席世界杯预选赛的预期。”

…………

这群年轻球员这一次的对手,是亚洲的一流强队伊朗。伊朗队的球员向来拥有十分强悍的身体素质。如果单论球队特点,伊朗队会很喜欢派遣许多球员镇守在己方的半场阵地,然后再依靠强力前锋的身体以及速度冲破对方的防守,并制造得分机会。

如果硬要拿某家俱乐部的风格来做参照,那么伊朗队的打法会和切尔西更为接近。但是这支中东的国家队打法会更为单一,也不会只是着重防守着禁区而已。应该说,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不会喜欢让对手方的球员有机会接近他们的禁区。

虽然中国队的技术在前些年还是出了名的粗糙,并且喜欢依靠毫无技术含量的往死里跑这样的做法去拼出进球机会,但面对身体素质绝对强悍的伊朗,中国队似乎也只能和对方拼起技术了。

在结束了新闻发布会之后,主教练霍恩又把所有球员都召集起来,在晚餐之前就战术问题进行又一次的部署,并且再一次的和球员们分析起了伊朗的几名主要球员的技术特点。

作为中方的临时领队,换下了那身乍一眼看过去很容易让人误会她国籍的黑袍,安欣没能避免的从球队的会议室门口经过,然后极为自觉的回到伊朗方为她安排的房间,并和她的男友伊佳因发起了短信。

安欣:【佳因佳因!我刚刚正好路过中国队的会议室,听到他们的主教练正在使劲的夸你呢!说你就是一只大老虎!跑起来速度快,身体又强壮!】

伊佳因:【你现在和他们在一起?】

安欣:【是啊!你们这里派的向导还有中方的主教练都不放心之前那个领队,让我暂时代替他一下,给我开一天一千美金的工资!那可是一千八百里拉!】

伊佳因:【那你可不要去听他们的教练和球员说的话。】

安欣:【知道呢知道!我刚刚才听到他们夸你就走啦!】

伊佳因:【明天坐在哪边的看台?我很想明天上场的时候能看到你。】

安欣:【亲爱的!你要相信我很信任你的!我觉得你们和中国打,不管是输是赢都能晋级到世界杯小组赛的!所以……我打算坐在主席台对面的中立区。一样是最好区域前排的位置,那里会便宜好多!】

伊佳因:【几排?】

安欣:【第六排!】

安欣和她的男友分明在同一城中却无法见面,就这样用短信进行着甜蜜的通信。

那么,岳一煌呢?

他也收到了由正式晋升为恋人的弗朗西斯科发来的声音简讯。又或者说,总是喜欢在影锋面前无限释放着雄性荷尔蒙的都灵王子追来的声音简讯几乎无时不刻。并且,仿佛明白自己的声音究竟拥有怎样的杀伤力,都灵队的这位队长现在更为拒绝向他的影锋发送文字消息了。他要抓紧任何一个让对方被他迷得神魂颠倒的机会。

当开完那个会之后,岳一煌总算得到了一些单独放松的时间,于是,他终于可以给都灵王子拨出他来到伊朗之后的第一个电话。

这一次,因为多带了四名保镖的缘故,岳一煌得到了一个特权——一间豪华套房。他的保镖住在外面的卧室里,而他则住在最里面的那间。在进入到房间之前,他的保镖已经先一步的为他检查了房间,确认里面没有可疑分子,并且房间内也没有安装监控及录音设备。

就这样,在影锋回到房间之后,已经重新恢复了训练的都灵王子终于接到了他打来电话。伊朗并不像中国,和欧洲有七个小时的时差,事实上两者之间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差,这多少削弱了两人间因相隔太远而产生的时差感。

当岳一煌打来电话的时候,弗朗西斯科还没结束这天下午的训练。不过幸好,他们的训练是分段并有相当间隔休息时间的。

听到他为岳一煌设置的特殊来电铃音响起,都灵王子很快的接起电话。

弗朗西斯科:“谢天谢地你终于打电话给我了!你再不来电话,我都快想你想疯了,你现在一定已经到德黑兰了!伊朗的天气怎么样?”

岳一煌:“西斯科……你的周围没人吗?这样说话……真的没关系吗?”

弗朗西斯科:“怎么会有关系,你该知道在这里对队友热情点不奇怪,不过你一定介意的话,我可以走远一点,在下一组训练之前,我想我们能有二十分钟。说实话我其实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不愿意在身边有人的时候和我打电话。要知道,我可不认为你身边会有懂意大利语的人。”

说道这一句的时候,都灵王子的声音不自觉的变得该死的性感起来。他压低了声音,就仿佛用嘴唇贴着对方的耳朵说道:“如果你是在享受地下恋情的刺激感,我当然很愿意配合你,宝贝。”

“弗朗西斯科!”

当听到岳一煌恼羞成怒的声音,都灵王子不禁笑出声来,随后他说道:“我想你,宝贝。我想吻你,想抱着你,想抚/摸你……知道吗,我正在想象你现在会是什么样的表情。那一定……很可口。”

尽管和对方在一起做过比这还要亲密得多的的事,可是在这一刻,岳一煌还是红了脸。

在电话的一头,那是装饰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套房卧室,被折腾了一天的影锋正躺在**。而在电话的另一头,那是春天的乍暖还寒,绿色的训练场上一片阳光的倾洒,都灵王子看着不远处的队友们,嘴角掩不去的笑意。当两种画面交织时,那便是说不出的浪漫。

岳一煌:“其实……我有点担心明天晚上的比赛。”

弗朗西斯科:“担心什么呢?”

岳一煌:“担心我的体力不够。我在国家队的时候得打352的阵型,我负责的部分……基本是去年我在俱乐部里负责的前腰部分再加上德里卡洛的后腰部分。我觉得……我可能会场均一万两千米。当然……那也可能是场均一万五千米。我很担心我在最后的时刻因为体力的严重透支影响到我的判断。”

仿佛是为了替对方缓解这种紧张的情绪,弗朗西斯科说了一句意义深长的话:“不,你的体力很好,我觉得……对于这一点我很有话语权。可是如果你的体力再好一些,我当然会更高兴。”

在弗朗西斯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无声沉默着的岳一煌在自己的心里咒骂着,该死的我为什么好像听懂了这个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弗朗西斯科:“一煌。一煌别以为不说话我就会以为你没在听。我想……你多叫几次我的名字。”

岳一煌:“怎么了?”

弗朗西斯科:“啊,我想把你叫我的声音录下来。没有你的时候,晚上我就只能靠你的声音过了。别多想,别多说亲爱的,我只是想能听着你的声音入眠。”

就在弗朗西斯科以为自己那个容易害羞的恋人会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影锋出声叫出他的名字,用那令他心动的,温情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

“西斯科……我也想你了……”

在恋人间的轻呼声中,凉意深沉的夜晚仿佛就能这样过去……

第二天的下午,因为要倒时差的缘故而睡了个懒觉的中国队球员才在吃完了丰盛的午餐之后启程去到了伊朗国家队的主场馆,阿萨迪体育场。

坐在大巴车上的球员们看起来并不像踢上一场国家队赛事时的那样放松。这群球员们……现在十分沉默。他们努力的想要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窗外的景色上去,却是很难做到哪些。要知道,当对手是韩国队的时候,他们总能有很多在赛前放松神经的玩笑,在夸张的笑声中就忘却了一切的紧张。

可这一次……他们的对手是伊朗。

他们在小组赛中最大的对手。

在时间不可抑制的流逝中,能够容纳十万名观众到场观看的阿萨迪体育场在人声鼎沸中响起这样的场内广播:“下面!让我们欢迎本场比赛的客场球队,中国队入场!”

…………

今天和好盆友一起出去吃团购的下午茶套餐!然后我们选的巧克力软心蛋糕里面居然木有巧克力浆……!我一边动作示范一边给餐厅里的服务员妞说:“你看!银叉子进,银叉子出!银叉子再进!它出来的还是银叉子!一点巧克力浆都没有啊姑娘!!!”

然后……然后对方居然再给我们一人烤了一份而且之前的那份也让我们默默的吃完了!再然后……等他们烤好第二个的时候我的好盆友已经撑了……于是今天我吃了一个泡芙两个巧克力软心蛋糕以及一个没有软心的巧克力软心蛋糕么……

突然有一种赚到了的感觉……灰常灰常的……赚到了……

等等……勺子戳到巧克力蛋糕里,然后巧克力浆流出来……这种说法怎么让我想到了神马和花生酱也有关的很可疑的事呢……而且想到了这里就觉得这种说法愈加的……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