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52

252

在繁忙的广州白云机场,又是一架荷兰皇家航空公司的飞机从这里起飞。这是一家大飞机,波音747-400,它最多能够载客416人,并将这些乘客全都带往欧洲最为繁忙的几个航空中转站,阿姆斯特丹,而后再行转机去往欧洲的其它城市。

在这架航班上,有着一名广州恒大俱乐部的关键球员,陈慎。

那场亚洲区十强赛中国对阵伊朗的比赛后,他好不容易才挪出了足够他飞一次欧洲的时间。

尽管他并没有和别人说,但他的心里始终是别扭着的,为自己在比赛时狠狠推了那位效力都灵队的幻影之子一把而耿耿于怀。尽管他那时的本意只是想对方不要带着那样的伤继续踢完全场。

不管他以前如何看不惯那个在意甲联赛踢球的中国球员,那个人在上一场国家队赛事上的表现已经足够让他完全改观。

他有些想对那个人说一句对不起,却不仅仅只是为了在球场上推了他的那一下。

陈慎带着一些在意大利可能很难买到的通经活络油,经由荷兰阿姆斯特丹转机至都灵。他并没有提前和岳一煌说,虽然他的确不知道对方的电话号码也不打算问别人去要。

虽然身为岳一煌的国家队队友,但陈慎还是打算走普通球迷的路线,直接去到都灵队的训练基地看望对方。现在还是岳一煌的伤停休赛期,可是多方面的消息都显示岳一煌会在三天后的联赛中复出。这也就意味着,都灵队的幻影之子在这个时候一定已经回到了训练场上。

陈慎所乘坐的那架航班在欧洲时间11:30的时候抵达目的地。他在入境上耗费了一些时间,而后又打车去到了都灵队的训练基地。当他到达那里的时候,正好是球队的午息时间,训练基地内的球场上看起来空荡荡的,就好像是休息日一样。

在进入这里的时候,陈慎就已经收到了保安有关球队将会在四点钟的时候才开始训练的提醒。因此他打算趁此机会好好看看这支在数年间创造了太多奇迹的球队训练的地方。可正当他走在连通了那些场地的道路上的时候,他却是听到了足球被大力踢动的声音。那听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人在练习射门一样。

被那个声音所吸引,陈慎朝着声音所发出的方向走去,却是在不经意的瞬间看到了那个他此次前来想要看望的那个国家队队友。

他正在一片极为特殊的场地里练习着射门。在球门的外围,有着感应式的装置,并且在场地的边界处,还竖立着一台电脑。那正是都灵队近期才引进的,现在国际上最为先进的一套装备。能够通过球门外的一系列感应装置在球员踢出射门的一瞬间计算出球的轨迹以及分段时速。

才过了队医所给出的戒严期,刚回到训练场上岳一煌就迫不及待的在午间休息的时间利用这台先进的仪器练习自己的任意球射门。

都灵王子弗朗西斯科则陪在他的身边,并不浪费时间的进行着自己每天三千个仰卧起坐的训练。

“一煌,我已经做了两千个了,等我做完三千个,你就得回去给我午睡,听到吗?”

“啊?已经过去这么久了……?”

“当然,还是说你想我向队医报告?”

“不、不用!我……我待会儿会回去午睡……”

在训练的间歇,两人间发生了这样的对话。那些并不能被陈慎听到,但就算他听到了,也不能明白两人究竟在说些什么。可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陈慎却沉默了。他站在那里许久,就这样看着岳一煌一次又一次的踢出拥有着漂亮弧线的任意球,而后又立刻跑到场边的电脑前,认真的看上一眼电脑给出的任意球轨迹以及分段变速,而后又从球袋里拿出一个足球,继续他的任意球射门练习。也看着弗朗西斯科那速度快到仿佛是机器运作一般的仰卧起坐。

十多分钟后,这名在国内联赛踢球的,国家队内身价第一人转身离开了,在经过保安室的时候,他将自己带来的那些东西交给了保安,并告诉对方,这是一个从很远的地方赶来的球迷送给幻影之子的。保安笑着说一定会转交的,光保安室里就还有好多好多球迷们送给都灵队球员的礼物。

听到这番话,陈慎笑着向对方道谢,而后再一次的回到机场。

那三周不能比赛的时间已经过去。但是岳一煌的妈妈却还是驻守在他的家里,尽管岳一煌请的两位意大利女士已经能够把家里收拾得很好,但是这位母亲总是认为有些东西是那些请来帮衬家里的人做不来的。就比如说,她每天都会为岳一煌堡的汤。

由于平日里也没有太多需要做的事,这位觉得自己十几年来一直都没能为自己的大儿子做些什么的母亲还经常会带着点心去到都灵队的训练基地,并和她的儿子一起回去。这倒是让岳一煌的队友全都认识了这位温柔美丽的母亲,也让很多人莫名的眼红了。

要知道,在意大利,在法国,男人有恋姐或是恋母情结这都是十分正常的。也正是因为那种温柔体贴的母性光环对他们实在是很有杀伤力,许多意大利男人和法国男人才会选择了比他们年纪要大很多的女人作为自己的女朋友或是妻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菲尔米十分认真的向岳一煌提出:“你爸爸现在还和你妈妈在一起吗?”这样的问题……

卡塞尔:“一煌,你说你的妈妈已经来了吗?”

岳一煌:“这个……说不清楚。”

帕雷尔:“这个我清楚!一定已经来了!”

蒂亚尔:“为什么?”

帕雷尔:“因为菲尔米已经不见了!”

岳一煌:“……”

在下午的训练之后,大家陆陆续续的去到了休息室,然后冲个澡出来清清爽爽的回家。就这样,更衣室内发生了这样的对话。并且那几个先洗完澡的家伙说完了就乐呵呵的跑出去了,留下刚刚从浴室出来头发都还没干的岳一煌在那里沉默,再继续沉默。

从刚才起就待在那里的弗朗西斯科看到闹腾的队友们全都走了,这就走到了岳一煌的身边,十足怨夫像的一把抱住对方,并在岳一煌的耳边说道:“我也可以每天开车带你来训练再晚上接送回家的。不管你打算加训到多晚我都能陪着你的。”

天知道岳一煌是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笑出声来,可他就是没能忍住。但听到自家恋人的笑声,都灵王子却越发的不依不饶了:

“如果你不想每天都做菜,当然没问题,这些我们都可以让西约克来解决,你想吃什么都可以。当然我还可以每天都给你按摩放松肌肉,给你洗澡,还有更多你只要提出来我就能做到的!难道还有什么是她能做,我却做不到的吗!”

听到对方难得的,异常孩子气的话语,岳一煌简直笑得直不起腰来,连忙笑到打跌的逃出去。

“西斯科,嗯……我今天有事要拜托你帮忙。”在跑出去之后,岳一煌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留下这样一句话,这就又一溜烟的跑没了影。

那天晚上,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又一次的在各自在各自家中吃晚餐。

岳一煌的妈妈仍旧准备了十分精致可口的中式晚餐。那是让人一眼看过去就会觉得心里暖洋洋的爱心晚餐。比岳一煌做得更为传统,也更为婉约。尽管影锋在这方面也是一把能手,可是自从他的妈妈搬过来,他就被下了禁令,不准碰哪怕一点点的,有关家务的活儿。

“弗朗西斯科今天晚上不过来一起吃晚餐吗?”

“是的,他家里有他从捷克带回来的,很厉害的全能管家。西斯科还说你什么时候愿意他就让他家的管家做一顿豪华晚餐。”

面对岳一煌替弗朗西斯科说出的邀请,他的母亲当然说好。可是才说完这些,这顿餐时谈天的话题走向就变了。它变为岳一煌自己一个人住在都灵,太孤单了,应该早点找个好姑娘定下来……

“一煌,妈妈看到你在这里能有那么多关系亲近的朋友,心里真的很高兴。可我心里还是总放不下心来。如果能有一个好女孩陪着你,妈妈就真的能够安心了。我今天过去训练基地接你回家的时候还看到德里卡洛的太太带着女儿一起来等孩子的爸爸训练结束。我就觉得很羡慕。想着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的一个女孩带着你的孩子来等你训练结束,我就能安心回巴塞罗那了。”

听到自己的妈妈说出这样的话,岳一煌直接咬到了筷子,并且把木质的筷子咬出了一个缺口,正当他保持着表面的镇定以及内心的暗流汹涌打算开口对自己的母亲说出什么的时候,门铃被按响了。

听到门铃声响,岳一煌的妈妈连忙示意自己的儿子坐着好好继续吃,她去开门就可以了。

就这样,拿着西约克精心准备的饭后甜点并保持着迷人微笑的都灵王子出现在了岳一煌母亲的面前。

于是岳一煌的母亲在邀请弗朗西斯科一起坐到餐桌之后会说出什么样的话?

那也许是……

“弗朗西斯科,我刚刚还在和我们家一煌说呢,希望他能够快点找一个好女孩。这样他就能和德里卡洛一样,有妻子带着孩子来等他训练结束了,我也就能安心回巴塞罗那了。”

先一更,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