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56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影子前锋

在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后,说错了话的菲尔米被弗朗西斯科直接扔了出去,并被严肃警告更勒令禁止他在被扔出去之后再次厚脸皮的跑回来。

发生了这样的事,照理说岳一煌才应该是那个被气得不轻的人。可是直接把菲尔米扔了出去的弗朗西斯科却让影锋觉得……他的恋人似乎比他气得更厉害。这倒然而让岳一煌觉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再这么生气了。

但他却觉得自己又有了许多有关意大利男人的疑惑。

那么……他到底该从哪里开始问起呢?

先前还气得发喘的弗朗西斯科一回头竟然看到自家恋人陷入了沉思,心跳都在那一瞬间停住了。他不敢说话,甚至不敢发出声音,可是他的心里却明白,不能再让他的影锋这么想下去了!!

“一煌!”

弗朗西斯科心急的叫出对方的名字,让影锋的眼神在那一刻从迷茫找回了神,却是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自己的恋人究竟怎么了。

“你……你一定不要胡思乱想。”

在那一刻,都灵王子惯用的,**的,骗取情场老手感情的那些手段似乎全都突然没有了似的,只是说出了一句绝对只会让人又多想,又胡思乱想的话。意识到自己究竟是说出了一句多么愚蠢的话,弗朗西斯科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于是他说了一句更为愚蠢的话来补救:

“好吧,你要胡思乱想也可以,但你一定要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都灵王子这一连串幼稚的表现实在是逗笑了影锋,岳一煌发笑了许久后才稳定住了声音,让它听起来更平静如常一些。

岳一煌:“我只是想起我之前说……我的妈妈和菲尔米的前女友是完完全全的两种类型。”

弗朗西斯科:“然后呢?”

岳一煌:“然后我就想到,我和艾伦也是完完全全的两种类型。西斯科,艾伦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他也会动手打你吗?”

弗朗西斯科:“其实……并没有。”

岳一煌:“一次也没有?”

弗朗西斯科:“是的。”

岳一煌:“那你是为什么会和他分开的?”

弗朗西斯科:“因为他说,他想分手了。”

岳一煌:“就这样?你没有想过要挽回?或者是……不舍得,很想念。”

弗朗西斯科:“老实说,并没有。”

或许都灵王子早就已经料到了自己的这个回答会让他的影锋疑惑,甚至是讶异,他仿佛自然而然的从背后抱住对方,深深的呼吸着属于对方的气息。

“所以,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你能把我迷得这么惨。如果是你对我说想要离开我,我肯定没法接受。也许我会可怜巴巴的去你会在的地方等着你,让你不要那么残忍?”

弗朗西斯科说出这句能把影锋惹得发笑的话语,然后就开始舔吻他的耳朵,让影锋的身体极为明显的僵硬起来,甚至……还轻微的颤抖起来。

“别、别这样,西斯科。我是很认真的想知道。”

笑着挣脱开对方的拥抱,岳一煌看向自从菲尔米走之后就一直都很紧张的弗朗西斯科,为了让这个很不容易才等到他改变心意的家伙可以更放松一些,他甚至还吻了吻对方的眼睛示意自己真的没生气:

“我只是想知道,而不是在怀疑什么。要知道,艾伦可是全欧洲公认的美人。尽管,用这样的词来形容他可能很不合适,因为他的身手实在要比普通的运动员好太多,我就亲眼看到他把一个俄罗斯籍的保镖揍得……得去医院住很久。按照菲尔米的说法,他很能引起意大利男人的征服欲?还有那些无尽的新鲜感?还是说……我又小看意大利男人了?”

老实说,岳一煌能把他心里想的那些全都告诉自己,这让弗朗西斯科感到很受用。可他又会很烦恼,为了他的恋人实在是太会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一煌,也许你该知道。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和曾经喜欢的人,本来就是没有任何值得比较的地方。如果可以比较,那就说明,他不是真正的爱着。就好像他的头发比你卷一些,眼睛比你大一些,可是那有什么值得比较的吗?这只不过是属于他的事实,你也有属于你自己的,和别人不同的事实。而我所爱着的你,就是由这些属于你的很多部分所组成的。”

“啊,听起来好像又变成了你对我的告白?可是我们应该在很认真的讨论问题?”

这是岳一煌第一次在都灵王子又说出仿佛缠绵情话一般的话语时,说出调笑一般的话语。那让弗朗西斯科深深的看着他,而后一下笑出声来:

“宝贝,别再为难我了。我真的说不好,我只知道……和你一起的日子,我想一直继续下去。”

岳一煌被弗朗西斯科的话语弄得无奈了,在沉默了一会儿后,他说道:“如果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就要厌倦了,记得提前告诉我。”

“提前?你真的确定吗?那你说我是提前十年告诉你好呢,还是提前二十年?我这么好,总得多给你一点时间才能忘了我吧?”

岳一煌:“有没有人对你说过……你真的很无赖?”

弗朗西斯科:“哦,也许我得很遗憾的告诉你,你是第一个。这可是实话。”

就这样,又一场危机被妥妥的化解。晚些时候,都灵王子和他的恋人一起,把那位从巴塞罗那赶来的母亲一起请到了自己的家中。早在昨天的时候,他就说好了要邀请恋人的母亲来到自己家做客,并品尝他的全能管家所烹饪的晚餐。

为此,他特意嘱咐西约克把他的看家本领全都拿出来,让那位夫人见识到他所能够制作出的,最为精致美味的菜肴。

事实上,那份西式的浪漫的确让岳一煌的母亲吃了一惊,也因弗朗西斯科所赠送的白玫瑰以及西洋牡丹而惊喜了。要知道,要是和弗朗西斯科比起讨好女性的手段,恐怕整个都灵城都找不出几个能和他不相上下的。

可是当岳一煌的母亲因弗朗西斯科所准备的,品质极为出众的红酒而微醉时,现场的气氛发生了可怕的变化……

是的,一切起源于由岳一煌的母亲的旧事重提。

“一煌啊,妈妈之前听弗朗西斯科说了那些之后很担心也很烦恼。就和我在西班牙华人圈子的朋友说了这件事。她们都说你这么优秀,想要找到合适的女孩子还会难吗?不就是自身比较优秀,又肯跟着你在全世界到处跑的女孩子吗?这样的女孩子在意大利没有,中国人里还会少吗?

妈妈的朋友告诉妈妈,光现在就在西班牙念书的女孩子就有很多很不错的。就不用说还有好多好多就等着你开口办出国签证过来的。来,妈妈这里有这些女孩子的照片还有一些个人信息。这个文件夹里就有五十多个女孩子的照片,是妈妈选出来的,都可漂亮了。你快好好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对了,弗朗西斯科也帮我加一煌挑挑吧!”

“啪嗒!”

那是岳一煌手里的叉子没拿稳一不小心掉在了桌子上的声音。随后,他咽了咽口水,却是觉得喉咙里干得狠,就连西约克所精心烤制的小羊排都咽不下去了……

“你继父的电话是多少!是多少!我这就要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这里有一个男人企图勾/引他的妻子!!”

“西斯科,别这样……!这样会破坏他们感情的!”

“我不管!我现在只想有什么人把她带回巴塞罗那去!!见鬼的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从巴塞罗那来找你的人都是这样!!”

在啼血隐忍了一顿晚餐的时间之后,弗朗西斯科终于还是爆发了。事实上,他在岳一煌的妈妈拿出那个该死的平板电脑更给他翻看起年轻女孩的照片时,他就已经频临失控了。但是他良好的教养最终还是没有让这一惨剧发生。

不过,上一幕惨剧没有发生不代表下一幕也不会发生。

都灵王子的风度和气度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被丢到欧罗巴大陆的哪一个角落去了。

他简直……就要被气疯了。

“真的没法过下去了!这不是她做的第一件事!也不会是她做的最后一件事!!她来了以后我就不能随时都吻你了!我也不能抱着你一起睡!我半夜想你了却不能光明正大的去见你!我们得像罗密欧与茱莉亚那样见面!用爬的,翻上你的阳台!

我以为这就完了!可是见鬼的她第二天早上居然会来给你盖被子!为了不让她发现我甚至只能躲去床底下!这到底算怎么一回事!更让我没法接受的,是我居然是被你踹下去的!现在,她居然像选美一样的给你找了那么多的年轻女孩!你能告诉我什么叫做‘这样的女孩子在意大利没有,中国人里还会少吗?’那这样的男孩呢!?”

作者有话要说:我早就说过了,和天然呆战斗最可怕的一点就在于……在你每次以为你已经把他干掉的时候,他又神奇的原地满血复活……无知无觉的挑衅你神经的底线……

明天要去朋友家一起过元旦,目测过去得坐车三个小时……回来也得坐车三个小时……远目……

然后,前两天没有给大家的留言赠积分!现在赠起来!—3—嘴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