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263 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

263

与这三支完全事不关己就是过来看看球赛,享受一下盛宴的球队相比,坐在主席台那一侧公共区域的,效力巴塞罗那俱乐部的球员就做不到这样的轻松了。//

或许,他们才是前来观看本场比赛的人里心情最为复杂的人了。

他们实际上很希望西甲的球队能够捧起欧冠的冠军奖杯。虽然皇马是他们的百年德比,可是在西甲以外的赛事上,他们对于彼此还是很有一种不懂足球的人所不能理解的惺惺相惜。

可是另一方面,皇家马德里在这个赛季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出色。相比之下,他们就太过糟糕了一些。丢了联赛冠军,输了国家德比,并且还在这一届的欧洲冠军杯上止步八强。

联赛才一结束的时候,巴萨的高层就已经宣布解除对于迪亚戈的雇佣了。

作为西甲的两大霸主之一,巴萨的高层不可能在他们陷入了如此的低谷后还不对球队做出调整。

那么,接下去将会执教巴萨的,将会是谁呢?

有人说现年55岁的瓜迪奥拉很可能会回来,也有人说原德国国家队的主教练勒夫会来。

可是勒夫也好,瓜迪奥拉也好,这都和大部分出身巴萨青训营的现役巴萨球员所想的并不一样。

是的,瓜迪奥拉真的很好,更重要的是,他是曾经带领巴萨获得了极高荣誉的巴萨嫡系教练,但他到底并不是把这群球员从小带到大的教练。

也许他曾经对巴萨的年轻球员们十分了解,也曾三次离开三次回归,可是现在,他已经去到别的地方执教太多年了。那会让这群还很年轻的球员觉得他太过陌生。

但是在巴萨本赛季的三冠全失,皇马又风头正劲的时候,巴萨需要一位更为强力,更有底气的教练来给他们的球迷们一个交代,更把这个显然已经失控的局面重新镇住。在这样的情况下,现任巴萨青训营主教练的卡斯蒂亚似乎就有些不够用了。

又是一次来自于皇家马德里的凶悍进攻,引得看台上的球迷们纷纷鼓起掌来。

现在已经进行到第七十六分钟了。

在面对防线稳固到可怕的尤文图斯时,皇家马德里在比赛一开始时就坚定的打出所有西甲球队都会擅长的攻势足球,并且以豪华到震撼的第四代银河战舰逐渐打开局面。

可是尤文图斯在本场欧洲冠军被的决赛中也并没有只是防守。或者,只是在死守之下抓住一瞬而逝的反击机会。这支意甲的北方三强球队也在本场比赛中打出了他们的血性,一种独属于意甲的,与其它四大联赛都有所不同的血性。

直到现在,两队在比分上还是势均力敌的。

可是皇家马德里的进攻却因为比赛临近结束而变得愈加凶悍。

这样下去,皇家马德里说不定真的能成为首支在自家的主场决赛并获得欧洲冠军杯冠军殊荣的球队。

他们即将再一次的攀上欧洲之巅,可是……巴塞罗那又该怎么办?

等待他们的,将是又一次的迷茫期。

就在离巴萨的球员们所坐的看台不远处,那正是许多球队的老板所在的vip看台区。这里的位置比普通的看台位置更为宽敞,私密性和安全性也更强一些。

而此时此刻,都灵队的老板卡尔正就坐在阿涅利家族的少主,尤文图斯的运作者埃德加·阿涅利的旁边。

两人的确是在十分认真的看着场上的比赛,然而埃德加·阿涅利却是在同时和卡尔提起了都灵,也提起了卡尔自己的个人产业。

埃德加:“如果你真的支持不下去了,考虑让别人参股都灵吗?”

卡尔:“听起来,你似乎有这样的意愿?”

埃德加:“不,阿涅利家族不可能同时成为两支同城德比球队的幕后老板。”

对于埃德加的回答,卡尔轻声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如果你并不想当都灵队的老板,也许我和你讨论这些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在卡尔开玩笑似的说出这句话后,埃德加沉默了很久才又再一次的开口:

“理性上,我不希望都灵在你这样的人手上一步一步的壮大。但是感性上,我会希望都灵城的光芒能够超过米兰城。所以,我会希望你能支持住,但那也不意味着我不会出手。”

在比赛的最后五分钟,皇马对阵尤文图斯上演绝杀,那竟是来自于后腰,金发日耳曼梅尔施因。

尤文图斯在距离冠军最近的地方错失了奖杯。然而在阿涅利家族少主的脸上却是看不见失望,他依旧是那副清冷的样子,仿佛你永远无法在他的脸上找到他真正的情绪。

埃德加看了眼自己在俱乐部的副手,示意对方过来,并小声的对那人说道:“去告诉大家,在别墅里的庆功宴依旧,这场比赛没有胜者与败者,只有比分领先者和落后者。我们明年再来。”

说完这句,来观赛的人们开始渐渐退场。与自己的生意伙伴一起坐在别处的阿涅利现任掌舵者约翰·埃尔坎在散场的时候走过来拍了拍埃德加的肩膀,并告诉他:“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当埃德加的叔叔对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位阿涅利家族的下一任掌舵者才将自己的目光从卡尔的身上移开。注意到了这一点的约翰开口说道:

“他已经没有力量挽回了。他的期货账户,汇率账户都已经平仓。虽然他在金融预测学上完全就是一个天才,可是高杠杆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只要有庞大的资金支持,它的变幻莫测会连预测学也无法解释。再加上有关他实体资产争夺的僵持不下,估计他的资金池已经差不多枯竭。也许他根本无法支付球员下个赛季的薪水。这个年轻人真的让人觉得很可惜。”

当约翰说到这里的时候,埃德加深深的望向卡尔离开的方向。

事实上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对都灵队会是这样的执着,宁可卖出他其它的实体资产也不让那支俱乐部损失哪怕一丝一毫。

约翰:“你想要对他留手吗埃德加?”

埃德加:“不。”

约翰:“那你想怎么做?”

埃德加:“巴萨的新帅必须是卡斯蒂亚。”

约翰:“听起来这是个好主意?然后呢?”

埃德加:“皇马的前锋格兰斯正因为加薪的问题和皇马闹不愉快。曼城说如果格兰斯转会到曼城,他们愿意为格兰斯支付他比他在皇马时多20%的薪水。”

说着这句话的埃德加和他的叔叔一起朝着和卡尔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似乎来到这里观看比赛的许多球迷都陆陆续续的退场,只有皇家马德里的球迷们留下了,在燃放起了烟花的伯纳乌球场里无尽狂欢。

估计这群球迷可以从晚上一直狂欢到天明。

于是可以想象得到,马德里这座城市……究竟有多少人才会在明天早上的时候准时的去上班了。

哦,不对,听人说,马德里地区的公司因为这场比赛,大部分都已经提前宣布明天会放假了。

你现在在哪里?】

正看着自己的队友和罗马队还有云达不莱梅的球员一起打闹的岳一煌收到了来自于卡尔的短消息。看到这条短信,岳一煌的第一反应就是抬起头来四处张望。

“怎么了?”

即使是在拥挤的通道里,弗朗西斯科都在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岳一煌的这一举动。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却是看到岳一煌变得犹豫并且迟疑起来。直觉告诉弗朗西斯科可能要糟,于是他沉下脸来问道:

“是那个阿根廷人?”

“不,不是。”

都灵王子才松下一口气,就听到岳一煌这么继续说道:“是卡尔在找我。”

弗朗西斯科:“!!!!!”

给了自己的恋人一个只有对方才听得到的,诚实的回答,而后岳一煌马上就给卡尔拨了一个电话过去。事实上,他对于自己的这位友人兼俱乐部老板还是有些担心的。

以前对方再怎么忙,也会起码每周都和他联系,并且他们起码每周就会与对方碰一次面。可似乎就是从这个赛季开始,卡尔开始变得十分十分的繁忙,并且每次和他通话的时候,听起来都很疲倦。他还记得当都灵队差点出了空难之后,他赶来都灵看自己的时候,究竟是有多么的憔悴。

但是自从岳一煌和自己的搭档在一起,并和对方坦白了自己和卡尔的交情之后,他就为了恋人的感受而顾忌起来,不像以前那样主动的和对方联系,甚至是去看对方了。

这其实……让岳一煌感到很内疚。

因此,在此时此刻,他确认对方一定就在马德里的时候,他当着弗朗西斯科的面给卡尔打了一个电话。

“是的,我现在就在伯纳乌。嗯,本来是打算待会儿和朋友一起去酒吧的。可以!当然可以!我这就过来找你!你在哪儿?在那儿等我吧,我对伯纳乌还比较熟悉!”

就这样,岳一煌很快结束了和卡尔的通话,而后默默的转过头去看向完全就黑了脸的弗朗西斯科。

岳一煌:“西斯科,我……要去和卡尔汇合。”

弗朗西斯科:“所以你这就是答应都已经答应了才来通知我一声吗!”

岳一煌:“好像……就是这样……”

弗朗西斯科:“……”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今天写着写着突然感慨啊,我写这篇文都写出强迫症了……

曾经,我是一个不知道怎么查欧洲航班的,天真的作者。我只会用搜索栏变换关键词搜索……

于是我去查啊查,通过两地之间的距离和民航飞机的时速来测算出从都灵到巴塞罗那飞来飞去应该就是要一小时十分钟到一小时二十分钟。于是我前期就照着这个写了……

但是后来!!琅邪掌握了技术……于是世界变样了……

通过这张图我们就可以发现,都灵到巴塞罗那根本就木有直航啊木有!!尼玛的全部都要转机!并且会因为航空公司的不同而去不同的地方转机……

比如说,坐葡萄牙航空公司的飞机就要去里斯本转机,坐伊比利亚航空公司的飞机就要去马德里转机,坐汉莎航空就得去法兰克福,意大利航空就得去罗马航空。于是!算上转机的时间最快也要差不多四个半小时才能到泥煤……

再然后……当她发现飞机航班已经不能满足她的时候,她又发现了以下法宝:

是的你们没看错……这个是意大利的铁路网站……在上一次写到呆煌和三藩哥是怎么回去的时候我参考的就是这个……因为强迫症的我发现大晚上的要回去真的木有他们可以坐的航班。

完成这些之后我觉得我突然好圆满,因为我为了满足他们以后和各种基友的会面,我还去西班牙的铁路官网,葡萄牙的铁路官网,德国的铁路官网全部都探过路了……

所以,为什么总觉得说到这里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但就是感觉好像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