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301 父亲

301父亲

随着假期的正式结束,各家球队的球员们都陆续回到了球队所在的城市,也回到了球队的训练基地中。而在正式比赛之前,他们还会参加一些季前的友谊赛商业赛。

虽然说,因为世界杯的缘故这个赛季的归队时间推迟了不少,并且在八月之前的商业赛也全部被取消,可是对于那些在世界杯中打到了后期的球员来说,这个假期却是十分短暂。

尤其……是打完了全程的意大利队队员和巴西队队员。

岳一煌本是十分担心的,担心他在这个假期太过放纵自己而在归队的时候体能下降太多被德罗掀桌子大骂,却是发现有人甚至胖了十磅那么多!可是岳一煌这样瘦了的也不好,就好像弗朗西斯科在新西兰的时候用眼睛看出来的那样,归队后的体检显示岳一煌的体重轻了3.5磅。于是德罗在训完了内尼和帕雷尔之后又转头大骂岳一煌。

在一起挨完骂之后,被骂的第一梯队互相看了一眼,而后一起逃向训练场。

今天的天气还很炎热,不过他们的新赛季从这一刻起应该说已经开始。帕雷尔颠着球和岳一煌八卦起了这个赛季都灵队会引进的球员。在锋线上,虽然少了速度奇快又敏捷的卡塞尔,可都灵队的锋线力量可以说是依旧强悍。

并且卡塞尔会选择离开的另一个原因本就是在德罗的战术安排中,边锋并不再像他刚来都灵时的那样重要。甚至帕雷尔也被改造成了全能型的右边路球员,可是卡塞尔的防守力量显然还太过薄弱。

不过,在后防线上,他们却是真的还需要巩固力量。

帕雷尔:“我看转会市场上有消息说我们打算引进一位墨西哥的边卫?”

岳一煌:“墨西哥?”

帕雷尔:“是啊,不过也有消息说我打算引进现在效力云达不莱梅的后卫。那人我们认识!是柯布!”

岳一煌:“那……那还是墨西哥的边卫吧……”

就是在他们打算各自自觉的进行正式训练前的热身训练时,岳一煌竟是在一眼扫过训练场外围的铁丝网时看到了他的国家队队友,陈慎。

正巧这时帕雷尔在一连串的炫技之后用膝盖把球顶向了岳一煌,影锋一个没看好就把球给颠向了那个阿根廷人的脸,而后在帕雷尔向他发出控诉和抗议时手忙脚乱的给揉了揉,这就跑向了陈慎所在的那个方向。

“陈慎?你怎么会大老远的来这里?这里一路上还不太好找的!你等等!等等啊我从大门那里绕出来!”

还没等陈慎开口说话,岳一煌就已经说出这句话,并且直接就跑向了他指的那个方向。当影锋绕了一圈跑向这名中超联赛的本土球员中身价第一人的时候,竟是发现那个在他记忆中总是冷冰冰也不爱搭理他的边锋竟是改变了很多。尤其是,那份仿佛长错了脸的笑容。

“我刚刚在德国安顿好,就想来看看你。其实,我以前也来过这里一次,只是没好意思喊你就走了。”

愣了好久,岳一煌才反应过来对方这句话的意思,很欣喜的问道:“你去德国踢球了?”

“嗯,多亏你在世界杯上给我的传球。我在世界杯还没结束的时候就受到了几家俱乐部的邀请。有土超的贝西塔克斯,瑞士苏黎世,还有法甲的里尔。不过我考虑了很久,还是决定去德甲沙尔克04。接下来我也许得坐很长一段时间的替补席了。不过在新赛季开始之前,我想来对你说一声,谢谢你。”

“对我说……谢谢?”

“是的,是因为你,才让我坚定了作为一名球员,我一定要去一次欧洲的五大联赛而不该总是留在国内。那样,我的职业生涯才算真的完整。”

这一次,陈慎再没有只是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他接受了岳一煌在训练结束后一起吃一顿晚餐的邀请。也许,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朋友。再次在国家队的训练基地遇见对方时,他们可以笑着和对方打一声招呼。

又是几天之后,俱乐部通知岳一煌,那个花三十五万欧元拍到了和他一起享用三小时下午茶时间的人将会在第二天的下午来到都灵队的训练基地。

那是一个都灵队内的慈善行动。球迷可以在夏季假期和冬歇期的时候去到俱乐部的官方网站,竞拍和他们喜欢的球星一起喝下午茶的机会。出价最高者将会得到这个机会。而那顿下午茶通常会被安排在赛季刚开始时球员较为清闲的时候。

而所得到的款项则都会被捐给一家专门致力于为赤道线附近的地区建造医院,完善医疗设施的慈善机构。

俱乐部告诉岳一煌,这一次拍下了下午茶时间的又是一个中国人。考虑到前阵子在中国国内出现的诸多不利于岳一煌的诋毁甚至是恐吓,他们会在接待那位客人的咖啡厅景观包间里安装监视摄像头,保证幻影之子的安全。

这样的说法让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感慨说俱乐部实在是太过小心了。可是他的恋人却是抱着他说,俱乐部这样的担心完全不是没有道理的,他明天就要坐在监控室里看着,如果对方敢对影锋作出什么危险举动,他立刻就冲过去。

弗朗西斯科认真的样子让岳一煌不禁发笑,而后吻了吻他的脸颊。

时间就这样到了第二天的下午茶时间。

为了让自己和那个花了大价钱拍到这顿下午茶的人说话时不打瞌睡,岳一煌还特意在吃完午饭后睡了一会儿,并在快要到和对方约好的时间起床,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这就去到了训练基地内可以看到训练场地的景观咖啡厅。可就在他去往那里的路上时,俱乐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了他,那位客人已经到了。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岳一煌立马快跑了过去,并在到达那间包间门口的时候猛地停下来,十分严肃的敲了敲门。

在那一刻,他已经回忆到了上一次下午茶的情景。

那是让岳一煌感到十分头疼的。拍下了这顿下午茶的是一位富商家的千金,对方一看到他就开始兴奋的尖叫。那让他几乎往后退了一步。不过还算好,这一次拍到了下午茶的是一位男性。

包间里的那位球迷似乎并不知道在外敲门的就是岳一煌本人,因此他用英语说了一声“请进”。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声音竟是出乎意料的让岳一煌很有好感。于是他更为轻松的推门进去,却是在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完完全全的愣住了。

那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性。

和岳一煌想象中的完全不同,眼前的这个人有着不同于普通中国男人的外貌,五官十分立体,肤色有些偏向古铜的,却是让人一眼看去就知道那并不是后天晒黑的颜色,而是生来就有,更异常适合他的颜色。

这个男人让岳一煌猜不出年龄,他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三十多岁,或许是三十五,或许是三十六,却是一定还没到四十,甚至连身材都无可挑剔。可是他身上的那种气质却又不像是那么年轻的男人就能够有的。他的眼睛很有力量感,让人只是被他注视着就会有一种被震到的感觉。

可是让岳一煌惊讶的却不是这些。

他无法去形容这种感觉,仿佛他第一眼看到对方就很想要和对方亲近。

随后,一种更为强烈的感觉袭向了他。

是的,他认识这个男人。

可是为什么,他没法想起来是在哪里见到过这个男人?

在岳一煌观察着这个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也在看着他。而后,这个男人笑了。当那份笑容出现的时候,之前的那份沉稳和震慑感就仿佛突然消失了一般。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融入了血液中的豪爽和野性。

那份笑容几乎要让岳一煌抓到了一丝线索,可那个男人却是没有让岳一煌再继续想下去。

“我最后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只有那么小。”男人比了比才比自己的腰高了一点的位置,“你小时候很安静,个子比同龄的男孩都要矮了一些,也不爱每天都玩到衣服上都是泥巴,我还总说我的儿子怎么会这么文静,也以为你长大以后会做个学者。可是我没有想到,你最后会去踢足球,而且还踢得这么好。”

“你是……”

在那一刻,岳一煌惊讶得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向那个男人。他几乎要说出那个从他很小的时候起就再没有机会喊出的称呼,却还是没有将那个词说出口。

“看来,你已经想起我是谁了。那么,坐下喝杯茶吗,一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