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316 云雾散去

影子前锋

一辆从外表看来极为低调的灰色轿车开进了意大利的国家航空安全局,ANSV总部。

在经过了层层检查之后,那辆灰色轿车的主人终于进到了ANSV总部的中心区域。在那里,有一位高级调查员正在那里等着他。

而在那间办公室之中,则贴着许多意大利航空公司某款型号的飞机。并且,除了飞机的全局分析图之外,这里还有很多某假飞机的照片。在那架飞机的机身和机翼上,有很多防火泡沫。

那架飞机,正是四年前都灵队所乘坐的,由意大利首都罗马飞至都灵的AZ1431号航班。

当时这架飞机紧急迫降在了瑞士日内瓦机场。随后意大利的国家航空安全局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那架险些酿成了大祸的飞机全数运回国内。

或许在整个欧洲境内,也就只有把意大利把空难看作是犯罪现场。警察会有权优先进入,而航空安全局的首席调查员反而会要等几个小时才能有权进入。

可是这一次,就算意大利和瑞士的航空调查员能够在抵达之后就直接进入现场,可或许案件的调查不会因此有任何的,更大的进展。

四年了,航空安全调查局还是没能查清为什么当时飞机的引擎会在飞机飞行中突然掉落。

空客公司的工程师,意大利安全局的调查组,以及意大利航空公司的工程师为了这起可怕的事件聚在一起调查了数年的时间。可是案件最重要的关键可能已经无法找到。

“我们的搜寻小组找到了从飞机上掉落的引擎。可是引擎和飞机连接的那些最关键的零件却是根本不可能被找到了。”

金属疲劳,以及原本就存在的部件损坏很可能会导致螺旋桨脱落。可是那部分可能成为调查突破重点的东西却是根本已经无法在大海中被找到了。也正是因为这样,这四年来案件都没有最终的突破。航空安全局的调查员们,以及空客公司的首席设计师只能模拟一个又一个可能导致这起严重事件的问题,并且调查现在还在服役着的同型号飞机,希望同样的问题不会再次发生。

“卡尔先生一直就在等待一个最终的答案。都灵队球员的努力拯救了我们的公司,也拯救了机上所有乘客的生命。可他只是希望得到一个答案而已。我真的不想只能再一次的对他说对不起。”

对此,那位意大利航空安全局的高级调查员沉默了。

在波河的河畔,一名有着金色头发以及出色长相的青年就站在那里。

这里是都灵,就算是在最为炎热的夏天,只要去到阿尔卑斯山的脚下,就能感受到一种沁人心脾的凉爽。

或许卡尔已经十分习惯待在都灵了。尽管这座城市并不大,也难寻米兰那样的时尚气息。

在这些年里,他已渐渐把自己的资产转移到了欧洲。而他所要进行的,有关金融市场的操作更是无论他在世界上的哪一个角落都可以进行。

唯一会让他觉得不方便的,或许就是时差了吧。那几乎会让他从下午开始就要一直不停的工作到深夜。

但好在,这里的人也几乎不怎么习惯早睡。

“先生,这里有一封交给您的信。”

“信?”

“是的,我已经检查过了,里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险物品。但不能确定里面是不是会带有什么罕见的病毒。”

“所以你会建议我穿上防护服再拆开这封信?”

卡尔打趣着说出这句玩笑话,而后就从自己管家的手里接过这封信,并将它拆开。在将信纸抽出的时候并展开它的时候,卡尔就愣住了。那是一串由密码组成的信。并且除了这串密码之外,这几张信纸上只写了一句话:

【也许您还记得您16岁生日时您的祖父送您的礼物。我知道您会保存着它,如果它就在您的身边,请打开它。】

看到这句话,卡尔竟是没有任何被人恶作剧了的恼怒,反而觉得十分有趣的走回他的房子。

他想,他认识这个字迹。但是他会需要回想一下。就在他去找到当时他的爷爷送给他的那本书的时间里。二十分钟之后,卡尔终于在书架上找到了那本年纪已经不小了的书,而后按照信纸上的密码翻到书的相应页数,也在相应的行数找出相应的单词。

他几乎是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才把这封信上的密码全都还原成笔者想要对他说的话语:

【尊敬的卡尔先生,很抱歉用这种如此古朴又如此麻烦的方式来找到您,向您说明我的来意。只是我真的相信您的电子邮箱已经被人以特殊手段监视】

读到这一句,卡尔立刻看向了他的电脑,却是脸上带着疑惑的又再次看向已经被他解了密的信。

【我是您祖父的律师,他在临终前曾经留下一封在当时不适宜公开的遗嘱。而我则是负责在合适的时机公开它的人。这关系到一个庞大家族的家主是否应该被替换。或许您已经猜到,您会是这封遗嘱的受益者。我希望我们能够当面好好的谈一谈。不论您是否愿意,我都会带着那封遗嘱的副本在Al?Bicerin咖啡馆等着你】

读到了这里,卡尔立刻看了一眼挂钟上的时间,而后只是披上了外套就离开了他的书房,并去往门口。

半小时之内,卡尔就抵达了那家咖啡馆。

在走进咖啡馆的时候,卡尔就细细的将咖啡馆内的人全都扫了一遍,却是没有看到那位记忆中那位名为哈里森的律师。可卡尔也并不着急,他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并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

就是在五分钟之后,一位和他记忆中的那个人看起来极为不同的人走到他的面前向他微笑,更就这样坐在了他的对面。

“哈里森先生?”

“是的,那是我以前用的名字。”

说着,那个带着金属框架眼镜的中年男人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制的文件袋,并就这样把它放在了卡尔的面前。在那个中年男人的鼓励眼神下,卡尔将那个文件袋打开,并且从里面抽出一沓厚厚的文件。可他竟是只将第一页看完就已经掩饰不住自己的震惊。

“您的祖父很喜欢您,他也相信您拥有比您的叔叔更为出众的,经营整个家族的能力。但是很可惜的,他去世的那年,您的年纪还太小了。那年您甚至还不满十九岁。家族不会同意让您来当整个家族的家主。因此,家族一些年长的长辈都劝您的祖父将您的叔叔立为整个家族的下一任族长。但是他认为您的能力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被所有人认识到。因此他设立了一条参数,将您的年龄,您名下个人财产的增长率,以及您叔叔经营下整个家族的亏损率等一系列数据都参考进去,一旦这条数值曲线突破某个事先设立的峰值,家族的族长便会由您的叔叔转变为您。

本来您本该在二十五岁之前就接任家族族长的位置。可是谁能想得到,您竟然为了您祖父身前的遗憾买下了都灵队,为他们偿还了所有的债务,更在转会市场上投入了大笔的欧元。这使得这条曲线在您入主都灵的那一年极具下跌。可是后来,您真是让我大吃一惊。我想说,当您赢得了和Bwin的赌约的那一刻,我就明白您一定已经获得了掌舵整个家族的资格了。如果把十九亿欧元交到您的手里,四年后它不可能还是只有十九亿,这是任何了解您才能的人都会明白的。”

听着那位自己祖父生前御用律师以一种极为舒缓的语调说出这些,卡尔沉默了些许时间,而后问道:“你是不是……冒着很大的危险来找到我的?”

面对卡尔的这个问题,律师哈里森也沉默了片刻,而后极为无奈的说道:“是的,当然。”

“我能够要一杯喝的吗?”

“当然。”

说着,卡尔为哈里森要了一杯酒,而后是一份看起来可口美味的点心。

就这样,卡尔终于明白了他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想通的事。

“如果您还记得家族的准则,那您一定会知道家族家训的第一条。永远以家族的利益为优先考虑的。在您的家族,甚至不允许家族成员与非犹太人银行世家的人结婚。而违反者,就好像您的父亲那样,会得到惩罚。当然这也是当年您不能成为家族族长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可是您的叔叔,这几年却是流连政界生活,甚至为了扶持一位新的总统而花费了大量的金钱。这与家族向来的处事风格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您该知道家族不允许成员参政,也不允许家族倾力支持某一位政客。

不仅如此,他还将家族的巨额财产去填补某些他自己造成的漏洞。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可能让您取代他的位置。这会导致他多年的经营功亏一篑。并且他还会面临被家族除名,并且不可使用任何家族资源的惩罚。”

“找到他们了,头儿。”

这是一个从无线通讯器中传出的声音。当那个人呼唤的对象听到这句话后,直接下达了这样一个简短的命令:“动手。”

十几辆摩托车就这样从小巷中分批疾驰而出。向着卫星定位上所显示的位置冲去……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以为我会乖乖的才被你们攒文的攒文霸王的霸王,这么惨兮兮的才写完一场比赛就立马上赶着写另外一场比赛吗!

乃们……太天真了。

啊哈哈哈哈!有几个人想到了!这一段有几个人想到了!

咳咳,黑道和教廷的神展开神马的,这一段结束之后本文里也许就再不会出现有关他们的神展开剧情了吧。

放心这段不会拖太长的。我完坑的心那就似箭啊……似箭……这段是我开坑之前就想到的,和伪空难一起想的所以不好删……

另外,317章小做修改,加了三百字的内容,有关四年间国家队训练是怎么躲媒体的。感兴趣的亲们可以再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