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323 追踪与反追踪

323追踪与反追踪

八点半的时候,都灵队所有进入这场欧战大名单的球员都已经集合完毕,并且队医也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他们一起坐上了大巴车,一位看起来极为精神的领队和他们一起坐上了大巴车,并开始对车上的所有成员进行自我介绍。

“大家好,都灵神之队的球员们,我是你们今天的临时领队。有人对我说,这是去参加欧冠总决赛,都灵队的领队一定得是个不被他们比下去太多的帅哥。所以,我来了。”

这句极为幽默又臭美的自我介绍让大巴车里出现了爆笑声。而后,那位领队又说道:

“接下去我要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希望你们可以先保留这个秘密。我想,给远在法兰克福的记者们和球迷们一个惊喜会是个不错的选择。那么,我们本来和所有人都说我们要坐火车去参加比赛。可是现在,我们直接去机场,在那里会有一家私人飞机等着我们!”

说着,那位临时领队露出他的笑容,却是意味深远的看向前方的一条岔路口……

“先生,维泽尔他们已经和替身车交接了。现在替身车已经向着火车站去了。”

“很好,通知火车站安排特别通道。”

“先生,都灵队的大巴已经安全抵达机场,维泽尔正带着他们从专用通道进入了。”

“工程师和维修师对飞机的检测怎么样了?”

“如果只是飞机本身,已经确认没有任何的问题。”

“让他们密切注意塔台给出的指令是否与其他飞机的出发轨迹有冲突。”

接到手下人的远程通信报告,艾伦给出指示。这是在法国与德国的两国交界处,斯特拉斯堡。艾伦的行动组虽然人手并不多,却是每个都训练有素,在特别的计算机设备前进行着紧张的监控以及指令传输。

在给出那一系列的指示之后,艾伦看向就坐在他对面不远处的阿尔伯特,在计算机信息方面的天才。

“我听卡尔说,你对计算机很在行?”

阿尔伯特转动自己的脖子,看向周围正在紧张工作着的小组,有些艰难的开口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听到这个问题,艾伦露出了微笑,那竟是有些勾人心魄,“我以为你会在电影海报上见到过我。”

“可是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不像是在拍电影。”

“你当然可以把它看做是在拍电影。”

说完,艾伦显得并不在意的转头看一看窗外的阳光,此时的他看起来有些慵懒,并且根本就不像是在拯救一支全员身价加在一起超过六亿欧元的球队,也不像是在为中欧最大的黑帮组织抓捕他们已经通缉了十五年的狡猾猎物。

他仿佛……只是来这里喝一杯下午茶,为他参与拍摄的影片来和投资方进行一次会面。

阿尔伯特觉得现在的情形可能有些复杂,他很确信那位家族中最年轻的家主一定是十分记恨他不经同意就翻看了自己的邮箱,所以才会把他丢来这种看起来极不安全的地方。

阿尔伯特:“好吧,如果我们是在拍电影,主角先生,请你告诉我,我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并且担任怎样的职务?”

艾伦:“我们现在在进行一个拯救计划,有一个影片中的大反派企图制造一起举世瞩目的足坛悲剧。他可能会在一支有着石榴红色球衣的球队去往法兰克福参加欧冠总决赛的路上让他们死无全尸,也可能会在那支球队比赛结束之后发起这次行动。不过,我更倾向于他会打算在这支球队去往法兰克福的路上动手。”

阿尔伯特:“因为意甲联赛已经结束,球员们很可能会在打完欧冠总决赛之后各自回国,比如……去国家队的训练基地集合?”

艾伦:“你的猜测很正确,小阿尔伯特先生。我们已经在此前放出消息,说都灵队的球员会乘坐1早上十点十五分发车的□K9244次列车,并在巴黎转车,经过一小时的停留,再在20:58分的时候到达法兰克福的中央火车站。这班列车会在沿途停留多次,也就是说,他会有很多的机会走上列车摆放远程遥控的炸药。但是没关系,我们有一种很可爱的新技术,这项技术可以在别人发动对炸药的远程遥控时阻隔信号,并且对他的遥控信号进行信号黏连,以此来追踪信号源头。”

阿尔伯特:“但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追踪信号源头,留给我们的时间很短,并且对方也会同时放出反追踪的干扰信号?”

艾伦:“是的,不如我们来试试看,究竟是我的人先找到那个大反派在哪里,还是你先找到那个大反派在哪里?”

那么,艾伦与阿尔伯特在德法边界的斯特拉斯堡,卡尔又是在哪里?

他在法兰克福机场,等待着都灵队的全员到达。

并且,如果情况有变,他或许也能够在这里起到些许的作用。

尽管,艾伦已经在此前再三的对此表示质疑,或者说是嘲笑。

可无论如何,艾伦想要抓到那个已经潜逃了十五年的家伙,卡尔也想保护他耗费了八年心血的都灵队。

从意大利的都灵到德国的法兰克福,它们之间的距离其实并不远,只要飞机起飞,几乎只要一个半小时的空中飞行时间就能够抵达目的地。可是就在今天,这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对于卡尔来说,却是格外的漫长。

每隔五分钟,那架由都灵队搭乘的飞机就向卡尔报一次平安。

可就算是这样,卡尔的心里还是十分焦急。

而直到现在,那架飞机已经顺利飞行一个小时又十五分钟了,如果一切顺利,或许只要再过十五分钟,他的球队就能够顺利落地。

“你的茶已经冷了,再重新泡一杯吗?”

身边响起的这个声音让卡尔猛地回过神来,他转头看向那个瑞士人,然后微笑着说道:“不了,谢谢。”

可是这位曾经在教皇的身边待过的瑞士籍保镖却是仿佛没听到卡尔的回答一般,就把卡尔面前那个杯子里的红茶倒了,往杯子里倒了一些开水,而后再拿起茶壶,往杯子里倒一些还带着些许余温的红茶,就这样把茶杯又递给卡尔。

对此,卡尔只有无奈的接过,并喝了两口。

“你……以前在教皇身边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兰瑟点了点头,并说道:“有些人会意识到他现在做的或许对自己的身体不好,可他就是固执着,却又希望有一个人能够打断他的这个不好的惯性。”

就是在这个时候,卡尔的手机铃音响起,那正是来自于阿尔伯特。

“卡尔!刚刚被艾伦派在火车上的人手已经发现了企图往火车上安装遥控炸弹的可疑人员了!他们在那个人的身上发现了一个移动通信器,通过信号的追踪,我发现和那个安装炸药的家伙联系的人,现在就在法兰克福机场!!你一定要小心啊!!”

几乎是在挂了电话的三十秒后,卡尔通过无线电系统呼叫那架已经飞到了德国领空的私人飞机,并对它下达指令:“立刻改变目的地,不再从法兰克福国际机场降落,改去洪斯吕克山上的法兰克福-哈恩机场!再重复一遍,立刻改变目的地,去往洪斯吕克山上的法兰克福-哈恩机场降落!”

“是的,收到指令。我们将立刻改变航线。”

在得到这个回复后,卡尔看向兰瑟,并问道:“你有多大的把握能够抓到那个家伙,亚当斯·沃恩?”

“很小。”

这是全欧洲飞机起降量排行第二的法兰克福机场,它异常巨大,也惊人繁忙。要在这里找出一个狡猾的杀手,难度不亚于在大海中寻找一滴水。

卡尔当然不会不明白这一点,可他还是露出如同往常一般的笑容,并对兰瑟说道:

“我曾经和他交过手,在金融市场里。那差不多……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我觉得这已经足够我去了解到他的思维方式。一个人变得再多,他的思维方式不会变。我尝试着模仿他的思维方式。我问自己,如果我是亚当斯·沃恩,我出现在这里是为了做什么。”

沉默了片刻,卡尔又说道:“我想,我应该会想潜入机场的塔台,给另一架飞机错误的降落指令。这样,就可以很轻松的做到让两架飞机在空中相撞,一个不留。所以,我们给他假设一个起点,这样就还只需要一个终点,我们就能够知道他可能出现的那条直线了。你认为,我来做这个终点怎么样?”

二十分钟后……

“一煌,你到了吗?你们坐的私人飞机会从哪里的出口出来?爸爸去接你好不好?”

“现在的情况……很复杂。我们好像没在你现在在的那个机场降落,我们好像……在山上的一个机场。”

直到飞机降落,乘坐自家球队的老板所提供的私人飞机来到法兰克福比赛的都灵队球员们才意识到,这个法兰克福机场可能根本就不是他们所熟悉的那个!随着手机开机音乐此起彼伏的响起,大家分别和各自的家人打电话通报情况。

可是他们却发现……他们好像根本说不清他们现在在哪里!!

“伙计们,我们安全在法兰克福-哈恩机场降落啦!”

一直就坐在驾驶舱内的那名领队先生就这样从驾驶舱里高兴的走出来。于是他所说的这句话果然让所有人都大声的问出:“什么!!?”

听到了这些,岳一煌立刻用食指按住另一边耳朵,让自己能够更清晰的听到电话那一头他父亲说话的声音。

“爸,我们现在……好像在法兰克福的另外一个机场,法兰克福-哈恩……”

才说到了这句,影锋就听到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阵爆炸声,与那阵爆炸声同时响起的,还有许多旅客恐惧的惊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