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375 更衣室探友

影子前锋375更衣室探友

岳一煌在媒体记者们绝对进不来的区域等了大约二十分钟,然后他收到了弗朗西斯科发来的语音短信。那不禁让岳一煌失笑。他的恋人总是喜欢给他发送语音短信,一点也不放过用自己的声音来诱惑他的机会。

和场内的工作人员说声谢谢,岳一煌就走到了意大利队的更衣室。当他在更衣室的门前站定的时候,他敲了敲门,又敲了敲门,可里面却是因为闹得太过欢腾而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他只能没办法的直接开门,却是倒霉得直接迎上了到处乱喷的香槟……

更衣室内本以为是浇到了什么工作人员或者是他们完全不认识的人,还突然全体默静了一下,却是在看到了来人是谁的时候继续哄笑起来。

这场胜仗实在是打得太漂亮了,所以这即使只是一场八强淘汰赛,来自亚平宁半岛的这些个球员们也在更衣室内进行了一系列的庆祝。

不小心把香槟浇到了岳一煌身上的是一名尤文图斯的球员。他看到岳一煌,做出了一个十分抱歉的动作,而后又趁岳一煌不注意,猛地把更多的香槟洒在了岳一煌的身上。

于是大家笑得更厉害了。好啦,唯一穿着干净衣服的人也被弄得和他们一样了!

可想而知,这群人幼稚的举动究竟是让岳一煌有多么的哭笑不得。

不过,既然大家现在都已经一样了,那当然应该是拍照留念的好时候。

直至十分钟之后,更衣室内的意大利球员都各自去到和更衣室连着的淋浴房冲澡了,当更衣室内只有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两个人的时候,这对被誉为意甲最佳锋线搭档之间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骤然升温,可那样的温度却和夏天的闷热无关。

弗朗西斯科用眼睛余光确认着这里真的已经没有任何人,随后那竟是伸手将岳一煌的腰一搂,直将人搂进一个衣柜后的死角。

可这个意大利人却是没有即刻亲吻对方,而是仅仅的拥抱着,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声,更用自己的脖子触碰对方的颈项。岳一煌当然能够感受到恋人的强壮身体是怎么紧紧贴合着自己,那样的力气,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那个人想要把自己揉进他身体里一样。并且,影锋更能感受到这个人是怎样将灼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皮肤上。

“宝贝……宝贝我真的好想你。”

“我也是。”

听到对方竟是用这样勾人的声音说出这句话,岳一煌也伸出双手紧紧拥住对方。而后双手不断的向上,直到扶住对方的脸庞。

两人缓缓的分开,那是为了更好的端详许久不见的彼此。岳一煌试探着的舔吻弗朗西斯科的嘴唇,那让都灵王子几经失控,却是在最后分开了两人的唇,并用低哑的声音在对方的耳边说道:

“你的衣服湿了,要不要……洗个澡?洗完澡之后,你可以换上我的备用球衣。”

既然是已经在一起了四年的恋人,岳一煌当然不会听不懂弗朗西斯科话语中的暗示。可是……向来都比较保守的影锋,却是在这个时候在都灵王子的耳边说了一句“好”。

那样的话无异于勾丨引,几乎要让弗朗西斯科深邃的眼睛发红,他动作十分粗鲁的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两套干净的球衣,而后这就趁着大家还在隔间里洗澡,拐了自家恋人进到了同一间隔间里。当门被关上的那一刻,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变得模糊起来。

尽管,影锋还能听到在不同隔间里的人还在大声的交谈着什么,甚至还能听到有人在淋浴隔间里哼歌的声音,可那些……仿佛都已经离他很遥远。

现在,只有他和眼前的这个意大利人是在同一个世界,同一片空间中的。

根本等不及脱下彼此的衣服,弗朗西斯科已经打开了花洒。凭借着水声的遮掩,他终于可以在这个隔间中肆无忌惮的亲吻他的恋人,更在这个人的耳边轻声细语的诉说情话。

这个有时温柔有时强硬的恋人因为担心影锋的后脑抵在墙壁上磕着,用自己的手护着对方。而影锋则静静的听着,并叫出对方的名字。花洒的水打在他的脸上,脖子上,并渐渐滑落,当喉结因为他吞咽的动作而上下一个移动的时候,那真是太过性感的画面了。

岳一煌是那样专注的看着他的恋人,看着那个人是怎样缓缓的接近着他,两人的嘴唇紧紧贴着,而后那就是默契一般的,动作缓慢到让人难耐的舔吻着彼此。他们闭上眼睛感受着彼此,身体的感官在这一刻被无限的放大,仿佛是如同火柴被点燃一般的,弗朗西斯科温柔的动作突然变得粗鲁起来,他的舌头勾住对方,并不断的在对方的嘴里搅动着,那个吻含着慢慢的独占欲,以及久别重逢后的火热。

他企图以那样的一个吻弄得影锋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他甚至……企图以那样一个吻就让幻影之子连身体都起了反应。

“西……西斯科,别玩了。我们的时间……很短。”

当弗朗西斯科终于放开岳一煌的嘴唇时,影锋竟是在他的耳边说出了这样的话语,“如果,你真的想要做全套的话。”

岳一煌的嘴唇根本就是紧贴着都灵王子的耳朵说出的这句话,既然他都已经发出这样的邀请,那个意大利人又怎么能够不从命?

弗朗西斯科的眼睛狠狠的看着对方,仿佛能就这样吃掉对方。他动作利落的脱去自己的上衣,以及裤子。而自从进到这个隔间就被他压制着的影锋也是同样。当影锋终于把裤子褪到地上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就反复一个饿狠了之后终于又看到了食物的野兽那样,猛力的吻上了岳一煌的身体。

“别……别吻在看得到的地方。”

感受到的的吻落在自己的锁骨,岳一煌低声说出这句话,换来了弗朗西斯科更用力的舔吻他胸口果实的动作。吸,咬,舔,吻,早就已经比岳一煌本人还要更了解他身体的都灵王子几乎不用耗费太大力气就能让岳一煌胸口的两颗凸起变得发硬,甚至挺立。然而那种透露着渴望的动作却是让岳一煌连呼吸都颤抖起来。

他紧贴着瓷砖墙面的身体开始有些下滑,还想要站直身体的时候,他却是被弗朗西斯科一把拖住了屁股。

“唔……!”

因为弗朗西斯科的这个动作,岳一煌猛地失去了平衡,他的背用力的抵住墙面,可是被水打湿的瓷砖根本就无法让他使上力。

弗朗西斯科发出轻笑声,另一只手拖了岳一煌的背一把,就这样带着对方一起低下丨身,先是单膝跪下,而后又是跪坐下来。影锋被他的这一动作给带着仰躺在了地面上,还未等他呼出一口气,弗朗西斯科就已经双手在他的腰上一拽,直将岳一煌的股丨瓣托着抵在了自己的胸口。

因为弗朗西斯科的这一动作,岳一煌被动的分开自己的双腿,甚至……将自己的身体更大程度的打开,让那个隐秘的入口展现在了那个意大利人的面前。

仿佛是觉得口渴了一般,弗朗西斯科一个吞咽的动作,这就低下头,一口吻在了那个紧密的浅色上。伸出舌头舔了舔那里,并且……就这样用舌尖深入对方的身体。

湿热柔软却又有力的触感让岳一煌的身体轻轻的震颤起来,他的身体向后仰起,花洒的水淋在他细腻的皮肤上,浑身的肌肉都因为弗朗西斯科的动作而时不时的紧绷一下。

那样的画面看起来……真是可口极了。

弗朗西斯科的眼神一个幽暗,随后他的唇舌就松开那处会在一会儿之后就让他感受到极致天堂的地方,直接舔上了影锋已经半硬的欲丨望,甚至是将它整个纳入自己的口中。猛地一下的被容纳进那样一个柔软温柔的地方,岳一煌几乎要呻丨吟出来,可他却是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并将手放到弗朗西斯科的肩背上。

弗朗西斯科在很久之前就告诉过影锋,他很喜欢这样。因为手是人很容易泄露自己情绪的地方,仅仅凭借着岳一煌手上不自觉的动作,他就能够感受到对方的身体……究竟被他弄得怎样失控了。

弗朗西斯科嘴上的动作极为用力,他将岳一煌整个纳入……起伏的动作一次比一次快,并且这个意大利人有力的手指还在同时探入影锋的身体。

他们之间的时间太少,分开的时间也太久。

因此,弗朗西斯科今天的动作里,竟是带上了一丝疯狂的意味。但是岳一煌却是在为这个男人打开身体的同时也一手撑起了自己,跪坐起身来之后抚摸上了弗朗西斯科的脸颊,弗朗西斯科抬眼看向岳一煌,却是在看到了恋人的俊美的脸庞和带着笑意的眼睛时仿佛着魔了一般,松开自己正在慰藉着的,早就已经完全挺立起来的事物。

他们疯狂的接吻,交换着彼此的气息,甜蜜而又炙热的吻无论怎样缠绵都让人感到意犹未尽。

感受到弗朗西斯科的手指又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敏感点,岳一煌用双手拥住弗朗西斯科的脖子,而后在弗朗西斯科的耳边用极为压抑的声音喘息着低声说道:

“就、就是那里。你……你不用那么用力……我……我也……”

弗朗西斯科手指的一个用力,而后又轻轻的用指尖滑过那里,那让影锋仰起脖子,身体猛地一个颤动。

岳一煌明白,直到这一刻,扩张还并不够完全,但距离他们进到这里,已经过去了一会儿了,他敏锐的听觉甚至能够捕捉到已经有人洗完了澡走出隔间,他们已经不会有太多太多的时间了。

意识到这一点,影锋一个起身,扶住弗朗西斯科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他的欲丨望,缓缓的坐了上去……

因为幻影之子的主动,弗朗西斯科的喘息声变得粗重起来,他看向岳一煌的眼神竟是那样的危险,可影锋却是能够在那样的眼神中找到一种极为浓厚的迷恋。

岳一煌很努力的想要将对方整根纳入自己的身体,可是都灵王子惊人的尺寸竟是让岳一煌无法在还没扩张完全的情况下顺利的做到这一点。

影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再用力一些,再用力一些的做到他想做的,可都灵王子却是伸出手来托住他,并用那种惑人的声音说道:“别急,别急宝贝,你会弄伤你自己的。”

说着,都灵王子的手指竟是在影锋的穴丨口不轻不重的揉丨弄着,在影锋明白他想做什么之后,弗朗西斯科又分出一只手去继续抚慰对方的前端。而后……有着惊人腰力的弗朗西斯科一个挺身,那竟是完完全全的进入到了对方的身体……

“宝贝,介意换个姿势吗?这样……我会很久都出不来。”

影锋身体轻颤着点了点头。于是弗朗西斯科又诱骗着对方的说道:“那你先在我怀里转个身。”

感受到影锋身体瞬间的僵硬,弗朗西斯科坏心的笑了笑,随后他先是让影锋的两条腿放到同一边,而后就直接搂住对方的腰,并且腿上一个用力,就这样让影锋跪趴在了地上,随后……弗朗西斯科的动作变得近乎疯狂。这样的疯狂持续了很久,很久。

仅仅是在隔间之外,太多熟悉的人就在那里走动着……

熟悉的声音在交谈着,那时不时的提醒着他们,现在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做着什么样的事。

“喂,你们谁看到一煌了吗?”

“没看到,可能是先走了吧。”

“可是弗朗西斯科那家伙怎么也不见了!?”

“难道……是去送一煌了?”

隔间外面传来这样的声音,那让岳一煌一个抽气,被弗朗西斯科深深进入着的地方都因为他的紧张而不可抑制的猛地收紧,那么一吸一夹,几乎要让弗朗西斯科就这样缴械。都灵王子猛地一吸气,看来……他的宝贝是真的很担心会被人发现。

并且他不仅担心,还担心得要死……

想到这一点,弗朗西斯科竟是坏心的一巴掌拍上影锋的臀丨瓣,让那处手感极佳的地方轻颤一阵。影锋几乎要发出呜咽的声音,明明是处在了这样的弱势,却还要警告一般的瞪向对方。

那模样看在弗朗西斯科的眼里……简直是太让人有食欲了。于是他嘴角勾起一抹笑,又是一巴掌的拍在了岳一煌的臀丨瓣上。这个声响让洗浴室里极为默契的陷入了一阵沉默,那当然让岳一煌害怕得再不敢有任何动作,就连呼吸都突兀的止住了一般。

一种说不清的羞耻感和生怕被人发现的紧张侵袭了影锋。

可是在这样的时刻,他的后丨穴却是因为太过紧张而不住的紧缩着。感受到这阵几乎快让人疯了的紧缩,弗朗西斯科竟是在这一刻不光不顾的又是一阵猛力的抽丨送,他就这样攀至欲丨望的天堂,将热液一波又一波的射进幻影之子的身体里……

意犹未尽的又是几个**的动作,这才将全数的热液喷射出来。

抽出自己的欲丨望,弗朗西斯科将岳一煌翻过身来,却是看到影锋的那里早已不是刚才蓬勃着的样子,轻轻的吻了吻那里,弗朗西斯科嘴唇紧贴着岳一煌的耳朵问道:

“刚刚弄得你不舒服吗?”

明白弗朗西斯科指的是什么的岳一煌脸一红,而后很别扭的转过脸去,声音极轻的说道:“刚……刚才就……就已经……”

那样的回答让弗朗西斯科心情愉悦的笑出声来,而后又吻了吻影锋的眼睛,抓住恋人的手将对方拉起来。就在岳一煌以为对方会就这样放开他的时候,都灵王子却是紧紧的搂住他的腰,又是一个吻落下。

“等……等会儿我们怎么出去……?”

弗朗西斯科本想说,就这么出去。可他却是在看到岳一煌身上的吻丨痕时一阵懊恼。而后才对岳一煌说道:“等到我们都走了之后,你再出去。这是我的衣柜钥匙。打开柜子你就能看到我的备用球衣。”

岳一煌点了点头,而后就听弗朗西斯科说道:“记得,把我留在你那里的东西弄出来。”

说完,弗朗西斯科又意犹未尽的吻了吻岳一煌的唇,并说道:“暗号是,‘你们先走,我来关门’。”

岳一煌又一次窘迫的点了点头,看到恋人如此可爱的样子,本已经让影锋躲在门后面,打算开门离开的弗朗西斯科终于还是拥住对方,并咬着影锋的耳朵说道:“世界杯的比赛结束之后,我会来找你。我已经说服图雷,让我们两个在那该死的慈善赛开始之前都一起行动了。”

这一次,弗朗西斯科终于还是十分小心的打开隔间的门,走出淋浴房。留下影锋一个人红着脸,在水声全都停止之后十分心虚的竖起耳朵听着更衣室内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