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378 新旧交替

378新旧交替

就是在世界杯最终战尘埃落定的第三天,都灵队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宣布他们的新帅。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引来多方关注。或许全世界的球迷都对卡尔的又一次选择充满了好奇。

七年前,那位过分年轻,背景神秘的犹太裔美国人入乙球队都灵,从此开创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而奇迹的初始,或许就是由那位带着一支名不见经传的英国小球队,五年内从英甲,英冠,一路晋升到英超,却是在球队晋升到英超之后的第一个赛季就迅速被球队老板炒鱿鱼的德罗。

虽然带队五年晋三级的德罗是顶着“传奇教练”的名号来到都灵的。但当年的德罗和那些成名已久的超级名教相比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的。

听说过德罗事迹的人都知道他很厉害,可他究竟能带领球队走到哪一步?人们会说,他们不知道。那么,德罗和那些超级名教哪个厉害?人们肯定说,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教练,把他们放在一起比较不公平。

可就是这样一名教练,在七年的时间内把一支意乙球队带到了欧冠联赛的冠军宝座。如今,他“传奇教练”的名号已经实至名归。他和都灵的和平分手使得多家豪门球队都把目光放到了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虽然从没在足坛打拼过,却在某些方面有着独到眼光的卡尔又会邀请怎样的主教练来担任都灵队主教练的职务呢?

就在欧洲球迷以及很大一部分的亚洲球迷都如此期待的时候,卡尔却是把那样一名让所有人跌破眼镜的主教练带到了大家的眼前。

博斯布克!!

这不是刚刚才被西班牙国家队炒了鱿鱼的那位吗!

西班牙的球迷,是世界上最挑剔的球迷,对他们来说,你不仅要赢球,你还要踢得漂亮。你可以输给乡村球队,但是你不能输给他们的国家德比球队!

很不幸的,博斯布克带队的西班牙队,在世界杯的淘汰赛上输给了他们的伊比利亚德比,葡萄牙队……再加上西班牙队近些年来的成绩实在是和他们曾经取得的,尽管你看到他们觉得要他们赢谁都可心慌了,可他们就硬是在贝利的诅咒下还拿下了世界杯冠军的可怕成绩有着不止一星半点的差距。因此,博斯布克被迫失业了。

可是谁能想到,就是这名看起来和德罗完全两种方向的,让人觉得不靠谱的教练,他得到了卡尔的青睐。

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的安排,前都灵队的主教练德罗也在近乎一个月的精挑细选之下选好了他的下一任东家,并在同一天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更巧的是,两人的新闻发布会前后也就相差一小时。

加雷,哈米德,菲尔米这几名同为意大利籍的都灵队球员此刻都聚集在撒丁岛度假,享受那里的阳光沙滩。因为今天将有那么两个对他们来说意义极为特别的新闻发布会,他们一起聚在一家有着露天位置的小酒吧,目光紧盯电视机。

并且,由于这两场记者发布会对于都灵队的特殊意义,除了加雷,哈米德,菲尔米三人之外的其他都灵队球员也会在世界上的不同地方关注着这两场新闻发布会。

当他们看到博斯布克脸上挂着让人完全感受不到丝毫安全感的慈祥笑容在自己的位置上就坐时,他们的眼睛都发直了……

“我就听到他们对我说,先生,我们就是都灵队的啊!然后我就觉得,我的头好像被一条美人鱼的尾巴给拍了一下。哦,那真是太美妙的感觉了,因为这几年带队西班牙,我一直对好中场有一种近乎病态的渴望。但是在都灵,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的中场!尽管德里卡洛在踢完了这届的欧冠总决赛之后就宣布退役了,但是都灵所拥有的好中场可从来就不是只有一名!然后我又对来接我的那两名工作人员说,吉尔扎,那是我心目中的,世界上最好的后卫,我想要他很久了。然后卡尔先生亲自和我通了电话,并告诉我,都灵队今年也会加入争取吉尔扎的队伍。挂了电话之后,我就对那两名负责来接我的工作人员说,你们放我下来吧,我收拾几件衣服就和你们一起去都灵!”

听到这里,三名效力都灵的意大利球员都艰难的吞了嘴里的酒,年纪最小的哈米德看向他们之中最年长的菲尔米,几乎要哭出来的说,“怎么办,我突然觉得……新赛季可能会糟糕……我真的好希望德罗先生能回来……”

菲尔米拍了拍哈米德的肩膀,然后毅然换台,把电视调到了英国的某个电视台。

他们所心心念念的主教练德罗最终选择了去到英超利物浦。显然,当年被人从英超赶出来这件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虽然,当年他所执教的那支球队已经又不知道掉到那一级的联赛去了。可是,千万别小看一名足球教练所可能的记仇程度。

以个性古怪出名的德罗完全不知道谦虚是什么的自诩没落贵族拯救者,并以这样的一个姿态,推开那些对他抛出橄榄枝的,近几年来战绩辉煌的球队,坚定不移的在英超利物浦空降。

德罗在加雷,菲尔米,以及哈米德三人“教练我们想念你!”这样的目光中走上新闻发布会的发布席。

“我想,现在已经有很多人把我的名字我的上一任东家,都灵队绑在了一起。的确,七年的时间就算是对于一名足球教练来说,都是一个不短的年头了。并且我也在都灵也获得了很多,在帮助都灵重回欧洲之巅的同时也成就了我自己。都灵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记忆。啊,对了!我还把当时在都灵队用到的秘密武器带过来了!在一场关键的比赛中,都灵队就是依靠这样秘密武器才在险胜了顽强的对手。”

德罗这句话一说出口,现场的记者们就又掀起了一阵闪光灯狂潮。到场的这些人们无一不竖起了耳朵伸长了脖子。

传奇教练德罗的制胜法宝啊!!

看清楚了明天的头条新闻就有了啊!!

但是……在这么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都灵队的三名球员却是有着很不妙的预感……

制胜法宝?他们怎么不记得他们有呢……

果不其然,就在德罗说完这句话之后,他露出了极为亲切的微笑,并朝着边上早已准备好的工作人员热情招手。二十二件肉色紧身衣就这样被人推了上来……

看到那二十二件紧身衣,所有正在收看这场新闻发布会的,曾参与过“紧身衣劫持行动”的都灵队球员心里全都“咯噔”一下……

“在那场惊险的比赛开始前,我对那群可爱的男孩们说。如果你们战胜了阿贾克斯,我一定会让球队同意让这套衣服作为你们的新赛季球衣!男孩们听到之后全都高兴坏了。”

全场记者:“……”

都灵队球员:骗人!!!骗人!!!他说谎!!!

德罗以一种极为轻柔的,又带着某种荡漾情绪的声音继续说道:“只是很可惜,赞助商全都反对我们使用这套过于前卫的衣服。男孩们听说之后伤心极了。然后……我就发现我收藏的这些紧身衣全都不见了。我想一定是那群男孩们实在是太喜欢我为他们准备的球衣了,想瞧瞧的拿回去做几年。当然,他们也给我留了一件很有纪念价值的礼物。这件礼物我现在就带着。”

然后,都灵队的球员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德罗从一个小纸箱子里拿出了二号伪·盆栽真·小汽车式针孔移动摄像机!!!!

只不过,现在这个小盆栽里种着的绿色植物已经被德罗换成了还沾着水滴的小薄荷……

“这个小东西看起来就只是一个盆栽。但它具有可隐藏式的四个轮子。并且,在盆栽壁上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可转动的小型摄像头。如果我没有猜错,这个小东西一定具有远程遥控的功能。这件小礼物应该是某位之后在飞机出现故障的时候帮助机组人员维修了飞机的,理工科高材生的杰作。”

他知道……

他全部都知道!!

就在都灵队的球员们无尽嘶喊的时候,德罗显得极为正经的咳了咳,然后脸上露出了美妙的笑容:

“很抱歉,在宣布我任职利物浦主教练这一职务的时候提到了这么多次我的老东家。大家千万不要认为我对利物浦的爱会比我放在都灵队身上的少。老实说,这22套球衣作为我送给利物浦的男孩们的见面礼可是花费了我不少心思的。我不仅问队医要了球队里每位球员的身材尺寸,我甚至还仔细研究了每位球员的皮肤色号。这里的每一件球衣都不仅印上了相应的球衣号和球员的名字,还是按照每位球员的不同皮肤色号特别定制的。这点,可是都灵队的那群孩子们所没能享受到的待遇。”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德罗抬起了下巴,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只散发着强力荷尔蒙的老孔雀!

直到这一刻,在看到博斯布克时还一脸怀念的在想德罗的都灵队球员们,已经不会再有一个人希望德罗回来了……

由此可见,一个人的好,它是需要另一个人对比出来的。

也许,五大联赛中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英超联赛在新的赛季中是真的会被那个过分个性的人给搅得天(xing)翻(feng)地(xue)覆(yu)。并且,很多人已经可以预见得到,德罗一定会登上最让记者恨也最让记者爱的足球教练冠军宝座。

与此同时,世界杯的正式落下帷幕意味着即将在全世界范围内掀起足球狂潮的,德里卡洛的慈善赛即将开始。

由于本届世界杯是在中国举行,因此慈善赛的集结地点被定在了中国。先行结束了世界杯赛程的球员们可以先去度假,在世界杯结束之后再回来集结。或者,干脆就在世界杯结束之后留在中国等待。

以某位著名球员为中心集结起XXX的朋友队,再去到世界的各个地方进行慈善赛,这种形势的赛事并不是没有出现过,却是从没有一个人能够集结到那么多名正当红的世界级球员。

由于受到德里卡洛邀请的球员们大事多是世界强队中的主力球员,所以很多受邀球员都在自家经纪人的建议下选择了在世界杯结束之后留在中国等待集结,并且趁着这个时间参加一些商业活动。如今,每一位世界级别的球员都已经意识到中国是一个怎样巨大的,拥有无限潜力的市场。

都灵队的成功商业操作案例已经为许多豪门球队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岳一煌成名之后,许多豪门球队开始试着去挖掘第二个岳一煌,挖掘一个实力能足够在五大联赛立足的中国球员。只是很可惜的是,如今成功打入五大联赛的,除了岳一煌之外就只有陈慎这一个中国人。

并且,今夏已有传闻,说皇家马德里因为看中一名队内的中国球员在亚洲市场上的号召力,已经派出人员和陈慎进行接触。

中国队的世界杯之战结束之后,岳一煌就一直留在国内,接受一些商业邀请的同时也在不断的在各种场合为德里卡洛宣传他的慈善赛。当影锋得知许多受邀并同意参加今夏慈善赛的球员们都打算在世界杯结束之后直接在中国等待集结,并也适当的找些活儿干的时候,他就也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布了那些球员的经纪人或是助手的联系方式。

让那些球员所没能想到的是……在岳一煌放上他们联系方式的第二天,他们的商业活动负责人就收到了大批工作邀请的邮件!

就这样,这群本以为世界杯之后还能歇一歇的球员们就被成堆的工作给砸中了,也不知道是开心多一些还是无奈多一些。

由于世界杯之后工作的激增,不愿意把宝贵的时间全都放在工作上的岳一煌和图雷说了两次提价,但是所得到的结果却是和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样!!

这群广告商和大公司听说岳一煌在十天之内提了两次价,原本觉得他的商业价值虽然高可身价也实在是太高了些正在犹豫的广告商全都疯了似的立马奔过来,活像是担心挣钱的绩优股再不买就要又涨价了,好房子再不买价格就要翻倍了似的……

听到这个消息,岳一煌终于还是委婉的向图雷表示,他和弗朗西斯科在夏季商业赛开始之前都需要更多一些的私人时间。

终于,在慈善赛集结前,都灵队的两名队魂得到了可以自由支配的休息时间。

七月中旬的北京虽然很热,但是酒店里的新型中央空调却并不会让人觉得很难受,难得偷闲的岳一煌靠在五星级酒店内舒适的大枕头上,手里翻着一本前些天路过书摊的时候淘来的旧书,而在他的旁边,他的恋人则就和他一样,身体极为舒展的躺靠在大**。

受到弗朗西斯科的影响,曾经在很多方面都十分保守的岳一煌也习惯了**,甚至是身上盖着被子的时候就脱去衣服。

事实证明,这样……真的很舒服。

但是对于弗朗西斯科来说,随时都能和恋人肌肤相触,那才是更让他感到满足的。

听到影锋翻书的声音,弗朗西斯科伸出手,揽住对方的肩膀,并用指尖逗弄起影锋的发丝。岳一煌有些疑惑的转过头,看向对方的时候露出了笑容。那让弗朗西斯科抑制不住的想要亲吻他的眼睫,而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宝贝,坐到我怀里来。”

弗朗西斯科手上一用力,就搂着影锋,让他坐到自己的怀里。这样的动作本是没什么的,可现在两人的身上什么都没穿,当弗朗西斯科岔开腿,让影锋坐过来的时候,岳一煌的后腰当然就贴上了自家恋人的……那里。

那让影锋愣了愣,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想要了?”

弗朗西斯科轻笑了一声,然后紧紧的拥住对方,低下头吻了吻恋人的肩膀,“想要,不过我还想先抱你一会儿。”

把手上的书放到床沿上,岳一煌也吻了吻弗朗西斯科抱住他的手臂。

“回去以后,和我们养的小家伙好好玩一会儿。我们都快两个月不在家了,小家伙一定寂寞坏了。给她准备点她喜欢的鱼。记得要亲手一条一条的喂她,她最喜欢在人喂她的时候和人撒娇了。”

“她只喜欢和你撒娇。”

听到自家恋人到这种时候了还在惦记着那条蠢海豹,弗朗西斯科显然并不是那么的高兴。影锋听到他话里的不情不愿,笑着转过身,看着弗朗西斯科的眼睛,并问道:“那你呢?”

那你呢?

岳一煌的这句话仿佛是在弗朗西斯科的心上挠了一下,让这个意大利人觉得痒痒的,却又难耐的想要去对这个人做些什么。弗朗西斯科露出了一个极为勾人的笑容,盯着影锋的眼睛,挑逗般的说道:

“答案你不是早就知道吗,宝贝?我只喜欢对你**。”

而后,那就是一个吻。那是一个以弗朗西斯科为主导的吻。唇舌交缠,侵略般的一个吻,仿佛想要侵占影锋口中的每一寸地方。当感受到怀里的恋人因为他的吻而呼吸急促起来的时候,弗朗西斯科眼中掩不去的笑意,抱着自家恋人翻了个身,而后继续那个吻。

只不过,这一次弗朗西斯科却是想要和岳一煌一起感受彼此。

两人吻上彼此的唇,分开,吻上,然后又分开,身体因这个吻而不断的起伏着,未着寸缕的身体更是随着那样的起伏贴合着。

俩人都是那样专注的看着彼此,既是欣赏,又是在毫无掩饰的表达着彼此间的着迷。

被弗朗西斯科压制在身下的岳一煌伸出手,触碰着都灵王子的身体,在他的掌心之上,那是一具年轻且充满着力量的身体。他甚至能透过遮掩的碰触感受到那种流淌在血液中的,心脏有力的跳动。感受到岳一煌的触摸,弗朗西斯科一手撑着床,让自己的身体能够更抬起来一些,另一手……则抓住了岳一煌正在抚摸着自己身体的手,带着它在自己的身上不断的游弋。

感受到那份不断升温的暧昧,岳一煌勾起嘴角,不动声色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却是在弗朗西斯科的注视下让身体更往下滑一些,而后……撑起身体,动作缓慢的吻上了弗朗西斯科的肋部。

那让弗朗西斯科身体一个僵硬,而后立马抓住想要逃脱的影锋,咬住他敏感的耳朵,并不住的舔丨弄那里。那让影锋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动起来,他挣扎着想要逃开,却是被那个意大利人以一种极为强势的姿态按住,根本无法逃脱。

“别……别那么弄了。很、很痒……”

“除了痒之外,还有别的感觉吧?你看……你那里都起来了。”感觉到影锋的身体因为他的每一个动作而起的反应,弗朗西斯科觉得那种感受简直美妙极了,它比红酒甘醇,又比蜜糖更甜美。

“想我用舌头好好的和它打个招呼吗?”说着,弗朗西斯科舔了舔影锋的耳廓,那简直让这个他所迷恋着的人战栗了。

看到岳一煌很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弗朗西斯科又轻笑着问道:“那么,告诉我,刚刚吻我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示意弗朗西斯科松开自己,岳一煌坐起身来说道:“我在想……那里真性感。”

说着,岳一煌又吻了那里一下,让弗朗西斯科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他用自己手掌撩起影锋的额发,并吻了吻恋人的额头,说道:“再吻我一下,宝贝。随便哪里都好。见鬼你真是太知道应该怎么勾丨引我了。”

“那你靠着枕头坐好。”

岳一煌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当弗朗西斯科满怀期待的看向他的时候,影锋跨坐到了弗朗西斯科的身上,当岳一煌张开腿坐在弗朗西斯科身上的时候,他就能感受到这个意大利人呼吸都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而滞住了。于是他干脆膝盖上用了点力的让自己能够坐得更上来一些。免得……等会儿这个人那里挺立起来的时候正好被自己压着。

可是岳一煌显然错误估计了,都灵王子本来还只是半硬着的事物,因为他的这一动作简直就要抵着他的臀缝了。因为弗朗西斯科的性丨器不仅尺寸惊人,还长得十分漂亮,甚至……连挺立起来之后的角度都近乎是贴着腹部的,因此……此时那根粗大的火热此刻几乎是紧紧贴合着影锋的臀缝,更甚至……想要就此进入到什么地方去一般。

感受到恋人身体的变化,岳一煌也是呼吸一紧,可是之后……他就在都灵王子期待的注视下把手放到了对方的肩膀上,脸庞和对方无限靠近着,可就在弗朗西斯科以为他的搭档就要吻住他的嘴唇的时候,影锋只是使坏般的咬了他的下唇一口。

这怎么可以!

弗朗西斯科立刻就要用力的把眼前的这个人抱住,告诉他怎样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吻。可他的肩膀却是被岳一煌用力的按了一下。

“不是说,要让我吻你吗?”感受到恋人的难耐,影锋好笑的吻了吻对方的眼睫。就好像……对方时常在他睡着的时候偷偷做的那样。

当岳一煌感受到弗朗西斯科妥协的回答,他在弗朗西斯科的耳边仿佛说悄悄话一般压低了声音的说道:“那就不要乱动。”

影锋垂下眼睫,欣赏一般的看着恋人的身体,而后亲吻每一处他认为性感的地方。

颈项,肩膀,锁骨,胸肌,腹部,肋部,人鱼线……那样的动作无疑是点火,在那个对他没有丝毫抵抗力的意大利人身上种下无数可以燎原的火苗。

感受到弗朗西斯科粗重起来的呼吸,岳一煌甚至想要像这个人所说的那样,试着去“勾丨引”这个人一次。于是他用双手抓住自己的股瓣,并用力的让它们分开,夹住那根贴着自己的性丨器。然后……缓慢的动起了自己的腰。

那几乎……要让都灵王子发出低吼声。

“如果说……今天我打算主动。你是想我正对着你骑在你的身上呢,还是背对着你?”

弗朗西斯科狠狠的喘了几口气,然后像紧盯着猎物那样的看向影锋,“面对着我吧。背对着……那样虽然很舒服,可是太深了,你会受不了的。”

岳一煌不知道世界上怎么会有那样一个性感的声音,仅仅只是对自己说着话,就仿佛能够让人连身体都震颤了。他脸上一红,然后故作轻松的说道:“我骗你的。”

之后影锋所做出的那个动作……几乎要用尽他的所有勇气。他挺起身来,用膝盖支起身体,更用手扶住弗朗西斯科的性丨器。就在弗朗西斯科以为自己家的傻搭档想要不经过丝毫的润滑和扩张就要容纳自己而脸上出现了一抹慌张更就此坐起来想要扶住他腰的时候,岳一煌让弗朗西斯科的那里滑过自己的身体,然后把弗朗西斯科的腿更分开一些,膝盖跪在那里的弯下腰,一手扶住那根巨大的器物,张开嘴……

自家的恋人在用嘴帮他……!!

这个认知本身就给弗朗西斯科带来了巨大的,心理上的快丨感。更不用说……那根巨大的器物在被影锋温热而又柔软的口腔所包裹住的时候所带来的……灭顶的刺激。

弗朗西斯科眯起了眼睛,发出了“嘶”的一声声音。

老实说,岳一煌的技术在弗朗西斯科的面前真的是很不够看。虽然弗朗西斯科经常用嘴帮他,更让他体会到什么叫做身体的全面失控,什么叫做灵魂深处的战栗。但是只靠感受当然是没法把弗朗西斯科技巧全都学来的。

可是……这名都灵王子在球场上的搭档,他永远都会那样不自觉的诱惑对方。

因为意大利人的器物实在是太大了,影锋很努力的想要尝试去容纳它,用嘴给他带去快丨感,却是怎么努力都只能包纳住茎头。不信邪的想要做得更多一些,却是因为被那个器物的顶端顶到了喉咙口而发出了难受的声音,并立马离开的猛咳起来。

那让弗朗西斯科心疼的拥住他,手掌轻轻的拍着恋人的背,却是在看到幻影之子发红的眼睛和咳出来的泪液时用拇指伸入他的口中,并微微用力的让影锋张开嘴,而后就猛地舔了上去,又在温柔中参杂着霸道的吻住对方。

“不要勉强自己,嗯?让我知道你想要取悦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可我……还想再试试。”

当弗朗西斯科用手指轻抚他的脸时,影锋只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他低下头,弗朗西斯科那充满着侵占意味的眼神显然让他感到不知所措。于是……他只是努力的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如果取悦对方身上。

他能够从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变化上感受得到……这个意大利人很喜欢刚刚的那个姿势。于是,幻影之子红着脸让自己的身体更往下滑一些,然后压低了腰,翘起臀部,用一只手撑住自己,伸展出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的肩部和背部线条,就这样低着头看向此刻已经完全挺立起来,甚至顶端还溢出了许多汁液的器物。

烦恼于怎样才能用嘴让弗朗西斯科也感受到自己曾在他身上感受到的那份快丨感了,岳一煌握着那根粗壮的器物皱眉沉思了一会儿。就在弗朗西斯科打算出声提醒更指引他的时候,影锋显然已经想到了什么,他先是轻柔的吻了吻不断溢出着汁液的顶端,而后又再次张开嘴……只不过,这一次影锋只是含住了茎头,而后就向着测端滑了下去,张开嘴从侧面含住茎身,由上到下,再从下到上,先是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的牙齿碰到那里,而后再是同时用舌头取悦那里,让弗朗西斯科感受到那份细致而又极致的享受。

从左边滑到右边,再是伸出舌头舔丨弄那里。

弗朗西斯科的呼吸已经再不平稳,而他的心……也乱了。

都灵王子坐直了身体,同时用双手握住恋人窄窄的,却拥有着极强爆发力的腰部,让正在努力取悦着他的恋人也跟着自己一起起来一些。弗朗西斯科的动作让岳一煌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眉眼中的那份……带着些许湿润的风情竟是让那处器物又胀大了些许。

带着某种迫不及待,弗朗西斯科伸出手,想要将手指入侵到对方的身体里,可是没有经过丝毫润滑的穴丨口竟是连一根手指都极难侵入。只是想着进入到对方身体里的那份美妙得无论怎样都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感受,弗朗西斯科就再也忍不住,急不可耐的从抽屉里拿出润滑液,一手按着穴丨口的褶皱,一手拿着润滑液,就着那个尖嘴设计的口,将润滑液挤进那里……

影锋的身体已经被弗朗西斯科给调丨教得极为敏感。仅仅是感受到冰凉滑粘的**挤入那个地方,就已经足够让岳一煌身体轻颤了。

弗朗西斯科本还想让岳一煌在他进行扩张的时候还不停止的用嘴来取悦自己的动作。可是……这个意大利人显然高估了自己在面对恋人时的自制力。此时他的喉咙中发出低吼声,就仿佛野兽一般。他急不可耐的,强势的翻过影锋的身体,并就着润滑,开始用手指入侵对方的身体。

“宝贝,你该知道酒店的员工很可能会被记者收买,连我们房间的垃圾桶都不放过。所以……不用安全丨套了好吗?”

影锋本想说出否定的答案,却是在那个时候被坏心的恋人咬住了胸口的红莓,那竟是来不及咬住嘴唇的发出了一个他自己听到都觉得连耳朵都要发烫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