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383 王室晚宴

影子前锋383王室晚宴

如果说,你被英国皇室召见了。那你很可能看到不止一个发际线让人担忧的男子。

如果说,你被迪拜王室找见了。恭喜你,你将看到成堆的帅哥美女。

虽然说中东区域的女性保守是出了名的。但王室成员到底是王室成员。迪拜皇室家的公主们可都没有那份依附男人的样子在。

更甚者,迪拜王室的公主们也会想她们的兄弟那样,参加奥运会,并且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比如说,现任王储哈姆丹殿下的姐姐梅莎公主,那个看起来端庄并且雍容华贵的美丽女人,她就是08年北京奥运会时第一位入场的阿拉伯国家旗手,并且也曾是一名跆拳道项目的运动员……

当然,参加这场晚宴的女性王室成员对于这两支球队的球员,更多的是好奇。而男性王室成员则更似乎有很多话要和这群球员们说。

幸运的是,语言问题并没有成为他们之间的障碍。

一口流利的英语,以及熟练的掌握一门拉丁语,甚至是俄罗斯语似乎是每一位王室成员都必备的能力。

王储哈姆丹殿下先是发表了一个简短的讲话,而后再向接受邀的这些球员和教练简练的介绍了一下参加这场宴会的王室成员。

哈姆丹殿下无愧于年轻时一直稳居最有魅力的王室成员前五的迪拜王储,仅仅是简单的几句话,却一点也不会让这样的宴会显得枯燥乏味。反而让这群世界顶级球员都觉得自己的视线都牢牢的被这位极有魅力的中东男人给吸引住了。

在冷餐会开始之后,与王储殿下本次慈善赛的发起人,德里卡洛进行了亲切的交谈。当然,他也高度肯定了德罗的执教能力,并且对他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带领利物浦所取得的成绩寄予高度期望。

至于岳一煌?他可不是交际草级别的人物,很有自知之明的影锋遇上这样的场合,他向来是躲到一边。拿上了些许食物躲到了一个绝对不起眼的位置的影锋在看着哈姆丹殿下与德罗亲切交谈的时候,竟是抑制不住的回想起了他和都灵王子的第一次见面。

又或许……那一次,严格意义上根本不算是“见面”。

因为,当他在训练的途中毫无准备的被德罗拽去那场晚宴的时候,他根本就没和都灵队现任的队长说上话,或者打上一个照面。他们彼此都只是远远的望了对方一眼。却不曾想,他们的未来会就此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也许是因为想起了自家恋人紧紧拥着他,用一种温柔且透露出宠溺的语调和他说起初见的那一面,幻影之子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温柔……很温柔……

就在他陷入到沉思的时候,他听到一个让他感到极为陌生的声音叫出了他的名字。那时岳一煌正用叉子插起一块番茄芝士色拉,连忙放下碟子,转身看向声音的方向。

“您是……”

“如果我没记错,你的意大利语和西班牙语都很棒?所以,我们也许可以用意大利语来交流。请允许我介绍自己,我是苏尔坦,沙迦的王储。他是我的朋友,迪拜王室成员,谢赫。”

出现在岳一煌视线中的,是两名穿着阿拉伯民族服饰的年轻男子。在看到那两人的时候,岳一煌几乎要怀疑中东这片区域的君主立宪制国家……当年都是靠脸来竞争皇室的。显然这两名主动上前来和他说话的中东地区酋长国王室成员的相貌都十分出色,并且说话的这位身形高大且健壮,肩膀宽厚,有着一种中东美男子特有的,全身都被强烈的雄性荷尔蒙充斥了的俊美。

岳一煌朝沙迦的王储苏尔坦笑着点了点头,和对方握了握手,而后就把视线放到了苏尔坦身边的正统迪拜王室成员,谢赫的身上。谢赫看起来要比苏尔坦的年纪更小些,身材也没有苏尔坦那样的健壮,但是当他笑起来的时候,却是有着一种风流倜傥的感觉。

“我很喜欢足球。老实说,我在英国念书的时候就很关注五大联赛的赛事。”

“在英国吗?”

“是的。我十五岁的时候就去英国念书了,一直到我拿到两所大学的学位证书。当然,那时候我更关心英超联赛一些。当然,法甲也稍稍会关注一些。”说道这句话的时候,苏尔坦看了周围一眼,而后又走进了一步,保持着得体的礼仪在岳一煌的耳边说道:

“你得知道酋长们的钱几乎全放在这两个联赛里了。”

几乎是在苏尔坦说完这句话并若无其事的往后退了一步的时候,岳一煌就实在没能忍住的笑了出来。

“请原谅,事实上我以为……你们会不喜欢别人这么说。但是所有人都得承认,是来自中东的这些资金让五大联赛的市场空前的繁荣。很多球员的身价都高到了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步。比如说,这个赛季都有传出有人要花九千万买我的消息。但老实说,我觉得作为一名球员,我真不值这么多钱。”

“不值那么多钱?岳,也许我得说一句,谁都知道,五大联赛的顶级球员里,买下你的回报率是最高的。别说九千万欧元了,就算是九千万英镑,只要你卖,我一定买。我想,你也许知道皇马已经对你的国家队队友做出报价了?他们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有的亚洲球员里,中国籍球员是最有市场号召力的。”

苏尔坦说出这段话之后岳一煌还没来得及诚惶诚恐一下呢,边上的谢赫就已经笑了起来。

“他说的是真的。九千万,都灵卖,我们利物浦一定买!”

“那你们好不容易才从阿森纳挖的那位前腰呢!”苏尔坦转过头去极为严肃的提醒自己的玩伴。而谢赫当然也不会示弱。

“他卖你就买?你连球队都没有,怎么买?当然应该是我们利物浦买。”

喂喂……那可是五大联赛的球队啊……随便买一支下来再加上当年的运作费用怎么说也得要几十亿欧元啊!!酋长们能不能别用“你连新球鞋都没有,怎么和小伙伴们一起踢球?”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

近距离接触酋长国的王室成员们,岳一煌是真的觉得心情难以明说之复杂。

“岳,你可能不知道。沙迦是阿联酋的第三大酋长国,仅次于迪拜。并且沙迦的王室也非常的富有。沙迦的王储殿下才去英国念书的时候就跟我说,他也想买一支自己的球队。”说着,谢赫瞥了苏尔坦一眼:“当时他给出的理由是多么的真挚,多么的热切,说他希望借此来让更多的世人了解沙迦。”

“我认为,这的确是个很好的主意。”

听不明白这群王室成员之间的话中话,岳一煌只能挑着绝对不会出错也不会让任何一方感到不舒服的话来说。可是他这句话才说出来,谢赫就对苏尔坦露出了“大家都懂的”的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笑。

谢赫拍了拍苏尔坦的肩膀,而后就举起酒杯去和其他球员攀谈了。要知道,今天受邀来参加晚宴的,可真是有太多太多足坛的重量级球员了。

苏尔坦向岳一煌举了举酒杯,影锋会意的也举起酒杯,而后喝上一口。

“一起去阳台呼吸呼吸这里夜晚的空气吗?”

在苏尔坦的邀请下,岳一煌和对方一起走到了宴会厅的外面,一个仿佛可以隔绝宴会上所有目光与注视的地方。事实上,岳一煌的确有料到这些王室成员对他们这群球员会有着些许的好奇,可是作为沙迦的王储……眼前的这位殿下对他的态度真的能够算得上是亲睐有加了。

“事实上,我在你成名的那年就已经注意到你了。那时候我还在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学习。老实说,那时候我真没想到你能走到这么远。你得知道,足坛从来就不缺乏少年成名的妖将,但是真正能成长为巨星的,一个时代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

看着幻影之子陷入沉思和回忆的表情,苏尔坦让自己靠在了阳台的扶手上。“我再次看到有关你的体育新闻时,都灵已经重新回到球迷们的视线了。老实说,在我完完整整的了解了都灵的历史之后,我感到很惊讶。你们俱乐部的老板,卡尔在买下都灵的时候甚至比我现在还要年轻两岁。”

“所以,您是想告诉我,您很遗憾自己没有在比那当时的卡尔更年轻的时候就买下一个足够合适的球队吗?”

爽朗的笑声在夜色中蔓延,苏尔坦一口气喝完了被子里剩余的那些白干,并很坦然的把目光放到了幻影之子的身上:“所有人都说,你是当代足坛最忠诚的球员。也有很多人说,酋长们的球队里永远都不可能出现你这样的球员。也许我得说,我对你很好奇。”

岳一煌怔了怔,然后思考了片刻,这看向自己眼前这位从出生起就注定了是让寻常人仰望的天之骄子,并尝试着开口说道:

“那只是穷人对于富人的一贯看法。事实上,卡尔也出生于一个十分富有的犹太银行世家,他甚至不是一个欧洲人。可他对于都灵的爱,不会输给任何人。你们只是……比普通人要富有。富有到只要你们想,你们可以很轻易的做到很多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看到苏尔坦深邃的眼睛里出现明亮,并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影锋挣脱开了面对沙迦王储时的紧张和过分谨慎:“人的忠诚,它一直就在。区别只是在于,很多人遇不到那样一个轰轰烈烈的机会,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的忠诚。我想,如果换一个人,当他处于我当时的境况,会有不止一个球员做出和我当时相同的选择。”

苏尔坦看着岳一煌,脸上带着笑意。就这样过了许久,直到岳一煌甚至要怀疑自己的仪容是不是有什么明显的不妥时,这位沙迦的王储带着一份幽默说道:“介意我们换一个话题吗?我本来认为我无法做到像都灵队的持有人一样好,那我就不该也去做同样的事。可如果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呢?如果我说我觉得你们的队伍很棒,或者说……她太完美了。我很想买下它,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

当德里卡洛队一行圆满完成他们的迪拜之行并整队前往机场的时候,沙迦的王储苏尔坦和他的好友谢赫一起在迪拜皇室家的皇家园林里。那里有迪拜王室圈养的白化虎。喂饱了白化虎又和那两只健壮的老虎玩了一会儿后,谢赫看向坐在草坪上若有所思的苏尔坦,心情竟是有一丝的忐忑:

“苏尔坦,你该不会是……真的想买下这支慈善赛球队首发阵容的全部球员吧……”

王储殿下并没有回答,而是丢给自己的好友一个“你说呢?”的眼神。

“嗯……很麻烦,非常麻烦。我知道你很有钱,可是要凑齐这十一个人可不是钱的问题。我们先不说这支球队的队长他已经退役了,来看看组成吧,这里有三个皇马的球员,其次他们还有四名巴萨的现役球员。你要怎么把这七个人集合起来?买下皇马或者买下巴萨都不可能实现。所以……你也许得从都灵队着手?他们有三名都灵队的球员。也许你可以先把都灵队买下来,然后再想办法把那七个人买下来?”

王储殿下向着谢赫淡淡的一瞥,某位迪拜王室的男丁在英国念书的时候没少企图引起轰动并坚信着光拼王室成员本身,迪拜一定甩英国几条街,并致力于抓紧每一个机会让英国人民也相信这一点,也努力抢英国王室的风头。

尽管在表面功夫上,这位迪拜王储的侄子很能够迷惑人,但事实上,苏尔坦一直坚信,这位迪拜的王室成员一定在某方面远低于正常人的水平……

苏尔坦:“谢赫。”

谢赫:“什么?”

苏尔坦:“就是因为你这样的人太多了,酋长这个词才会在欧洲成为一个意义非凡的笑话。”

谢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