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397 西斯科奇遇记

399西斯科奇遇记

虽然说,从加拿大的多伦多飞到莫斯科,就算是算上了转机的时间也就是十三个小时。可事实上,弗朗西斯科从多伦多到这间旅店所花费的时间会有很多。首先,他要等待一班合适的航班。其次,如果没有特殊通道,飞国际航班光出入关手续就要花费很多时间。

也就是说,他虽然比德里卡洛要多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但是当他抵达莫斯科的这间星级酒店的时候,对方已经用不了几个小时就能够到达了。

决心好好教训自己的恋人一顿的弗朗西斯科打算先睡一会儿。

大约就是在一个小时之后,他所在的这间酒店的房间就被人给打开了。

当听到房间的门锁被门卡所打开的那个特殊的机械音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就立刻睁开了眼睛,那双黑色的眼睛里带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兴奋。那就好像是大自然里的狩猎者发现了自己的猎物……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他还没出声说些什么,就已经听到了一个属于女人的……喘息声。

【知道吗,我们只有一个半个小时的时间。】

【啊哈,宝贝看来不止我一个人得努力了,你也得更努力的让我快点得到满足才可以。】

万幸那是弗朗西斯科所不懂的语言,并且他能够确信那是俄罗斯语而不是中文。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弗朗西斯科从一开始的恐慌中缓过神来。深陷在床里的弗朗西斯科微微的抬起一些脖子,让自己能够从玄关那里的镜子里看清楚门口究竟是什么情况。

然后,他看到了。那是身着着酒店工作制服的一男一女。女的像是每天中午之前来打扫房间的清洁人员,男的则像是为旅客解决各种问题的那种服务生。

不过这些都不会是重点,重点是,他们居然进到了他家的宝贝等会儿就要入住的房间偷丨情!!

只不过,这也许并不是弗朗西斯科现在所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最严峻的问题是,因为进到房间来偷情的这一男一女时间紧迫,因此他们并不打算到**来做丨爱弄脏床铺。

所以……全丨裸的他到底要不要出声提醒一下那两个人?

只是那么一些犹豫的时间,都灵王子就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最适当的制止那两人的时间。仅仅是一分钟的时间,那个强壮的俄罗斯男人就已经把那个金发碧眼的女人脱了个精光,并且也进入了那个女人的身体里。

高亢而又热情似火的声音就这样在房间里响起。

好吧,起码现在,全丨**的人就不止我一个了。都灵王子这么认命的想着。

这不愧是一个战斗的民族,所谓民族的“战斗性”,那体现在各种方面,比如说……做某种亲密的事时。虽然从玄关的镜子里并不能看得很真切,可事实上,这个女人的叫声已经无法被归入“呻丨吟”了,那根本就是嘶吼。虽然欧洲人在这种事上向来就比较奔放,不爱掩饰自己的真性情,可是长期和他迷人又可爱的影锋在一起之后,在现在的弗朗西斯科眼里,这个女人只能让他想到交丨配中的母螳螂。

放丨荡又高亢的声音持续着,伴随着男人的低吼声,和抽丨插间**靡的水声,那简直让弗朗西斯科觉得烦躁不已。

终于,这对让弗朗西斯科本不想出声打扰以留下终生阴影的男女踩断了他的最后底线。

似乎是玩到了兴头上,那个男人将女人一把抱起,并且走向房间里面的大**。

也就是在那一刻,忍无可忍的弗朗西斯科掀开被子,并在目瞪口呆的一男一女面前动作迅速却又优雅淡定的穿起了衣服。当他把扣上了没几粒扣子的衬衣塞进自己的裤子里并扣上皮带之后才尝试着用英语对那两人说着些什么。

“也许你们得给我一个解释?”

只不过很可惜的是,他们既听不懂英语,也听不懂意大利语。

因此都灵王子只能用他会的为数不多的几句俄语里的一句说道:“我要见你们的经理。”

再把视线放到德里卡洛队的身上。在经过了八个小时的空中飞行时间之后,乘坐专机来到莫斯科的球员们在排队办好了入境手续之后终于在当地媒体的追捧之下就好像众星拱月那样的乘坐邀请方派来的大巴车来到了下榻酒店。

可就是在先前就接到消息的酒店保安十分贴心的为球员们将媒体们阻挡在外,并让球员们进入到酒店大堂的时候,这一路上都觉得胸口憋闷,有一种越来越糟糕预感的影锋就好像整个人都触电了一样,浑身上下除了眼睛之外就全都僵在了那里。

只需一个背影,直觉就告诉他,现在正站在大堂前台附近和一名酒店工作人员交涉着的人,应该就是他的恋人,都灵王子弗朗西斯科!

可……可这怎么会?!这不应该!

他不是正在加拿大多伦多拍摄广告吗!

拎着行李箱走在了队伍最后面的岳一煌在那一刻几乎是本能一般的,放下沉重的行李箱,和谁也没说一句的,悄悄的,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就慌不择路的随便找了一个通道,跑了……

前面的卢塞纳在发现弗朗西斯科之后还好高兴的说道:“这不是我们队长吗!弗朗西斯科!!”

当说到第二句的时候,一根筋的卢塞纳几乎是直接叫起了弗朗西斯科的名字,于是德里卡洛队里的人就这样全都发现了这名如今在足坛如日中天的锋霸。

与他们慈善队里的伊格勒斯相比,弗朗西斯科成名更早,却也曾经因为在一举获得英超联赛最佳射手称号的时候转会到当年的意甲升班马都灵队而沉寂了数年。但正是因为都灵在上个赛季的超强表现,在很多球迷的心中,现在的都灵王子,他在足坛的地位总是要高过伊格勒斯一些的。

会有这种想法,或许还与某种球迷们心中的英雄情结有关。

听到卢塞纳的声音,弗朗西斯科立刻转身,可他的视线却是在碰到说话人之后直接向队伍的其他人身上掠过去。他当然是在寻找着自己的恋人。这个过程很短暂,短暂到几乎没人能够察觉到。可那已经足够都灵队的队长弄明白,他的宝贝可能已经早一步的发现他并且逃走了。

我的宝贝,你做得很好,很好……

想到了这里,弗朗西斯科脸上的笑容又变得更为明显了。他就这样向着德里卡洛他们走过去,并且向这些自己或多或少都在球场上碰到过的球员们打了招呼,并握手问好。

“下午好,德里卡洛。你们都在这里?可是我好像没有看到一煌。”

当弗朗西斯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大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刚刚还和他们一起从大巴车上面下来的临时队友他……不见了?

当大家面面相觑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才显得有些懊恼又有些好笑的说道:“我觉得一煌可能是看到我就逃跑了。事实上,我们两个的经纪人都是同一个,并且那位经纪人在成为我的经纪人之前就已经是我的朋友了,今年夏天……因为一煌宣布了从国家队退役的事,所以有很多很多的广告商找到我们的经纪人,但是为了这次的慈善赛,一煌把那些全都推掉了。那让我们的经纪人很生气,一煌前阵子就已经不敢接经纪人的电话了。他刚刚看到我之后……可能以为我是经纪人派过来对他啊进行追杀的。”

听到弗朗西斯科的说明,慈善队内的球星们全都笑了起来,并且满脸的我们懂,我们都懂的。于是都灵王子这才继续露出一脸无奈的说下去:

“事实上我只是正好要在这里拍一支广告。就想过来看看我的俱乐部队友们。”说着,弗朗西斯科又朝一脸尴尬的走过来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的酒店经理点了点头,而后又转过身:“其实我也就比你们早几个小时到,打算和一煌在莫斯科也做一天的室友,不过酒店出了一点问题,为了补偿我,就打算把之前的豪华大床房免费升级成豪华套房。这样吧,我就在这里等一煌。如果他打电话找你们,你们就说,你们已经到房间了,钥匙在前台,让他自己过来拿?”

听得懂弗朗西斯科所说意大利语的把他的话解释给听不懂的人听,如果实在是连能解释的人都没有的队员,那就直接向队内翻译求助。而后,除伊格勒斯以外的所有人都表示这当然没问题。至于那个阿根廷人?虽然他野性的直觉让他觉得事情很可能和那个意大利人所说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他也没有可以直接去反驳的理由。

不过这没关系,弗朗西斯科料定影锋不会把这么尴尬的求助说给可能想到真实情况的伊格勒斯听。因此,只要其他人都能够像他所说的那样做就好。

那么,后来怎样了?

慌不择路的逃了,躲了十分钟之后,影锋突然想起来……他的行李被自己丢在了那里,并且今天他们是一个人一间房!所以他待会儿要怎么去单独办理入住手续……?以及如果,他是说如果,如果领队帮他办好了入住手续,他的房间钥匙又要到哪里去拿……?

想到了这一点的影锋睁大了眼睛绝望了……

他把可能会暴露自己位置的手机重新开机,但是让他感到说不清失落的,是他的手机上没有多出一条新短信,也没有多出来电未接的提示。

想了很久之后,他打了个电话给蒂亚尔。

又是十分钟后,岳一煌才七拐八弯的,小心翼翼的跑回了酒店的前台。就在影锋很着急的要用英语向酒店前台表达些什么的时候,一个力量巨大的,更让他感到十分熟悉的臂膀从后面勾住了他,随后,一个乍一听起来十分亲昵,却让他觉得那分明是透露着可怕寒意的声音响起:

“宝贝,你是想要来这里拿钥匙吗?”

说着,声音的主人在他的眼前扬了扬门卡,而后又用带着笑意的声音说道:“你的行李已经被工作人员送去房间了。那么,介意我为你引路吗?”

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幻影之子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停止运作了,他所能做的一切,似乎就只有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喘息声。

弗朗西斯科揽住岳一煌肩膀的臂膀用上了让对方无法质疑的惊人力量,在那间豪华套房的房门被房卡打开的时候,影锋甚至能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很显然,他失去了最后脱逃的机会,就在房门被关上,门内的链锁也被扣上的那一刻。

“那么,也许是时候让我们两个好好的谈一谈了?有关……”

在面对影锋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本来就有九公分的身高优势,再加上都灵王子的气势以及影锋自己的心虚,那就更有了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弗朗西斯科的话并没有说完,就在岳一煌以为他会先给自己一个粗鲁的吻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把自己的两根手指伸到了他的嘴里,只是用手指来挑丨逗他的唇舌,并在里面不断的搅动着。当影锋那显得极为心虚的脸上出现了绯红的艳色,而弗朗西斯科的两根手指也被那些属于对方的唾液给弄得粘腻不堪的时候,弗朗西斯科抽出了手指,并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那两根手指。

“有关我是怎样已经被你厌倦,厌弃了?”

也许这就是从出生起就印刻在那个意大利人血液中的某种特殊天赋,即使是那样极尽挑丨逗并且带着某种暗示的动作,他也可以做得很优雅,很迷人,更让此时的影锋感到危险……

作者有话要说:写到这章的上半部分时,我几次没能控制住的爆笑捶桌,并且思考啊,我家西斯科究竟是怎么得罪我了……

这几章简直可以开一个专题叫做【西斯科的悲惨生活】了。

不过还好……到这章为止他熬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