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03 混乱的心

403混乱的心

“对,就是那样,试着伸出舌头,学我的动作。”

“看来你学会接吻了?做得很好。现在,吻我的身体。”

“哦不不,你那样太浅了,想想我刚刚是怎么做的。”

在一间豪华酒店的房间里,此时灯光柔和且昏暗,带着一种说不清的,与情丨欲有关的色泽。

说着那些话的,正是一个有着黑色头发以及眼睛,典型的中欧人长相,却是充满了一种说不清的贵族气息,又会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一股神秘以及危险感的男人。

他看起来很年轻,却又有着一种不同于普通青年的魅力,让你总是猜不出他的年龄。此时他正摆弄着这阵子刚刚猎到手的猎物,他故意找了一个看起来青涩腼腆的,意外的和都灵的那个小可爱有那么一点点像的。

可就在他要得手,连扩张的动作都做得差不多的时候,这个男人却是猛地一下突然停手了。

身下那个男孩用一种迷惑中带着一丝迷离的眼神在望着他,看起来……很让人燃起那种有趣的占有欲。可不知道为什么,临到要吃到口的时候,男人却是再也提不起一点的兴趣。

这实在是……太反常,也太奇怪了。

不过,会让很多男人觉得恼怒的事,却是让这个男人觉得很有趣。

是的,就是有趣。

“抱歉了亲爱的加尔,我还是觉得,我不应该对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做这样的事,引诱你变得和我一样有罪。”

这个男人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真诚,他的脸庞是那也的俊美,而当他做出伪装的时候,气质又是那样的纯美,让迷途的羊羔无法去怀疑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词。

没错,这个人,就是捷克贵族,艾伦。艾伦·乌萨亚雷。

艾伦穿起了衣服,并在那个已经让他失去了兴趣的猎物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这就迅速的离开。当然,他走的时候会记得给那个小家伙多付两天的房钱。

那么,现在他多出了三个小时的时间,该怎么安排呢?

想起会和他在三个小时候之后有一个约会的人,艾伦最终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都灵,波河河畔东岸。

意甲都灵持有者的家宅。

“先生,艾伦·乌萨亚雷先生在门外,请求提前进行会面。”

听到管家的这句话语,正在和自己的贴身保镖兰瑟说着些什么的卡尔迟疑了片刻,而后和兰瑟互看了一眼,这就说道:

“请乌萨亚雷先生在会客厅稍等片刻,我结束了现在进行的视频会议就过去。”

此时卡尔自然是没有在进行着什么视频会议。只不过,艾伦的提前到访实在是让他感到有些讶异,以及……困惑。

“也许并没有太多的蓄谋,他只是因为路程比较远,所以估算错了时间?”

兰瑟想了想之后这样问道。可卡尔却是在沉思片刻后说道:“对于这样的人,即使是一时兴起,也不可能是毫无理由的。”

不过,显然这已经不是卡尔第一次和艾伦打交道了。甚至,从少年时代第一次见到那个人起,他就已经对那个漂亮得有些不真切的捷克贵族有了些许的了解。

“也许,在下楼去见他之前,我可以再有喝一杯茶的时间?”

“当然,厨房说今天还烘烤了很多花式面包作为下午茶的茶点。”

听着兰瑟配合的话语,卡尔看向对方的眼睛,而后缓缓的露出笑意,并按响了传唤铃。

卡尔家的管家将艾伦带到了会客厅,并给他带来了很有都灵风味的鲜奶热巧克力,当然还有厨房才做好的花式面包以及一些咸味的小点心。比如铺上了调味番茄丁的,才经过烘烤的面包。

这样的招待的确是很尽心,不过对于自己等了二十分钟才等到了屋主人这一点,艾伦还是在那个犹太裔美国人出现的时候挑了挑眉。

卡尔:“很抱歉,因为我约的时间是在三个小时之后。”

艾伦:“请原谅,两小时四十分钟。”

尽管先开口的那个是卡尔,但是艾伦却是十分轻松的就找回了先机,并且说道:“因为我的上一个约会的约会对象弃我而去了,所以这样一个无处可去的可怜人只能寄希望于我的下一个约会对象能够好心的收留我。”

这个捷克人特地在说到“下一个约会对象”的时候顿了顿,并格外仔细的注意着眼前这个金发青年的每一个表情。可他却是什么也没抓住。

卡尔在他说完之后就拿出了一些文件交给对方。

“对于我们之前所说的,有关石油的那笔单子……”

不得不说,只要是与工作有关的事,卡尔就会格外的认真。不过,也许我们应该说卡尔对于每一件事都很认真。当然,眼前的这个捷克人看起来似乎总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在遇到重要的生意时,他会是最可靠的生意伙伴。

在艾伦就帮助自己以前所效力的那个黑帮组织在明面上的一些生意和卡尔达成了一致之后,他又似乎不经意的提到了有关这次慈善赛的转播权。

“似乎,这次慈善赛的转播权,你又给了那家中型电视台?”

艾伦所说的,当然就是卡尔自己所持有的那家电视台。就通过那家电视台来回倒卖有关都灵队的比赛转播权这件事,卡尔就挣了许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巨额财富。

“如果你是说我所持有的那家,那我得给你一个肯定的回答。”

完全不觉得艾伦是真的想要就这个问题从自己这里得到一个答案,卡尔在签完一份合同之后看向对方,似乎是在等待对方问出他真正想知道的。

“实际上,有一家白俄罗斯的武器公司,他们最近在研发一款新式的武器,但是研发经费有些紧缺,希望找到一家合适可靠的投资方。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听到这句话,卡尔想都不想的就直接给出了回答:“你得知道我只是一个商人,对于那些危险的东西,就算它会有很高的回报我也不感兴趣。”

说着,卡尔又翻看起了那些合同。他认真起来的样子竟是格外的迷人。艾伦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看那人的眉眼,那人的嘴唇。他无法抑制住的,极为轻声的“嘶”得一下吸了一口气。而后,感受到了那个瑞士人不带任何温度的,看向自己的目光之后,艾伦站起身来,并走到卡尔的身旁,故意的打量起兰瑟,并说道:

“我听说,一煌宝贝给你介绍的这个保镖……他在退役以前是教皇最信任,也是实力最强悍的瑞士籍保镖。”

“所以呢?”

眼见着这个总是过于疯狂却又将自己掩饰得很好的男人就要和自己的保镖兼朋友对上,卡尔不动声色的放下手上的合同并站起身来挡在两人的面前。

在那个瞬间,艾伦脸上露出了得逞的笑意,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的捷克人猛地抓住对方的下巴,狠狠的,狠狠的舔了一口对方的嘴唇,并吻了上去。

那个吻给人的感觉极为危险,那就像是……要真正的把另外一个人吃一样。

兰瑟虽然之前就察觉到艾伦看向卡尔的眼神极为的……邪恶。但在教廷服役太多年的他根本就无法想象会有一个人做出这样惊骇人心的举动。他再没给艾伦更多的机会,强有力的臂膀揽住自己的雇主,旋身的那一刻直接一拳向艾伦刺去。

艾伦在做出那个几乎是直接向兰瑟挑衅的举动时本就料想到了对方的回应,因此在那种凶狠的吻到达时也提防着对方的举动。可是艾伦到底是在当年受过了重伤几乎无法救回来,也因为这样的原因而老老实实的回家。当他在这么近的距离内面对兰瑟凌冽的一拳时,竟是躲避得有些狼狈。就更不用说……兰瑟在帮助卡尔拜托了他之后,又展开了一系列的攻击动作。

眼见着两人竟是在自己的会客厅内打了起来,并且每一招每一式都那样的凶狠,充满了危险的感觉。卡尔几乎是无法保持他脸上一贯的温和表情,在兰瑟用手肘给艾伦的脸来了一记之后,卡尔终于还是大声说道:

“够了!都给我停下!”

听到他的这句话,兰瑟收了手,艾伦却没有,吃了亏不要回来可不是他会做的。就算看起来卑鄙一点他也不在乎,因此他在兰瑟停手之后直接笑着用额头猛地撞上了对方的脸。卡尔在走过去的时候几乎能听到那个撞击的声音,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冰冷。

“事实上我想和教廷最厉害的保镖切磋一下已经很久了。”

一点也没有因为对方刚刚的那个吻而有哪怕一丁点羞愤的表情,卡尔此刻所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抓住了干冰时的那样。那么的冰冷,又是那样的灼烧。

卡尔的将自己的视线放到了艾伦的身上。不得不说,这个人在外貌上的确是有着很不错的资本,即使是脸上带着伤,却也足够的漂亮,甚至……在普通的漂亮上更添一份异样的美感。美得……惊心动魄。

当卡尔看到艾伦那在衬衣衣领的掩饰下,显得若隐若现的吻丨痕时,卡尔轻声的笑了,可就在艾伦也跟着露出笑意的时候,一招勾拳已经击打到了他的下巴。令他吃惊不已的,是挥出这一圈的人……竟是卡尔。

“我想,以前在东欧的那些日子可能让你忘了如何正确的去判断,哪些是你的玩物。而哪些,又只能是你的合作伙伴。我希望,刚刚和我签下了重大合作项目的人,是一个能够拥有起码的判断力的,成年人。”

说着,卡尔整理了桌子上的那些文件合同,并带着兰瑟迅速离开。

他再没有去理睬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发什么疯的,有着血腥和黑暗过去的男人,而是带着自己的贴身保镖上楼。并在上楼的时候通知在这里负责整理房间,维护屋子以及一些杂物的人,让他们带一套处理外伤的工具和药膏上来。

让兰瑟坐到自己书房的椅子上,卡尔亲自用棉棒沾上了一些双氧水,并在俯身之前说道:“是双氧水。”

瑞士人点了点头,并就要接过卡尔手上的棉棒。可卡尔却是并没有给他,而是自己为对方被磕破的地方。双氧水碰到新鲜的伤口,会有些疼,可这个瑞士人却是仿佛根本感觉不到那些一般。只是专注的看着眼前人。

“那个人身上的气息,很邪恶。”

听到这句话的卡尔轻声的笑了起来,于是兰瑟又继续说道:“他杀过人。”

兰瑟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个有着金发蓝眼,气质温和的青年:“我很难洞察到这个人下一步会做些什么。哪怕,这个下一步只在下一秒。他,很危险。”

“我明白,我不会经常和他接触的。”

说着,卡尔又转身拿出一盒外伤用的药膏,先是用酒精毛巾仔细的擦拭了自己的双手,而后又用无名指的指腹沾取一些,涂抹在对方的伤口处。

就是在那个时候,兰瑟伸出手,触碰卡尔刚才被艾伦吻到的地方。他先是轻柔的触碰着,而后……他一手揽住卡尔的腰际,并抚摸一般的慢慢攀至卡尔的脊背。

“说可以。”

“可以……?”

卡尔似乎还有一些不明白那句sayyes的意思,语气中带着些笑意也带着些疑惑的重复着。可就是在那个时候,兰瑟毫不费力的扯开了他的衬衣,并将他抱到了书桌上,温柔却不失热切和渴望的吻起了对方的嘴唇,并用自己的手掌感受起属于对方皮肤的温度,却又觉不够的脱去自己的衣服,和对方仅仅贴合着,也将那些吻蔓延到金发青年的颈项,锁骨,甚至……是更为暧昧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这组CP究竟是肿么了……肿么了……

我发誓我在第二次欧冠季之前想的真的不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