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05 悠闲时光

405悠闲时光

“听起来,你想我吻你的身体?”

岳一煌的这句话并没有得到一个有声的答案。他的恋人是用那样带着蛊惑意味的眼神看着他,并伸出手,用手指在他的眼睑处往外轻轻的划去,而后又停留在他的嘴唇上。

或许,是因为此时两人之间的气氛太过美妙。影锋竟是俯身轻轻的亲吻都灵王子的颈项。

当然,是以一种不会留下吻痕的,更为柔和的方式。

那种轻柔的,让人来不及好好的感受回味一番就已经离开的吻从弗朗西斯科的颈项开始一直向下。影锋亲吻着弗朗西斯科的胸膛,腹部,并同时将那个已经处于半硬状态的事物从衣物的包裹中解放出来。

弗朗西斯科看到这一幕,不禁“嘶”得吸了一口气,胸膛因过分的期待而起伏着,眼睛也半眯着,等待着恋人接下去所做的。可影锋却是抬头看了都灵王子一眼,然后……又再次向上的吻向恋人的肋骨。

被总是可以轻易的挑起他深刻情丨欲的人这样的对待,弗朗西斯科根本无法自已。他抓住他不乖的恋人,然后亲吻对方此刻只能印出属于他的倒影的眼睛。当他给出这样的一个吻时。他的那有力且修长的手指已经扯开岳一煌的长裤,并将手伸进那条纯棉的内裤里,丝毫不像他的恋人那样磨人的直击主题。

岳一煌能够轻易的感受到对方那有着火热温度的手掌包覆在自己的欲丨望上,当弗朗西斯科动作起来的时候,他甚至还没结束和恋人的一个吻。他当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此刻正在取悦着他的,是他的恋人弗朗西斯科。可他也在同时想要更进一步的和对方交换彼此间的吻。

他的身体里似乎有一团火,它随着弗朗西斯科的动作而渐渐苏醒,更让他整个人都烧起来。

只是那团火燃烧和苏醒的速度实在是太慢太慢了。它仿佛只有随着弗朗西斯科愈渐激烈的动作才能达到岳一煌所希望的热度……

难耐的声音从岳一煌的吼间溢出。

“快……快一点……再快一点……”

可就是在影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却是轻笑起来,舔吻起恋人的耳廓,手上的动作却是停了下来。

“能感觉到……我已经抵住你了吧?”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股丨间被一股属于对方的火热温度抵住的感觉即使是隔着一层布料都变得更为清晰起来。

“先把内丨裤脱了。”

那种漫不经心的,带着些许命令的口吻让影锋艰难的做出了一个吞咽的动作。而后他迟疑的说道:“今天晚上我们……”

还没说完那句话,弗朗西斯科就已经极为强硬的扯下他的最后一层包覆,并将那些扯离影锋的脚踝,扔出两人的大床。接着,弗朗西斯科让岳一煌继续刚才那样的跨坐在自己的身上,更双手抓住影锋的股瓣,十指用力的捏了一下,在白皙的皮肤上短暂的留下属于自己的指印时又动作极快的拍打的那里一下,甚至……腰部一个挺身,就这让自己那此刻已经完全挺立起来的欲丨望向着恋人的股丨缝重重的一个擦碰。

“你提醒了我,宝贝。”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就这样从弗朗西斯科的身上溢出。深邃的黑色眼睛就这样直直的望向岳一煌的眼睛,“今天晚上,你可不是我的搭档。这么说……我得尝一遍刚结束的那个赛季上,我们在欧冠总决赛上对阵巴萨的时候,那个阿根廷人心里的滋味了?”

弗朗西斯科:“也许我得告诉你,宝贝。我们的新教练,昨天训练结束的时候就已经愁得快哭了。”

岳一煌:“你是说……博斯布克先生?”

弗朗西斯科:“哦,当然。那时候我就没法克制住的在想,如果是德罗遇上这样的事。他会怎么样?他可能会唱出一长段的咏叹调,然后在今天晚上,卡斯蒂亚从教练通道走出来的时候来一个恶作剧。相比较于自己哭,他会更喜欢想尽办法的弄哭别人。”

弗朗西斯科的这番话让影锋哭笑不得了,看着恋人一脸的嫌弃,他尝试着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卡尔怎么会突然改了主意,说想要我们过来和都灵打一场。那实在是……太过富有想象力的决定了。”

弗朗西斯科:“你不如说他根本没安好心。宝贝,我敢说他一定是故意的。直到现在他都还记恨我把你给抢走了。如果说他去买了Bwin公司开出的,有关这一战都灵和德里卡洛队谁赢谁输的赌盘。那他一定是买了都灵输。这一战他肯定希望都灵输。”

岳一煌:“可是……为什么?”

影锋显然无法只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弗朗西斯科所说的这番话做出正确的判断,也无法就此想出卡尔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引来那么多的关注,却是心里希望着自己的球队输球。但是弗朗西斯科却仿佛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都灵王子从手边的床头柜里拿出一支润丨滑液,淋上了一点在岳一煌的股缝上,用手稍稍推抹,就将那些全都抹匀。而后,他又把带上了些许润丨滑液的手包覆在了影锋的分丨身上。

“开始吧,我想,也许我们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我在你那里涂了点润丨滑,那可以……让你那里给我带来和真正的进入你更相似的感觉。也许,这次你得自己动了?当然,我会记得调整我的收势,让我在得到快乐的时候,也保证你可以和我一样快乐……”

说着,弗朗西斯科看了一眼他的手,示意自己不会再动。如果他的恋人还想要……那里被他的手包覆着,更快,更火热的感觉。也许……他就得自己动了。

明白了弗朗西斯科的示意,岳一煌抬起眼睫,挑眉看了对方一眼,似乎是在说:你以为……我真的不会那么做吗?

就这样,影锋开始缓缓的动起了自己的腰,让自己的身体再向后退了些许,感受到恋人那带着发烫温度的食物几乎已经嵌进自己的臀缝,这才开始动作起来。

股丨间靠近那个此刻紧闭着的穴丨口的地方是那样的火热。而附近的褶皱又仿佛带上了奇特的魔力,当润丨滑液滋润过那里之后,它竟真能给都灵王子带去令他发狂的感受。

虽然……那和真正的进入,捅进影锋身体的最深处,让恋人的身体因自己而不断的战栗颤抖,更甚至被弄哭无论是在感官上,还是在心理上都相差了很多。但即使是这样,也已经能够给他带来满足感。

一开始的时候,弗朗西斯科还能够勉强保持着镇定,把手放在那里,不留一丝缝隙的包裹住恋人的分丨身,让他的影锋也可以感受到那一切。但随着两人间□的逐渐升温,弗朗西斯科竟是觉得,有什么已经超出了他的掌控……

他的喉咙里发出了一阵低吼,而后他双手用力的捏住影锋的股瓣,让它们之间的缝隙小些,再小一些,让正在取悦着自己,满足着自己的那处变得更为紧丨窒,更为……让他发狂……

直到一个半小时之后,这场暂且让两人之间对于彼此的渴望稍稍得到一些缓和的疯狂举动渐渐归于平静。两人一起洗了个澡,在洗澡的时候,弗朗西斯科让他的全能管家西约克做了一份影锋爱吃的综合野莓酱味的捷克博饼,里面放上新鲜的鲜奶制奶油。

两人一起吃了这份迟来的早餐,这才又好好的躺在**,真正的休息。

也许,补一个不长不短的觉对于两人来说,都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终于还是躺在恋人臂膀上的影锋童心未泯的玩丨弄起恋人的头发。那带着些许的自然卷,并不是那种很柔软的微卷,而是不需要太多的造型就很容易营造出一种颓然性感的卷度。

岳一煌:“也许,你得向我坦白。你到底对我的身体……做了些什么?”

弗朗西斯科:“做了些什么?宝贝我可以说,我需要一些提示吗?”

岳一煌:“比如说……我们明明在五天前才见过对方。并且最近慈善赛的赛季密集到让我们都感觉到有些吃不消。可就在不久之前,我锁上门的时候,我就觉得……我想要你。如果说这份渴望没法得到纾解,也许我在今天晚上的比赛上,九十分钟的时间里都可能无法做到好好的思考……?”

弗朗西斯科:“啊……看来你总算明白了一直以来你都让我感受到的煎熬。有时候我甚至想在赛场上强吻你,你越是反抗,我就越是觉得兴奋。我甚至……想过在那种时候抓着你的手抚摸我的……那里。”

说着,弗朗西斯科用手轻轻的捏住了岳一煌的下巴,给予了对方一个甜蜜而柔情的吻,而后又在对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知道么宝贝?我只是用一根手指让你达到□可比用整只手做到哪些要容易多了。如果不是顾忌到你今天晚上还得和我打一场比赛,我甚至可以毫不费力的让你哭出来。只要在刚才,你刚刚用后面达到第一次高丨潮的时候不放手,然后,更残忍的对待你……”

虽然彼此间的足够熟悉,以及成为亲密恋人的四年时光已经让影锋做到了在某些时候更放开一些。可当他听到那样的话语时,他还是会没法控制的脸红起来。他只是和弗朗西斯科一个眼神相撞,而后就急急忙的闭上眼睛,让自己能够抓住赛前的最后一些宝贵时光,尽快的进入梦乡。

弗朗西斯科也不再逗弄自己的恋人,尽管他真的很想再问一句:宝贝,我刚刚满足你了吗?

最终,都灵队的队长只是又吻了吻恋人的额头,这就和搂着对方一起进入了梦乡。

影锋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弗朗西斯科的影子。不过,他的恋人给他留了一张纸条:

【宝贝,我们在赛前还安排了一场新闻发布会。我会需要更早的去集合。如果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告诉西约克。千万记得不要累到自己。——深深迷恋着你的,弗朗西斯科。】

看完这张纸条,岳一煌不自觉的嘴角上扬。他走向房间内巨大的落地窗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站在那里看了一会儿窗外熟悉的景色。

如果算上世界杯前的一个月封闭式集训,那么他已经有两个多月的时间都没有看到他在都灵的家的,美丽的景色了。

并没有在那里站太久,岳一煌很快从为自己从衣橱里拿出一套居家的服装,并去到冷藏库,用塑料桶装上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海鱼,这就去到由游泳池所改建的,拥有温控系统的,小海豹的水池。

他没有见到他的海豹小公主的时间,就和他没有见到都灵的家的时间一样久。

想到在今晚之后他就要再一次的和他的临时队友们去到世界上的其它地方继续他们今年的夏季慈善赛,影锋就决定在今晚的比赛前好好的亲近一下小家伙。

虽然小家伙似乎已经习惯了每年夏天都和他们一起去到新西兰,但是今年由于岳一煌和弗朗西斯科两人都不去到那里度假,连一天的时间都没有在那里待,因此小家伙就被留在了都灵,托西约克还有那两位替影锋维护房子的女士照顾。

听弗朗西斯科说,卡塞尔回来都灵之后的第二天就十分着急的跑到岳一煌的家里,来看一看都灵队如今的吉祥物幸运星。当时,卡塞尔在都灵队内的好友尼尔瓦也被他给拽来了,并且还得带着那只能把云达不莱梅的吉祥物,哈士奇阿布给耍的团团转的小猫鲁卡。

结果?岳一煌家的小家伙就看着鲁卡就那样站在一条自己的食物上不知所措……然后,小家伙一口把鱼咬了一半留下另一半给小猫,可就算只是半条鱼小猫还是能站在上面……

“小公主。”

在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的时候,小海豹就已经兴奋的破水而出,发出“嘎噢!嘎噢!”的声音用两条鳍脚撑着自己在陆上显得有些沉重的身体向着自己的主人一路冲过去。

就这样,她把自己的主人连人带鱼的一起给扑倒了……

不过岳一煌显然不会因此而感到不高兴。相反,他很宠溺的搂住这支当年不知怎么回事出现在了新西兰,并被暴风雨给吓得瑟瑟发抖,而后仅仅抱住他腿的小海豹。

如今,当年的小家伙已经长大。虽然可能因为从小都在温暖的地方,并不像它的其它同族那样体积那么巨大,身体也没有那么那么的笨重。对于整个庞大的海豹家族来说,她已然还是小家伙。

小家伙在岳一煌的身上亲昵的蹭来蹭去,漫长的两个月未见,竟是让她不急着向自己的主人讨要吃的,而只是在他的身上撒娇。如果……不是现在她的体型太过大,岳一煌敢肯定,小公主一定会在他的身上滚来滚去以示亲近。

被小公主凉凉滑滑的身体蹭得有些痒了的影锋大声的笑了起来,并在小公主的脸上吻了吻。于是爱撒娇的小家伙也回给了影锋一个吻。

在这对主宠交流了片刻的感情之后,影锋开始给小公主喂起了鱼。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路切蒂在西约克的引路下来到了岳一煌家的这片极为独特的,“泳池”。

“我一直就听说都灵队的幻影之子对于宠物的喜好异于常人。”

当影锋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他转过头去,看向发出声音的那个西班牙人。尽管很多西班牙的媒体都说路切蒂的脾气不好,和他作为西班牙金童赢得了许多赞誉的外表极为不符。但起码影锋所看到的这个西班牙人,总是让人感到心情愉快。

“我在新西兰度假的时候,那里突然来了一场暴风雨,把当时还是个小婴孩的她吓得不轻。我敢说它当时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就那样冲过来抱住我的脚。那个时候,它浑身都是雪白的绒毛。”

当影锋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路切蒂朝着这对主宠走了过来。小公主察觉到这个陌生人的靠近,也并不害怕,拖着自己的身体过去围着路切蒂绕了一圈,然后又回到影锋的身边,继续甜腻的撒娇。

路切蒂:“能告诉我她的名字吗?”

岳一煌:“其实……在我还没来得及给她取个名字的时候,她就已经认定我那时候给她的临时称呼是她的名字了。”

迎着路切蒂询问的目光,影锋吸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可以叫她小家伙,或者小公主。如果你对她说意大利语,她会听得懂的。”

说着,影锋就用意大利语说道:“吻我一下,小公主。”

话音刚落,一个冰冰凉凉的触感就贴上了影锋的脸颊。于是影锋又说道:“能在地上画个圆吗,我可爱的小公主?”

就这样,小家伙又用一条鳍脚撑着地,把自己当成一个圆规那样的在地上用身体花了一个圈。那显然惊讶到了路切蒂。

就在这位西班牙国家队的队长要说出些什么来赞美这只小海豹的时候,就在泳池的外面,一个在甜美中带上了满满的生气与活力的,属于女孩的声音响起:

“一煌!!我来看你啦!西约克说你在泳池这里对不对!我有给小公主带礼物呢!”

如果你会被这样一个声音给骗过去,那就太糟糕了。

因为那个声音属于狼王的女儿

咳咳,我想着影锋大概也就还十来万字得完结了。干脆也就别拖了咱冲一下完结吧。于是之前的加更政策重新启用~!咱从今天起,每天下午来一发,大约四五千字吧。如果能在晚上十点之前留言破六十,琅邪就加更!(因为之前是三千字一发现在是五千字一发作为基础更,字数多了好多了所以加更所需留言数就高那么一点QAQ)不过类似撒花撒花,加更求加更这样的留言不带它玩的QAQ

那么,从今天起哟!

以及,最后十来万字了哟!觉着自己可能有希望成为全文留言字数前三名的小伙伴们抓住最后十来万字的机会,全文留言字数前三的咱送实体书哟!初步预估这次的实体书得一套六本定价258(爱我吧~!)

记得记得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