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07 感情路的克星

407感情路的克星

“天……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顾不得现在正坐在自己家里的那些人虽然大部分都是全球范围内的知名人士可却背景单纯,一遇上这个危险分子还真的会处境十分危急,岳一煌几乎是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艾伦的身体就已经没能撑住的往前倒去。于是影锋立马接住满身酒气的艾伦。

“多少酒?记不得了,那应该有很多。”

别看艾伦的长相十分精致,穿着衣服的时候更是看起来身体十分的修长,可当影锋接住显然已经站不稳的这名捷克贵族时,岳一煌却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简直就和沙袋一样沉。

“艾……艾伦!你还好吗?还能站得起来吗?”

影锋费了很大力才扶住对方。正坐在屋子里的,第一个看到这边情形的阿根廷人这就跑过来帮忙。穿上新的冰衣服,也在客厅里扑腾又扑腾的小海豹看到这样的情形,觉得很有趣于是也扑腾扑腾的过来。

“小公主,别站在这里。这边你帮不上忙。”

岳一煌正和他家的海豹小公主说着,却发现伊格勒斯已经要从他那里接过艾伦,架着肩膀扶去客厅的沙发上躺着。影锋眼睛余光才一瞥到这一幕,就仿佛想到了什么般的吓了一跳,连忙又从伊格勒斯那里拉过艾伦,示意阿根廷人自己就可以了。

香奈儿:“咦……?他是……?”

岳一煌:“一个电影演员,弗朗西斯科的朋友。看起来好像喝醉了。”

香奈儿并没有见过艾伦。对于外形这么出色的男性,任何一名女性看到之后都不会轻易忘记。只不过很可惜,香奈儿似乎并不怎么关心娱乐圈也不关心电影圈。不过这也并不奇怪,托蒂一家似乎总是享有比全意大利的明星更多的国民关注度。

“有什么是我能够帮忙的吗?”作为围坐在客厅里等待开饭喂食的人里唯一的一名女性,香奈儿主动开口问道。不过影锋显然不希望狼王家的这位小公主接触到这么危险的人物,看艾伦一副醉得连好好站着都困难的样子,这就打算把他扛上楼去。

“你们就在坐在这里吧,西约克应该很快就好,我把他送上楼去!”

客人们住的二楼还是别让艾伦凑着一块儿了,影锋只是稍作犹豫,这就干脆利落的把艾伦扛到了肩膀上,并且去到有着普通房间房门做掩饰的电梯那里,乘坐电梯去到了三楼。在那里,有一个他和弗朗西斯科用来看星空的房间。他打算暂时就把这个危险分子送去那里。

在岳一煌把艾伦放到那个比木质地板高不了白色大**的时候,这个刚刚还好像已经不省人事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红晕的捷克人似乎醒了过来。影锋立刻翻找出来一块新的毛巾,用热水泡过之后又拧干,交给艾伦让他自己擦把脸。

“这套睡衣是我的。如果你觉得穿着那身衣服不舒服,可以换上它。我去给你找点醒酒的东西喝。”

大概就是在五分钟之后,影锋抱了一堆东西又再一次的推开了门。其中就有烧中餐时几乎必备的醋。他把整瓶的醋都一起拿了过来,在大一些的,喝红茶的杯子里倒上了一些,塞到了艾伦的手里。

“喝了它。”影锋这样说着。此时的艾伦并没有患上岳一煌拿给他的睡衣,可他似乎是用影锋交给他的热毛巾擦过了脸,真个人看起来都清醒了不少。他并没有看影锋,却是听到他的这句话,都没去看一看对方让他喝的究竟是什么,一口喝下之后才紧皱着眉头的说道:

“你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

“在我的家乡,醉鬼就只能得到这样的招待。味道很奇妙?不过很有用。感觉好些了吗?”

说着,影锋又从艾伦手里拿回了茶杯,去卧室里自带的浴室里洗了洗杯子,这才端起刚刚一起抱来的,装满了沸水的保温瓶,并往茶杯里注入热水。而后才打开茶叶罐,取出了一些龙井叶片放到了茶杯里。

“等到茶叶沉下去了,你就可以喝些茶了。”

说着,影锋把茶杯连着茶托一起放到了床头旁的和床一样高的木质书架上。这样就能确保醉汉不会在醉醺醺的时候不小心打翻它。

“我等会儿还有一场比赛要踢,过会儿就得去集合了。如果你想睡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可以叫西约克。也许你还记得他和你一样也是捷克人……”

“一煌宝贝。”影锋话还没说完,似乎已经清醒了不少只是反应还迟钝着的捷克人叫出了那种让人感觉十分轻浮的称呼。

“我可以再吻你一次吗?”

这句话显然让影锋瞪大了眼睛的看了永远让他猜不到心思的中欧贵族,这就迅速的起身,打算赶紧离开这个危险分子,越快越好。这个人虽然初始的时候表现得很恶劣,并且真的让他以为会死在那个人的手里连尸体都找不到,可之后这个捷克人又真的帮到过他不止一次,也帮了都灵不止一次。但即使是这样,影锋还是没法阻止自己给这个人标上【极度危险,谨慎】的标签。

可艾伦接下去的话却是直接让影锋僵硬了身体。

艾伦:“我进门的时候过来帮忙的那个人是谁?个子和弗朗西斯科差不多高,身材也很像的那个?看起来你很怕我靠近他。”

岳一煌:“他、他是我的临时队友。人很单纯,你得知道……知道……”

艾伦:“让我想想,想想。啊……想起来了。我们在油轮上认识的时候他就有和你的其他朋友一起,坐直升机来……‘救你’?我记得你们关系很不错。他似乎和你从小一起长大?”

岳一煌:“…………”

不是说醉酒的人记忆会一片空白连今天早上有没有吃早饭都记不得吗!

“让我来猜猜,一煌宝贝。你是怕我伤害到你的朋友?还是怕我做出别的什么事……?”

艾伦扯开了自己的衣领,更因为喝多了酒觉得热而几乎把衬衣全部解开,露出了大片胸膛,让人看到几乎可以用优美来形容的肌肉线条。此刻他的唇边带着一抹笑意,竟是有着一种说不清的……参杂了危险的,能够让人飞蛾扑火的美感。

那种极致的吸引力让岳一煌红了脸,却还是死死的守住不说。

他怎么可以说……他怎么能够说!弗朗西斯科上次来莫斯科看他的时候就表示伊格勒斯不仅是从身材和长相来说会是艾伦喜欢的类型,就连性格都会很合这个危险的中欧贵族的胃口。这样的事……他怎么能说!如果真的让这个人因为自己的关系而发现了他年少时的搭档,那他就真的罪大恶极了!

就在影锋打算一声不吭到底的立刻离开这间房间的时候,明明应该已经醉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的艾伦从身后揽着他的腹部,并不知道究竟怎么做的把他一下带到了**,就这样并不费力的把他压制住。下一秒,一个带着些许迟疑的吻就印上了他的嘴唇,并企图撬开他的牙齿。岳一煌紧咬牙关,并且蓄力想要挣脱开眼前人的钳制。

此时的岳一煌甚至着急透了。但偏偏家里还有他的四位友人在,这种时候他就连呼救都不可能,只能依旧像在那条邮轮上时的那样自己自救。

只不过就算是又过了五年,他的段数和这个曾经在东欧的黑道刀口舔血的人相比,还是差了许许多多。艾伦只不过是一个把手伸进他的衣摆内,并且要向着更下方去的动作,就让影锋被惊得倒吸了一口气。

就是趁着这个机会,艾伦把舌头伸进了影锋的口中,可只是那么一会儿,他就放开了岳一煌。

可相比较起岳一煌的一脸紧张,显得有些怔愣的艾伦看起来似乎才更像是那个被强吻了的人。他只不过是怔愣了一会儿而已,就带着些好笑的摇了摇头,而后转头看向在用力擦拭着自己嘴唇的影锋。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煌宝贝。我对你的身体,好像已经不感兴趣了。”

在大量饮酒后感觉到口很渴的艾伦拿起了影锋先前给他泡的那杯龙井,感受了一会儿那股清香后就慢慢的喝了半杯。

“多么让人感到悲伤的事实啊。我根本不用去想象就知道弗朗西斯科和你在一起以后过得究竟有多么的幸福。以及,我亲爱的一煌宝贝,有时候我会觉得,如果说我会有一个感情路上的克星。那么,那个人一定就是你了。”

说着,艾伦站起身来,走向卧室里的那间浴室,对着镜子审视起自己此时的这副颓废摸样。

“因为,我发现我可能被一个看起来温柔,心却冷透了的家伙给偷走了心。而那个家伙,恰巧曾经就喜欢过你。”艾伦用冷水泼向自己的脸,走出来拿起影锋先前给他的那条毛巾擦了擦脸,这就又回到浴室,对着镜子用手打理起自己的头发。

“你说你这算不算是吸引所有我可能会感兴趣的家伙的体质?”

再次走出来的艾伦看起来已经又是那个被无数影迷追逐着的电影明星。他看着影锋严肃而又艰难的做出吞咽的动作。而后,他露出了真正的,与愉悦有关的笑容。

“不过别担心,小家伙,我也一样对你感兴趣,而且充满了好感。只不过,我现在该走了,因为偷走了我的心的那个人,现在身边可有一头教廷的走狗对他虎视眈眈,并且很有可能已经下嘴了。哦,那可真该死。”

说着,艾伦又走了过来,抬起影锋的下巴就是一个吻。

“最后一个告别吻了,一煌宝贝。”

说完,艾伦这就脚步轻快的走出房间,并且,步子极快的冲下楼去。听着那一连串的脚步声,幻影之子仿佛才回过神来一般。

曾经喜欢过他……?

身边有一头教廷的走狗……?

“等……等等!!你想对卡尔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小伙伴们……你们太残暴了。在今天那章基础章的留言里,暮山归一个人给我留了三条言,佑棘留了四条纯求加更的评,以及湮灭在给我留了一条评之后又COS成我的读者号,【来嘛加更嘛】直接以留言方式在留言区进行版聊直接刷了15条留言……

对此我想说,小伙伴们……别闹……求别调皮。

都这样留长评的小伙伴们直接把一千字拆成一百句十个字的话我不就疯了么。

直到12点的时候,我还在想,去掉那15评就只有三十几条留言,要不别加更了吧。可后来一想又觉得不好。因为我之前是真没想过可以这样所以没有告诉大家这样不可以。就决定算上。可结果一把那四条纯求加更的评给去掉之后居然正好44不满45!!好高兴好高兴不用加更了~~可过了十二点突然蹿出来好几条留言。我就决定还是加更了吧。

QAQ其实我只是喜欢更新以后留言区好热闹好热闹的感觉么……?

不过,以后一句话一条评一人一口气刷一溜真的不算了,大家还是好好和琅邪交流吧。每条好好交流的满25字留言我都会赠分的!字数越多赠的越多呢。

以及,今天听到一首意大利语歌,Blake版本的La califfa。这首之前挺过莎拉布莱曼版本就觉得挺优美的,结果今天一听一个四人男子组合Blake版本的,直接就被惊呆了!那性感的咬字!!性感的弹舌音!!性感的意大利语!!!然后还被他们唱出了献祭一样的圣洁感,美得都哭了。

可是我一搜这首歌的中文释义我就直接卧槽了!

【你不会相信,】

【因为残忍的主人看到了我,就像一条把自己拴在你的锁链上的狗.】

【当我跨过你那伪善的城市】

【我那被你穿越的的身躯,全是弱者愤怒的哭喊】

【和我在一起,你将再次找到那最好的拥有,】

【在那美好的时刻,灿烂的阳光也将紧紧地追寻着你】

卧槽这样的歌让男人来唱好么……好么真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