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09 vs都灵三

409VS 都灵 三

“就是……被扯到了一下,其实没事的。”

影锋有些头疼的解释道。他故意省略了自己是在跑动提速的时候被他的新俱乐部队友抱着大腿摔了下去,选择了更为温和的字眼。只不过这样的话语显然没太大的说服力。因此影锋又一咬牙的说道:“其实我自己也有不小心的踩到自己的脚,所以……”

影锋正这么说着,执法本场比赛的裁判就已经跑了过来,一脸严肃的向奥古多夫斯基出示了一张黄牌。

岳一煌:“……”

最后弗朗西斯科虽然并没有对那个信赖的说些什么,可谁都能看得出来他脸色不佳。到后来反而是岳一煌这个被犯规的人出声安慰那名年仅24岁的进攻型中场。

岳一煌:“你以前不常参与防守吧?”

奥古多夫斯基:“是……是啊。我在转会前踢的是10号。”

岳一煌:“以后参与拦截的时候别这样。我刚刚的那个位置还离禁区有一段距离,不值得你不计代价的拦截。而且你之前的那个动作……犯规迹象太明显了。只要被裁判看到,很难逃过一张牌。不过,如果你是在我进入禁区之后做出那个动作,我起码会得到一个任意球。”

岳一煌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跑开了,留下那个俄罗斯人一脸奇妙不可言喻的表情,他动了动自己的脖子,然后叹了一句:“酷……”

出乎许多人意料之外的,这场球虽然双方都打得十分认真,可却并没有往常能够在焦点战役上看到的肃杀之气。这场球赛甚至更像是一场两队之间的感情交流会。不过,随着比赛的渐入佳境,两队队员对于比分的执着逐渐显露。

仅在球风上,球队平均年龄比德里卡洛队小上了许多的都灵队反而给人一种更深沉的感觉。

而德里卡洛队则更为鲜亮,炫目。

第三十七分钟的时候,德里卡洛队打入了一个进球。他们极为稳固的后防再一次的让人看到了一次极为精彩的抢断拦截。仿佛只要进入了那四名后卫各自守备的区域,你就会需要每前进一步都顶住更为强大的压力。

当然,在这一次的进攻之中,都灵队也打得有些混乱,并不像上个赛季下半程时的那样,在每一次的进攻配合上都那么的令人啧啧称奇。

锋线上的配合还没有出现足够的默契,阿科斯提还并不足够了解他的新队友们,而奥古多夫斯基则是在机会来了的时候根本险些忘了他在都灵队的中场所扮演的角色。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错失了再把球传递给弗朗西斯科的机会,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并起脚射门。

这一次的进攻固然让球迷们看到了让人惊艳的一抹颜色,却也在射门起脚的瞬间就被伦琴科干脆的一脚断球。而后,在后卫位置上的埃利亚斯立刻一次前冲,把球传递给了塔里恩,又迅速的改变自己的站位。

接下去所发生的那一切几乎可想而知。那一脚的传递一旦到达了塔里恩的脚下,那就可能与防守倒球再无关系。突如其来的变速,德里卡洛队多线齐发的开始了一场迅速的反击。并且随着这场反击朝着都灵队半场阵地的推进,那开始变为了一种极为炫目的,让观众们激动万分的多点开花。

哈米德的反应速度根本来不及,菲尔米组织上抢,却是遇上了他在后腰位置上的老搭档蒂亚尔的一脚出乎意料的传递,都灵队的现任副队长将球先拨给德里卡洛,又在那之后迅速的略过菲尔米,再一次的接受德里卡洛的回传,这就两者换位的继续进攻。

那一切发生得太快,蒂亚尔在场上踢出了一个角度极为出人意料的,半空弧形传递,让攻势被直接传递到了影锋那里。

这轮进攻的变速进入到了第三段,当影锋拿球的时候,那种让太多太多的球队闻风丧胆的急转变速再次出现。先前被甩开的菲尔米再次紧迫盯人的追上,都灵队的两名边后卫也追上。由于影锋这次所选择的是那名刚从都灵青年队被提上来的年轻边卫吉斯所守着的那一边,另外一侧的尼尔瓦立刻过来支援,而两名中卫则给予了补位。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这样的防守竟是没能让影锋进攻冲袭的速度慢了下来。身着11号球衣的幻影之子与身着9号球衣的阿根廷人彼此之间互相换位,那样的速度,那样的带球突袭时的冲力,几乎让人无从阻拦。凭借细腻的脚法,阿根廷人甚至在冈萨和尼尔瓦的左右包夹追防之下,在夹缝之中踏出了阿根廷式的,与自由和足球狂热有关的脚步,那种矫健与敏捷,以及无从找寻的节奏使得他在一些人的思考还没能跟得上他速度的时候就已经突破了有一道封锁,转身就是一脚将踢向影锋。

那时都灵队的球门前除了守门员之外就只有中卫因涅迪一人了。可球在传递到影锋那里的时候,岳一煌几乎都没有一个跑动动作的直接伸出一脚,顺风顺水一般的将球拨到了正在另外一侧边路上的路切蒂脚下。

任何一名世界级的前锋都不可能放过这种机会,这位昔日的西班牙金童,如今的西班牙国家队队长更是连停球的动作都没有,在足球到达自己身前的时候就直接一脚踢出。

或许在路切蒂的脚背触碰到球的那一瞬间,都灵队的守门员奥布里就已经明白。这一脚射门他无法拦下。

0:1

这是一脚无论从速度,力量,还有角度来说都完美得无可挑剔的一脚射门。

更不用说……德里卡洛队的梦幻锋线已经在那一脚射门之前营造出了如此美妙的一个前奏。

相比较起都灵队先前所发起的那几轮进攻,德里卡洛队的这次进攻太过美妙,也太过轻松。那几乎把防守的一方打得没了脾气,只能不由自主的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的思考着刚刚所发生的那一幕幕。

看向自家的球门,肩膀上带着队长袖标的弗朗西斯科开始陷入沉思。

似乎这样的感觉已经太久太久都没有感受过了。

他分明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调用了他所能够使用的,全部的力量。可此刻他所感受到的,就好像是球队在比赛中丢失了属于自己的节奏,最好的助攻手得不到中场的火力支持一般。

此刻此刻,不论是都灵王子,抑或是都灵队,都好像是最为锋利的宝剑被封上了刀鞘那样。即使全力一击,也无法给对手造成他们所希望的伤害。

是否……一直以来,他都已经太过依赖已经极为稳定且稳固的这支队伍?

又是否……自从上个赛季获得欧冠冠军奖杯以来,他们就走得太过顺利。顺利到了再不见了曾经的那丝危机感?

那个犹太裔美国人说得没错。或许卡尔在这场比赛之前就已经看到了这一点。

起码在现在,他们还被全许许多多的媒体称之为……欧洲的王者。

可有哪支球队能够一直保持全盛的状态?有哪支球队永远都不曾有重要球员离开?又有哪支球队永远都不受伤病的困扰……?

如果那一天在某个时候太过突然的出现,属于都灵的意志,属于那支浴火重生后又再度走向神坛的都灵的意志,又十分能够坚定的迎着那些挫折,不停下脚步的继续前行?

这是落在他肩膀上的重担,也是他所肩负起的责任。

在都灵队的部分球员还没能迅速的从那粒精彩绝伦的射门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弗朗西斯科已然振臂一呼,呼喊着那些身披石榴红色战袍的队友们的名字。

他面朝着对手方的门前阵地,目光所至就是他们的身之所向。

他被这群对未来充满了希望的队友们所信赖,当他开始进攻时,所有人都会感到心情激荡。

都灵队的主教练博斯布克和助理教练小声的交谈着,并看着场上的形势,看着弗朗西斯科在跑动中告诉阿科斯提,他在上一轮进攻中所表现出的不足,以及怎样的支援会让他更容易发力。

“这真是一位出色的队长。值得所有在比赛中和他站在同一阵营的人信赖。并且他对您也足够的尊重。看来卡尔先生对他的评价非但没有过分的高估,甚至还可能带上了一些更为保守的叙述。”

“是的。有这样的一位队长在,对于球队的更衣室我不需要有任何的烦恼。”

在球场上,都灵队在德里卡洛队获得了比分上的领先优势之后反而越挫越勇。就是在上半场比赛的补时阶段,弗朗西斯科依旧发起了一轮极具冲击力的进攻。它单向而直接,连被他的身影所刮起的风中都带上了一丝凌冽的意味。在进攻途中,弗朗西斯科甚至还出声让他在中场的队友们一同策应他的进攻,并且接应他。

他的声音中带着坚定,并且充满了力量,让人就此受到鼓舞。看着那一波的进攻,就连坐在观众席上的球迷们都绷直了身体,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向前倾着。

人们对于这种进攻时充满了爆发力,又有着精彩脚下功夫,连最强大的防线也能够冲毁的正印中锋有着些怎样的形容?

坦克?

不不,那显然太过笨重了。

旋风?

哈哈,那台单薄。

可就是这样的一名前锋,他却是在冲入禁区之后把射门的机会交给了他斜后方的队友,站在一个绝佳位置上的奥古多夫斯基。可以想象得到吗?那个有着金色板寸发型的进攻型中场接到这脚传球时的表情?

只是极为可惜的是,英格兰人雅兰卡的精彩扑救阻止了比分的改写。

可是带着队长袖标的男人却依然还是在裁判吹响了上半场比赛结束的哨声时拍了拍这名新队友的肩膀。

“下半场比赛,把吉斯换下,让帕雷尔上。”

博斯布克眼睛望着球场,用笔在本子上涂了几笔,在右侧边后卫的位置上涂写了几笔,又写了几笔后合上了本子:“然后,把奥古多夫斯基换下,卡塞尔上。”

…………

“我在上半场比赛加时赛阶段时给奥古多夫斯基的那脚传球?不不,这并不是所谓的给新球员机会以及身为队长对队友的照顾。我选择在那个时候把球传递给他,只是因为他当时的射门角度比我更好。”

“是的,也许那一脚如果是我自己直接射门,那么今天都灵就已经获得了胜利。可球场上没有如果。也没有人每一脚射门都会带来得分。”

“好吧,我可以在这里说说对新赛季的展望。我希望,我和我的队友们能够在面对已经击败过一次的对手时足够的郑重。我希望我们能够不被上个赛季的成功给迷昏了头。想要重回神坛,只是一座欧冠冠军奖杯并不足够让我们就此沾沾自喜。”

“我并不喜欢我们是不是最强的这个话题。我认为,对现在的都灵来说,更重要的不是我们是否足够强,而是我们是否能比上个赛季,上一场比赛做得更好。”

在赛后的记者发布会上,都灵队的新主帅博斯布克带着说不出的满意和自豪看着肩膀上带着队长袖标的那个意大利人。看着那个他在担任西班牙国家队主帅时十分眼红的,意大利国家队的队长。

尽管,到手的房子飞了,可他为自己能够执教这样的一支球队而感到高兴。

“哦,原以为德罗留下的球队会很难带。但事实好像并不是这样。”

在回家的路上,博斯布克喃喃自语一般的说出了这句话,并且抑制不住大笑起来的冲动。就是在这天的晚上,在柔和的台灯灯光下,这位在近几年来灾难深重的主帅戴上了度数并不深的老光镜,在他的日记里写道:

【我来的时候,我的老板,那位睿智的年轻人就告诉我,我不需要为这支球队塑造气质,因为他们已经经历了打磨,是一块最为尊贵的黑色宝石。它深沉而内敛,在灯光下又是那样的耀眼。任何人都会因为这样的一块宝石而对他感到嫉妒。

而我所要做的,就是去了解这块宝石,精心的呵护他们,恰到好处的引导他们,让它生气盎然,从内部散发出华贵的气息。】

作者有话要说:嗷,今天这场比赛让我磨了很久。

虽然我之后其实还是有些很多下半场的部分。可是当我写出来后面的那段时,我又觉得那部分完全就是多余出来的部分了。

让这场比赛结束在这里其实正好。唯一遗憾的是我为了赶更新时间没法把有关慈善赛的最后一部分接在下面了。

有关加更,实在是抱歉这章我磨到了现在。

这样吧,我现在接着继续写下去。写到半夜一点的时候如果留言到60条我就今天无论如何都给加更如何?

如果不到的话,大家也不用担心,反正如果在明天更新之前,这章如果达到了60条留言,我会把约定时间之后多出来的那些留言算在明天的加更所需评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