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20 人生大赢家的一夜

420、人生大赢家的一夜

420、人生大赢家的一夜

“真是太可恶了!他们居然联合波琳一起来骗我!!他们居然还敢说等播出的这时候这期节目的收视率一定会很高,想要邀请我们过去现场一起看!”

“别……别生气。起码,你不会是被他们戏耍得最厉害的那个。你得知道,不止是球员,还有很多主教练都中过他们的招。就连德罗也被他们当成过目标人物。记得吗,那期的SCHERZIAPARTE据说收拾也创新高了。”

这样的对话发生在弗朗西斯科和岳一煌之间。

能想象当弗朗西斯科发现自己实际是被可恶的电视台捉弄了时候的心情吗?

当时,他正抓着自己恋人的手一通狂奔,打算直接就丢下七年未见的那位女性朋友,以及四个一直对着他不停叫着“爸爸”的孩子们,这就从现场逃逸。

当时的弗朗西斯科本人的做出决定,即使这四个孩子真的是他的,并且他也真的打算对那四个孩子负责,他也不能就站在那里,和那个已经七年没见的女性朋友纠缠不清。更重要的是,他需要和他的恋人解释,那四个孩子……那四个孩子是一次性出现的!!他们不是自己一个一个的制造出来的!!并且更重要的是,在今天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四个孩子的存在!!

最最重要的是,他的身和心都没有一刻背叛过他的恋人!!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群人朝着他们冲过来,露出了伪装底下的,印着SCHERZIAPARTE节目标志的T恤……

看到那个标志的时候,他还能有什么是不明白的吗!!!

尽管大部分被这档节目恶整的名人都会在揭开谜底的那一刻露出或无奈,或好笑,或释然的笑容。可这天下午在最后大笑起来的却只有影锋一个人,至于都灵王子,他则是一直到最后都黑着脸。只是在波琳女士也踩着优雅的脚步缓缓走来,摘下自己的装饰性帽子,露出里侧的SCHERZIAPARTE节目标志时才迫于无奈的笑了笑,却是笑得格外僵硬。

哦,就连都灵队的前任主帅德罗也被这档节目整蛊过,并且当时都灵队的全部球员都在私底下偷偷把那期节目重复看了十几遍,更有人笑了一整夜没睡着,这样的事的确是发生过。

可是我亲爱的宝贝,你怎么可以也在那种时候笑得那么开心!!!

看到自家恋人眼中的控诉,影锋连忙收敛起表情,绷着脸十分严肃的说道:

“好吧,好吧我们不说德罗。我们来说说托蒂。他当年可是被节目组拍去的美女给成功勾引,并且直到他脱得只剩一条裤子了,节目组的人才冲进来。”

“所以你是要我和罗马狼比一比,看看谁比谁更凄惨?但是我和那时候的托蒂怎么可能有哪怕一点点的可比性?!他是真的被女人勾引!可我却是被人抓着七年前发生过的事情不放!他们甚至在我的伴侣面前,找了四个小鬼假扮我的孩子!还叫我爸爸!!他们抱着我的腿喊我爸爸!”

被人当着影锋的面戏耍了这么一通,这当然会让弗朗西斯科感到十分生气!

并且,这档节目居然还细心的准备了假的《米兰体育报》!做出一期他的十大美艳前女友的专题特意给他的宝贝看!天知道其中很多人就连他自己都记不得了!虽然,当时节目组可能并不知道他会和他的影锋在一起,所以那期报纸原本应该是给他看的。但这绝不会成为他原谅这些人的理由!绝不!

但是发脾气过了头的弗朗西斯科却是听到岳一煌说道:“听起来,你让和你有过一腿的某个女性友人趴在你身上哭泣,这会让你产生和托蒂先生比较之下的,某种优越感。”

这句话一说出口,弗朗西斯科就僵住了身体。

“并且,你认为节目组编排的那个几乎让你信以为真的故事,其实根本就没有哪怕一点点的,真实发生的可能性。”

想象一下弗朗西斯科听到这句话时的表情吧。那一定会……十分的有趣可爱。但是他的恋人却只是看了他一眼,而后就继续说道:

“现在你突然多出来的那四个孩子被证明是虚假编造的,但你却并不开心。听起来,你也许会很希望我去推特上痛彻心扉的说:‘我一直瞒着大家的女朋友有孩子了!可孩子的爸爸不是我!’是不是这样?告诉我,弗朗。”

当话说到最后的时候,岳一煌故意学着那位波琳小姐对弗朗西斯科的亲昵称呼,用上了极为夸张的法式颤音,这可是他第一次向对方喊出这样的称呼,可没想到,却意外的学得很好。只不过,岳一煌自认为学得不错,实际上他却已经颤得有些俄罗斯腔了。

那种颤法让弗朗西斯科的坚实的心都颤了起来。于是两人所扮演的,控诉以及安抚的角色来了一个完完全全的颠倒。

“不、不是这样的。宝贝你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喊我。”

这个时候,影锋已经整理完了第二天时要用的衣服。最终,他还是为第二天的欧洲足球先生投票会准备了一套更为传统,也显得十分大气的修身剪裁西装。毕竟,他可不希望过阵子有他入镜的那期节目播出的时候,大家发现他在那么重要的投票会上所穿的衣服和节目里的是同一套,就此引发新一轮的话题。

把第二天要用的东西全都收拾好了之后,刚刚才喝完了一杯鲜榨果汁的岳一煌去到浴室又再刷了刷牙,这就打算睡了。可是弗朗西斯科却是不可能就这样一声不吭着,让第二天就这样到来。他追去了浴室,在影锋刷完牙的时候递上了毛巾,并从身后抱住对方。

“答应我你不可以生气。那些……那些都是在遇到你以前发生的事了。”弗朗西斯科在恋人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再怎样残忍的敌人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一煌,你会比任何人都明白,我甚至在第一次见到你以后就再没找过其他人了。我守在你身边三年的时间,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我没对除你以外的任何人做过什么亲密的事。”

在影锋转身的时候,弗朗西斯科轻轻的吻了自己的恋人一下,吻了吻那还带着些许薄荷味的嘴唇。只是这样的吻着,吻着,而后弗朗西斯科开始舔吻影锋敏丨感的耳朵,更朝着对方的耳洞吹气。

“别、别这样,会很……痒……”

就是在那一刻,弗朗西斯科把手伸进了影锋的衣服里,企图以自己高超的技艺来取悦对方。可是……他却是被自己的恋人一把推开!由岳一煌推开他的力道就可以让他知道,他的恋人是真的,真的要推开而不是某种会让他感到心痒的欲拒还迎!

“别玩了,弗朗。明天我们只有半天的假,上午的训练还是要参加的。”

他的宝贝还在叫他弗朗!!

可恶的SCHERZIAPARTE!!!

眼见着幻影之子已经躺到了**,并且背对着他将要躺下的那一边,弗朗西斯科很快的扯开了睡袍,并且掀开薄被,小心翼翼的贴到影锋的身后,并且更为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搂住恋人的身体,也亲吻对方的后颈和肩背。

岳一煌:“好吧好吧,别再这样了,我承认,当我看到那个金发美人埋在你的胸前哭泣的时候,我的心里的确是有些不舒服。既然你在很久很久以前曾是英超著名的**,那你就更应该知道如何礼貌的拒绝一位女士。”

弗朗西斯科:“抱歉,我真诚的……向你道歉。如果你愿意原谅我的这个错误,我愿意做任何事来换取你的原谅。”

岳一煌:“听起来,在你不做错事的时候,我就无法让你做一些我希望你做的事了?”

弗朗西斯科:“不不!当然不是这样!我永远,永远都是你最忠诚的奴仆,我亲吻你的脚趾,我单膝跪在你的面前,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也为你献上我的忠诚。”

听到这句话,岳一煌笑了,他转过身,看向并没有穿任何衣服,也没好好盖上薄被的恋人,并在对方用那样期待的目光看向他的时候,冷酷无情的,努力模仿着他的恋人在白天时对那位貌美的波琳小姐说话的语气和语调说道:

“弗朗,请试着用正常人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说话。”

说着,岳一煌就这样在弗朗西斯科不可思议的注视下从**爬起来,拿起他先前收拾好的东西,以及明天要穿的衣服,走去了隔壁的那间屋子,并且动作极为流畅干脆的将房门反锁。

弗朗西斯科:“……”

在起初的不可思议和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之后,弗朗西斯科疯了一样的也从**爬了起来,并甚至只来得及把睡袍披在了背上的冲向隔壁的那间房。

“一煌!宝贝你别这样!一煌,你开开门啊!”

很显然,本年度的金球奖十选三投票会的前一天,人生大赢家弗朗西斯科他过得十分充实。这句话无误,且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