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前锋

425 挣破

425、挣破 ...

425、挣破

作者有话要说:岳一煌就这么耷拉着脑袋跟着他的父亲,去到了对方现在所住着的这套公寓房。这套房理所当然的要比影锋在都灵的那套差了许多,也小了很多,不过胜在收拾得干净,布置得温馨。这是影锋第一次跟他的父亲回家,看到格列朗日的所时,岳一煌愣了愣。

显然这样的房子和他印象中的,贝卢斯科尼一类的政住的很不一样。他的父亲虽然还在气头上,可总算也是在关心着儿子的一举一动。看到儿子这样的反应,叹了一口气的从鞋柜里给他拿出一双拖鞋的说道:

“这里可能是比你在都灵的家要小了许多。不过住久了会觉得,家么,有家人一起就够了。来,我带你看看这里。”

跟在自己父亲身后的影锋忙应声跟上,和他的父亲一起参观了这个家。事实上以普通人家的眼光看来,这里其实已经很棒了。有他的父亲和继母住的主卧室,他的父亲有独立的房工作室。两个妹妹都有各自的闺房,厅的活动区域也挺大,阳台上养着些花花草草。他的继母还有自己独立的衣帽间。

“这里前两天的时候我已经让保姆给你整理出来了。被子和**用品都是新的,洗过以后又晒了几天的太阳。”

看见那间他虽只会回来睡两天,却依旧布置得很用心的小房,影锋笑了。他试着说道:“有没有想过换一套再大些的房子?你知道我现在的薪水很高,很高……”

“不用了,北京的房贵。这套也不一定比你的那套便宜多少。我整个人都是国家的,衣食住行也都是国家的,没必要再搞这些。让那些好事者看到了反而不好。”

岳一煌想了想,却是笑着说道:“那还不简单,我直接在社交平台上说,想要为我父亲买套房,让大家给我推荐一下,这就都解决了。”

“就你聪明。”

这句话虽然是带着些许的,一个父亲对自己孩子的教训在里面,却是让两人之间相处的气氛变得更温馨融洽一些了。

“晚上想吃什么?我让家里的阿姨去准备。”

“吃点家常菜,口味清淡一些就可以了。”影锋才说出这句话,他的父亲就把刚刚冲好的一杯酥油茶放到了他的面前,让幻影之子顿时有些失笑。

就是在这个时候,影锋的手机铃音响起,打来电话的,正是他的恋人,刚才他与父亲争执的中心,都灵王子弗朗西斯科。

虽然顾忌到他的父亲就在自己面前,可岳一煌还是接起了电话,并用意大利语和自己的恋人交谈起来。而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竟是在不安之中带上了一些沙哑。

“一煌,到你父亲的家了吗?你那里……现在怎么样?”

“我这里很好。听起来不好的是你,你怎么了西斯科?”

说道恋人名字的时候,岳一煌很快又很轻的略过去,希望它能够混在那一堆他父亲所不懂的发音里,让自己眼前那个气势逼人的中年男人能够不发现什么。可显然突然低估了他父亲的敏锐程度。即使是在那一堆的意大利语中,格列朗日还是听明白了电话那头究竟是谁,就这样发出了一声冷哼。

虽然那个冷哼声并不响,可同样关注着影锋这边的弗朗西斯科却是也注意到了。因此他立刻问道:“你身边有人?”

“哦,别多想西斯科,那是我父亲。”

“你……父亲……”

似乎这个词现在格外的能够让弗朗西斯科回忆起先前把他惊醒的噩梦。他的心里说不清的犹豫,但最终还是开口问道:“你那边……真的一切都好吗?”

“你怎么了西斯科?听起来你很不对劲。”

“我……做了一个噩梦,梦里的内容让我感到无法安心。”弗朗西斯科张了张嘴,最后试着说出那份困扰着他的强烈预感,“那个梦……很乱。但是我看到了一个和你的父亲长得很像的男人,他不允许我靠近你,他要我看着你和一个女人……结合。”

听到岳一煌那里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弗朗西斯科试着继续解释道:“我觉得……那可能是因为我不安于你一个人飞到中国去。并且我知道现在你一定是在你父亲的身边。所以就做了这样的一个……梦。”

弗朗西斯科似乎是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是听到他的恋人咳了一声说道:“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特异功能?”

“什么?宝贝你说什么?”

“我的父亲……似乎发现了我们之间真正的关系。并且刚才还在‘审问’我。”

“那你怎么说的!”这一刻,无论是在球场上遇到怎样困难的局势都能够保持冷静的都灵王子一下子显得急切了起来。从他的声音中透露出一种说不清的……不安。

是的,他知道他家宝贝的生父在中国是一位政,并且在政界的地位很高。同样他也知道相较起欧洲,七小时时差之外的中国在这方面还十分保守。同性婚姻法案在那里甚至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得到通过。可想而知,他家恋人的父亲会是一个有多么保守的人。这怎能让他不担心。

可就是在这一刻,他家宝贝的话却是驱散了他的一切不安。

“我很委屈的和我的父亲说,你已经跟了我四年了,我得对你负责。你说,对不对?”

也许语言就是拥有这样的力量,仅仅只是从影锋口中所说出的这一句话而已,就轻而易举的驱散了弗朗西斯科从今天早晨起一直到现在的心绪不宁。于是他又是那个自信,冷静,并且遇事从容的都灵王子了。他甚至发出轻笑声。

“是的,你当然得对我负责。不过,即使你不想对我负责,你也不可能甩得开我了。”

听到对方耍赖一般的话语,影锋也笑了起来,并说道:“你知道吗?我父亲显然对我的母亲当年选择和他离婚,并且带着我一起嫁给了胡安叔叔很不能介怀。所以当他听到他的儿子然也和一个外国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很生气。很显然,你被迁怒了,西斯科。但是我告诉他,他所希望的,他儿子的伴侣所应该要做到的一切,你都能够做到。不过有句话我可不能说,你能做的事,那些他希望我找的女孩可做不到。”

弗朗西斯科可没想到他的宝贝能带着父亲的面对自己说这么惹火大胆的话,顿时“嘶”得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这就过来吧,这就过来北京。”

这下,换到影锋吃了一惊,“你说什么?可是……可是你得知道……”

弗朗西斯科:“我知道,三天后我们就有一场国内的联赛要踢了,还是场。可是我也记得为了五天后的世俱杯,我们两个都会得到轮换,被放到替补席上。”

岳一煌:“可……可是你从都灵飞过来……”

弗朗西斯科:“我知道,我知道的宝贝。我需要经过转机,并且起码需要十二个小时才能到。我现在就在查看机票,我想我也许可以先乘坐飞机去法兰克福,然后在那里乘坐一班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现在是九点,如果顺利的话,我想我能赶得上那班十点二十五飞去法兰克福的航班。那样的话,我在北京时间的……早上六点十分就能到北京了!宝贝,我不能继续和你说了,我要挂电话了,祝我好运吧。我爱你。”

岳一煌:“好运,我也爱你……西斯科。”

在影锋和弗朗西斯科接通电话的时候,岳一煌的父亲虽然并没有出声阻止,却是在岳一煌挂了电话的时候整张脸都黑了,并语气十分不善的说道:“电话打完了?看起来,以后你在的时候,我得找一个意大利语的翻译随时跟在身边。”

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岳一煌只是笑了笑,整个人看起来……都比接了这个电话之前的样子更为高兴。接着,他和他的父亲一起品茶,也聊起天来,而一条来自于弗朗西斯科的短信则已经发送到了他的手机上。

我亲爱的,我现在已经在去到机场的路上了。我知道你的父亲在你的家乡是一位很有地位的政,也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可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能只留你一个人去面对他的怒火。并不是要为了和你在一起而征得他的同意,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分开我们,哪怕那是你的父亲和母亲。我只是想要以我的行动来告诉他,我究竟有多爱你。我会让他明白,我会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更爱你,更爱你。

看了一眼那条短信,影锋的心中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甜蜜,连这用来等待的十四个小时都可以变得充满了甜味。

我也会比任何人都要更爱你,西斯科……

岳一煌在自己的心里这样的默念道。

真正的作者有话说:咳咳,因为完结的时候要放上我录的,一首很应景的歌。当然现在琅邪还在扭南美腔的西班牙语歌词啦所以我现在先试验一下,看看我新找的这个外链好不好用。看网站说明是说要付费才能获得歌曲外链,不过我没付费又找到了网站提供的外链代码。愿意帮忙的小明白们和我说说看这个能不能点开播放啊,我下次更新的时候去掉它